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兽妃驯邪王
兽妃驯邪王

兽妃驯邪王 灯下细雨 著

已完结 龙衣傅秋石 惊悚悬疑冤家女强职场对决

更新时间:2019-11-08 11:56:36
独家小说《兽妃驯邪王》是灯下细雨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龙衣傅秋石,书中主要讲述了:寄人篱下,连下人脸色都要看的可怜虫?懦弱自卑还被人毁了脸?太子为悔婚,不择手段,后母更是处心积虑地要她死。处处委曲求全但是却还是遭了暗算?妈蛋,还能不能再窝囊点啊!穿越醒来,还发现有一个俊美得一塌糊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浑浑噩噩,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世纪,梦小语睡的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朦胧中感觉到一股雄性气息直逼向自己,压的她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梦小语不喜欢这种感觉。她对男人向来是避之违恐不及的。

"朕倒要看看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好好听的声音,不过这个声音太冷了些。什么?朕?梦小语似是惊醒了般,猛的睁开了眼睛。一张放大的,俊美绝仑的脸映入眼帘。好帅,梦小语花痴般的看着眼前的帅哥目不转睛,而那帅哥同样是直勾勾的看着梦小语。

只是眼神中,多了太多不该有的阴郁和霸气,还有莫明的憎恨。

"果然长着一张勾人的媚脸。"帅哥低沉了说了这样一句话,梦小语还不及反应,只觉自己的唇一股湿热蔓延。

我的初吻——这可是我的初吻——梦小语的大脑在一片混乱中,慢慢清醒,涣散中慢慢归位。

抬手一个巴掌挥去,是谁有天大的胆子竟敢夺走本姑娘的初吻?响亮的声音还未响起,梦小语白晰的小手便被一只大手牢牢桎梏,徒劳的挣扎中一个噬骨般寒意瑟瑟的声音响起。

"怎么?苦肉计玩够了现在又玩什么把戏?"如恶魔般冷冷的声音贯穿梦小语的身心。

梦小语称帅哥说话的空隙,迅速抢回自己的唇,抽回自己的手。开始用力擦拭着唇。满腔的怒火正无处发泄,这男人竟敢惹恼她?

顿时回吼过去:"什么苦肉计,什么玩什么把戏?你又是谁?你以为穿个皇帝的衣服,你就是皇帝了?你以为你自称自己是朕,本姑娘就要三呼万岁了吗?你夺走了本姑娘的初吻,本姑娘还要找你算帐呢!"

要知道,她的初吻可是留给她心爱的男人的。就这么被一个陌生男人夺去,怎么不叫她气愤?不过还好是个帅哥。

幕容雨泽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恢复了一贯的冷漠。"瑶妃,不要在再跟朕玩什么把戏。你现在是朕的新宠,在朕对你没有失了兴趣的时候,千万别用光了你的计谋,小心朕对你的垂爱即刻消失。"

瑶妃?幕容雨泽的话提醒了梦小语。她似乎已经更名换姓了,她现在是瑶妃,再不是什么梦小语了。而眼前这个自称为朕的人……便是万人敬仰的皇帝了?

这么说……我现在是皇上女人?眼前的这个男人,便是我是丈夫?而从现在开始,我就要生活在和众多美女争一个男人的皇宫里?天,这是不是太可怕了些?

"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做朕的女人如此没有廉耻,真是作贼了你这张花容月貌的脸。还自命清高,也不看看自己现在的下贱样子!"

冷冷的声音再次穿进梦小语的耳膜,茫然的视线渐渐焦距在自己的身上。天哪,自己现在别说是春光乍现了,几乎就是展露无遗。还好丝滑的衣裳勉强遮挡了敏感处,随即抓过棉被将自己裹了个严实。心中痛骂自己怎么就是改不了睡觉踢被子的坏毛病?

幕容雨泽俊逸的脸上泛起一股嫌恶:"做作!"

