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四七二九
四七二九

四七二九 偷饼 著

连载中 司青黄一扬孙奥 百合言情现代婚姻爱情

更新时间:2019-11-26 16:43:59
火爆新书《四七二九》由偷饼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司青黄一扬孙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单亲妈妈?阴错阳差邂逅了比自己小的偶像男星。要怎么开始?一个放在心里十年的初恋情人,再次相遇她会怎么选择?要去填补那空白的十年,还是去轻声只在耳边默默诉说?说着那些喃喃自语,说着那些再也听不到的情话。...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早会的时候,主编说:“月末《一唱到底》进棚录了,ONE也要出2个人,当媒体评审。温迪跟司青,你们两个人去吧。”

萱萱可是羡慕坏了:“青姐,你说主编是不是心里还是觉得你跟黄一扬有事?要不怎么叫你跟温迪去呢?”

“谁知道,应该不会吧?记者会的时候黄一扬不是都说清楚了吗?”

司青没打算告诉黄一扬她会去《一唱到底》的这个事,想着给黄一扬一个惊喜。

这小半个月,司青很想念念,可她只是去过几次,她害怕天天去黄一扬家的话,被记者排到又会开始乱写

萱萱倒是一直鼓动她去的,但是司青心有余悸,也只是去了几晚。明明都是分开两边睡得。可到了早上,她都是被黄一扬搂在怀里醒来的。

这些日子,他们好像真的像一家人,不仅仅黄一扬这么觉得,司青也这么觉得。好像一个家,他们在一起都那么开心,一起吃饭,一起刷碗,一起玩游戏,陪念念读书画画,晚上一起睡觉。

她记得黄一扬说,只会表白这么一次。

她记得黄一扬的妈妈说,勇敢一点,跟着自己的心走。

这半个月,是这十年来,司青第一次没有去想孙奥,真的是第一次。即便一个一闪而过的画面,都不曾分给孙奥一星半点。司青觉得自己甚至变得可怕,莫不是她终于放下了孙奥?还是黄一扬给他的爱太满了?满到让司青整日被这爱包围着,开始觉得自己变得很幸福,幸福到迷失了自我。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想,她大抵已经接受黄一扬了。是的,是真的开始接受黄一扬了。

《一唱到底》要开始录制了。司青破天荒的主动拉着萱萱去逛街,她想去把头发做回黑色,想给黄一扬一个惊喜。她买了一套粉红色的卫衣,萱萱一个劲酸:“青姐你终于想开了。我都替我偶像激动!!你说他看见你穿着这么一身,再来个黑发,他不得疯了啊?”

司青心里的幸福感,还有想到黄一扬看见她这身打扮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心里就不禁想笑。“明天你去接念念,你就说我加班。知道没?可不准打小报告!”

“我绝对不说!我发誓,我绝对给你编的天衣无缝,你就放心吧!”萱萱举起三根手指说。

她们逛到广场的时候,碰巧有沙龙在发传单。萱萱接过一张,“青姐,ACE家哎,他家难得有活动的。”

“他家...太贵了!我就弄个颜色。”司青看着传单,心里舍不得。

“去吧,得给我偶像惊喜!走吧走吧!”萱萱二话没说拉起司青就走。

被萱萱拉近ACE的时候,她俩都愣了,高档就是高档啊,看着就气派。

店员询问着她们要点那位老师,要求之类的。

“司青?”突然,一个男声叫了她。

司青跟萱萱一起回头看,苏凯????苏凯跟司青都愣了,萱萱也愣了。

苏凯不是说自己在一家外资企业做高管吗?怎么在ACE?

“店长,你们认识啊?是你朋友?”小店员问。

“嗯,你去忙吧。”苏凯朝电源点点头,示意他去忙吧。

“苏凯?你怎么在ACE?”司青问苏凯。

“先说你俩做什么样的吧,弄好再说。”

苏凯给司青做头发的时候,萱萱怎么看都觉得苏凯就是图谋不轨。心想敢跟我偶像抢人?哼!!!

“苏凯?你....”司青带着犹豫疑问。

“我考大学那年,考上了理工,但是家里没有那么多钱。我不想我妈跟着上火,四处借钱。我就借口说有同学亲戚在上海开饭店,我能去打工,生活费不用她惦记的。可是我去了学校才发现,什么都要钱。后来,因为打工,出了点事,我就休学了。心想着不能让我妈知道,后来我就一直在ACE干,从小学徒就一直干到了现在。”苏凯说的风轻云淡,寥寥几句,概括几年。可司青一定知道,着轻描淡写的几年,苏凯究竟过的有多辛苦啊。

“可婆婆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啊?”司青说道。

“那就等知道的时候,再说吧。我现在就打算多挣点钱,实在不行我就回童襄,自己做点小买卖,能陪着我妈就行。”

司青看着苏凯,原来谁都有苦衷,谁都有秘密。

萱萱看着苏凯跟司青一直在你一句我一句,可是忍不了。直接走上前去拉走苏凯,:“青姐现在没事了吧?你给我做吧!”

