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爱如烈火,夜如歌
爱如烈火,夜如歌

爱如烈火,夜如歌 酸酸甜甜 著

已完结 傅词昕钟定

更新时间:2020-01-21 09:46:02
主角是傅词昕钟定的小说是《爱如烈火,夜如歌》,是作者酸酸甜甜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幼时生死关头,她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令人难以忘怀,他早已认定她就是他今生唯一的女人。十几年后在酒吧偶然的相遇,他一眼就认出了正在跟自己的表弟索吻的她!真是岂有此理,他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许碰!钟定强势霸道...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傍晚,刹车声划破夜空。

车灯照亮了独门独院的别墅,银白色的奔驰缓缓驶进车库,片刻之后,一名身材高挑的美女从车上走下。

这名女孩就是别墅的女主人,傅词昕。

此时,傅词昕的视线落在了旁边的车上,她若有所思,随即从车里拿出一个保温壶,关了车门,往别墅里走去。

那车是程诗语的车,傅词昕同父异母的妹妹。

别墅门前,抬头望去,二楼边上的房间灯火通明,那间屋子,是唐朗的房间。

答案不言自明!

傅词昕讽刺地一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反正都是假的,唐朗做什么和自己又有何干

傅词昕一边拿上唐朗妈妈盛情让她带回来的鸡汤,一边漫不经心地往楼上走。

二楼把边,唐朗的房间,此时竟没一点动静。

傅词昕心觉奇怪,站在门口想了想,将鸡汤轻轻放在了门口。

反正东西带到了,唐朗吃不吃就随意吧。

傅词昕转过身,轻轻往楼上走去。

三楼,楼梯右手第二间,是自己的屋子。

傅词昕已经想好了,进屋,上床,美美地睡上一觉。

只是,还没到门口,傅词昕就觉得不太对劲,狐疑地皱起了眉头。

自己的房门紧闭,而里面,是悉悉索索的声音。

“啊,轻点啦~”

“啊啊,好爽。”

傅词昕眉头皱得更深,一股强烈的厌恶感涌上心头,真是恶心!

只需在此处听听声音,傅词昕也能想象得出里面的场景,定是翻云覆雨,活色生香。

傅词昕将手放在了门把上,用力一拧,本想顺势推开,没想到里面竟然被反锁了,门根本一动不动。

这让她的心底瞬间燃起一股火,后退一步,抬起脚,直接狠狠地开始踹门。

“嘭、嘭、嘭……”

一下一下,在这个安静的别墅里格外响亮。

里面暧昧的声音也很快就戛然而止。

很好。

傅词昕喘着气,满意地站定在原地,然后在包包里翻出钥匙,勾唇冷冷一笑,插进去,轻易地就将门打了开。

早上被钟点工整理好的床铺此刻已经凌乱不堪,惊慌失措的女人脸上是还未散去的情欲色彩,正紧紧裹住被子,却还是可以看得出浑身赤裸为着寸缕。

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妹妹程诗语!

空气中弥漫着还未散去的暧昧气息,傅词昕只觉得恶心至极。

“傅词昕,你什么意思?快点滚出去!”未婚夫唐朗很快回过神来,脸上尽是愤怒,拿起旁边的一盏台灯就狠狠砸了过去。

傅词昕眼疾手快,稍稍往旁边一闪,就躲了过来。

啧啧啧,还真是无情。既然如此,就不要怪她无义了!

她冷冷笑了笑,将手机掏了出来,打开摄像头,迅速拍照。

唐朗一下子就意识到了,面色狰狞,“傅词昕,你在干什么?给我住手!”

还没有说完,就要下床来追。

看着浑身赤裸的男人,傅词昕立刻瞥开了眸子,收起手机,嫌恶地啧啧道:“真是辣眼睛,放心,我就在楼下等着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先把衣服穿好再来找我吧!免得丢人!”

话音落下,摇着头洒脱转身朝楼下走去。

“傅词昕,你给我等着!我、我……”

身后传来阵阵咒骂声,傅词昕充耳未闻,一脸的淡然。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傅词昕欣赏着刚刚的‘杰作’,倍感恶心。

她想了想,存了备份之后,将照片按下了删除。

翘着二郎腿,她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等着楼上的人走下来。

然而等了许久,都不见动静。

怎么,还在温存?

傅词昕眼睛一眯,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优雅地从沙发上站身来。

上了楼,再次直奔自己房间。

推开门,只见坐在床上的程诗语正穿着自己的衣服,傅词昕只觉得一阵胃里一阵恶心。

程诗语看见傅词昕进来,明显愣了一下,眼中有明显的慌乱,一闪而过。

浴室里有哗哗的流水声,傅词昕望了一眼,估计里面的人应该是唐朗。

还未等程诗语说什么,傅词昕率先冷冷开了口:“脱下。”

“什么?”程诗语轻柔的声线配合小心翼翼的神情,的确有惹人怜爱的资本。

只是,她可不是男人,自然不吃这一套。

强忍着厌恶,傅词昕双手抱肩,平静的声音里透着讽刺,“我说,把我的衣服脱下来。”

