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都市 > 依稀故人在
依稀故人在

依稀故人在 尔泰泰 著

连载中 权希然洛汐 幻想灵异青春婚姻爱情

更新时间:2019-12-01 13:07:05
《依稀故人在》是作者尔泰泰著作的都市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依稀故人在》精彩章节节选:她以为这是一切的开始,却不知她只是回到了原本的轨道,继续着生命的痕迹,离奇而陌生的梦境牵引她进入迷雾之中,她摸索前行,却是深深地陷入。他因为巨大的伤痛与愧疚试图远离那个纷繁复杂的世界,岂料她的出现预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寻默有些烦躁地站在重症病房门口,看着病房内搬运尸体的医务人员,身后的警卫低着头,没人敢开口。寻默摸到上衣口袋中的打火机,紧抿着唇离开重症病房门口,与刚刚到来的洛吟擦肩而过,洛吟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中,挑眉看了眼寻默离去的背影,有些诧异他身上隐隐散发出的烦躁情绪。作为病人的主治医生,洛吟对病人的窒息死亡感到奇怪,虽然那场车祸对其身体造成了巨大的损伤,病人也未脱离危险期,但是窒息死亡是她怎么也没料到的。

寻默深深吸了口烟,缓缓吐出烟圈,眸光与夜色一般深冷。刚刚死去的病人是五天前那场车祸的主要人员之一,由于驾驶的是摩托车,他的伤也是三人中最严重的一个,虽然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出事的摩托车与轿车的主人也相互不认识,但是根据目击者描述,车祸发生时,出事点十字路口的信号灯有一瞬间都变成了黄灯,这很可能是这起车祸发生的重要原因,因此,寻默不得不怀疑这很可能是人为造成,如果确定有人为因素介入,那么这就不是一场单纯的车祸了。本来这个案子是不需要寻默插手的,但是事后警方在调查受害者身份时发现,驾驶摩托车的男子是寻默三年前调查的那起谋杀案的嫌疑人之一,案件由于证据不足,无法对五名嫌疑人进行起诉,最后不了了之。想到这里,寻默没有焦距的双眸重新恢复光彩,死亡并不一定是结束,也很有可能是开始,也许能够揭开当年谋杀案真相的证据会被重新找到。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拉回了寻默的注意力,转身看到那道身影时候,寻默眼中闪过一丝异光,“洛汐?”

洛汐点了点头,来到寻默身边。“今天上午多亏了你才能这么快逮捕强匪。”寻默顺手掐灭手中烟头,“说起来,距离上一次见你,好像快有一年的时间了。”

“嗯。”洛汐应了一声,陷入记忆中。两人是两年前在美国相识的,那时候他们因一起合作解决了一起跨国案件,成为了默契的办案搭档。后来,洛汐回国,不再干涉任何案件,至此,寻默也很少再与他联系。

洛汐也是在美国的时候知道了寻默的另一个身份,国际刑警,所以他才会对寻默介入这次的车祸案件感到惊奇。同样,寻默对洛汐的突然回国并在刑事界销声匿迹感到不解。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他们两人都极少干涉对方的私事。

“你觉得这不仅仅是一场车祸?”最后,还是洛汐首先开口。

“死者是我三年前的追踪对象。”寻默叹了口气,继续道,“当时那起谋杀案牵扯到的人太多,而与案件有关的人又深入各个层面,牵涉的范围太广,结果相互包庇,利用权势和金钱销毁证据,收买证人,最终,五个嫌疑人到开庭时竟因为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死者便是那五个嫌疑人之一,这五年我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证据,然而那五个嫌疑人不是失踪,就是意外死亡。”

“加上这次有目击者证实,车祸发生时,路口的信号灯出现短暂的故障,所以你觉得这起案子不简单。”洛汐分析道。

“没错,虽然没有有力的证据,但也无法排除这一可能性。那起无头案,如果让我就这样放弃,我不甘心。”

洛汐轻轻一笑,“也许你猜的没错。”

听见这话,寻默“霍”地抬头看向洛汐,“你发现了什么?”他知道,洛汐不会随便下判断。

“这次,你大意了。”洛汐回视寻默略显激动的目光,表情严肃,“上午的那起抢劫案就发生在医院对面的银行,这里的周围几乎没有可以调配的警力资源,但是,你的下属大部分都被分配到这里来等待车祸伤员苏醒进行调查,所以,你的下属就成为了追踪强匪最好的资源。再联系强匪逃跑的方向,是离这里最远的嘉城路段,你明白了吗?”