“你做按原价收费!”苏凯立马变了一个态度。

“你....”萱萱恨得牙痒痒的。

“还做不做了?”苏凯道。

“原价就原价,做!”

“你这头发?”苏凯可真是嫌弃,跟杂草一样。

“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反正你给我离青姐越远越好。”

苏凯抿嘴一笑,心想,就这么认定我对司青有什么想法?

苏凯没收她跟萱萱的钱,临走前司青跟苏凯说:“苏凯,回童襄的时候告诉我。有事帮忙,找我就好。”

苏凯点点头。

萱萱头都没回,拉着司青就走了。

“找你帮什么忙啊?不要管他!!”

司青无奈笑笑,真是一对冤家。

回到家,萱萱还是在夸司青这个黑发好看:“我偶像眼光就是好,青姐,你黑发真的比之前的黄头发好看多了,一下气质就上来了!到这,到这,到这了。”边说边比划。

“就换了个颜色!至于吗?”司青被萱萱夸张的语气搞得没头没脑的。

“青姐,你把那卫衣穿上我看看,一套都换上,我看看。”萱萱一脸吃瓜群众的样子。

司青被萱萱推进去,换衣服。

走出来的时候,司青甚至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她一直喜欢粉红色的,可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没穿过粉红色的衣服,年轻时候不好意思,现在更不好意思。

“哇塞,青姐,绝对的好看,真的。”萱萱觉得司青穿粉红色真的超级适合,说白了,司青长得不是第一眼美女,但是干干净净,有一双大眼睛,不胖不瘦,正好。司青平时除了黑就是白,冷不丁一见她穿带颜色的衣服,真的是一下就觉得年轻了。

“这样露着腿,好吗?”司青觉得短裤有点太短了吧?全都被卫衣遮住了。

“不短。现在就流行这样。你不懂!”

司青就是觉得别扭。

萱萱一大早就去接念念,黄一扬问她司青怎么没来。

萱萱说司青昨晚加班太晚回家,公司放她半天假。在家睡觉呢,她送念念上幼儿园。

黄一扬也没多想,也没给司青发微信,心想让她再多睡一会。

萱萱走后,黄一扬自己洗了个头发,老狄来接他的时候,黄一扬基本已经收拾好了。

“衣服带来了没?”黄一扬问老狄。

“带了,都在这呢。”老狄说罢就去厨房找吃的去了。

“黄一扬,冰箱这个我能吃吗?”老狄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司青做好的。

黄一扬也没管他:“吃吧吃吧。让你尝尝我老婆手艺。”

“恶心。”老狄嘀咕。

“恶心你就别吃啊!”

“我是说你恶心,可不是人家司青做的东西恶心啊。”

黄一扬瞪了他一眼。

“你跟司青,这算是挑明了?成了?”

黄一扬面色略微变得有些凝重。

老狄一看这表情,很是惊讶:“还没成??不是我说,黄一扬你腿折了,多好的机会啊。她这么给你送饭,还把念念放你这半个月。你就没再加把劲儿?”

“我都不知道我还怎么加了。”

黄一扬翻出衣服,也是一件粉红色的卫衣,宽松的工装大短裤。卫衣下他衬了一件白色衬衫,自己对着镜子看了半天,觉得自己可真帅~!他想给司青个意外,也许等节目播出的时候,司青看到他这样,应该会......再就是他不想被孙奥比下去,他自认为自己就是比孙奥年轻,不管孙奥跟司青有什么,但是黄一扬觉得此刻他不能被任何人比下去。

司青她们进场的时候,是比黄一扬还早些的。温迪看见司青这一身的时候也是满脸惊讶,司青只是不好意思的说这是萱萱的衣服,是萱萱非叫她这么穿的。温迪也没继续说什么,两个人坐下来,温迪一直在补妆。

伴随一阵尖叫后,司青看见黄一扬跟其他导师纷纷走进来,坐到座位上。

司青面带笑容,黄一扬竟也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卫衣,说实话,她觉得黄一扬比她都白,穿上可真好看。笑容只不过维持一秒钟,司青害怕温迪看出些什么。

