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奇幻 > 傲娇徒弟太凶残

更新时间:2018-09-25 16:50:32

傲娇徒弟太凶残 已完结

傲娇徒弟太凶残

来源:有书阁 作者:姜茶不甜分类:奇幻主角:浅陌曲魂

主人公叫浅陌曲魂的书名叫《傲娇徒弟太凶残》,它的作者是姜茶不甜最新写的一本异能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下山历练,她有她的目的,他亦有他的野心。有人前来闹事?不怕,师徒联手,不要命的就来!画风很正常,可,无形之中,徒弟却盯上了师父!“师父,你很好!”某徒弟板着张脸一本正经道,耳尖却悄悄红了。“嗯,为师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曾经,它无意中知晓了一个秘密,惊天大秘密。低头再看看躺在地上,面色发白的谦歌,它知道自己今天怕是活不了了。

归尘慢慢落下,浅浅地皱了皱眉,忽而眼底带了笑意,慢慢靠近那妖物:“哦?你竟是识得我?”

那妖物却怕得更狠了,颤抖道:“归……尘上神,这六界,谁人不知?”说完,它才意识到不对。

对,这六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在昆仑巅住着天界的归尘上神。

可真正见过他的人却少之又少。

“哏”归尘的笑意更深了,“雉婴……”你竟是上过昆仑巅?

“师父,杀了它!”归尘的话被谦歌打断,言语间满是煞气,他痛恨一切威胁他的东西。

归尘转过头,看着谦歌,轻笑一声,“好!”

语毕,一道白光闪过,雉婴仅存的鸟身也在大火中飞灰烟灭了,地上的蛇尾也随之消失不见。

待妖物真正的消失,谦歌才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归尘面前道:“师父,您怎么来了?”

此时的归尘全然没有刚刚笑着答应他杀妖物的样子,整个人冷若冰霜。

这,便是归尘在昆仑巅上的样子。

“为师若是不来,你的小命怕是没了!”归尘冷眼看着谦歌,顿了顿,“看你这模样,莫不是忘了为师交代你的事情?”

谦歌一愣,脱口而出:“何事?”当初前师父除了叫他拜那个女人为师,并没有嘱咐其他的事情啊!

“取得她的信任!”

谁?谦歌不明所以,直到对上那双清冷的双眼,才意识到对方说的是他的师父,浅陌。

谦歌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到归尘又道:“她回来了,为师先走了,不要忘记了为师交代你的事情!”话落,人影便消失不见了。

他转过身,便看见了凌空而来的浅陌,火红的纱衣像黄泉路旁的彼岸花,妖冶而夺命。他的师父明明不是妖冶的女子,为何……他却会有这样的感觉?

浅陌落地,打量了四周一眼,嗅着空气中淡淡的妖气和另外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气息,皱了皱眉。

抬头,便看见了不远处嘴角还带着血的谦歌。

谦歌很想很想见到浅陌,可是当浅陌真正地站在他面前了,他却又开始踌躇了。

若是师父知道他闯了竹屋会不会生气?

若是师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会不会不要他?

“谦歌……你过来!”正当他犹豫不决时,耳边响起了浅陌低沉的嗓音,谦歌不敢违背浅陌的命令,却也是真正的不想此刻面对浅陌,所以他走得极慢,慢得好似又回到了当初,他在梨花林小心翼翼跟在浅陌身后的情景。

只是,当初的那个人一直背对着他,他看不清她的表情,现如今,她面对着他,面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同往常一样的神色。

不知怎的,他的心一痛,就算他受了伤,那个人也不会有半丝的动容。

谦歌很有耐心,可他对面的那个人比他更有耐心,不知过了多久,谦歌还是来到了浅陌的面前,只是,他低着头,不敢看她。

两人静默无语。

突然,一只纤细的手指替他擦净了嘴角的血迹,谦歌全身一震,猛然抬头,意识到什么,后退了几步。浅陌却全然不在意,将擦了血迹的手放在了身后,淡淡道:“是谁伤的你?”

谦歌没有答她的话,而是单膝跪下道:“请师父惩罚,谦歌没有听师父的命令,出了结界,还惹上了麻烦!”

“是谁伤的你?”浅陌的声音陡然拔高,令正跪在地上的谦歌心头一颤。

师父,还是在意他的。

谦歌心中喜悦,面上却没有半点的显露,沉声道:“一妖物。”

这下,浅陌是真的恼了,问了半天,他就给出这样一个答案?闭了闭眼,浅陌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火红的背影在谦歌尘净的眼眸中愈来愈小,慢慢消失不见,眼中的光也随之渐渐暗淡下去。

突然之间,谦歌一下子慌了神,就算刚刚独自一人面对雉婴,知晓自己有可能命丧黄泉,他的心也没有如此乱过。

一定……一定不能让师父恼了自己。

想着,谦歌提步向浅陌离去的方向追去。

回了竹屋,本准备好好研究天行者的浅陌却没了心思。

这次回矶山本是因为谦歌,若是没有他,她拿着天行者便可以根据泊老指引的方向出发了。

可没想到,谦歌连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何事也不肯告诉她。她这个师父做的还真是失败。

浅陌自嘲一笑,进了竹屋里间。

正往回走的谦歌在慢慢接近院子时,脚步也慢了下来。因为他不知道师父会不会原谅他?

站在院门前犹豫了半晌,谦歌最终还是推开了院门。

在他对面,那间常年紧闭的竹门,此时却是开的。

师父,该是在里面吧!

“进来!”正当谦歌心绪百转之时,竹屋内传来了浅陌冷硬的嗓音,让谦歌心头一震。

这次,他一定不能让师父失望了。

深吸一口气,谦歌第二次踏进了他不久前才进入的竹屋。入眼的便是正躺在竹椅上、望着窗外的浅陌。

“徒儿拜见师父!”

“……”躺在竹椅上的人并没有搭理谦歌,这让他本就忐忑的心绪更加混乱。

继而道:“师父,今日谦歌没有听师父的教导,私自出了结界,在山上遇见了妖怪,那妖怪好生可恶,不分青红皂白便攻击徒儿,好在徒儿已经将之收服,只是受了一点轻伤……”

浅陌听着,心中冷笑,不知是她的这位徒弟太过愚昧,还是认为她这位师父太好骗?

当年,她上这矶山,一是因为这矶山上有一个天然阵法;二是为了防止这山上的妖物祸乱人间。这山上的妖物不说有几万年的修为也有几千年,就凭修了几年仙,只懂得一些简单法术的谦歌,岂能将之收服?

说到底,谦歌还是不愿向她坦白罢了。

明知谦歌说的不是事实,浅陌却也没有揭穿。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青春小说
  3. 虐恋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