寻默顿时瞠大双目,“他的目的是为了引开我们的注意力,好让他的同伙在医院下手。”

“我姐说,死者窒息死亡,十分蹊跷,如果假设正确,那便是绪意谋杀。”顿时,两人陷入沉默……

整齐的留海,黑色的长发,高挑的身材,她站在一栋破旧的别墅前,在没有月光的黑夜中显得更加森冷。希然知道自己又处在梦境之中,心中莫名地抽紧,而眼前的这个女生却不是之前梦境中的那个,她的脸在梦中显得很清晰,那是一张绝对称得上绝色的脸,可是她身上却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与之前的女生身上那种清冷不同,这是一种渗入骨髓的冷漠。

她推开了别墅残破的大门,踏在“吱吱”作响的地板上,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她走上破旧的楼梯,打开了楼梯口右侧的木门,踏进那个黑暗的房间,除了一个书柜,屋里空荡荡的,因为没有月光,房间里显得更加黑暗,偶尔传来阵阵猫叫。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书架第三层上的每一本书的书籍,终于在其中一本上停了下来,她抽出那本书,正要翻开,脊背被一硬物抵住,由于训练而异于常人的敏锐直觉让她很清楚那是什么。背上的异物没有撤去,一只纤细的手从她手中抽出那本书,清澈而又熟悉的声音传来,“真是辛苦你了,白灵风。”希然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前一次梦中出现的少女,借着昏暗的光线,可以看清女生纤细娇小的身体轮廓,那顶鸭舌帽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右手的枪正抵着高个子女生的后背。高个子的女生也不恼,语调冷冷地说,“你是Tourrnaline。”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你在这里等很久了?”

“呵,守株待兔是我最在行的,不过我没想到你敢一个人来。”

“我还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没想到你会来这一招。”语气中竟透着莫名的愉快。

“我可不是Opal。”

“嗯哼,但是你要将东西怎样带走呢?”

“那是我的事,不过Joker这么信任你,你却将这件事搞砸了,该怎么办呢?”

“那也是我的事,不劳你操心。”

“学的还真快。”

“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如果我们不是立场不同,也许会成为朋友。”

“黑夜与白昼永远存在分界线。”

“其实我们……在哪里见过吧?”

女生声音一顿,轻笑一声,“也许吧。”清冷的声音突然停住,“我说你怎么敢孤身一人来,原来你们早就设下了陷阱。”

原本寂静的别墅里传来了轻重不一的脚步声,她们所在房间的屋顶突然出现一个方形的开口,戴帽子的女生抓住从开口放下的绳索,在高个子女生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消失在屋子之中,高个子女生转身看着屋顶的开口,却没有任何动作。

一群黑衣人涌入房间,“要不要追?”带头的人问。

“她要走,你追得到吗?”冰冷的声音带着讽刺,继而转头看着那道开口,呢喃道,“Tourrnaline,后会有期。”

希然睁开双眼,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却被寒风冲淡了该有的温暖,希然挺了挺长时间抵着墙而有些僵直的后背,长长地刘海随风轻抚着前额,微微发痒。还是午休时间,学校天台上却只有自己一个人,操场上正是最热闹的时候,欢呼声一阵阵地传来。正在希然发呆的时候,不远处天台的铁门被“砰”地一声推开,随之而来的是筱息永远充满活力的声音,“希然,我终于找到你了,你今天怎么没有去食堂?”说着,自然地在希然身边坐下。

希然却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地瞪着筱息故意藏在身后的手猛看,懒得去挤食堂的后果,就是现在一觉睡醒有些头脑发晕。

筱息无奈,只得将一个小小的盒子递给希然,“我就知道你肯定没去吃午饭,特地给你准备的,是料理屋的丸子。”

希然也不客气,直接从盒子里抽出竹签,扎了一颗鲑鱼丸丢进嘴里,尽管饿了太长时间,希然还是发现这次丸子料理的与众不同,“恩……和以前不太一样,你刚才说是哪里买的?”

“料理屋,在学校后面的那条街上,很不起眼,要不是预凌带我去,我都找不到,他说那家店的师傅做料理很有一套,特别是调料的功夫绝对一流,好像以前在日本,他的料理也很有名。怎么样,味道很不错吧。”筱息一脸兴冲冲的。

“日本料理啊……的确不错。”说着,又干掉了一颗蟹丸,一边无视筱息十句话九句不离“预凌”的状态,果然习惯成自然。

“对了,跟你现在一起住的那个人是叫洛汐吧?”

“恩,怎么了?”

“上届考去韦诺高中的学姐跟我提起过这个人,据说生着一张让其他男生都自愧不如的脸,更重要的是,他的气质实在是太吸引人了,在同龄人身上很难见到这种气质,自信、淡定、成熟、耀眼,还有极其强大的气场。希然,这是不是真的?”

看着筱息自我感叹的表情,希然不由一笑,“第一眼看到时,很容易忽略他的外貌。”

“嗯?”

