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
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

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 留白 著

已完结 沐纤离东陵烬炎 百合情有独钟民国悬疑

更新时间:2019-11-27 09:58:46
小说主角是沐纤离东陵烬炎的小说叫做《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留白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现代特种兵的队长,一次执行任务的意外,她一朝穿越成了被心爱之人设计的沐家嫡女沐纤离。初来乍到,居然是出现在被皇后率领众人捉奸在床的现场。她还是当事人之一?!她岂能乖乖坐以待毙?大殿之上,她为证清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甄箭语出惊人,此话一出众人便都将视线移到了甄箭的身上。

“口说无凭,你可有证据?”刘姨娘看着甄箭问着,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

“证据在此,此物是沐大小姐赠与我的定情之物。”甄箭从袖中掏出一块手绢来。

太后朝身旁伺候的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上前接过了手绢。

皇后一看便道:“此乃天蚕丝做的手绢,前些日子西岐进贡之物,帕子只得两条,离儿喜欢本宫便送了她一条。”皇后说完又转过头来看着莫云道:“离儿啊!离儿!你当真是让姑母好生失望。”

皇后此话一出,便坐实了沐纤离与甄箭的关系,不容她抵赖。

众人看沐纤离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鄙夷之色,都在想这沐纤离也太饥不择食了。竟然看上甄箭这个混账东西,当真是丢了东陵女子的脸。

莫云勾唇笑了笑,静静的看着皇后做戏。这皇后的话怕是不假,这手绢怕也真是她赏赐给自己的。这手绢本是她贴身之物,竟然到了外人手里,看来她这姨娘和妹妹怕是也参与其中了吧!

哎哟!她怎么忘了,沐纤离这妹妹也对太子殿下十分倾心呢!而且太子好像也很喜欢这个东陵第一美人儿呢!

“姑母先别失望,事情还没弄清楚,姑母可不能随便定了离儿的罪。”

这时候一个白白胖胖的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走进了宫苑,先给太后皇后娘娘请了安接着道:“奴才奉陛下之命前来,陛下已知道此间发生的事,请一干人等到承明殿问话。”

皇后本想这事儿就在此处由她同太后解决了便是,时候再禀报皇上,没有想到这事儿竟然惊动了皇上。

太后是个人精也明白这其中的道道,今日是她的生辰她本就想高高兴兴的过了,只是出了这样的事儿她却也不得不管。不过这事儿既然皇上要插手,那她就不用再插手了。反正这都是她沐家的事儿,这沐玉华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吧!

“今日是哀家生辰,若是寿宴之上哀家一直未在也乎不太好。皇后,甄侍郎家的夫人,还有沐家的刘姨娘你们都跟着刘公公去承明殿吧!其他人都跟哀家一同回去吧!”

“诺”

一行人跟着太后离去,沐纤雪一步三回头,一副十分担心沐纤离的模样。可是她那眼中的幸灾乐祸再怎么掩饰,稍微有些眼力的人便能看出来。

莫云同皇后等人跟着刘公公去承明殿。离开房间的时候,沐纤离忽然看到香案上燃尽的香炉,便让随行的小公公给一起捧上了。

进了承明殿,只见那大殿之上坐着一个穿着金黄色龙袍,头戴金龙冠的中年男子。他鬓角微双双目如矩,鼻梁高挺嘴唇之上留着些浅短的胡须,一副中年帅大叔的模样。不怒而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帝王之气,让人心生敬畏之情。

殿下站在两个男子,两个男子一左一后站与两侧。一人身穿蓝色麒麟刺绣锦袍,头戴紫金冠,天庭饱满长眉入鬓,目若朗星挺鼻薄唇容颜俊朗。莫云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原主心心念念着的太子殿下东陵烬炎。也正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设计,原主才会气得一口气上不了死了。

