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再见,亲爱的陌生人
再见,亲爱的陌生人

再见,亲爱的陌生人 至少还有你s 著

连载中 岑言盛璟霄 青春重生江湖恩怨轮回重生

更新时间:2020-02-12 17:16:46
主角叫岑言盛璟霄的小说叫做《再见,亲爱的陌生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至少还有你s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离婚是她提的,说可以做朋友的也是她,但是当他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走进教堂的时候,她的心却微微疼了,也罢,孩子没了,他们便是陌路人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该不是璟霄他忘不了乔小姐你,其实现在二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个贵妇完全没把岑言当作人来看。  

她挖苦完了,话锋-转竟连乔若凉也-同骂了进来。  

岑言立刻就扫了盛璟霄一眼,她看到了男人眼底里的怒意,也察觉到了周围媒体记者蠢蠢欲动的眼神。  

要是他维护乔若凉的话,不管是他,还是乔若凉都会被媒{体写成不知廉耻的偷情男女。  

“我相信乔小姐的为人,璟霄和她是好朋友,好朋友私下见个面吃个饭很平常的,对吗乔小姐?”  

其实这段时间内乔若凉和盛璟霄的见面都是无意中的社交场合里遇到的,高傲如她,这个男人四年前选择了在她离开后,不仅没来找她还立刻就娶了别的女人,她伤心透了,绝望透了,所以把自己的心门关起来,再也不让自己在去想他,这次回国也绝对不是来破坏他的婚姻的。  

乔若凉憎恨被人泼脏水,她的表情就刚才起就一直遏制自己发怒。  

谁能知道岑言这个时候的反应竟然那么淡定友善。  

-个就要失控的场面因为她的机智,谁都没有受到伤害。  

岑言用微笑的眼神一-直看着乔若凉,她希望她能帮助她-起化解危机。  

乔若凉有那么一丝讶异,她以为女人都是善妒的,天底下有哪个女人会去帮助另一个和自己丈夫“纠缠不清”的女人?  

她以为岑言一定很讨厌她,甚至攻击她,但此刻她丝毫感觉不到这个女人对她有任何敌意,她是在替她解围,因为大家都是女人,女人的名誉是很重要的。  

“是的,我和盛先生只是朋友。”  

乔若凉很快冷静下来,保持着她的傲慢,“夏夫人随口就给人按上偷人丈夫的罪名,难道是因为你家夏先生恬不知耻的跟你家小保姆生了私生子吗?”  

豪门里的那些丑闻总是一-传十,十传百。  

乔若凉嘴巴利得就像把刀子,对方怎么伤害她,她便同样冷酷得一-点都不给人留情面,贵妇因为如此直E3的反击,脸上那过于厚重的粉底霜差点扭曲全部散落下来。  

她骂了一声“你”就灭头土脸的扭头跑开。  

岑言侧头一笑,刚好和乔若凉对上眼神,两个女人有些微妙又尴尬的相互笑了一下。  

旁边等着记录下好戏的记者们都落了空。  

可全场的关注还是聚焦在她们两个女人的身上,岑言原本是想要让开位置,找个空间让盛璟霄和乔若凉好好聊聊的,但乔若凉并没有这个意思,她说自己几天后要开画展,还有些事需要回画廊商议就先和胡安离开了。  

岑言能从盛璟霄的神色里看出他的黯然神伤。  

漫长的寿宴礼_上,盛璟霄的表情从未拨开云雾见月明,回去的路.上,前座的空气也十分凝重。  

...很漂亮呢。”  

寂静的空气里,岑言的声音带着甜蜜的微笑,盛璟霄并没有理睬她,她又说:‘那么有魅力的女孩儿,不小心就要被人追去了,你再不行动的话,到时你悔得肠子青了都没有用哦。”  

岑言习惯了自言自语,她的眼神从弯弯的眼角落到盛璟霄直接分明的左手上,那握着方向盘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白金结婚戒指。  

“戒指自己带有什么用,也要把人给套牢呀。”  

岑言和盛璟霄结婚是没有戒指的。  

盛璟霄带了四年的戒指是当年他对乔若凉求婚时的戒指,秦叔告诉岑言,当时乔若凉是答应嫁给盛璟霄的,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在盛璟霄的内心,他盛璟霄的妻子从来都是乔若凉。  

岑言是细心的人,刚才在寿宴上,她注意到盛璟霄扫过-眼乔若凉的无名指,那上面空空如也的地方令他十分失落。  

刚才挢若凉并没有佩戴他送的戒指,他一定很生气吧?  

“是需要我再提醒你,我和你的关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吗?  

“不就是陌生人吗?你就当碰到了个发酒疯的陌生人,人家乱说话,你也要指责她吗?”  

岑言笑着,口吻有点像是在逗盛璟霄,至于她内心有没有点微微痛,只有自己知道。  

盛璟霄难得的发现自竟也有拿岑言没办法的时候。“就算你讨厌我这个陌生人,我也要说一”  

岑言任性起来,盛璟霄觉得自己有点头疼。  

“乔小姐是个好女孩儿呢,三观又正你还不快点和我离婚,正正经经的追求人家,不要让人家给说闲话了?”  

“还是你真的要当乔小姐一辈子的’朋友’?刚才胡安先生搂着乔小姐,我看你的醋坛子都要气炸了一啊!!”  

车身突然猛烈的一个刹车,岑言后背重重的砸在椅背上,她看了眼满脸严肃的盛璟霄,她以为是她说得太过了惹怒了他,然  

盛璟霄是为了接一个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哭泣着惊恐着,像是在寻求盛璟霄的帮助。  

-定是乔若凉发生了很严重很严重的事,岑言从没见过盛璟霄那么紧张过,慌张过。  

他打开了车门,“你先下车,自己回去。“...哦。”  

深冬十二月的天,岑言没有穿外套,寒风刮来,纤瘦的身子微微发抖的站在有点荒芜的陌生街道,她看着盛璟霄焦急的尾灯消失在尽头。  

摸了摸额头,有点发烫,其实这几天她都有点感冒,出门前吃的药药效应该是过了。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重生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轮回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