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玄幻 > 我家红莲我惯着
我家红莲我惯着

我家红莲我惯着 遗音绕梁 著

连载中 墨行渊红莲 仙侠都市惊悚悬疑鬼怪

更新时间:2019-11-27 10:48:21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家红莲我惯着》是遗音绕梁倾心创作的一本耽美小说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墨行渊红莲,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渊冷深情武霸VS感情懵傻精分光头十一年相守相护,十一年的纵容无度,他竟然都不知道,他早已是他的人!!!钱随便花,人让你泡,业为你创,家为你管……连天生洁癖都可以无限度忍……如此惯着,这个萌傻精分光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三人从进门开始,就是店中目光追随的焦点。

墨行渊气质渊沉如岳,眸光凛冽,容貌更是俊冷非凡,仿佛天神下凡,一身顶级水云纹墨徽的儒门制服,在在彰显着其高贵不俗的身份地位。

红莲明俊出尘,飞扬跳脱,眉心一点红莲妖冶出尘,灼灼逼人眼。

就连小和尚妙心,都是灵慧可爱得天妒人怨,如此三人组,到哪儿都是一道惹眼的风景。

这种客店的小二最会识人,上来便笑嘻嘻找看起来最像是金主的墨行渊报菜单。

红莲见怪不怪,曾经他坐拥金山银山时,管钱管家业的都是墨行渊,而他嘛,向来只管风风光光,出风头,把妹泡仔,花钱如流水就行,如今不过点个菜而已。

墨行渊习以为常,气度雍容,不疾不徐替红莲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荤腥:蒜香蹄髈,油焖大虾,剁椒鱼头,酱卤鸭舌……都是红莲爱吃的重口味肉食。

而他自己,只要了三素一汤,清汤寡淡依旧。

亡命奔逃一月余,红莲的嘴确实是好久不沾荤腥了,蒜香蹄髈一上来,红莲徒手抓来便啃。

墨行渊看着他那双未曾清洗过的爪子,渊眸微动,终究什么也没说,任红莲尽情吃得眉开眼笑。

直到看到红莲翘起那标志性的食拇二指,大大咧咧将欲做出吸手吮指般豪不顾形象地吃相时,方一把捏住红莲欲往嘴里送的手指,道:“不够再点。”

“啊?……”红莲反应过来,对墨行渊笑出一脸星光灿烂,也没坚持。

他怎差点忘了,墨行渊洁癖,从前吃饭不看到他洗手,都是绝对不让近桌的,今日破天荒没要求他先洗手再吃饭,已经是史无前例的难得了。

红莲这厢正吃得尽兴,堂中右角一桌十几人,个个长得奇奇怪怪,甚至可说歪瓜裂枣的怪客中,却忽然站起一尖头尖脑的枯瘦汉子来,他指着台上的爷孙,尖声道:

“喂,老头,幽都之变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还千儿百遍的讲,有甚意思?

我们大伙儿刚起床都又快被你给说睡着了。不如这样,在下昆洲十八怪中的第十七怪,窜天猴孙者行是也,给你提供个新闻讲讲如何?”

昆洲十八怪?那可是江湖中小有名气的流氓恶棍,加穷凶极恶之徒。不仅个个相貌清奇,歪瓜裂枣。且据说都是名门大派的弃徒出身,个个心狠手辣,自诩为怪,为人处世不走寻常路,所以为名门正派的规矩门制所不容。

所以十八怪那一大桌子里,有和尚,有尼姑,有道士,也有真正酸臭的儒生,以及其他各门各派低级制服的丑怪之人。

俗话说:丑人多作怪,红莲不用猜也知道,接下来这些丑八怪要说的内容,八成就是将“丑人多作怪!”这五字,淋漓尽致的诠释一番罢了。

此时发话的孙者行,就是穿得不僧不道,天生样貌尽显猥琐之人。

“也无不可,客官请道来。”台上那老头满面皱纹,形容枯槁犹如千年古树的皲皮,一双眼睛却是精光矍铄,老而不衰。

孙者行嘿嘿笑道:“老头,你要说这忘魔头,怎能少得了那儒门圣境的年轻执令呢?

只怕你们还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情谊,一直就很耐人寻味吧?

听说那墨执令,早在少年时,心魂就被忘魔头勾走了。

所以幽都事变之后,墨大执令才一味固执,誓死找到忘魔头,哪怕是他一缕残魂,也要忘魔头魂飞魄散,挫骨扬灰。

但,嘿!这不过表面文章而已,名义上是墨行渊不甘付出,气愤被未来妹夫利用,为父报仇。

可实际上嘛,在下可听说了,他墨大执令是为集齐所有神衣残片,意图救回挚爱。

试想想,这么多年,若非有圣境墨大执令撑腰,那忘魔头纵有滔天本领,也不可能三年五载就开创幽都盛世;若非有儒门圣境的威望,江湖百家又有谁会卖忘魔头面子,让三年一度的百家精粹论在幽都召开?”

听到这话,堂中顿时哗然。

这才几天?关于墨大执令的传说就变天了!当真人言可畏呀!

