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一纸冷婚:霍总追妻路漫漫
一纸冷婚:霍总追妻路漫漫

一纸冷婚:霍总追妻路漫漫 花怜 著

连载中 徐念念霍北辰

更新时间:2020-02-03 10:43:26
精品小说《一纸冷婚:霍总追妻路漫漫》由花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徐念念霍北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全心全意,换来的是未婚夫的厌恶鄙夷,仇家陷害,家族落败,万念俱灰之下设计逃离,三年之后,徐念念强势归来,看着昔日对自己不屑的未婚夫深情款款不由得轻笑:“不好意思,霍总,我们不熟。”...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苏雅落很不习惯听别人叫她“太太”,又不是民国年代,什么小姐太太的,有钱人的世界真是难以捉摸,苏雅落浅浅地应答之后就闭着眼睛养神,顾臣恩回不回来都没什么要紧的,反正他回来苏雅落还要去面对他,能逃避一阵子也刚好能让她歇一歇,最好还是打电话给顾太太问问她接下来该怎么办。

想到顾太太那天晚上对她说过的话苏雅落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生活,假戏真做,却又不能动情,祝太太不止一次传达过这个要义,生怕苏雅落人不清楚自己的位置,苏雅落拿人钱财也不好违背别人意愿,只想着顺从祝家的意思见机行事等待祝薇安回来。

小春帮苏雅落开了车门之后笑眯眯地看着这位老板太太:“老板说让您先睡,不要等他了。我还要赶过去舞会那边,您看…..”苏雅落已然明白了小春的意思,她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儿你去吧,我自己进去,让你老板放心,我绝对不等他的,呵呵。”说完之后苏雅落就抬脚往屋子里走,这里她之前也来过,所以并不觉得陌生,反正每家的别墅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推门进去之后就有佣人上前来伺候,苏雅落也没有带着什么东西出门,这会儿也只是想上楼去换衣服,一般来讲卧房都是在楼上,所以她想都没想就要上楼梯却被佣人给拉住了,佣人指了指楼下的长廊对苏雅落说:“顾先生吩咐过,你们的卧房在楼下。”苏雅落大为不解,她看了看楼上直接问道:“主卧不是都在楼上的吗?”这一句当然不是抱怨,不过听在佣人们耳中就是一种不满,佣人连忙解释道:“先生不喜欢上上下下的,所以主卧就安排在了下面,而且….”

“而且主卧在一楼不是离我老头子也近嘛!”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轻快,顾老爷子转眼就从长廊第一间房走了出来,他的手杖有力地敲击着木质地板,在寂静中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苏雅落还没来得及卸妆,忙走过去扶老爷子,顾老爷子也不推辞,直接在苏雅落的搀扶下往客厅的沙发边上走:“我不会厚着脸皮老是打扰你们小两口,不过是偶尔想你们了就过来看看而已,你们啊也不要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明天一早我就回北京了。”

苏雅落自知自己不过是这里的过客,分毫没有端起女主人的架势来,只是谦逊地看着顾老爷子:“爷爷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啊,我每天烧菜给爷爷吃,我烧的菜…..”苏雅落总是改不了说话不过脑子的毛病,话说到一半恨不得咬舌自尽,祝薇安是个五谷不分的大小姐,下厨房烧菜这种事情她哪里会擅长。

“薇安真是个好姑娘,这年头喜欢下厨房的女孩子不多了,不过你们家就是做药膳生意的,懂得这些本事也不足为奇。”顾老爷子这样说,正好省去了苏雅落想破脑袋找借口了。顾老爷子接过苏雅落递来的水果翘着胡须说:“你们年轻人不是都爱热闹吗,怎么不多玩儿一会儿再回来?臣恩呢,这小子,也不说送你回来!”

苏雅落连忙侧着身子摆手:“是我要股臣恩不要送我回来的,舞会还没散场,今天来的贵客挺多,顾臣恩忙着招待他们,我是太累了,所以就选择自己偷偷跑回来了。”苏雅落当然不敢告诉顾老爷子自己是被顾臣恩不冷不热给打发回来的,顾老爷子接着询问:“顾臣恩没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苏雅落张了张嘴还是选择撒谎:“就快了,爷爷也累了吧,我扶您去回房间休息吧!”顾老爷子吃了一点水果才缓缓答话:“不了,我坐在这里等顾臣恩回来,明天一早我就要搭飞机回北京去了,想跟你们坐着说说话。”顾老爷子的态度丝毫没有转圜的余地,苏雅落心里一沉,她只能陪着顾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对着墙壁上的大挂钟发呆。

虽然和外公苏钟义呆了二十几年的苏雅落自认为很擅长和老年人打交道,今天也确实是累了,顾老爷子又不是寻常的老头儿,多说多错,沉默为妙。苏雅落困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顾老爷子倒是耐性十足,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样子,直到门口处传来响动他才探着身子朝门边望了望。

