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九域复苏
九域复苏

九域复苏 荡舟清江 著

连载中 赵暮墨江兰

更新时间:2020-01-31 11:46:19
独家完整版小说《九域复苏》是荡舟清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主角赵暮墨江兰,书中主要讲述了:踏遍九域,却发现才刚刚开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掌柜的。”修炼结束,在众人都起来后,赵暮方才起来,找到脚店掌柜。

“郎君有事?”见是赵暮,妇人面上扬起笑意。

“有没有雄黄?”

林中有毒蛇,赵暮虽还没有想好怎么进去,但先将一应驱蛇物事准备好。

年轻的妇人上下打量赵暮,还要他转过身,弄得赵暮很不好意思,目光不敢与之对视。

妇人大概也察觉到赵暮的窘迫,冲着他一笑,转身进屋,抱出木盒,倒出碎成一块一块的雄黄。

妇人像想起什么,道,“郎君,若要防蛇,听我一句劝,那林子去不得。”

赵暮否认。

他未见过雄黄,只听说是红黄色,眼前的却是外红中白,拿起一个要闻闻,妇人连忙阻住,“郎君,这是做砒霜的雄黄,闻不得,你要用,我拿几块用布包着,你绑在身上。”

妇人招手赵暮一块进屋,她从旧衣上撕下几块布,包好递过来时候,又盯着赵暮,“郎君,昨夜是你吗?”

赵暮心头一跳,“不是我,当时我拉屎去了,我师妹知道。”

妇人没有追问,大概信了。

赵暮又问妇人借蜡烛,这里没有,给一小罐桐油,几件破衣。

一切备好,出来脚店,见各门各派开始收帐篷,赶路了。

突听有人喊道,“干什么了,那是我的驴。”

赵暮看去,只见那骑骡子的三兄弟,拽着一头驴,正向林里逃窜。追他们的是个青年人。

这三人看着凶神恶煞,原是个贼,孙无处与其相交,人品可见一斑。

缥缈帮一行五人,坐进骡车,梁上燕突然问向赵暮,“轻身功法背熟没有?”

赵暮有点摸不着头脑,只点点头。

梁上燕要他背一遍,心法字数不多,二三百字,赵暮早就熟了,一字不漏地背了出来。

梁上燕又问可有不懂地方,赵暮心中越发疑惑,自己丹田早劈的事情师妹知道了?

这功法属青阶功法,乃最基本的功法,只要掌握其中要点,很容易领悟。

另外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师弟李棠问道,“大师兄,你开辟丹田了?”

丹田开辟,方能储存真气,能够练习功法。

梁上燕道,“恩,师兄刚刚开辟丹田了。”

刚刚?

几人包括赵暮都是一震。

梁上燕又道,“是昨夜,临下山前,掌门给了师兄一颗聚气丹,这些天,我一直为师兄护法,直到昨夜才开辟丹田。”

几人都露出羡慕的神色。

李棠道:“掌门对师兄真好,恭喜大师兄了。”

师妹周棉道:“怪不得师姐晚上都与大师兄睡在一起了,恭喜大师兄了。”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赵暮被说的脸红,没有回话。

“聚气丹药力凶猛,非修为高,难以为人护法,梁师姐既能做到,是近来又突破了吧?”孙无处道。

梁上燕没理睬他。

“师兄既学轻身功法,看来不单单是丹田已劈,连丹田神树都已长出了,师弟想知道,师兄的神树长出几片叶子了?”孙无处又道。

一片叶子,是一重境。

梁上燕说为赵暮护法,他不信。

说能够开辟丹田是因为掌门送的聚气丹,这一点,信又不信。

信,是因为他知道,救掌柜儿子的是赵暮,若无六重境以上修为,觉不可能做到。而就赵暮这样的烂根骨,如没有聚气丹一类灵药当猪食喂,根本不可能达到这修为。

有谁养猪舍得用白米白面喂。

况且这类灵丹比白米白面还要贵。

赵暮是仙猪吗?

就算赵暮这头猪肉贵,值得喂。

可如此一来又有了新问题,即照昨夜偷听来说,赵暮明明丹田突破不久。

这些搅的孙无处头昏脑胀,但想不过在这一两天内,大师兄就去阴界了,也不必去想了。

孙无处冷静一下,从梁上燕的话中推测,她并不知道赵暮已然开辟丹田,这么说是为了拉住周棉、李棠的心,而自己这一问,必然可以让赵暮露出原形。

到时保持中立的师兄师姐知道真相,不单单对这位大师兄,连带着对梁上燕也会厌恶了。

梁上燕心中一阵慌。

周棉、李棠望着他,孙无处也看着他,脸上似笑非笑。

说与不说?