而站与另一侧的男子,却与太子的华丽装扮尽显不同。只见他身月白色的长袍,袍子上月用银色的丝线,绣了朵朵祥云。头发用一条白鹤出运的帛带松松的绑了两缕,手拿折扇绝世而立。他眉若远山不浓不淡,微微上挑的凤眼垂着眼帘,长翘浓密的睫毛在他的眼下打下扇子幅度的阴影。同样高挺的鼻梁,一双粉色的薄唇正微抿着。莫云还是第一次见长得这般赏心悦目的男子,细细的在沐纤离的记忆中搜索了一番,终于知道了这个男人是谁。

当今圣上东陵于晋的七皇子东陵珏,东陵第一美男子,曾经的天才七皇子如今的病秧子。别看着东陵珏是个病秧子,却有惊世之才名动四国,也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没有之一。

只是长得这般好看,却是个病美人儿,莫云心中只觉得可惜得很。

“臣妾拜见皇上”为首的皇后朝高位之上的皇帝福了福。

“妾身拜见皇上,太子,七皇子”那甄夫人同刘姨娘跪了下来。

“拜见皇上”莫云极不情愿的下了跪,马马虎虎的磕了个不成样子的头。

那甄箭一到承明殿,便匍匐在地上浑身发抖连头都不敢太。

“儿臣见过母后”太子同七皇子也向皇后见礼。

“都起吧!”皇帝虚扶了一把。

莫云同那甄夫人都站了起来,一起身便看见太子那双眼睛毫不掩饰的鄙视着自己。莫云用眼尾扫了他一眼,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是糟糕透了。妆容花乱衣衫不整,可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那甄箭本也想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可是却听皇上提高声音道:“你给朕跪下。”

那甄箭吓得忙趴在了地上,用余光看了一眼太子东陵烬炎。但是太子似乎想要撇清关系,连看都没看甄箭一眼,一副不想看甄箭同沐纤离这对狗男女的模样。

“微臣参见陛下,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七皇子”

甄侍郎匆匆而来,看见大殿里的众人忙走到大殿之中跪着一一行礼。

“微臣教子无方,这混账东西竟在宫中行不轨之事,还请陛下降罪。”寿宴之中他夫人跟太后一起走了,他也并未多想只想着是陪太后去哪里游玩了。可是过了半刻钟左右,太后与其他人都回来了,唯独不见他夫人。他这一打听才知道,他儿子在宫中犯了事儿,便忙来承明殿领罪。

“甄侍郎也不用忙着认罪,先听听这前因后果再认罪也不迟。”皇上看着跪在地上的甄侍郎说道,脸上也看不出喜怒。

“臣妾也了解了一下情况,先说与陛下听。”皇后莲步轻易走到了皇上身侧,细细的与皇上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大将军不在皇城,离儿竟然干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儿来,还请陛下从轻发落。”刘姨娘说完又朝皇上福了福为沐纤离求情。

沐纤离听着皇后对皇上所讲的事情经过,脸上讽刺的微笑幅度也越来越大。这皇后和刘姨娘摆明了就是想要,让她与甄箭两情相悦在宫中私会的事情给坐实了。

东陵珏听着皇后的叙述,眼中的嘲讽之意一闪过儿。心中不由的有些可怜沐纤离,用余光一瞧,只见那女子花着一张脸不怒不悲,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幅度。嘲讽?莫不是他看花眼了,东陵珏眨了眨眼睛,只见她嘴角的笑意已敛去。

“事情就是这样”皇后说完仔细的看着皇上的脸色,但是却什么都没看到。

“阿离你当真与这甄家公子有私情?”

“皇上圣明还看不出来吗?”莫云反问道。

这个皇上对沐纤离有些不同,当初她与东陵烬炎的亲事便是皇上定下来的。皇上对沐纤离十分宠爱,也十分的宽容,以至于沐纤离无才无德,闯祸无数现在却还是未来的太子妃。要不是如此,那东陵烬炎也不会使出毁人清白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毁亲。

皇上还没回答,那东陵烬炎却义正言辞的看着莫云呵斥道:“沐纤离你竟在宫中与甄侍郎家的公子私会,还秽乱宫闱你可曾有把本太子放在眼里。”东陵烬炎一副沐纤离给他带了绿帽子的愤怒模样,演技十分的精湛。

倒打一耙,典型的倒打一耙,东陵烬炎的**程度,颠覆了莫云的认知。

“秽乱宫闱?说得好像太子殿下你亲眼看到了一样。”莫云斜眼看着东陵烬炎说道。

东陵烬炎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从来不会对自己大声说话的女人,竟然会这样反驳自己。

“你与甄箭衣衫凌乱,还需要本宫亲眼看到吗?”