苏雅落站起来想要走过去又觉得自己和顾臣恩没有那么熟悉,况且没有旁人的时候顾臣恩对她的态度再明显不过了,他就差指着苏雅落说“我无比厌恶你”了,还是识趣一些吧。

佣人已经上去伺候,听到她们叫了声“顾先生”之后顾臣恩就缓步走了进来,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的顾老爷子之后顾臣恩停住脚步恭敬地喊了声“爷爷”,自家人自然不需要太过客气,顾老爷子也没有笑脸相迎,示意顾臣恩坐下之后顾老爷子指了指顾臣恩身边的位置对苏雅落说:“你也坐下吧薇安,爷爷有话要说。”

苏雅落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顾臣恩之后还是选择小心翼翼地靠坐过去,她也直着身子等待顾老爷子发话。顾老爷子品了口茶之后才开口:“臣恩,今天的事情你想必是有怨言的吧。”

顾臣恩咬了咬牙好一会儿才轻声说:“没有,爷爷都是为了我好。”本来是一句温暖贴心的话语,从顾臣恩嘴里说出来却让人捉摸不透,顾老爷子叹了口气之后说:“顾臣恩,有什么话就当着我的面说出来,背地里找人调查找弯路又是何必?”

顾臣恩的目光瞬间变得幽暗,他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顾老爷子,不过今天挡着一个外人的面老爷子说这些话他只是觉得不自在,他不是个把隐私拿出来晾晒的人,就算让人去调查去找寻答案也好过被祝薇安知道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

“爷爷早点休息吧,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顾臣恩说着就要起身,顾老爷子不动弹:“臣恩,你要知道,薇安才是要跟你相携白首的人,今天陈轻言的娘来闹场我们也总该给薇安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顾臣恩不做声,不同意也不反对,顾老爷子敲了敲桌面对苏雅落说:“薇安,你已经是咱们顾家的一份子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大家都可以商量着解决,今天婚礼上跑出来闹的那个女人是顾臣恩的继母,只不过后来顾臣恩的父亲走了之后她就离开顾家了,至于她所说的轻言….”顾臣恩站起来,白着脸垂眼沉声打断了顾老爷子:“爷爷,轻言的事情从此不要再提,我向您保证,这件事情我不会再插手了。”

顾老爷子对顾臣恩的保证很满意,不过也只是微微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之后就又正色看着苏雅落:“以前的事情也不急着这一时半会儿告诉你,你们也累了,早点去休息吧。对了臣恩,明天一早我就回北京了,她也回去。”

那个“她”指的是谁一点都不难猜,苏雅落也不想过问人家的家事,顾臣恩站起来之后她只能跟着离开,今天还真是让人郁闷,一向有主见的苏雅落竟然要看人家脸色做事儿,恐怕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很漫长呢。

一回到卧房顾臣恩就摔了西服在沙发上,他闷闷地坐在床沿上捂着脸,苏雅落忐忑地关好门之后搓着双手立在一旁,顾臣恩只当苏雅落是个隐形人,他自顾自想着自己的事情,苏雅落舔了舔嘴唇决定开口缓解气氛,她指了指浴室问顾臣恩:“那个,你要是不急着用浴室的话我就去洗澡了。”顾臣恩保持着原有姿势不答话,苏雅落咯噔咯噔跑进浴室关好了门。

脊背抵着门板,苏雅落看着镜子里花了妆的自己,她摸着自己的脸打开了花洒,热水的氤氲雾气让浴室里变地迷蒙,苏雅落回声反锁了门之后洗脸刷牙,之后又洗了个热水澡才擦好头发走出去,苏雅落四处看了看,哪里还有顾臣恩的影子。不过想想也在理,苏雅落当然希望顾臣恩不要回来,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就要走到窗户边去拉窗帘,一低头,看到了花园长椅上斜斜坐着的人。白色的休闲长袖和黑色的长裤,柔和的月牙灯下他的头顶是一圈圈萦绕着的烟圈,徒增寂寥。

是不是每一个看上去强势的人都会有脆弱的时候?苏雅落神思飘荡,不禁支着头隔着一夜清风默默望着楼下的人。顾臣恩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然突然回过头来了。苏雅落吓得连忙站直身子想要伸手关好窗户,没想到顾臣恩会扔掉手里的烟头站起来,他负手立在原地冷眼看着苏雅落。

“我….”苏雅落指了指天空心虚地说:“我在看星星!”说完之后她真想咬舌自尽,这会儿夜空漆黑,哪里来得一星半点的星光,顾臣恩头都没有抬一下,他挑了挑眉毛翘着唇角反问:“是吗?你还真是有雅兴!”苏雅落不做声,顾臣恩停顿了两秒钟就迈开步子往屋子里走,苏雅落慌忙关好窗户拉了窗帘,她坐在床边觉得不妥当,又慌忙转移到了沙发上坐好。

顾臣恩已经走了进来,他关好门在苏雅落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苏雅落感觉到顾臣恩一直盯着自己看也不敢回头,顾臣恩最爱跟人玩儿心理战术,他悠闲地翘着腿坐在一边,刚才在花园里抽烟时还觉得烦闷异常,这会儿却被心里的小邪恶所击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