梦小语本想反驳,可是眼下的状况,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她都不占上风,干脆将头偏向一边,不再言语。只是脸颊如烧的正旺的炭火般绯红一片,梦小语抓紧了棉被翻了个身,背对着幕容雨泽。

幕容语泽低垂着头,看着偏向一边的梦小语,抬起胳膊,面色清冷的道:"给朕更衣。"

更衣?是要我给他脱衣服?我梦小语从来不近男色,竟然还叫我给你更衣?你想的美?凭什么叫我替你更衣?更衣?他……他要干什么?抓着棉袄的手更抓的紧了些。

幕容雨泽看梦小语纹丝未动,随即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自己开始了宽衣解带。梦小语听到细碎的声音,缓缓转过身去,冷不叮瞧见了幕容雨泽那坚实的臂膀赤裸裸的映入她的眼帘。

宽阔,厚实。健康的麦芽色,梦小语倒吸了一口凉气,竟然忘记了呼吸。世界竟有如此完美的男人?只可惜生错了年代。

幕容雨泽对梦小语的花痴不以为意,随即将梦小语身上的棉被轻松的掀开,扔到一边,压向了梦小语。一股浓裂的男性气息直扑向梦小语。梦小语晃若惊醒的梦中人般,慌乱的想要推开压上自己的男人。

幕容雨泽的脸上全是讥讽于不屑,只用一只大手,便轻易将梦小语还在费力挥打的两只小手桎梏在她的脑后,让梦小语动弹不得。

"你……你要干什么?"梦小语失声痛叫。

看着梦小语大惊失色的脸,幕容雨泽眼里的质疑稍纵即逝,冷冷的道:"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你不就是想要朕宠幸你吗?也不枉费你费尽心机的苦肉计。"

"什么我想要的?我才不要。"梦小语的双手被桎梏,身子又被幕容雨泽控制,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目前也就只有用尖锐的嗓门来表示自己的抗意和无辜了。

"你不要?"幕容雨泽唇角上扬,邪气十足。"朕看你是欲要还推,无需再在朕面前演戏。"说罢性感的双唇已然欺上了梦小语的,另一只大手则已经不安份的游移在梦小语的身体间。

身体和身体之间的零距离接触,让两人的温度瞬间斗升,阵阵陌生的狂躁,让梦小语不禁颤栗起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梦小语的额上开始渗出些许香汗,游移的大手让她本能的扭动着身子。却更加激起了幕容雨泽男人的血气方刚。

"贱人!"幕容雨泽边是漫骂着,边用手一把撕扯开唯一遮在梦小语身上的丝滑。刺耳的撕裂声和瞬间侵入的凉意立刻让几近迷离的梦小语清醒过来。

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个男人是变态。你桎梏我的双手,强压我的身子,还口出恶言侮辱我?那好,我就让你尝尝血腥的味道。于是乎,梦小语瞄准了眼前的一大块肌肉,张大嘴巴狠狠的咬了下去。

于此同时,梦小语只觉下身巨痛,有丝丝温热自腿间流出。还不及去看怎么回事,脸颊已是火辣的麻木。一股浓浓的血腥自嘴角蔓延开来。

回神后的梦小语惊见眼前皇帝右膀上一片血迹,抬手擦拭着嘴角亦是血腥一片。已经分不清这血色的主人究竟是谁的。

梦小语抬手抚上自己被打的左脸,狠狠的看着幕容雨泽不发一语。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暴君吗?我不会是摊上冷血残酷的暴君了吧?

幕容雨泽看了一眼雪白的床单上那抹殷红,如一朵盛开的玫瑰。略微迟疑并未去理会肩上的血腥,起身穿好龙袍,脸色铁青。

梦小语这才慌乱的想要找件衣服,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太过狼狈。却听到幕容雨泽狠狠的道:"不过是一个绣娘而已,才封为妃就如此不识好逮。竟敢对朕如此无理?来人,将瑶妃帼掌30!"

话音刚落,便不知从哪里迅速窜出四名侍卫,各个都是一脸的凶相。梦小语才把衣服套在身上,便见一侍卫对她恭敬的一鞠躬道:"娘娘,得罪了。"

幕容雨泽未再多看梦小语一眼,抬脚大步离开。紧接着,梦小语被其中两名侍卫桎梏,另两名侍卫开始对梦小语轮番上阵,上演了一幕帼掌刑罚。才不过30掌,梦小语却觉得的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直打的她眼前一片混乱,分不清谁是谁,连脑袋都在嗡嗡作响。这就是皇宫吗?不过是顶了一句嘴,咬了他一下,就要受这样的酷刑吗?难道我真的要在这样的人间地狱生活下去吗?

摇摇欲坠的梦小语,残存的意识告诉自己,她不能就这么被欺负下去,目前她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想办法回到2013年;第二,在宫中立足,并且过的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风光。

在梦小语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钟,她听到的是紫月抽泣和哀求的声音。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冤家小说
  3. 女强小说
  4. 职场对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