“太子殿下怎么只能因为我衣衫稍显凌乱,就定了我秽乱宫闱的罪呢!谁人不知道女儿家的名声是最重要的,好歹我也是殿下你未来的太子妃。这要是传了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子殿下,不想让我做你的太子妃,故意毁坏我的名声呢!”莫云说完嘲讽的看了东陵烬炎一眼。

“烬炎慎言”高深莫测的帝王说了太子一句。

“是父皇”东陵烬炎看了莫云一眼,心想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甄箭你说沐家小姐与你两情相悦定了终身?还送了你条丝帕做定情之物?”皇上正色看和跪在地上的甄箭询问道。

“是、是的”

“阿离这丝帕可是你的?”皇上接过皇后手中的丝帕问道。

莫云点了点头并不否认:“是臣女的”

“陛下虽然本宫也舍不得离儿,但是既然离儿与那甄公子,两情相悦且也有了肌肤之亲,不如就成全了她们吧!”皇后一副虽有不舍,但却成人之美的态度。

“姑姑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什么叫做有了肌肤之亲,侄女儿这守宫砂可还在呢!别说的侄女好像与那甄箭怎么了一样。”莫云说着撩起了自己的袖子,那雪白的藕臂上红豆一般守宫砂,十分的刺目。

“咳咳咳”皇上咳了两声,摆了摆手示意莫云把袖子放下。在这个时代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撩起袖子还是奔放了一些。

‘当真是不要脸’东陵烬炎心中暗骂道,同时也在想这甄箭真是没用。他都让人用了情香醉,甄箭这个废物竟然还未成事儿。

莫云放下了袖子,故意做出原主沐纤离任性不懂事的模样看着皇后道:“姑母离儿都给你说了,是有人陷害离儿,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皇上看了皇后一眼,有把视线转到莫云的身上问道:“此话怎么说?”

“这甄箭说与我私定了终身,皇上且让臣女问他几句,是真是假便见分晓。”

“那你问吧!”

东陵烬炎给了甄箭一个眼色,示意他小心说话。

刘姨娘看着沐纤离,她就不信这死丫头还能问出什么破绽来。

甄箭心领神会镇定心神,把自己所知道的情报,都默默的在心里整理了一番。

“甄箭你说本小姐与你私定了终身是吧?”

甄箭抬起头道:“是啊!沐小姐你可不要因为,今日是之事儿被人撞破,心中害怕就不认了啊!咱们之间的感情那般深厚,可不能说断就断啊!”

莫云强忍着要揍他的冲动问道:“我们是什么时候定情的?”

甄箭想都没有想便答道:“半年前”

“可有把酒言欢?”

“有”

“可有相携出游?”

“有”

“可有贴身丫鬟随行?”

“有”

“可有书信往来互诉情肠?”

“有”

“呵呵呵”听到甄箭的回答莫云看着甄箭干笑了三声。

听莫云一笑甄箭顿时便慌了,抬眼一看太子,只见太子黑着脸把视线移开了。

“好了,皇上你也知道的,以前在上书房跟太子殿下一起念书的时候,三个太傅都没能教会臣女念书认字儿。这甄箭竟然说臣女与他有书信往来,这分明就是在骗人。还有那丝帕是我的不假,但是沐家下人那么多,也总有那么些个吃里扒外背叛主子的东西,偷出我的丝帕来给了他也十分正常。臣女今日完全是被人陷害,还请皇上为臣女主持公道。”

