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尸墓语

更新时间:2018-10-07 13:43:07

尸墓语 连载中

尸墓语

来源:欢看小说 作者:十七小少分类:灵异主角:林平

火爆新书《尸墓语》是十七小少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推理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平,书中主要讲述了:荒野凶庄、昆仑神墓、黄河阴府,南疆古冢...血尸、鳞尸、阴螟、黑佛...法医与道士跟着盗墓老土,穿梭在山川河域,寻龙点睛、阴阳墓宅、天象观星,一段纠缠千年的古墓之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一声惊心地尖叫从我口中阵阵喊出。

我感觉我要死了,此时的我正和二叔众人一起飞流直下。

这洞口的外面不是平地,居然是一处悬崖,我们只顾着躲避蝙蝠的追杀,没有注意洞外的状况,在三爷手雷的爆破声中,我们跟随着碎石一起掉落悬崖。

“噗...三爷,二叔,林生!你们都没事吧!”炮子一头转出水面,捋了一把面孔,对着周围的几人说道。

“真他娘的命大啊!幸好悬崖下面是水源,不然特么的今天我这命就交代在这里了!”三爷骂骂咧咧地感叹道。

“我跟林生都没事,还好这下面是水源,不然全得完蛋。”二叔心有余悸地说道,“走吧,先游到岸上去再议。”

游到岸上,我们一众人脱掉了上衣,光了膀子。经历过蝙蝠追杀的磨难后,我们身上都多了数十条大小不一的裂缝,唯独三爷的最为严重,有一条长达数十厘米的抓痕显露在三爷的背部,此时还时不时流露出丝丝鲜红的血液。

“三爷,你这伤口伤得厉害,不处理一下恐怕会有大麻烦!”炮子看着三爷的伤口说道。

“瓜娃仔,你不是法医吗?法医也是医生,给你三爷我处理处理!别让三爷我嗝屁升天了。”

还好我们的行李背包都是防水的,包内的物品大都还没有浸湿。我拿出医用消毒水,纱布、针线,“三爷,你忍着点!”

“磨磨唧唧地!三爷什么大雨大浪没见过,下手吧!不过.....轻点,他奶奶地疼呐!”

三爷的回答不禁逗乐了大伙,我对伤口消了毒,清理了一下,便用针线将三爷的伤口缝合起来,还真别说,三爷是条汉子,虽然痛的发抖,还真没喊一下。

清理完三爷的伤口,我们就在岸边休息了起来。一路的逃窜,紧绷的神情让我们感到筋疲力尽。大伙都一口一口地吃着压缩食品,死里逃生后的第一顿大餐是那么美味。

二叔拿出地图,对着地图仔细地捉摸起来。

“按地图所指,我们所在的山头后面还有两个相连的山头,后面的路线便断了,地图是残图,后面的路线应该在另外一处地图中,如果这是一处古墓,那按地图来分析,在另一张帛书地图上一定还有别的古墓,或者说是线索。”

“这就够了!那古墓一定是在后面相连的两个山头里面,我的乖乖,这一次俺老三一定要发一笔大财。等干完这票,在寻找另一张地图,说不定宝藏会更加大!”三爷站起来,眺望着所处朦胧的山岳搓着手兴奋地说道,“休息的差不多了,麻溜地赶路!”

话音刚落,一阵寒芒闪过,一把匕首径直地擦入我身后的树身,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天外匕首吓得飞出了神,楞在了原地呆呆地看着远处方向的一个人影。

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男子,穿着一身紧身黑衣,一双眼紧紧盯着我们。

“日你奶奶的腿!敢飚你三爷,炮子掏家伙!”三爷看着眼前的男子,跟炮子掏出手枪指向对方。

黑衣男子神色淡定,无视手枪,转身便向一处跑去。

“他娘皮的,跑的跟狗一样,炮子,追!”