温迪倒是抬眼一看,打趣道:“哟,黄一扬也穿个粉红的。”然后回头看看司青。

司青笑的很尴尬,并没有回答温迪这个问题。

灯光都准备就绪后,节目马上准备开始录制。主持人一直在说着各种串场词,然后一个个选手陆续开始上台。唱歌,介绍自己,然后等待着导师的PASS和点评。

台上的歌都真好听,司青跟着会唱的也在哼着,而目光始终看着黄一扬。

直到......直到孙奥上了台。

黄一扬眼神变了。

司青也愣了。

你还记得吗

记忆的炎夏

散落在风中的已蒸发

喧哗的都已沙哑

没结果的花

未完成的牵挂

我们学会许多说法

来掩饰不碰的伤疤

因为我会想起你

我害怕面对自己

我的意志

总被寂寞吞食

因为你总会提醒

过去总不会过去

有种真爱不是我的

假如我不曾爱你

我不会失去自己

想念的刺

钉住我的位置

因为你总会提醒

尽管我得到世界

有些幸福不是我的

你还记得吗

记忆的炎夏

我终于没选择的分岔

最后又有谁到达

一曲唱罢,司青听见旁边的人纷纷议论唱的真好,长得也帅。台下的观众仿佛都在欢呼,可司青好像耳鸣一般,整个脑袋都空了。为什么会是孙奥?难不成黄一扬早就见过孙奥了?可是.......他从来就没提起过啊。

导师们纷纷鼓掌,轮班发问着:“介绍一下你自己?”

孙奥拿着话筒:“我叫孙奥,30岁。”

孙奥还是那个样子,只是年月将他身上当年的稚气跟桀骜修饰的很完美,变得沉稳了许多。还是那双爱笑的眼睛,还有那对即便只是微笑,也会显露出来的酒窝。那曾经,都是让司青整夜期盼能梦到的样子啊。

“资料写你是陪学生来海选,然后自己也参赛了?”

“对,最开始陪学生去的,给他们打打气。”孙奥字字沉稳。

“那你是怎么想到自己也参加比赛的呢?”

孙奥看了一眼黄一扬:“也是想证明一下自己。”

“证明自己?”导师对这个回答导师颇感意外的。

“嗯,证明自己不老。”他跟黄一扬的想法导师不谋而合。

导师笑着说:“30岁嘛!怎么会觉得自己就老了呢?”

“其实,也是给自己一个锻炼的机会。其实之前,就有学生也鼓励我参加,只是最后才下决心。”

“下决心证明一下自己?”导师笑着说。

“证明自己不比年轻人差!”孙奥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是在看黄一扬的。

“那说说你为什么选了这一首歌?我们都知道这是一首莫文蔚的歌,你为什么选了一首女声歌曲?”

“这是一首一直想唱给一个人听的歌。可能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吧。”

“你女朋友吗?”导师追问。

孙奥并没有原样回答,只是字字有力的说:“此生挚爱!”

黄一扬后槽牙都要咬碎了!导师们纷纷都给了PASS,又到了黄一扬。这不是海选了,是必须4PASS才可以过的,所以孙奥也看向了黄一扬。

黄一扬对着孙奥说:“看全场的欢呼,跟我们导师们的PASS,想必你自己也知道,你的唱功确实得到认可。但是我想说,没有必要拿年龄说事,你有你的优势,但是年轻人也有年轻人的本事。年轻人下的功夫也并不会比你少!”

大家都觉得,黄一扬只是例行点评而已,因为导师们都是挨个点评完才按灯的。

也许司青也不那么理解这两个人究竟在说什么。

只有黄一扬跟孙奥,这两个暗自较劲的人。

只有孙奥知道黄一扬在说什么。

黄一扬还是给了PASS的,公事私事他当然分得清。

当时黄一扬的PASS还是让孙奥跟司青都感觉意外的。

孙奥得到了4P,全场都是欢呼的。而后就轮到孙奥选择导师了,主持人问孙奥:“现在你是4P,那么你讲选择的导师是?”

孙奥举着话筒,一字一顿说出:“黄、一、扬!”

黄一扬确实想到了,但是他并没觉得孙奥真的会选择他。

好啊,你敢选,我就敢要。

试场分组环节结束后,节目组暂休。2个小时后,分组大战。

学员都跟着各自选择的导师回到休息室,自己都是准备好3-5首歌的,然后纷纷在与导师商量自己接下来应该唱哪一首比较好。

孙奥没跟黄一扬说一句话,自己在一旁坐着。黄一扬回答着其他学员的问题,探讨着一会的选歌。他的余光总会落到孙奥那。

黄一扬看着孙奥的歌单,走过去问他:“一会儿,你唱哪一首?”

