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仙侠 > 西楼恩仇录
西楼恩仇录

西楼恩仇录 一纸河川 著

连载中 月西楼柳纨 轮回重生空间逆袭古代

更新时间:2019-11-27 11:50:37
主角是月西楼柳纨的小说叫《西楼恩仇录》,它的作者是一纸河川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为了他,不惜与整个武林正道为敌,沦为魔教妖女。他为了她,自愿忍受千夫所指,毒蛊缠身。然而当他们携手跳下山崖,醒来的却只有她一人。身旁的他尸首无存,是死是活,一切成谜。他日久别重逢,他告诉她,自己早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八门论武的日子越来越近,锦乐门的气氛也变得微妙起来。

虽然苏念、淮川等人恢复得还算不错,但到底比不上伤前的状态。参与论武大会的四人之中,如今仅月西楼一人无恙。暮沉舟又已上报了参赛的弟子名单,更改人选早已错失时机。不过幸而月西楼还算勤勉,武功也是新晋弟子中的翘楚,不至于让锦乐门最后的名次太过于难看。

无须暮沉舟过多点拨,月西楼自知自己身负整个门派的希冀。

八门之中,锦乐的武学造诣屈居中流,现下更是一群残兵损将,这压力便统统转到了自己身上。月西楼觉得自己就像一座孤单落寞的吊脚危楼,战战兢兢地挂在残垣断壁上,稍不留神便坠入深渊。

越是在这种雷霆万钧的时候,她便越需要朋友。而一字排开锦乐门那群伤伤残残的师兄弟们,月西楼的朋友就只有那一个人。

且说这日练功完毕,月西楼坐在河边草垛上发呆,四下百无聊赖,想起汤圆送给自己的短笛。

她掏出短笛,不抱任何希望地吹了一吹。等待片刻,汤圆仍未现身,月西楼便又把那笛子恹恹塞了回去。

“也罢。”月西楼暗自想道:“这笛子声音低切,超出十丈都很难听到,汤圆又怎么会听到呢?”

一想到这样寂寥的独身时候,朋友依旧不在身边,月西楼心中勾起几丝落寞。

十年前的灭门之夜如同梦魇一般挥之不去,虽然月西楼甚少向师兄弟们提及,可并不代表她不记得。

她理应记得,她必须记得,她记得那天夜里她看到的每一具尸体,他们身上每一道狰狞的伤痕,石板地上每一道血渍流动的方向,这些她都深深记在心里。

八门论武,何止有着锦乐门全门的期盼,月西楼私心想着的是,终于能见到杀害自己全家的凶手——禁军门掌门,龙朔。

暮叔叔说过,他是堂堂正正的武林盟主,功高盖世,举世豪侠。可这并不能冲淡自己对他的憎恶,武林盟主又如何?月西楼想到冷傲霜先前对季云帆所说的那句话,“该杀的时候,我一样会杀。”复仇之火愈发鼎盛。

休憩片刻,月西楼重新起身练剑。她虽为琴宗弟子,但实际上早已琴剑双修。论武在即,轮不到她多加细想,只一个字,练,方不辜负锦乐门众人的期待与那噬心拔髓的灭门之痛。

月西楼从日初恍恍练至暮后,日落西山时,才将手中的碧水剑归于鞘中。

没等来汤圆,等来了暮沉舟。

待月西楼预备回房休息一番时,她发现暮掌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正静静地看着自己。

忘忧谷浑然入秋,夜意微凉。远处的亭台水榭处撩动漫漫灯火,一点两点,照得暮沉舟宛如璧玉般无暇。

暮沉舟是不会老的,他年过四十,却依旧还是一副二十出头的年轻样子。只轻飘飘地着一身素色长袍,那袍子亦并非全素。下襟渗绣着镶了银丝金边的繁复云烟图景,袖口处有两三只祥云瑞鹤比翼齐飞。腰间款款系着几串琅嬛相思天水蓝锦佩,风动时泠泠清音不绝于耳。

暮沉舟就这样杵着盲杖,神色沉静如水。他怎能不知月西楼此时所肩负的压力,她本不应该承担如此多的重担。

沉默稍许,暮沉舟柔声唤了声“月牙儿”。

月西楼心头一震,“月牙儿”,这个称呼在提醒自己此时自己不是什么锦乐门弟子,她是月西楼,暮叔叔的月西楼。

月西楼无比珍重地道了句“暮叔叔”,一时无语凝噎。

“你可知我当年为何要救你?”暮沉舟幽然开口,语气轻柔如月下尘:“可不仅仅因为你是渝城遗孤的缘故。”

“……”

“当年六合楼血洗中原各大世家,淮川舒礼与你皆被我所救。我看中他们二人自小就刚毅果决的恒心,他们跪在我面前让我教他们习武,态度坚决。而你——”

暮沉舟微微一笑,释然道,“而你是三个孩子中反应最冷静的。”

见月西楼无言,暮沉舟又道,“寻常孩童若是见到满地尸首,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你却只是略有惶恐,但很快就加以平复。”

