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都市 >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花缘 著

连载中 林晨郭洁 江湖恩怨搞笑逆袭冤家

更新时间:2020-01-15 11:17:15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的小说,是作者花缘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我的青春,就是赌出来的。往后余生,愿我狼心狗肺,愿我逍遥快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我看着齐朗去拿着手电在石头上不停的打灯,他左摇右摆的看着,看上去很专业。

我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不过我希望他去玩玩。

老板问齐朗:“这年轻人谁啊?”

齐朗立马说:“也没谁,就我一个故人的朋友,我挺照顾他的,他妈在我饭店里洗盘子,我想让他给我开车,不过现在年轻人手高眼低的,还不愿意,想要来瑞丽鉴宝,他爸你知道吗?就是那个常年在你们大街上睡大街的人,早前想要一刀暴富,最后跳河死的那个。”

老板笑了笑,一副明白的意思,看我的眼神,也有点鄙视的意味。

我特别不高兴齐朗说我爸,谁说我爸我都能忍,但是就齐朗不行,他齐朗以前就是给我爸开车的,就是他带我爸来鉴宝的,我爸给了他机会,他祸害了我爸,他不能在我爸死了之后,还这么调侃我爸。

齐老板说:“这料子真好啊,二十万是不是?我想要,你能不能便宜点。”

老板笑着说:“你这么大一个老板,还给我砍价?就二十万了,人家玩不起,你玩不起吗?别掉自己身价。”

齐朗笑了笑,他说:“那行吧,我要了。”

齐朗说完,我就看着他的跟班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出来了,里面都是现金,来这边鉴宝,基本都是现金,看的人眼晃的很。

那块石头不过七八公斤,但是就能卖二十万,这就是鉴宝,没钱千万别碰,一块石头能让你一夜暴富的前提是,你得有承受他价值的资本。

齐朗拿着石头走到我面前,他说:“林晨啊,千万别玩,记住了啊。”

我笑着点了点头,对于这个老板,我留了个心眼,看着挺和气的,其实坏的很,他就不告诉齐朗这块料子有裂痕,我也不说,你齐朗不是有钱吗,我看你能输多少。

郭瑾年走到我身边,他跟我说:“你呀,面对齐朗这种人,你要么忍,要么残忍,怎么做,你自己掂量。”

郭瑾年这个人,老沉的很,在边上看着一句话不说,把齐朗当空气,看着挺和气,但是其实心里有一股阴狠的劲,从他教训陈勇亮我就看的出来了,内敛不外放,但是心里都有。

刘虎说:“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在登机的时候就在那显摆了,现在又在抢我们的料子,你要是看他不爽,我在瑞丽认识的人多,找人收拾一下。”

我说:“回头在说吧,抢的料子不一定能赢,那块料子都是裂,我感觉能出帝王裂,这个老板阴险的狠,他只说这块料子的好处,根本不说这块料子的坏处。”

郭瑾年笑了笑,他说:“我就怕你跟你爸一样,一头扎进这鉴宝行里,分不清好人坏人,看不清世道人情,不过你现在明白了,我也就放心了。”

我点了点头,郭瑾年给我一种感觉,他在培养我。

所以我不能让他失望。

齐朗买的这块莫西沙给我提了个醒,莫西沙敞口的鉴宝赢了一次,但是不代表每一块莫西沙敞口的鉴宝都能赢,所以不能沉迷在一个敞口,我得多看,不管任何敞口,只有能赌赢的原石才是好的原石,敞口只是给我提供参考作用,并不能确定最后的结果。

我在架子上转悠了一圈,我看着有一排原石摆放的地方没人看,我就走过去了,这块货架上摆着的都是黑色的原石。

在鉴宝圈,黑色的原石被称作黑乌沙,在很多人的心里,黑货都是出垃圾的代表,通常以种嫩还有底子灰为代表,加之很多原石裂纹多,经常还会出卯水,搞的大家见黑就怕,甚至说已经有阴影,都远离黑货了。

确实,黑乌沙在鉴宝圈里还有一个恶名,就是十赌九垮,也就是说,你赌黑乌沙,你赌十块有九块都赌不赢。

但是其实黑乌沙也是出好货的鉴宝代表,比如莫湾基的鉴宝,他就能赌出来帝王绿,迄今为止,鉴宝圈出的帝王绿,有一大半都是莫湾基的黑乌沙出的。

这个区域摆放的就是莫湾基的鉴宝,莫湾基老场口大多以黑乌沙皮,腊皮,灰沙皮常见。赌性很高一般以黑皮出名,具有出高色水头短的性质。

此场口的石头的最大特点是带有明显的白斑,而且颜色偏灰,只要有表现,种好,就肯定有色,涨的机率很大。如果有白蟒的把握就更大。

我在鉴宝架子上看了一圈,看到一块七八公斤的料子,这块料子很吸引人,造型很正,像是一块隆起来的面包一样。

这样的料子吸引人的原因是他手镯的位置很明显,你能清楚的看到有几个手镯的位置。

鉴宝首选做的饰品就是手镯。

我看着料子的表皮,乌黑油亮,皮壳油性还可以,局部有脱沙表现,我拿着手电在料子的皮壳上打灯,脱沙处可看到有晴底。

郭瑾年跟我说:“莫湾基的料子是裂最多的料子,而且打灯都不见得能看的穿,并且只是一小部分脱沙而已,打灯又不能穿透,怕有变种的可能。”