我们追随黑衣男子来到森林的深处,此时的黑衣男子已站在一棵树下,半蹲着在照顾一个女子。女字也是一身黑衣,柳叶眉,梳着利落的马尾辫,显得十分豪干。只是靓丽的姿色下有一股淡淡的挣扎与痛楚。

“小瘪三,还跑?敢飚你三爷,三爷爷爷一枪毙了你个仔!”三爷依然怒气十足,用枪指着眼前的男子恶狠狠地骂道。

男子没有回头。

“三爷,别生气,好像还有个受伤的女孩”二叔用手按住三爷的枪劝慰着三爷道。

“他娘皮的,要是射歪了,爷爷就已经嗝屁了,还别生气,日他个仙人板板!”三爷又是一顿爆骂,对刚才的飞来匕首记忆犹新。

“如果我哥想射死你,你现在已经是冰凉的尸体了。。。”一声微弱却带有丝丝冰凉之意的女声传来,黑衣男子与女子齐齐看向我们。

“哎呦,妈了个皮,还敢跟你三爷爷爷叫板,老子一枪崩了你现在。”

“哎,三爷,冷静点。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居然还有别人在,说不定能问出点线索,您别冲动。”我按下三爷的枪,卖劲地劝说着上三爷,还不停地使眼色让二叔帮忙。

二叔劝说安慰着三爷,而我肚子来到那黑衣男女的身边。

“我叫林生。你们是?”

“皎月”女子冷冷瞥了我眼道,男子依然沉默。

“你受伤了,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我学医的。”

女子的小腿被树叶藤条胡乱地包裹着,但是鲜血已然浸湿了这些包裹物,正一滴滴地往下留着。

“不用!”女子冰冷地道,而男子却看向我,默默点了点头。

我取来医用品,再女子碍于面子的半反抗下,还是顺利地给他消毒包扎了起来。处理好伤口,黑衣男女便陷入了沉默。

“瓜娃仔,你救她干嘛,刚才要不是射偏了,你就嗝屁了!”三爷看着我一脸不争气地呵斥道。

“三爷,我学医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而且这不是没射死我嘛,人家也说了是不想射死我们,本意如此。。。”

三爷说不过我,只好无奈地回到座位坐下歇息,不过枪始终没离手,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对面的黑衣男女。

休息良久,临近旁晚,我们便整理一番再次上路。按照二叔的指示,我们需要穿过树林和一条河流到达另一座山脉。炮子在前面开路,我们便一路走去。

黑衣男女也相扶着站了起来,默默地跟在我们身后,一言不发。

树林虽然看似茂密,但一路走来,却安静地诡异。没有鸟叫虫鸣,没有蛇叔蹿动,只有我们几行人走路的窸窸窣窣声,显得异常寂静。树林中缓缓出现一片雾霾,越走越深,雾霾也越来越浓厚,走过树林小道,前面就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河流,河流的对岸就是我们要去的下一座山林,此时的河流上笼罩着一层厚实的雾气,阻止了我们看山的视线。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雾?我们要怎么过河?”炮子看向三爷无奈地问道。

“你问三爷我,三爷问鬼去啊!”三爷看着炮子气不打一处来。

“幽幽黄泉水,回头无望岸。百鬼送至黄泉道,老夫独哀念思愁。几位客官,是否要搭老夫的竹筏,去岸的对头?”在浓稠的雾霾中,一艘竹筏缓缓顺水而来,竹筏上站着一带着斗笠,身穿麻衣的老头,嘴里念着听似恐怖的诗句向我们问道。

“二叔,这人跟你有得一比,都是鬼神论者。”我低声向二叔说道。

“小屁孩懂什么,这地方有诡异。你不觉这老头像一个人吗?”二叔低声对着我们几人说道。

像一个人?听闻二叔的话,我们仔细打量起来,还真别说,是像一个人,非常的眼熟,只是我们又有点陌生。

就在我们打量的时候,一道匕首再次飞向我们。匕首这次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竹筏上的老者。匕首穿过我们,径直地射在老者的胸前,插入老者的胸口。

“幽幽黄泉水,回头无望岸。百鬼送至黄泉道,老夫独哀念思愁。几位客官,是否要搭老夫的竹筏,去岸的对头?”老者像是没有感觉,看都不看一眼胸口的匕首,再次念叨起来,愣愣地看着我们。

“你到底是人是鬼!蝙蝠群都杀不死你?”男子终于开口说话,声音非常的粗糙沙哑,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竹筏上的老者。

被黑衣男子这么一说,我们都想起来一线天中那个消失的老者。还有那留下的独脚,不禁下意识看向老者的双脚。老者的双脚依然健在,只是这样子确实是领我们进一线天的那个老头。

