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总裁 > 首席娇妻要离婚
首席娇妻要离婚

首席娇妻要离婚 杜小巫 著

已完结 池歌权懿泊

更新时间:2020-01-09 14:16:18
主角是池歌权懿泊的书名叫《首席娇妻要离婚》,它的作者是杜小巫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传闻商业大佬权懿泊又老又丑,弯腰驼背,为了掩饰自己好男色,随便买了个老婆。池歌看着自己的结婚证,权懿泊的长相模糊不清,她沉重的点头——传言属实。她是被自家亲哥卖了的小可怜,结婚一年,权懿泊都未曾跟她打...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得知权懿泊是gay的事情,池歌觉得自己离婚有望。

吸收了上次的教训,她特意穿了职场风半身裙搭着圆领无袖衬衫,脚上是尖头高跟鞋。

“我找权懿泊,我是他妻子。”池歌脚步踩得哒哒作响,话也铿锵有力。

这次的前台很有礼貌,他鞠了个躬,微笑着说:“请您稍等,我这就像上面报告。”

过了几分钟,权懿泊下来了,他大步走过来,看着面貌一新的池歌,挑了挑眉,问:“你来这有什么事吗?”

池歌看见他就头疼,“怎么又是你?”

她就从来没见过绿了朋友还能正大光明地在朋友公司晃来晃去的人。

“你不用替他打掩护了,我来找他是有正事,解决了这件事我就再也不用来了。”

“什么事?”权懿泊正在敬业地扮演着宿阳帆,却突然听见“再也不用来了”。

“你为什么不来了?”他着急地问。

“我要和他离婚。”池歌抛下了这个惊雷。

“既然他是gay,他不喜欢我,那为什么还非要和我结婚?”池歌说着说着有些生气,“挡箭牌选谁不可以,非要是我?”

权懿泊皱着眉忍耐,他对着池歌语气重了点,“我不是gay,你从哪里听的?”

池歌被斥责了一声,有点委屈。

她大声地说:“我又没说你!你生什么气!是权懿泊和池千珏在一起了。”耳边的银色坠子晃了晃。

权懿泊差点忘记自己还披着宿阳帆的马甲,他咬着牙说,“我是说权懿泊绝对不会是gay,我是他好朋友我还不知道吗?”

谁知道你们这群变态怎么想的?池歌想着。她伸手拨开了权懿泊,“唉呀,你别管,我今天必须和他谈谈。”

权懿泊从未这样挫败过,只有池歌天天嚷着要和他离婚,

他有些口不择言,“你不知道权懿泊和你结婚,补上了你家的资金缺口吗?现在度过难关了就想反悔?”

“我家公司出问题了?”池歌这才知道自己被卖的原因。

“所以我就得牺牲自己的爱情?”她不可置信地反问,“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有这种老派思想?”

权懿泊有些感到抱歉,但他还是伸手握住了池歌的手,“不管怎么样,权懿泊是不讨厌你的。”

他直视着池歌,眼里带着些微不可查的乞求。

池歌震惊地看着‘宿阳帆’,好像从来不认识他,“所以你是要促成我和你的朋友在一起?”

她似笑非笑,“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变态啊?”

权懿泊知道,他现在这样不适合再说下去,可他还是忍不住问:“和有钱人结婚不好吗?他还年轻帅气。女生不都想要嫁个这样的人吗?”

池歌一把甩开了他的手,气得身子微微颤抖,“你去找一个那样的人吧!”

她转身疾步走了出去。

池歌再也不想见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富家少爷了。

她打车到了家茶餐厅,约了温艾出来。

在侍者把两杯白咖啡端出来后,温艾到了。

温艾身着碎花裙长裙,拿着个黄色皮质手包,放到了桌子上。

她推开椅子坐下,“怎么了,你怎么气成这样?”她放了块方糖进去,搅了搅。

池歌嘟着嘴,正在捏着勺子快速搅动,杯里的咖啡表层出现了个浅浅的漩涡。

她一心情不好就想对手里的物件使劲。“我都要气死了,今天又碰到了宿阳帆。”

温艾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了然地说:“你们又吵架了。”

池歌一想起就难受的慌,她没想到自己在宿阳帆眼里竟然会是爱财图名的人。

她愤愤地说:“我才不和他吵架,对他这种人简直是对牛弹琴……”

温艾继续听池歌抱怨,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试探着说:“你很在意他的想法?”

池歌像是被敲了一棒,我在意他的想法?

怎么可能!池歌端起咖啡就闷了一口,冰凉的口感让她冷静下来。

她看着温艾的眼睛,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我喜欢谁也不会喜欢他。他那人自大烦人还花心。”

忽然周围的人窃窃私语起来,有个身形挺拔的人抱着一大束花走过来,他怀里是扎成一捧的八十八朵黄玫瑰。

权懿泊弯下腰来,把花送到池歌面前。

“八十八朵黄玫瑰表达深深的歉意,今天我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

他的声音缓慢而诚恳,表情也十分正经。

每个女孩子在收到花的时候都会很开心,池歌也不例外。

池歌看见娇嫩的还带着些水滴的黄玫瑰,心里的气忽然就少了些。

可她还在生气,又因为刚才正在说他的坏话而有些尴尬,选择无视权懿泊。

池歌从钱包抽出几张钞票,压在了托盘底下。

“温艾,我们走吧,这里的空气被人污染了。”她瞥了眼权懿泊,拉了温艾的手作势要走。

温艾笑的眼睛弯弯,看热闹似的陪着演,“是呀,我们走吧。”

权懿泊到底是商界里历练出来的,他脸皮厚地跟着走,殷勤地说:“要我送你们吗?”

池歌被跟到茶餐厅门口,有些无奈,摊了摊手,“你别跟着我了。”

池歌试图和他讲清楚,望着权懿泊深不见底的眼眸,一字一句地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观念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没法做朋友的。”

“就像今天,你不懂我是为了什么,我也不懂你为什么要拦着我。”池歌察觉到权懿泊表现出来的性格好像并不完全真实。

温艾走远了几步给他们说话的空间,有些事情不需要别人知道。

而权懿泊悔恨当时为什么要开玩笑,导致现在他有些话没有立场说,有些事没有立场做。

他神情艰涩,说:“那你至少收下这束花吧,我是真的很抱歉。”

池歌看着他冷峻脸上的难受,心软了软,接过花,喊了声温艾,就要走。

走了几步,她回过头来,“既然权懿泊不是同性恋了,我们最好还是保持距离吧。别弄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权懿泊觉得自己真的是必须赶快把事情处理了,不然追妻之路真是漫漫无止境了。

小说《首席娇妻要离婚》 第11章 再谈离婚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