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恐怖 > 鬼妻送魂

更新时间:2018-10-08 16:50:39

鬼妻送魂 连载中

鬼妻送魂

来源:掌读联盟 作者:于关分类:恐怖主角:李复方采薇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鬼妻送魂》的小说,是作者于关倾心创作的一本惊悚恐怖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201X年,国家繁荣发展,但是潜伏在黑暗中的邪恶鬼王却蠢蠢欲动,它想要冲破封印,重新阴阳两界。但是正邪不两立,鬼王的宿敌——五大高手传人在一次又一次的磨练中慢慢成长起来,最终正邪对决,除魔卫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采薇昨夜被师父的桃木剑刺中,重伤未愈,当然不是她的对手,不过两个回合,就被她一掌推在肩头败下阵来。

我伸手将采薇接住,扶着她在身旁坐下,顺手抄起地上的一柄雨伞就冲了上去。

师父虽然不准我修习法术,但是我一身武艺却尽得他的真传。我用雨伞做剑,将一套青龙降魔剑法舞得虎虎生风。胡媚儿不敌,被我一下子戳在胸口,直退了五六步方歇。

胡媚儿低头看看胸前被我戳中的地方,冷冷一笑:“好小子,老娘竟然小瞧了你,看不出这一套剑法倒是很过得去。”

我勾唇一笑,并不接他的话。

“不要动,举起手来!”几个穿制服的铁路警察忽然举着警棍出现在胡媚儿身后。

胡媚儿回头一看,轻蔑的笑一声,一抬手,一掌就将那几个警察掀翻在地。胡媚儿俯下身去,冲他们明媚一笑:“还有事吗?”

几个警察几乎被吓懵了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胡媚儿一抬手,撕下两块窗帘,团在手里默默念一个咒语,喊一声“去”,那两块窗帘便像活的一样伸展开,眨眼间就变得有门板大小,一头一个,将车厢两端的通道罩得严严实实。

胡媚儿笑道:“这样就没人会打扰我们了,老娘就好好陪你玩玩。”

一句话说完,她整张脸都狰狞起来。从额头上迅速窜出一层两指来长的白毛,尖尖的耳朵高高竖起,整个头颅也呈现出倒三角的形状——这完全就是狐狸的脑袋!

我只觉脊背发凉。

深更半夜,我站在空旷的车厢里,窗外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身边有一个受了伤、面容憔悴的女鬼,对面还站着一个人身狐首,一脑袋白毛的狐狸精。胆子小点的,只怕当时就要晕过去。

“看招!”胡媚儿一声咆哮,一侧身子,一条水缸粗细的大尾巴就从她身后直至飞过来。那尾巴来势凌厉,我举伞去当,只听“砰”的一声,雨伞竟断成两截,我也被她一尾巴放到在地。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我只觉眼前白光一闪,胡媚儿竟站在我的面前,那股掩盖不住的狐骚味铺天盖地,熏得我呼吸困难。

采薇见我落难,挣扎着飞身过来救,胡媚儿尾巴一扫,就将她牢牢卷在半空。

“怎么样,帅哥?”胡媚儿一手捏住我的下巴,一双又细又长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我,“还玩吗?”

我被她一尾巴打的几乎爬不起来,但反而激起我的血性,嘴硬道:“玩,为什么不玩?小爷我还没尽兴呢!”

她哈哈一笑:“是条汉子,不过你凭什么跟我玩?你就算武功再好,不懂法术,还不是任我捏扁搓圆?”

我也冷笑道:“你既然知道我玩不起,还跟我费什么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胡媚儿道:“我不杀你,也不剐你。只要你乖乖跟我走,我还可以保证诀不会有人敢为难你。”

我皱眉道:“你要带我去哪?你是玉净的手下,对不对?若说是为了报仇,他已经得偿所愿,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非要赶尽杀绝吗?”

胡媚儿冷笑道:“玉净他想做我老大,恐怕还不够格。他杀你师父只是私人恩怨。我们的目标其实是你。”

“我?为什么是我?”

胡媚儿的指尖暧昧的划过我的侧脸,她的嘴几乎贴到我的脸上,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热气:“上天选了你,所以非你不可!跟我走吧!”

胡媚儿一把抓住我的衣领,轻轻往上一提,就将我举了起来。

“啊——”胡媚儿一声惨叫就将我丢了出去,空气里除了她的狐骚味,还多了一种毛皮烧焦的味道。

我抬头一看,只见胡媚儿尾巴上冒着火光,尾尖的白毛已被烧掉了一大片。

她触电一般将尾巴甩出去,“砰”的一声砸在车窗上,玻璃应声碎裂,晚风“呼呼”咆哮着就灌了进来。

而原本被胡媚儿的尾巴卷住的采薇也摔落在窗前的座椅上。

是采薇!是她弄出了火,烧了胡媚儿的尾巴,救了我的命,我顿时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胡媚儿慌慌张张将尾巴收回来,握在手里,她抚摸着焦黑一片的尾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她两步冲到窗前,一把将采薇提到半空,恶狠狠道:“好你个**,竟敢放火烧老娘的尾巴。可怜我一身油光水滑的毛皮竟被你烧成这样,老娘今日若不把你挫骨扬灰,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

采薇本就负伤,此时更是被摔得七荤八素,竟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紧闭着双眼,眉头紧锁,任凭胡媚儿冲过来掐住她的脖子。

“我灭了你!”胡媚儿一声咆哮,举起手时,那原本柔若无骨的手掌竟变成了覆着白毛、指甲尖利的兽爪!