“幽幽黄泉水,回头无望岸。百鬼送至黄泉道,老夫独哀念思愁。几位客官,是否要搭老夫的竹筏,去岸的对头?”老者再一次开口问道,只是这一次,老者转了身体,背向我们,像是一幅即将离开的模样。

我们众人相视而对,最后在二叔的带领下,纷纷走上了竹筏。黑衣男女也跟我们走上竹筏。在我们走上竹筏的那一刻,老者手中的竹竿往水中一划,竹筏朝着对岸缓缓而去。

“二叔,这老头是人是鬼,心口中了匕首还不死?”我问道,这竹筏老者给我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不会是个粽子吧!娘的。我还没见过粽子能离开古墓?要不爷爷我一铲弄死他?”三爷也在一旁小声地说道。

二叔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轻举妄动,自己独自走到老者身边,拍着老者的肩膀叫道:“这位老伯,请问到对岸路费需要多少?”

竹筏老者没有反应,依然独自筏着竹竿,滑向对头的岸边。

二叔又拍了几次,船夫没有一丝反应便转头走向我们。

“二叔,咋个情况啊?是人是鬼啊这老头!炮子虽说什么都不怕,但这玩意炮子也无奈啊,刀枪都不怕的玩意,咋整?”

“这玩意不是人也不是鬼!是僵尸!刚才我摸了他脖子,凉意十足非常的僵硬,脖子处有白毛生长,游动竹竿的节奏十分生涩僵硬不灵动,应该是一只僵尸没错。”

二叔的回答出乎人的意料,僵尸我从小在电影中看过,现实中的僵尸我还是第一次碰到。二叔的话也引起了黑衣男女的注意,大家都情不自禁地靠向二叔听他道来。

“二叔,这僵尸不是专吸人血,这玩意咋只会划竹筏?”炮子看着竹筏前头的老者不信地问道。

“这是僵尸,是僵尸中的一种,叫做白僵。白僵是尸体入养尸地后,一月后浑身开始长茸茸白毛,这类僵尸行动迟缓,非常容易对付,它极怕阳光,也怕火怕水怕鸡怕狗更怕人。”

“娘个皮,这完全对不上号啊!老林!”

“这是白僵没错,不过现在这僵尸叫‘行尸’更为准确。行尸与僵尸相比,行尸更加灵活自在,打破了僵尸本身只会跳蹦手直等一些特点。据我所之,也只有九菊一派的道术高手能施展术法控制行尸来干一些简单的活动。”

九菊一派这名我是第一次听说,我也是第一次听闻二叔讲解关于道家的一些玩意,一直接触解剖尸体的我,也不至于这么害怕,突然对着僵尸提起了兴趣,得知行尸没有什么伤害人的能力,打算上去好好观摩一番。

我来到行尸身边,也顺手拍了拍船夫的身体。二叔说的没错,这船夫的身体十分的冰冷僵硬,划竹筏的动作也十分不便,脖子的肌肤上长出了许多的白毛,还隐约有一股淡淡的腐臭味。

我从一侧观察他的脸庞,消瘦苍白带有许些褶皱,唯一让我心惊胆战的是行尸那双幽冥般的眼,发散着一股幽绿的光芒,似乎有一股力量,让我凑近双眼去更加仔细地观察。

就在伸头靠近观察的时候,行尸的头突然转了过来,一张完整的正脸对着侧身观察的我,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我看到他的双眼,犹如黑猫的眼睛般恐怖,散发着幽绿的光芒。下一刻,白僵的嘴角突然抽动了一下,裂开的嘴角一颗修长的尖牙若隐若现,像是露出一副面对弱小生物的不屑笑容,即将把我一口而下。

“二叔。。。二叔,他!行尸动了!”我被突然起来的变化吓倒在船,疯狂后退,喊着二叔请求救援。

可我万万没想到,回应我的却是一只手,一只苍白带有一丝幽绿的小手,有着修长的指甲,这手就牢牢地按在我的后肩。我顺着指甲心惊地往后看去。

“不!不......”

我看到竹筏上的所有人都歪着头颅,身后站着一只行尸,他们的脖子不停地有鲜血流淌,带着血液的尖牙根部上下地微动着,而尖牙的顶部已经插入了皮肉之中。他们抽搐着,眼眸缓缓上翻,露出所有的眼白,一阵绿色地幽光缓缓出现。

“不。。。”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修仙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