她虽然和唐朗的婚姻是协议,双方也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是她有自己的底线在。

要是唐朗和程诗语真心相爱,大可以挑明了直接说,她也不会这么不近人情,但是这样背着她偷偷摸摸搞事情,这就没办法原谅了。

程诗语被她盯得心里发毛,不安地站起身来,眼泛泪花,楚楚可怜道:“姐姐,对不起,我也是一时冲动,你原谅我好不好?可是感情的事情,真的没办法控制的啊……”

这些话听起来只让傅词昕觉得分外刺耳,她也懒得多听,大步上前,伸手就想要将程诗语身上的衣服给扒下来。

她的东西,在没经过同意之前,谁都没有资格碰。

“啊!姐姐,你、你干什么……别,不要这样……”程诗语慌乱地挣扎着,哭的梨花带雨。

浴室的门啪地一声被打开,唐朗头上还滴着水,裹着浴巾从里面出来。

看见哭得可怜兮兮的程诗语和步步紧逼的傅词昕,他连忙上前,一把将程诗语护在身后,冷漠地伸手一推,“傅词昕,你在干什么?”

傅词昕没有料到,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

她抬起眼眸,冷冷看着唐朗。

再怎么说,唐朗也是她的未婚夫,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了另一个女人这么对她,难免会让人心中不畅。

“我干什么?我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怎么了?”傅词昕爬起来,气不过的一把扯过床上已被揉乱的床单,扔在地上。随后是枕头、被子,一切触目可及的东西都被她朝着两个人扔过去。

一时间,整个房间,乱七八糟。

“傅词昕,你又要发什么神经?”唐朗护着程诗语,不让那些东西砸到她。

傅词昕只觉得可笑,“我发神经?怎么,做错事的人是我?是我背叛你了吗?我的未婚夫?还是说,刚刚和你在床上翻云覆雨的人不是我的妹妹?”

唐朗作势就要恼怒地上前,程诗语连忙挡在他的面前,“不要,不要伤害姐姐。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此刻的程诗语轻咬下唇,眼泪又开始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看在任何人眼里,都止不住地觉得心疼。

当然,任何人里不包括傅词昕。

唐朗瞬间冷静了一下,温柔地拍了拍程诗语的手,示意她别担心,然后走到傅词昕面前,目光中充满了厌恶,“别的事情我不想和你说太多,现在,把你的手机交出来!”

“呵,凭什么?”傅词昕眼角的余光瞥向唐朗的时候,那里面带着不可言说的嘲讽。

唐朗没想到会被拒绝,又羞又恼,登时脸涨得通红,一双手捏成拳头,恨恨地看向傅词昕,“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交还是不交?”

“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这些照片立刻就会遍布整个网络,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傅词昕丝毫没有畏惧地对视着,紧紧抓住了放着手机的包包。

唐朗果然犹豫了起来,再没有什么动作。

见状,一旁的程诗语忙装作担忧地提醒道:“姐姐,你可千万不能这么做,会连累到我们整个家的,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受伤害是小,但时候连爸妈的面子都不好看……”

傅词昕一愣。

正是这个空档,唐朗明显看出她也并非一定会这么做,当即就想要上前去抢手机。

傅词昕反应过来,侧身一躲,冷笑道:“家里对我并不好,我又为什么要顾忌傅家?”

听到这话,唐朗又犹豫了起来。

傅词昕退到一旁,和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冷笑道:“还抢?我不介意跟着你们一起火一把。”

见他们没了声响,傅词昕对着唐朗摇了摇头,语气中丝毫不掩饰地厌恶,“要是再外面,你怎么搞,我都不介意,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把人带到家里来,脏了我的眼睛。”

唐朗忍着脾气,好言道:“行行行,这件事的确是我的不对,以后我也不会再做这种事,你原谅我这一次可以吗?把手机给我吧。”

还想有以后?真是可笑。

傅词昕又怎么会听不出来目的明显是为了照片,她伸手指了指门外,不去看他们,怒道:“要是不想明天的头条是你们两个人的艳照,现在就滚出我的视线。”

“姐姐……”

“滚!”

程诗语还想要再说什么,直接被傅词昕打断,唐朗见没有办法,只好带着程诗语先离开。

随着楼下的声音渐渐远去,傅词昕一改之前的泼辣,她大步走到门口,将门关上反锁

又折回到梳妆桌前,蹲下手将手指伸进下面,慢慢摸索着什么。

随后,一个微型摄像头被她握在了手中。

傅词昕抬起头来,盯着微型摄像头若有所思,随后将它放进了包里。

她随手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钟点工的电话,“您好,麻烦明天过来收拾下房间。”

电话里又说了什么,傅词昕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将电话挂断。

随后,傅词昕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找了出来,一件一件细致归类后,装进了出门用的行李箱里。

又打量了一遍房子,确定没什么遗漏,傅词昕拨通了中介的电话,表示希望可以尽快给自己物色一套合适的房子。

将一切做好,傅词昕拎着行李箱慢慢从楼上走下,她躺在客房的床上,因为太累,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小说《爱如烈火,夜如歌》 第一章 你叫你姐夫什么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