“不要!”眼见采薇落难,我却无力救援,心中只觉万分痛苦。

忽然,眼前金光一闪,两枚三寸来长的暗器就贴着我的耳根飞了过去,不偏不倚,正钉在胡媚儿的两只手上。

被暗器打中的地方立时便冒起黑烟,鲜血喷涌而出。

胡媚儿惨叫一声就放开了手,血红着两颗眼珠咆哮道:“是谁?哪个无胆鼠辈敢暗箭伤人?”

原本被窗帘封死的过道被人一剑劈开,刚刚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帅哥抱着膀子,一脸坏笑的走过来:“美女,别那么凶啊!我还是觉得你那颗人头好看些。这个狐狸脑袋么……”他抖抖膀子,“怪渗人的!”

胡媚儿气的两眼喷火:“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奶娃娃,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也敢来搅姑奶奶的局?”

那男子一笑:“我身高一米八,体重六十五公斤,怎么没有掂量自己的斤两?”

胡媚儿见他满嘴胡吣,也不与他纠缠,口中大叫一声,两手一发力,就将手上的暗器震了出来。

那男子一皱眉:“怎么?不喜欢这样礼物吗?上好的百年雷击枣木,一般的小妖怪,我还舍不得给呢!”

“你——我今日若不给你些颜色看看,你当真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胡媚儿大嘴一张,露出一口的獠牙,她俯身往地上一趴,瞬间现出原形,原来是一头半人来高、通体雪白的狐狸!

胡媚儿咆哮一声就向那男子冲了过去,一下子就将他扑倒在地上。胡媚儿两只前蹄紧紧按住他的手臂,一仰脖就要冲他的脖子咬下去。

我在一旁看得分明,胡媚儿是当真发了狠,她这一口咬下去,男子纵使不死,也要狠狠脱一层皮。

千钧一发之际,那男子忽然一抬头,用头死死顶住了胡媚儿的下颚,让她张着大嘴却咬不下来。

我见形势危急,赶忙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我忍住扑鼻而来的骚臭味,死命拉住胡媚儿的尾巴往后拽。

胡媚儿被前后夹击,稍稍落了下风。忽然,她的尾巴用力一摇,我就又飞了出去。

“捡起地上的枣木钉刺它,快!”那男子见我被甩了出去,奋力喊道。

胡媚儿心知形势不妙,就要撤退,那男子却不给她机会,两只手向上一番,死死抓住狐媚的两个前蹄,她弓着后蹄死命的往后拉,却怎么也挣脱不掉。

我趁机捡起一枚黢黑的枣木钉,一个箭步冲上去,狠狠插在胡媚儿的**山,她一吃痛,挣扎的力度更大,那男子拉不住,她就“砰”的一声摔倒在一旁。

男子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冲我喊:“快跑,把它惹毛了,这老娘们儿要发飙了!”

“往哪跑?”

他一指那个被胡媚儿打碎的窗户:“从这跳下去!”

我一蒙:“跳下去?”从飞驰的火车上?

“快点!握草,她要暴走了!”

我一回头,胡媚儿果然已经站了起来!她浑身上下冒着腾腾黑气,整个车厢似乎都随着颤抖起来!

“采薇,快回香囊里来!”我咬牙道。

采薇艰难地一挥手,化作一缕黑烟,钻进我的口袋里去了。我两步冲到窗前,站在窗台上,我腿肚子都直打哆嗦:“火车这么快,跳下去必死无疑啊!”

“少他妈废话!你难道愿意让这**咬死吗?”

我当然不愿意!

忽然,身后破空声响起,车厢里的座椅、行李“呼呼啦啦”倒了一片:胡媚儿要冲上来了!

男子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符,双手结印,两个指头夹住了往后一撇,笑道:“再送个火符给你玩玩。”

那火符飞一下子飞出一米远,“轰”的一声炸开,熊熊烈焰冲天而起,瞬间形成一道火墙,将胡媚儿挡在了后头。

胡媚儿忌惮火势,半步也不敢上前,只在火墙之后焦躁地踱来踱去,看起来十分暴躁不安。

“快跳啊,这道火符撑不了多久的!”

“妈的,死就死吧!”我一拳锤在窗框上,“摔死也比被她咬死强!”

我两眼一闭,纵身跃了出去,只听见耳畔风声“呼呼”作响,然后我就人事不知了。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鬼怪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