刘姨娘只觉得周身一寒,为什么她觉得沐纤离说的那吃里扒外不是人的东西,是在说自己呢!这个甄家公子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个混账东西,皇宫内院竟敢诬陷设计未来的太子妃,这皇宫的主人是不是该改姓了啊?”皇上的语调一转,吓得甄夫人甄侍郎忙跪了下来。

“皇上恕罪,此中怕是有什么误会,我儿胆小定不会做出这么胆大包天的事情来。”甄夫人吓得浑身如筛糠,但是却还在为甄箭开脱。

甄箭也蒙了,整个东陵皇城的人基本都知道,沐家大小姐大字不识一个。只是这个木纤离刚才一直问他,可有什么、什么?他一时说顺了嘴,也没思考便直接回答了。

“皇上臣女这里还有一个东西要让皇上瞧瞧”莫云说完接过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小公公手里的香炉。

“宫女以太子殿下之名引到那偏僻的宫殿,进屋后便闻到了一阵异香,随即便浑身乏力热的厉害。皇上随便找个御医,应该都能查出这香炉中的燃的是什么?”根据她的猜测,这炉里燃的香多半是具有催情效果的香料。

“刘公公拿给七皇子瞧瞧”东陵于晋朝东陵珏处指了指。

刘公公把香炉端到了七皇子东陵珏面前,只见他白玉般的手,打开香炉捻起了些香灰闻了闻,随即便拿出手帕擦了擦手。

“此炉中燃的香,应该是情醉香。闻后有催情效果,但是女子闻后还会浑身无力。”只是这香是十分霸道的,沐纤离闻了这香后竟还能保持清醒,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个东陵珏不打算说出来,他不过是个看客没必要多说些什么。

“甄家小儿你作何解?”东陵于晋厉声质问。

甄箭吓得浑身上下的肥肉都在抖,:“小的、小的……”

甄箭求救的看着那蓝色的身影,可是那人却未曾给他半点回应。

“小儿无知,犯下此等大错,还请皇上重重责罚。”甄侍郎跪在地上请罚,他知道自己那儿子是混账了些。但是却也不敢在宫中做出这样的事来,而且箭儿一直朝太子殿下求救,向来这事儿怕跟太子殿下脱不了干系。甄家本就是太子党,他自然不能让太子与这事儿有所牵连,不然甄箭也完了,早早认错请罚才是正经。

“甄侍郎真是个明事理的人啊!皇上甄侍郎说得不错,一定要重重的责罚这个甄箭。这个甄箭欲对臣女行不轨之事之时,还想诬陷太子殿下。还说是太子殿下让他对我臣女做那污秽之事的,皇上你信吗?”莫云看着皇上问道。

东陵于晋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太子:“朕……”他该真有点相信,是太子指使甄箭做的。

被东陵于晋这么一看,东陵烬炎眼中闪过一抹慌乱,背在背后的手有些紧张的握成了拳。这个该死的甄箭,真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甄箭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诬陷太子殿下。”皇后厉声看着甄箭呵斥道,眼中的慌乱一闪而过。

如果现在吧是在承明殿,东陵烬炎一定能杀了甄箭。他三申五令让这个甄箭别说漏嘴了,没想到甄箭竟然告诉了沐纤离,是自己指使他这样做的。

“臣女就知道这甄箭是在诬陷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是谁?一国储君诶!东陵国谁不知道,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德才兼备。怎么会对自己未来的太子妃,做出这么丧心病狂,丧尽天良、卑鄙、肮脏、下流、**的事情呢!诬陷太子殿下可也是重罪,皇上你一定不能轻饶了这个甄箭。”莫云一口气把心里想骂的话都骂了出来,顿时觉得无比的舒畅。

她知道就算自己认定了是太子殿下之事甄箭悔她清白,别说太子不会承认,那甄箭也不会把太子供出来。她自不能把太子怎么样,但是纵使如此,她也要在皇上的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让他觉得这事儿或许跟太子有关,心中对她更加亏欠她才能提要求。

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 第二章 秽乱宫闱,力证清白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情有独钟小说
  3. 民国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