郭瑾年说他不懂鉴宝,从这句话就暴露出来,是假的,他懂鉴宝,可能是他输怕了,所以不敢说自己懂鉴宝了。

我点了点头,灯下的效果,很明显了,料子可赌性非常强,翡翠有裂是正常的,在野外风化几亿年,没有点裂不可能是真的翡翠的。

我赌这块料子的种水,色,至于裂跟变种,那就是跟老天爷赌了,如果真的有裂还有变种,算我倒霉。

我说:“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老板走过来,笑着看着我,他问我:“你有多少钱?”

他那表情十分玩味,有一种强烈的鄙视感,虽然带着笑脸,但是还是给我一种油腻腻恶心的感觉。

我说:“老板,你报个价嘛。”

老板点了点头,他说:“是你赌,还是郭老板赌?”

这还分人,我笑起来了,我说:“我鉴宝什么价,郭老板赌又是什么价?”

老板说:“你赌啊,我怕你死在我门口,郭老板赌,那就一切好说。”

我舔着嘴唇,我说:“报个价!”

看着我严肃起来了,老板就说:“五十万。”

听着五十万,我心里就觉得好笑,真是生人往死里宰,他也不怕天打雷劈把他给打死了。

我说:“五千!”

听到五千,老板笑起来,他说:“郭老板,要不是你在这,我真的大嘴巴子抽他。”

郭瑾年瞪了老板一眼,他说:“那你可以抽一个试试。”

老板立马怂了,他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是嘛,我就这么一说,他这话太刺挠人了,这五千合适嘛?不合适,哪有这么还价的,郭老板你自己说说看,是不是?”

刘虎冷声说:“那**废什么话?报个价不就行了?”

老板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了,他看着石头,沉吟了一会,他说:“十万,诚心价,你要是连十万都拿不出来,你也就别玩石头了,外面有垃圾堆,在那里面扒拉,我送你玩都行。”

我手里就五万块钱,不够。

“哟,开了开了。”

我正寻思着呢,突然听到切割机那边说开了,我看着不少人都围过去了,是齐朗那块石头开切了。

我看着齐朗拿着石头走到门口,神神秘秘的,藏着掖着的,那块料子我大概率的都已经猜到了,帝王裂。

我看着齐朗一点点的把石头给打开,他脸上的笑容特别足,但是当料子一点点打开的时候,他的笑容慢慢的僵硬了。

“恭喜,帝王裂一块。”

不少人都在他边上围观起哄,我看着齐朗有些气急败坏,他蹲在地上,拿着手电打灯,看着料子上密密麻麻的裂纹,一副痛不欲生的感觉。

我笑了起来,这块料子天空蓝玻璃种,市场价至少得过大百万了,可惜,就是因为裂太多,没办法做首饰,他就一文不值,这种东西比你赌输了还要难受。

齐朗站起来,把石头丢在我脚下,他说:“你跟你爸一样,就他妈一衰鬼,你懂什么鉴宝啊?还说着块料子好,我跟你说,赶紧给我回家去,别在这种地方玩,你迟早跟你死鬼老爸一样迟早死在这大街上。”

我笑着看着齐朗,懂不懂鉴宝我心里清楚,但是我很清楚一件事,你肯定不懂鉴宝。

齐朗说:“坐不坐我的车?我告诉你啊,别怪我没提醒啊,你要是死在这,你妈可就完了,没有人来给你收尸的。”

这话特别刺耳,我摇了摇头,不想跟齐朗回去,齐朗立马打开车门就上车走了。

郭瑾年在我耳边小声地问我:“这块料子有什么难处吗?”

我说:“我就五万块钱。”

郭瑾年二话没说,他说:“我投资你五万,给我好好赌,赌赢了,我教你怎么反击齐朗这种人。”

我看着石头,郭瑾年的话很诱人,我现在是没办法反击齐朗的,但是我特别想给他一个教训。

我说:“好,就赌这块料子。”

我立马把钱拿出来摆在桌子上,刘虎也不含糊,拿着五万块钱给老板。

我知道这块料子对我很重要。

是郭瑾年对我人生的第一次投资。

也是我走上人生正轨的第一步。

只有用一句话来形容我的处境。

一刀天堂。

一刀地狱。

小说《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第13章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江湖恩怨小说
  2. 搞笑小说
  3. 逆袭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