不说了吧。

目光瞥向梁上燕,她低着头,看不出面上神情,但见两手搭在腿上,微微握拳,大概是欺骗同门后,心里紧张又惭愧。

说丹田开辟,既隐藏了实力,也能让同门改观,只是如此一来,两名同门会怀疑梁上燕了。

因为丹田开辟,外人无法查验,又有孙无处这么一说,他们九成九相信梁上燕是在撒谎。

“恩,是啊,三重境了。”

梁上燕猛地抬头看赵暮。

是不是傻啊。

若说只是丹田开辟,这样外人无法查验,虽会怀疑,但还是可以蒙混过去,这么一说,孙无处会放过这个拆穿反击的机会吗?

梁上燕心中烦闷又恨,掀开车窗帘子,探头窗外。

李棠、周棉见梁上燕这样,心中也明白了。

都没说话,心照不宣嘛。

只是心中更看不起赵暮,顺带觉得梁上燕也有些可恨,编造这些连小儿都骗不过的东西,来骗他们。

孙无处有些不知所措,赵暮不准备隐藏了?

但随即想明白,心中有些后悔,自己逼的狠了。

赵暮想明白了,隐藏实力,一来是为让孙无处少些防备,或说不会下死手,二来如果真到了生死相见时刻,给掉以轻心的孙无处来致命一击。

但如今孙无处已经都知道了,隐藏不但没必要,反而更让这两名同门看不起。

最为重要的是,不想见师妹难过。

赵暮拿过身边一柄剑,真气灌于指尖,点在剑刃,穿出一个指头大的洞眼。

这一点,非三重境的实力,做不到。

车厢里一时安静。

商道不平整,颠颠簸簸,大家晃来晃去,梁上燕身向前倾,直向赵暮怀里倒。

赵暮下意识侧身躲开。

梁上燕:躲?

有修为了就嫌弃老娘?

哎呦喂,如果我想,你躲得掉吗?

恩,看好弟弟脸蛋带点红,是好想亲一下。

身子前倾,双手按住赵暮双肩,亲了一口。

赵暮愣住了,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梁上燕。

摸摸被亲的脸。

这在做梦?

不。

脸好烫啊。

心跳的好快啊。

车厢哪里有缝啊。

好想钻进去。

赵暮想看梁上燕脸有红没有,但他根本抬不起头。

梁上燕双手抱住赵暮的脸,硬生生地把赵暮脸抬到大家都能看见的高度,四目对视,“憋死我了。”

赵暮:???

赵暮:我……

你早就对我图谋不轨了?

我还是个一百八十五个月零七天的孩子啊!

不能换一个地方吗,例如路边的小……

为什么会有这么**的想法。

为什么忍不住要去想。

内心风卷云涌,无数浪骚句子在叫喊,但是赵暮只挣脱梁上燕的手,低头掩盖自己的红脸。

车厢里很安静。

车夫道,“怎么不说话啊。”

李棠,“停车,我要出去。”

周棉:“我也要出去。”

孙无处有点蒙,这都什么啊,我也要出去。

骡车没有停。

梁上燕道,“有什么,大师兄是我弟弟,姐姐亲弟弟有什么?”

车夫突然拉停骡车,几个人没一点防备,差些全都跌倒。

梁上燕搂上赵暮的肩,“不要脸红了,再红我还要再亲你一下的。”

脸上还是黏湿湿的,有些痒,被梁上燕搂着,赵暮一动不敢动。

脸还很烫,一定很红很红,心里既怕又很期盼。

低着头。

梁上燕拍拍他的肩:“好弟弟不要多想,看见俊俏小娘子,还是要问,不要脸红,不要害羞,上来就问,娘子成亲没有,仙乡何处啊?”

好弟弟。

真得只是把我当做弟弟吗?

赵暮心里没来由失落,黯然。

不喜欢又亲人做什么?

不喜欢又搂着人做什么?

不喜欢又对我这么好做什么?

你把我从角落里拉出来,亲我,搂着我,为我做许多许多,可现今你又说不喜欢我。

师妹都不喜欢自己,还有谁会了?

