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爱似蜜糖已成瘾
爱似蜜糖已成瘾

爱似蜜糖已成瘾 慕溪 著

已完结 宋迦音易轻尘

更新时间:2020-02-12 10:06:20
主角叫宋迦音易轻尘的小说叫做《爱似蜜糖已成瘾》,本小说的作者是慕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不幸的是,我的婚姻不过短短四年就夭折了。曾经我以为就算是全世界的男人都出轨,我老公也不会出轨,但我忘了,他也是全世界男人中的一份子。当我们平静的生活被一条短信撕开伪装后,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我循声望去,意外地看到易轻尘那台黑色越野车,他坐在后座,从半开的窗子探出头叫我。

我一看是他,忙过去打招呼,问他在这干什么,他说他要去公司在玉苹县的下属单位去视察工作,然后问我去哪里。

我愣了半天没说话。

因为实在太巧了,孙海洋的老家就是玉苹县,但我之前压根没告诉过他。

“怎么了?”他看我不说话,迟疑道,“不会这么巧你也要去玉苹吧?”

“嗯。”我点了点头,还处于蒙圈状态。

“那刚好,你上来吧,给你省张车票钱。”他说道,脸上看不出一点刻意的痕迹。

“可我已经买了票。”我说道。

不管他是故意的还是真赶巧了,我都不愿意和他同行。

我没有资格,也不想一次又一次欠他的人情,而且,三四个小时的旅程,和他这样的一个男人待在一起,我怕我会紧张到窒息。

他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没有再坚持,平静地说了一句祝你此行顺利,便吩咐司机开车走了。

他可真是一个标准的绅士,永远都那么淡然,从容,会给你最好的建议,但从不强人所难。

换做是尚岩,如果我不坐他的车,他绑也要把我绑上去。

我到达玉苹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下了长途汽车,又换乘城乡公交去到孙海洋家所在的镇子。

孙海洋家在镇子的最西头,我四年间一共来过两次,一次是结婚回来办酒席,一次是婆婆病了回来看她。

一路走过去,镇子上的人都不怎么认识我,交头接耳地问是谁家的亲戚。

我走到孙海洋家,推开铁质大门,婆婆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听到门响抬起头,一看是我,腾一下站了起来。

“宋迦音,你跑来干什么?”她粗声粗气地问道。

“来找你。”我竭力保持冷静。

“找我干什么?”她不自在地骨碌着一双死鱼眼。

“干什么你心里没数吗?”我说道,“你气死了我妈,把我家洗劫一空,连我外婆的镯子都不放过,以为跑回来就算完了吗?”

“我哪有,你不要血口喷人!”婆婆梗着脖子死不承认。

“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我冷哼一声,“我已经报警了,相信警方很快就会有人来调查的,盗窃事小,人命关天,你和你女儿谁也跑不了,等着坐牢吧!”

婆婆吓得脸都白了,下意识地往后退,“你,你真报警啦?”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我不动声色地说道,“你识相点,赶紧把镯子还给我,衣服什么的我就不追究了,全当是送你们的。”

“镯子,镯子……”婆婆吭吭哧哧的,似乎有什么为难,这时,孙晓云从堂屋出来了,她掀开塑料门帘问道,“妈,你和谁说话呢?”

话音未落,便看到了我,发出一声惊呼,心虚地往屋里看了一眼,调头就往回跑。

我这辈子从来没这么机灵过,她一个眼神,我立刻联想到她是在给谁通风报信,拔腿追了上去。

“宋迦音!”婆婆紧跑两步拽住了我的衣服,把我往后一拉,闪身拦住我的去路,故意找我的茬,“话没说完就跑,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真是个有娘生没爹教的,起码的礼貌都不懂,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城市的人。”

一句有娘生没爹教勾起了我满腔的怒火,我心里积攒了几天的憋屈瞬间爆发,理智被烧的一干二净,抬手一巴掌扇在她那张老脸上。

“说我没教养是吧,我今天就没教养给你看,让你知道人被逼上绝路都会干些什么,反正我今天来也没打算活着回去,我就是来找你给我妈偿命的!”

我说着就发疯似的把她推倒在地,骑在她身上左右开弓。

婆婆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抓住了我散落在前面的头发用力扯,我疼得倒吸气,手上却没停,狠狠掐住她的脖子,掐得她直翻白眼。

“啊,宋迦音,你这个泼妇,你快放开我妈!”孙晓云从屋里冲出来,看到她妈翻白眼,吓得惊声尖叫,过来用力掰我的手。

我已经抱定了鱼死网破的决心,手被她抠出血都不肯松开。

孙晓云眼看着她妈快不行了,扯着喉咙喊,“哥,哥,你快出来呀,妈快被这个恶婆娘掐死了!”

她这一声“哥”证实了我的猜测,孙海洋果然在家。

我联想到婆婆在我家时那躲闪的态度,甚至怀疑孙海洋那时候就已经回来了,她之所以跑到那边跟我闹,就是贼喊捉贼。

想到这里,我更加怒火中烧,用力收紧了手,誓要把孙海洋引出来。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孙海洋一阵风似的跑过来,大声喊道,“迦音,你是不是疯了,快点放开妈!”

“我不放,我今天就是来杀人的!”我两眼冒火地盯着他,“孙海洋,你个王八蛋,人渣,你终于敢露面了,你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坑害我?”

“老婆……”孙海洋嗫嚅着叫我。

“闭嘴!你特么的没资格这样叫我!”我粗鲁地骂道,眼角瞥见门帘一晃,小柳扶着腰走了出来,手腕上一只翠绿色的镯子,正是我外婆的那只。

我气得血直往脑门上冲,对孙海洋嘶声道,“姓孙的,叫那个贱人把镯子还给我,不然我掐死你妈!”

我收紧手,婆婆难受地哼了一声。

“别,别,迦音你冷静点,我这就让她给你。”孙海洋从来没见过我这般不要命的样子,一时被我镇住了,回头叫小柳,“快点,把镯子取下来。”

“亲爱的~”小柳挺着一点都不显怀的肚子,委屈道,“这镯子不是妈送我的传家宝吗,你都答应和我结婚了,为什么要给她?”

不要脸的贱人,我还没和孙海洋离婚呢,她就开始叫妈了,还有这不要脸的老太婆,偷了我的镯子,还有脸说是她的传家宝,真是不要脸到一块了。

“圆圆,听话,快给她,回头我再给你买个好的。”孙海洋柔声细语哄着小柳,那种宠溺的语气让我心头阵阵刺痛。

曾几何时,他对我也是这样百般温柔……

小柳不满地扭着身子,把镯子一点一点往下褪,眼看着就褪下来了,忽然夸张地叫了一声“哎呀”,镯子应声落地,摔成三截。

“我杀了你!”我目眦尽裂,松开孙海洋他妈,不顾一切地向那个贱人冲过去。

小说《爱似蜜糖已成瘾》 第015章 就是来杀人的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