“导师帮我选吧。”孙奥的语气并没有挑衅的味道,只是一切都很平静。

“就这首吧!”

黄一扬把单子放到桌边,手指敲了敲上面的字。

之后,去了卫生间。

司青此时是想走的。一会就要分组赛,就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媒体评审要开始投票的时候,到时候想藏也藏不住了。

可是主编交代了她跟温迪。这是自己的私事,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耽误公司指派的任务啊。司青觉得,等一下,一定.......

2小时过的真快。

主持人说着串场话,说的就好像是分开录制一样。

抽签决定完对战组别,选手就开始按照抽签顺序分别登场对决。每组15个人,淘汰5个,留下10个人,在进行下路轮对决。

司青清清楚楚,第一组结束后,她就藏不住了。却还要在这一直坐着,煎熬着。

她完全没听进去选手的歌,只是凭借刚才的印象,觉得刚才她喜欢的谁,就举了牌。

孙奥在后台,他此时当然是没看到司青的。可是黄一扬却真真的看见了司青,黄一扬眉头都皱在一起。

司青来了?她怎么没说?

他看见司青旁边是温迪,又是媒体评审那一组。大概猜到是公司派来的。可是司青为什么没说?

黄一扬看着司青,一头黑发,一件粉红色卫衣。眉头忽然松开了。她是想给他惊喜的吧?黄一扬对着司青在笑。司青也看到了黄一扬看着她,只是笑不出来。此刻她觉得椅子都是烫的,有刺一样,多坐一分钟她都浑身不自在。呼吸都难。

黄一扬拿出手机,给司青发了一条微信:“宝宝,你今天真好看。”

司青看着信息,看着黄一扬。黄一扬也看着司青。

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今天的粉红色。还有主持人开场时候打趣的说石膏山粉红豹的事情。

刚录的时候,主持人说:“今天不光选手忐忑,导师们也是很辛苦。大家都知道黄一扬导师前一阵拍戏出了一点点意外,今天也是非常敬业,带着石膏来的。”

黄一扬礼貌的笑,双手合十做着感恩的手势。

“黄一扬导师今天也是穿了一身粉红色,这石膏上也是画了一只...粉红豹?”

黄一扬笑着点点头。

“这是自己画的吗?”主持人调侃着说。

“是的。”

司青画的粉红豹,原本就是倒着的。因为黄一扬黄一扬当时腿搭在她腿上,司青是夹着他腿侧身画的。所以粉红豹的头是在下的,腿是在上的。如今黄一扬说是自己画的,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又过了几组之后,孙奥上来了。

滴答滴听天空在哭泣

洗掉了一些梦埋葬在城市里

滴答滴听时间往前去

好象在预报着未来的连续剧

一封信一件旧的毛线衣

谁是谁的纪念品拿什么来回忆

一场雨狠狠下在眼睛里

爱在生老病死后已经都没关系

问自己没有你我行不行

显微镜里看爱情

残酷的放大所有爱的原因

遇见你之后爱上你然后恨透你原来爱是回不去的旅行

亲爱的让我忘~记你那些事情我终于看仔细

深夜里捷运站飘着雨我看着马路边另一对我和你

黄义达,是黄义达。孙奥竟然还记得,司青最喜欢黄义达了。

孙奥唱完后,另一组的选手开始唱。

全部唱完后,主持人说:“下面我们开始大众评审按灯。”

司青的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她觉得耳边的声音都是虚的,直到温迪叫她的时候。她才回过神。这时候主持人又重复了一遍:“现在也是很戏剧化,两边选手票数是一样的,这位来自ONE的媒体评审想必也是被刚才两位选手的歌声惊艳到了。这位评审,现在你手中的这一票可以说是最关键的一票了。你选谁投给谁呢?请亮出你的牌子。”

司青看着黄一扬。

孙奥看着司青。

司青怎么会来?难不成刚刚一直都在?可他看着司青,顺着司青的眼神看过去,司青看着黄一扬。司青该怎么选择?

孙奥没想到司青会来的。心里一直在猜想,司青是不是真的跟黄一扬在一起了?孙奥努力的告诉自己一定不会的。他坚信司青心里还是有他的。

“司青,你赶紧举牌啊!”温迪催促着。

司青,司青心里无数遍叫着自己的名字。司青,司青,你到底该怎么选择?

小说《四七二九》 十六、该来的,还是来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言情小说
  3. 现代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