心中怅然若失,抖开肩上梁上燕的手臂,望着窗外。

“大师兄,那昨夜的人是你吗?我看着背影好像你啊。”周棉问道。

“大师兄脸红的像猴……红柿子一样,正怀春了,不要打扰,昨夜的人一定是了,不过那至少得六重境以上修为,大师兄是你吗?”

孙无处心头一凛。

赵暮没有说话。

周李二人讨论一圈,将昨夜的人个个排查,已然相信是赵暮做的,对比赵暮昔日在帮中,惊讶赞叹言语不绝于耳。

日头毒辣,赶一个多时辰路,路上人渐渐少了,各派人都歇了,车夫问过车里人,众人一致同意停下歇息。

从脚店过来的林子很长,不少人都往林边歇息。

梁上燕搂着赵暮,走路是大大咧咧,全然不顾路上许多人看着他俩。

她好像半点没有觉察到赵暮一点不开心,只是问,真开辟了,什么时候开辟的,几时开辟的?

赵暮一直不说话。

梁上燕双手按住赵暮双肩,硬生生把赵暮转过身,四目相对,“小暮。”

梁上燕没有这样叫过,向来要么是大师兄,要么是好弟弟或者赵暮。

梁上燕神情严肃,“大师兄,我比你大,我一直把你当做我弟弟。”

在那一刹那间,赵暮好像神魂丢失。

“知道啊。”赵暮甩开她的手,好不想说话,好想一个人静静地胡思乱想,但是这样可不就落实了梁上燕的想法,自己心里不是秘密的xiǎomì密全让梁上燕看出来了。

赵暮很想说几句俏皮话,将这轻轻揭过,装作对这一切根本不在意,可他不会说,也说不出来,半天,“师妹,你今天说我丹田开辟是蒙孙无处的对不对?”

赵暮当然知道梁上燕当时不知自己已丹田开辟,不找这些话又说什么了?

梁上燕丢下刚刚事情,再又搂住赵暮的肩,“是啊。”

骡车停在树荫下,因为有早上偷驴子的事,大家都挨着车坐。

此地吵闹,骡子与驴拉的屎在炎炎夏日,味很大,赵暮心中烦闷的很,说肚子不舒服,去林子蹲一会。

梁上燕看孙无处坐着不动,这又是青天白日,没有跟上。

孙无处一直在想如何让梁上燕与赵暮分开,见此心中欢喜,他也起身,向北走,与赵暮方向相背。

孙无处沿着林子边际走。

这大中午,日头高照,不知他发什么疯,但他身影一直在眼中,梁上燕也就懒得管他。

好一会,孙无处身影让树丛遮住不见,梁上燕霍地站起,瞧着那个方向,一会孙无处又出现,却是回来了。

孙无处向着几人,放轻声,鬼鬼祟祟道,“都跟我来,有好东西。”

梁上燕很烦孙无处,本不想去,让周棉拉住。

走不远,只见树木丛中,有两间木屋。

一间木屋门开着,孙无处先进去,拿起桌上一个青色玉盒,打开来,屋里登时有一股清香,只见盒子里躺着几颗白色丹药。

屋里蛛网缠绕,桌上盖着厚厚灰尘,孙无处手里的青色玉盒也是一样,显然被人遗弃已久。

小屋不大,里面一张桌,一张床,床上有两床被褥,一床铺着,一床叠起来,看来有人曾在此过冬。桌上除了青玉盒,还有两只碗,一双筷子。

墙壁上挂着篮子、锄头等物,这一切看来,很像曾经有一位采药人在此居住。

众人想到脚店妇人说,神农派的人冬天会住在这里。

那这丹药?

几人心头一动。

孙无处轻轻晃着青玉盒子,丹药滚动,他突然道,“这丹药有芳香之气,一定不会有毒,若是类似聚气丹一类丹药,吃了说不定可以增加修为。”

几人心头都是一动,缥缈帮属于江湖中的小门派,帮中弟子是没有福气吃丹药增加修为的,如今即将到达太阴界,可想,不久之后,进入太阴界为了各样宝贝,争斗必不可少,那时修为高低,关乎性命。

“我一人不敢吃,所以叫你们过来。”

孙无处这话不好听,但没人会反驳。

“一共七颗,一人一颗,大家一起吃怎么样,剩下的我的。”

小说《九域复苏》 09 木屋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