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娇妻嫁到:苏先生请深爱
娇妻嫁到:苏先生请深爱

娇妻嫁到:苏先生请深爱 糖炒萌栗 著

连载中 时然苏偃

更新时间:2020-01-26 10:49:13
主角叫时然苏偃的书名叫《娇妻嫁到:苏先生请深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糖炒萌栗创作的豪门虐恋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结婚三年,终于盼了个孩子。她满怀欣喜的回家,得到的却是丈夫的冷眼相待。她独守空房,看着满世界新闻播报着自己丈夫与歌星的红尘艳事。她挺着大肚子去理论,却沦为所有人的笑柄。心灰意冷之下,她递出了离婚协议,...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时然的胃里难受得紧,没有什么胃口。

但三年来,苏老爷一直对她不错。

她不能不给苏老爷的面子。

“好,爸,我一会就下去吃饭。”时然强忍着不适,说完,下楼吃饭。

餐桌上,苏老爷很是贴心地招呼着:“让厨子做的养生粥,你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要是不合适,我让他重做。”

“爸,谢谢您。合适。”时然硬撑着挤出一抹笑。

一抬头,苏偃出现在大厅里。

苏偃饱满的额前蒙着一层细汗,深蓝色的西服袖口还没有扣好,神色也很匆忙。

俨然是接到电话,刚从白雨那边赶过来的样子。

苏老爷瞪着跟前的苏偃,眼里就满是火气。

可目光扫过低头喝粥的时然,将火气咽了下去,冷声地开口:“还不快过来吃饭!”

话音一落,苏老爷示意管家将时然旁边的椅子拉开了。

苏偃在时然的旁边落座。

苏老爷又想起什么似的,吩咐:“阿偃,你去给小然盛点汤。”

苏偃应了应声,将汤端到了时然跟前。

两人一个低头,一个抬头,眼神撞上了。

微妙的呼吸间,气氛变得有些不可名状。

时然有些慌乱的伸手去端汤碗。

汤是刚盛出来的,碗背很烫。

她刚一碰上,烫着了,忍不住缩了缩,苏偃一把拽住了她的指尖,“来人,去拿个冷毛巾过来!”

时然七零八落的心头,一暖,直直地看着他。

她有些分不清楚,苏偃是在苏老爷面前才如此,还是真的关心她。

“少爷,毛巾。”佣人匆匆忙忙地将毛巾拿上来时,苏偃回过神,赶紧收回了手。

他将毛巾递到了时然手上,又回到自己的位置。

时然本来是准备找个理由推辞,不去发布会的。

可就因为刚才那一个瞬间,她的心动摇了。

吃完饭,时然换上了衣服,前往发布会现场。

发布会在苏家名下的饭店召开。

各大媒体杂志接到邀约纷纷赶来了,将饭店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闪烁的镁光灯下,苏偃挽着时然的胳膊。

两人面带笑容,就好像那张结婚照片上一样,恩爱如初。

“苏总,据传闻说您和白雨在一起了,是真的吗?”

“苏先生,请问您会为了白雨,离婚吗?”

“苏夫人,请问您知道苏总和白小姐是什么关系吗?”

记者的话筒就快要戳到了两人的脸上。

苏偃长臂将时然勾在了怀里,全程护着她往发布会现场前去。

他手心的温度,顺着皮肤,传到时然手心。

时然的心里都是暖暖的,跟在他身后,入场。

发布会在八点召开。

苏老爷全程主持着现场发布会。

并公开宣布,儿媳妇时然已经怀孕。时然的孩子是苏家唯一的继承人。

记者媒体自然明白了其中的抉择。

发布会进行到尾声,苏家少夫人产子的消息就已经登上了头条。

时然全程都没有发言。

发布会结束,她跟在苏偃身后回家。

就在这时,哒哒的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白雨!”

“是白雨!”

记者看见门口盛装前来的白雨,立马一拥而上,“白小姐,请问你和苏偃是什么关系?”

“白小姐,你今天是来砸场子的吗?请问是事先约定好的吗?”

白雨挺直腰杆,停住了脚步。

她笑靥如花地看向摄像头,手指着时然的开口:“时然,我已经怀了阿偃哥的孩子了。你还要死皮赖脸霸占苏家少夫人的位置到什么时候?”

话音一落,现场一片哗然。

苏偃松开了勾着时然的手,有些意外的看向白雨,“小雨,你怎么来了?”

时然看着苏偃脸上蹙紧的眉头,指尖捏紧了。

苏偃这是在为白雨担心?

“阿偃哥,对不起,但我真的想要跟你在一起。”两人隔着记者,你看我,我看着你,颇有一副被拆散的鸳鸯的味道。

白雨无名指上闪亮的钻戒,更是刺得时然眼睛生疼。

看来这两人早就已经私定了终生。

可他们两在一起了,时然算什么?

时然掐紧了指尖,心底一笑,涌上一股子不甘,大步走到了白雨跟前。

“白雨,你以为勾搭别人的老公,做了小三,你就了得了是吗?”时然犀利的眸光,满是轻蔑。

白雨气得当即咬紧了下唇。

她胸前一阵阵起伏,可记者媒体还有苏偃在场,她不能生气。

转瞬间,白雨眼里的泪水更甚了些,“时然,我不过是想要我的孩子有个爸爸,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她一边说着,一边摸着眼泪,俨然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时然冷笑一声,挑了挑眉,“孩子?你怕不是忘了,你肚子里的野种就算是生下来也是个私生子!”

“你,你给我闭嘴!”白雨被戳中了软肋,气得捏紧了拳心。

涌上来的记者们,见缝插针,纷纷问道:“白小姐,请问你是小三吗?”

“你现在已经怀了苏家的孩子了吗?”

再这么说下去,白雨占不到任何的优势。

她气极了,手指着时然,颤了颤,整个人向后到了过去。

“小雨!”苏偃当即冲了上去,将白雨抱在怀里。

“来人,备车!”他眼里满是焦急,吩咐完助理,就朝外冲去。

发布会现场就只剩下时然,和一堆记者。

“苏夫人,面对老公和小三情投意合,你怎么看?”

“苏夫人,请问你为什么不肯离婚?让有情人终生眷属!”

四面八方的记者将时然包围在中间。

各种辛辣的提问像一把把冷箭,射在时然心间。

她怎么看?

她为什么不肯离婚?

时然苦笑了一声,眼里涨得厉害。

她也想知道,她为什么还不肯放手,为什么还不肯死心?

想着,心里疼得厉害。

她咬着牙,想穿过记者,回家。

记者们却并不肯就这么放过她,涌上来的人继续推搡着,提问:“苏夫人,白雨会母凭子贵搬进苏家吗?”

“对不起,无可奉告,大家让一让。”

时然说完,后排挤进来的记者,笑着打趣着道:“苏夫人,你现在是准备去哪?回苏家吗?丈夫都已经跟别人跑了,你还是回去独守空房吗?”

一时间,会场里笑声雷动。

时然就像一个笑话,被人不断地拍摄着。

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这般狼狈不堪。

她使劲地掐着手心,不让眼泪掉下来。

可就在这时,人群外传来一声叫喊声,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力,“是谁说时小姐要回家独守空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