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 你姓邪了吗 著

连载中 茶时牧行知 武侠虐恋冤家未来

更新时间:2019-11-27 10:44:12
《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由你姓邪了吗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茶时牧行知,书中主要讲述了:【两世的颠沛流离,都只为这一世再次遇见你。】系统是什么?大概就是发布的任务会被宿主无情的抛弃哭唧唧的那种。系统:宿主大大你还想不想好了?宿主:瞧瞧你这是人干的事吗?我杀我cp?系统:...这是任务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幻心阵考验的是人内心的欲望,财宝、地位、权势、女色/男色等。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因心中的欲望做出了一些丧心病狂的事,清丰宗不仅不收,还会暗中监视以防万一。

牧行知把传音镜放大,看着里面的画面,只要他想,就可以对着镜子说话。

里面的人看不见他,却能听到他说的话。

先进去的几人果然已经沉迷当中,有人只权势难过去,有人却全部过不了。

茶时率先出来,他本就是无欲无求之人,谈不上多坚定。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一贯如此。

正是这份淡然,幻心阵于他不过是走个过场。

想起茶时说过的‘无所求,不需要’轻轻叹了口气。

他的过去牧行知没有参与,如今的茶时已经竖起了冰墙,是冰总有融化的一天,不是吗?

“留下来的人,允许你们与现场的家人做个道别。”听到清丰宗弟子放话,台下场面顿时感人起来。

“兄长,你那么厉害一定要替我教训牧家那两个小子,那牧行易凭什么就比兄长灵根好,他们牧家就是个屁!”

袁弘立越说越气愤,这一巴掌打的够响,没灵根的反倒是他。

“闭嘴,牧家出了三个灵根天赋高的人,只怕这清丰镇以后会是他一家独大。我不在,你少给我惹事。”

顿了顿又道“牧家人现在不好惹,兄长我总会有办法的。放心,我定会、好好、教训的。”

最后几句话说的咬牙切齿,神情阴冷,袁弘立脸一白,兄长这样好吓人。

牧行知带着人,招来那两只白鹤,白鹤体型变大停在众人面前。

几个小姑娘瞪大了双眼,她们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鹤。

别看变大后的白鹤也不是多大,等上去了百来号人才发觉内有乾坤。

这么多人站上去,白鹤飞的照样又快又稳,而且一点都不拥挤。

这两只白鹤是专门驯养的,可以说是宗门内空间最大的乘坐灵兽了。

牧行知走到茶时身边,语气轻柔的道:

“茶时,恭喜你。”

看到两人周围的屏障,茶时嗯了声,望着牧行知不说话了。

“我想你已经猜出来了,就是你想的那样。你是隐灵根,可遇不可求。”

“我之所以瞒着他们,你可知什么原因?”

“怀璧其罪,得不到的毁之。”

就像牧行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

这么说来,今天的事那些人也...

茶时想到的他自然也知道,早在测试灵根异象出现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招出了本命剑封锁了那些人的气息。

他带着测灵石下去之前,传音给了跟随的数名护宗弟子,那些人已经被他们抽取了部分记忆。

只要人不死,这些炼气期的人就不会引起背后之人的注意。

“他们构不成威胁,你要注意的是其他人。”

“多谢。”其实茶时挺怕有麻烦的,有人替他摆平,他自是要道谢的。

牧行知把从测灵石里拿出的混元珠递给了茶时,“这是混元珠,可以掩盖灵根,隐灵根修炼起来太快,现在的地品上阶灵根倒是可以解释修炼快的原因。”

要是茶时遮掩后的灵根是天品,不仅是茶时,清丰宗更是会成为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茶时接过混元珠再次道了声谢。

收了屏障,牧行知走到中间,告诉这些人到了清丰宗的注意事项及后续安排,

牧行珂还没从他现在,在飞的情景中回过神,牧行易拍了下他,见牧行珂没反应,对着脑袋又来了下。

“怎么了,怎么了?”牧行珂突然被叫回神,有些摸不清状况,见兄长嫌弃的看着他,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谁叫他飞上天的小小梦想实现了呢?

清丰宗虽只是三等宗门,但该有的气势也绝对不小。

远远的看过去,就是一片荒郊野岭,没有仙气更不缭绕。

待白鹤穿过一道屏障之后,新来的弟子却被吓了一跳。

他们哪里见过这等仙境?

就近的说,身边围着他们打转飞舞的白鹤,声音清亮,姿态优美,很是赏心悦目。

等到他们站在实处,内心的激动溢于言表。

若不是初来乍到不敢乱来,他们一定要看个够。

“你们修整一下,明日便是拜师会,稍后会有你们的师兄师姐领你们去住处。”

牧行知说完,招出皓雪,见茶时看着他,微微一笑。

“茶时,你随我来。”

地品高阶的灵根,清丰宗的各峰峰主自是要见一下。

见茶时站在身后,牧行知状似无奈道:

“抱歉,我不习惯御剑时身后站人,茶时站我前面好吗?”

牧行知的本命剑皓雪不仅站了人,还是站在了剑主身前。

新来的弟子看到师兄师姐一幅震惊的样子,很是诧异,站一下怎么了?

怎么了?问题可大了去了!

牧行知带着茶时来到了主峰,这里早齐聚了清丰宗的高层。

两位少年一前一后走进殿内,一温润,一清隽。

气质完全不同的两人,此时却莫名的很和谐。

“拜见师尊,各位师叔。”

牧行知规规矩矩行了个礼,起身时往茶时身边站近了些。

方行自茶时进殿就一直打量他,但见这少年不卑不亢,丝毫不惧自己释放的威压。

即使脸上已经冒出了细汗,神情却不见痛苦。

“好,好,好!师兄啊,我霞光峰可是还没有亲传小弟子啊。”

“陆海你当真是厚脸皮,青松难道不是你的小弟子?”

何葭媛见陆海见一个爱一个有些生气,有青松那么好的弟子还不知足?

“这你就不知道了,要是这少年成为我的弟子,可不就是比青松还小的,我的亲传小弟子了?”

方行见他们已经开始挣弟子了,叹了口气。

他还没告诉师弟师妹们茶时的灵根其实是隐灵根,看似一片祥和的清丰宗,自七年前就已经不同了。

“茶时可愿拜我为师?”

师兄妹几人闻言,不可置信的看着方行。

陆河心直口快,直接道“师兄,你收牧行知时可是说过不再收徒的。这少年灵根虽好,但也没你那宝贝徒儿好吧,不如让与我?”

“茶时拜见师尊。”

“你,你,我,师兄!”陆河被茶时的干脆惊住,他还有好多话可以说服宗主师兄。

但这少年连给他说完的机会都没有,气的他话都不知怎么说了。

陆河的哥哥陆海,霞光峰的峰主不死心的又去问茶时的意愿。

得到一句冰冷冷的‘不可’陆海立马苦着一张脸,他就爱收这种天赋高的人为弟子。

奈何谁都这样想,这么多年也就收了那么几个,还是他死乞白赖换来的。

小说《高岭之花艰辛恋爱史》 第9章:拜师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虐恋小说
  3. 冤家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