“从那时起,我就认定你是个品性不凡的孩子。”

“你不想报仇吗?”暮沉舟收起笑容,面露凝重。

月西楼缓了缓心神,从容道,“当然想,但我更想让爹娘死得明白。”

“他们的死与禁军门有关。”暮沉舟仿佛料到月西楼心中所想,他微微侧目,用那双看不见任何东西的眼睛直直“盯着”月西楼。

“八门论武,为师要你沉住气。”

月西楼心头又是一震,“为师”,果然,一个还没有习惯的暮叔叔,在一声“为师”中又做回了高高在上的暮沉舟。

“苏念他们旧伤在身,锦乐门只能指望你。”暮沉舟面如寒霜,语气冷漠得有些不近人情:“别怪为师薄情,再大的私仇,为师希望你在八门论武时都能够暂且放一放。”

“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收集龙朔作恶的罪证,我答应你,有为师一日,必然不会让你双亲白白去了。”

“只是当下……”暮沉舟上前一步,呵气如兰:“能做到吗?”

能做到吗?

月西楼茫然地看着身前的暮沉舟,说实话,她自己也不知道。但月西楼能够明确感觉到,心头原本冉冉升起的一点暖意被一场劈头盖脸的大雨瞬间浇灭。

她自认为熟悉的暮沉舟,哦不,是暮叔叔,到了现在,浑身散发着一种陌生的光泽。

暮沉舟察觉到气氛中的异样,转过身去,尽量不让月西楼看到自己泛白的脸色。

这多年以来,他对月西楼谈不上十分宠爱,却依旧悉心指导,把她当成第二个季云帆来看待。

如今暮沉舟想让月西楼明白,成为季云帆的第一要旨便是“放下私情”,唯有掌握了这四字真诀,方能看清这乱花迷眼的江湖,无情,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两人无言片刻,还是月西楼主动低下了头。

“掌门悉心教诲,弟子谨记于心。”

月西楼屈身行了行礼,语气满是卑切。虽心中似有不甘,但也理解暮掌门所想。

蜉蝣撼树本就异想天开,何况,当年杀害自己全家的灭门凶手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就是一尊遥不可及的神。以自己现在的武力,恐怕连龙朔一招都抵挡不住。怕还没来得及复仇,便新搭进了自己的性命。

来日方长。

月西楼闷闷暗想,将不忿压至心底。

暮沉舟见月西楼如此乖觉,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歉疚。他自知多年以来,月牙儿谨小慎微,事事不敢多求半分。武学勤勉精进不说,天赋、性情更是难得。十年一剑,好不容易有了复仇的机会,却也要为锦乐门的大局考虑,实在有些委屈她了。

微微思量后,暮沉舟颔首道,“八门论武前,为师再教你一套剑法如何?”

“这是当年你季师兄成为首席大弟子时为师传授给他的,如今破例授予你,希望你能够参悟其中玄机。”

月西楼猛地抬起了头,只觉一道清风逆势刮过。痴凝间,碧水剑催动出鞘,顺着柔雅清风荡到了暮沉舟手上。四下随着暮沉舟的蝶步漾起无数重叠烂漫的月影寒光,素裳皓影,着一身盈盈星尘,空谷幽啼,映满目镜月水花。

锦乐门的招式向来华丽,诸般幻象间扼喉之式迅雷而出。暮沉舟随手一舞,便是满目沧决。夹杂着一道道劲猛的强风,带起一地枯叶飘洒无度。

原本在月西楼手中平平无奇的碧水剑到了暮沉舟手里,瞬间成了华彩照人的神兵利器。通身剑体蒙上一层淡淡的广寒清辉,月光下舞动起来甚是清雅。

只是月西楼还没看清掌门所舞,那剑便又不偏不倚地回到了鞘中。

圈圈落叶化作细小粉末落于暮沉舟足畔,适才短短一刻的月下舞剑,那些随风扬动的叶子便被斩得一派无骨之相。

月西楼看着那满地的碎末,斗志渐起,她勾起一笑,道,“弟子斗胆一试。”

话毕,月西楼腾空一步,旋身抽出腰间的碧水剑来。

学着暮沉舟的样子,月西楼舞得有声有色。只是令她始料未及的是,挥砍间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只灰雀。这劣鸟难缠,令人心烦,经过极短暂的停顿后,月西楼横手一击长空破势,一剑刺穿了那只烦人的灰雀。

雀身溅出一汪艳血,三两滴在月西楼脸上。西楼翩然落地,盯着那惨不忍睹的灰雀尸身,陷入沉思。

“怎么了?”暮沉舟闻得异响,不忍询问道。

月西楼单膝跪地,气喘吁吁,“弟子无能,刚刚有些分神。”

她抬眸看着那灰雀的尸身,见它仍有异动,蹬着小腿,正不甘心地垂死挣扎着。

也是想也没想,趁暮沉舟没注意,月西楼狠狠踩了上去,面无一丝波澜。

小说《西楼恩仇录》 第十章-孤楼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轮回重生小说
  2. 空间小说
  3. 逆袭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