“就像他们说的,气场强大,气质特别,光是这点就已经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无暇去顾及他的外貌。”希然想了想,慢慢道。

“天哪……听说洛汐一年前从美国回国,参加中考,而且是那一年的全省第一名,成为了最意想不到的黑马。进入韦诺高中后,又竞选为新一届的学生会副主席,据说是韦诺历史上第一个高一就成为副主席的学生。还有小道消息说,其实他在美国已经完成了大学的课程,至于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筱息充分发挥了她新闻社社长收集消息的才能。

希然微微一笑,语气淡然,“是真的。”

“你又知道?”筱息有些挫败。

筱息这样的表情让希然很想摸摸她的头,“不仅如此,他在美国主修物理量子力学,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曾经进行过国际犯罪学研究,参与过多起特大案件的调查,在美国警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人。”希然平静地说完,看了一脸呆滞的筱息一眼,“这些消息还满意吗?”

筱息很久才憋出一句话,“你不是……骗我的吧……跟我的消息完全是两个档次。”不过,筱息很快便从打击中恢复过来,“不过,我还知道现在在洛汐身边的女生叫弋雨,跟他一样是高一的,上个月主动向洛汐表白,没想到洛汐想也没怎么想就答应了。很多韦诺的女生都后悔不已,说那个弋雨走运了,不过我觉得她够大胆,至少她说了别人不敢说的话,说不定这也是洛汐答应跟她交往的原因哦。”

希然想了想,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筱息一脸胜利的表情,终于有她不知道的了。

希然咽下一颗章鱼丸,继续道,“说起你的那个家教……”说了一半,希然欲言又止。

“怎么了?”筱息不解地看着她。

希然摇了摇头,“没什么。”说着,不自觉地舔了舔粘在嘴角的色拉,又扯开了话题……

四周涌动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氛,洛汐睁开眼睛,为眼前的景象一怔。洛汐微微闭上眼睛,是时光倒流了吗?这里是国际酒店的一楼大厅,因为被拉掉了电闸而处于黑暗之中,过去的记忆如潮水般用来,弥漫着痛苦的气息。洛汐靠坐在墙边,身体受伤无力动弹,对了,他是被Joker困在酒店里。洛汐抬起头,看了眼酒店巨大透明落地窗外的路灯。“终于要动手了吗?”洛汐的声音有些沙哑。

“恩,命令下来了……对不起。”是一个冰冷的女声。洛汐微微转头,看到了那个站在黑暗中的身影,高挑的身材,令人发寒的冷漠,她握着枪,在看向洛汐的双眼中充满了无法说清的复杂感情,“当年我接近你,你为什么不揭穿我?你明知道……”

“灵风,揭穿你只会让你深陷下一个窘境,与其这样,倒不如把你好好地看守在身边,这才是最安全的方法,不是吗?”洛汐轻轻地笑了起来。

叫白灵风的女生也笑了,卸下冷漠的表情,她终于表现出一个十五岁少女该有的温暖,“Tourrnaline说的没错,我们这些人是不应该拥有爱的。”淡淡的语调显出一丝无奈。

洛汐笑容微淡,“Tourrnaline……她的确比所有人都要看得透彻。”

“洛汐,对不起……还有,谢谢你让我明白爱是什么。”

洛汐叹了口气,看来要动手了。洛汐很清楚大厅里只有白灵风一个人,而她得手下都在门口,这是她一贯的处事原则。手枪保险打开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中显得格外清晰,洛汐缓缓地闭上眼睛,心中默默倒数着将要反击的时间。

“砰!”夹带着玻璃碎裂的声音,洛汐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一暗,手臂一沉,洛汐面前的窗户碎裂了,白灵风倒在了他怀里,胸口不断涌出鲜血,但她的脸上却带着难得的笑容,“她来的……真是时候,为我不想杀你……留下了一个……这么好的借口,不用担心……M.A.P还没有暴露……Joker也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她呼了口气继续说,“Tourrnaline是我敬佩的人,如果你将来……见到她……告诉她,我不恨她……因为我的命就是她救的……这是我欠她的……咳咳,还有……我爱你,洛汐……”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没有血色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地笑……

洛汐惊醒,只是梦,他还在学校的学生会办公室中,只是空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运转,冬日的寒冷气息在房间中不断蔓延开来。那段他想要刻意淡忘的记忆竟然在这样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重新出现在眼前,一个回忆的梦,那张冷漠却美丽的面孔一直浮现在他脑海中,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洛汐穿上校服外套,从口袋里抽出手机看了一眼,下午六点,起身向话剧社走去。话剧社门口,弋雨看到洛汐,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向他奔来。

“可以走了?”

“今天的排练结束了。”

“最近话剧社的状况还好吧。”

弋雨笑了起来,“那当然,有我这个社长在,自然欣欣向荣。”弋雨是韦诺高中话剧社的社长,是个活力四射的女生。虽然身为洛汐的女友,却对洛汐的事一点也不了解,洛汐对身边的每个人都很好,但也都保持着一份无法逾越的距离,对于她这个女友也与别的人没什么两样,这让弋雨有些郁闷。“最近你好像很忙的样子。”

“恩,到期末了,有很多整理工作,以后别等我了,可能会忙到很晚。”

“知道了,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

“好。”洛汐笑的温润淡然。

小说《依稀故人在》 第5章 牵涉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灵异小说
  3. 青春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