连专心致志,吃得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妙心,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一直面无表情,正襟肃然在替红莲手法生疏地剥着油焖大虾的墨行渊,修长手指一顿,渊眸中,似有森冷寒芒朝那孙者行射出。

替他剥虾,这还是感天动地,破天荒的头一遭,红莲猜测,大概是某洁癖见他没洗手的缘故。

尽管如此,这份难得的温情,红莲却想贪享。

于是,红莲满面春风,嘴里大嚼着墨大执令剥给他的肥虾,心情愉悦到飞起。

至于孙者行的长篇大论,红莲也只听进“情谊”、“勾走心魂”、“挚爱”几个重要词汇,心中塞满幸福得意。

但转瞬感觉到身旁,来自墨行渊的一身沉冷慑人寒气,红莲刚抓上手的第三只蒜香蹄髈却是“砰”地一声,直直掉在了桌面上,旋即又滚到桌下,滚进了看不见的桌布里。

红莲先前大嚼的一口肥虾,也只吞到嗓子眼,便鲠在喉间,如心被忽然狠扎了一针,猛然皱缩成团,连呼吸都凝滞。

“虽是流言,但他……大哥他果然介意呢!”红莲心下涩然道。

不过,想他墨大少乃世人眼中神一般的存在,贵为一门执令,所担所负尽是儒法仁义,是君子门制,是正道标杆,就算对他再好,再特别,终究只是大哥厚待妹夫的感情。至多,于他不过多了一份救命之恩,患难与共的少年交情罢了。

原来终究是他自作多情了么?

红莲心中一阵滞痛,如被钢钩铁爪狠狠拽住,面上却无事人一般,依旧颜笑春风,状似吃得兴尽十足。

台上那老头白眉深皱,“哦?阁下听谁说的?这些说词可有凭据?墨执令可是威名赫赫的一代鸿儒,你如此诋毁,可经得起儒门算账?经得起正道质问?

老朽虽说的是野闻趣事,但从来规规矩矩,绝不以扭曲事实来哗众取宠,阁下提供的新闻趣事,恕老身不敢妄言。”

孙者行冷哼道:“事实就是事实,纸终究包不住火,又何来扭曲一说?忘魔头身死,神衣成了无主之物,天下英雄尽可逐之,谁得了不是千方百计藏着掩着。

可宁武荀氏偏偏放出残片消息,引诱天下英雄好汉竞相奔抢,而后再设局逐一诱捕拘杀,抢夺残片,此举是何居心,难道不值得怀疑推敲?”

孙者行旁边同伴,立即有声符和道:“就是,我等十八怪就是刚从宁武死海之崖脱逃而来,身上偶得残片也尽被其所夺,若说他儒门没有猫腻,谁信?”

“还不止呢,江湖早有传言,说三年前的茅山道门符氏满门三千余人,其实并非忘魔头一人所为,当时与他共同出入葬神关的,根本就还有一个他的好基友,那就是儒门圣境的墨大执令。

甚至幽都百家精粹论,也是由儒门圣境牵头,那墨行渊墨大执令力挺,就算特殊情谊一事纯属子虚乌有,又岂知这不是圣境墨氏的一箭双雕,好让儒门超越佛道,一家独大,统领江湖之举?”

十八怪话说到这儿,整个大堂已经是炸了锅,桌于桌之间,人与人之耳,顿时掀起满堂议论:

“若真如此,那幽都意图毒害百家与会精英的,岂不是圣境墨氏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是啊,而且葬神关符氏一案,墨执令不是去阻止忘魔头行凶的么?”

“唉,说是这么说,试想一个人内力再如何深厚,终究不可能一夕之间,就能以内力震死人家满门三千余人吧?”

“是啊,忘魔头再厉害,还不是被墨、释两位掌教逼得爆体而亡了么?”

“对啊,由此可见,凭他一人之力,就是再有十个忘魔头,怕是也难造此恶行吧?”

“如此说来,难道墨大执令真是帮凶?”

“谁知道呢?”

“我看大有可能啊,说不定还是主凶呢,忘魔头的修为,大家通过八年前的百家精武论,以及幽都之变都可以看出个大概,但那墨大执令从始至终都是莫测高深,听说早已功参造化,修为更胜其父十倍,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何种滔天能为。”

……

“简直一派胡言!没有事实根据,诸位何以如此恶意揣测?说忘魔头就忘魔头,何以又要牵连墨执令?

墨执令从小名冠天下,是江湖百家教儿育人的标杆,长大更是肩负儒法仁义,执一门君子门制,是无可争议、铁面无私的儒门首席执令,又怎可能做那等倒行逆施之事?

你们不能因为人家修为参天,便因妒生惧,进而妄议人家长短吧?”

说这话的,是个身着银鸷门徽青袍制服的俊俏小哥,红莲一眼扫过去,识得正是那日在荷塘边,求他相救的那名女扮男装的灵鹫宫小妞儿……

小说《我家红莲我惯着》 第19章蜚短流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都市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