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民国鬼事,雾水情缘

更新时间:2018-10-09 10:13:59

民国鬼事,雾水情缘 连载中

民国鬼事,雾水情缘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山童妖妖分类:灵异主角:苏小柔白少安

主角叫苏小柔白少安的书名叫《民国鬼事,雾水情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山童妖妖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苏小柔,为了救他,嫁给了他的侄儿。三更半夜,他化作鬼魅报仇索欢。“白少安,你是人是鬼?”“非人非鬼。”民国时期的惊悚鬼故事,僵尸现世、鼻烟壶鬼、古井浮尸、鬼衙金库……乱世情缘携手探秘,相爱相杀,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窖里,竟发出一声女人的笑声,还笑得如此邪气,令我背脊发凉。

“是谁!”我警觉地转过身,却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见。

一道寒气吹着我的后脖子,就像……就像身后有人!

“谁!”我拔下了头上的簪子,簪子是纯银的,尖端十分锋利,我紧紧攥在掌心,护在了胸前。

“嘻嘻嘻……”那道又细又长的笑声再度传来,就在前方不远处,我刚准备过去,额上就滴下了一滴冰凉的水……不,是血。

“你究竟是谁。”我擦掉额头腥臭的血,第三次发问。

一阵铿铿锵锵的声音不断靠近,每一步都离得很远,仿佛是跳着过来的。

也不知是地窖本就阴凉,还是对方寒气逼人,我的半边身子麻了。

一双手,从后背猛地伸出来,攀爬到我的身上,我能感觉到有人正贴在我后背,那人身上有股尸臭味,只是没老太爷的那么浓烈,离得近了才闻到。

当臭味出现,我心里已经明了了:“你是鬼,对吗?”

见我如此冷静沉着,攀爬的长指甲愣了愣,令人发毛的尖锐嗓音落在耳畔:“你不怕我?”是个老太太的声音。

我笑,把眼泪给挤了出来:“怕,可是相比人心,我宁愿与鬼共处。”

“倒是个明白人。”

身上的手突然松了,我听见那阵铿锵如踩高跷的脚步跳到了面前,黑暗中,似乎有东西在靠近,观察着我的脸。

“你的命格……不该在此处啊!”那老婆婆神叨叨地说了一句。

我又笑了:“这已经不是第一人说我命好了,重安镇的刘瞎子,白府的巫师,现如今连你这只老鬼都看出来了,可是,我的命运确实如此,世间该尝过的人情冷暖,我都尝过了,这次恐怕……”

“你这个丫头命不该绝,丧气话就别说了。”

“可是人活着,如行尸走肉一般,命该不该绝,有什么区别?”

这下,倒是这老鬼给愣住了,半晌才叹道:“小小年纪,经历过什么风浪,哼!”说完,她跳到了墙角,便再也没有说话,但我知道,这只老鬼一直在盯着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短暂的接触,让我感觉到,她对我并无恶意。

我站得脚脖子酸,在黑暗中摸索,一阵拖拉声滑过,陈旧的木箱子落在脚边,我对着老鬼的方向:“谢谢。”

坐下后,我过了小半会儿,终于才习惯了嘴上说的——与鬼共处。

鬼怪,乃人死之后的魂魄所在,洋人说,鬼魂只是一种磁场,而在咱们国内,确是人人不敢触及的可怕之物。

自从嫁入白家之后,怪事也遇了不少,可在我眼里,鬼怪却反而比活人更容易相处。

“你这人还真是奇怪。”老鬼终于又开口了:“每一个被丢下来的,不是哭闹就是发疯,你倒好,泰然处之。”

我只问一句:“请问婆婆,他们哭闹发疯有用吗?”

“无用。”

“所以,我为何要浪费力气?”

“你这小媳妇,心里跟个明镜似的,既然这般聪慧,为何被丢下来?”

“因为,授人把柄。”小轩的命在白远卿手里,我不从,弟弟停药后,最多撑三天便会死。

“真正的强者,不会让人抓住任何把柄。”

“是。”她的话令我想起了白少安,他就是一个没有把柄的人,所以才能身居高位,呼风唤雨。

我听这位老鬼谈吐不凡,不像一般的老妪,问道:“婆婆,请问你是何人?”

“我?哈哈哈……”她笑了起来,声音在地窖中回荡:“我是谁……对啊,我是谁呢?”

她发疯地又哭又笑,好几次从我面前经过,我的双膝就会发麻,她的寒气,不是一般的重啊。

罢了,我提了一个不该提的问题。

我和一个老鬼,在黑暗的地窖里,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中途有人来送饭,见我没有疯癫痴傻,便又将地窖给关上了。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白远卿要将我关到地窖,因为地窖闹鬼,还是一只很凶恶的老鬼,进来的人,不是疯癫就是死,想到这儿,我就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白远卿想伤人于无情,好歹毒的心!

见我气愤,老鬼反而还安慰我,陪我打发时间,说了一些陈年老旧的故事,无一例外都是驱鬼治邪的旧事,这老婆婆生前应该是个道士或是个瞧事的阴婆,就这言语之间,也让我学到了不少土法子。

我想起白家古井浮尸的怪事,问道:“婆婆,若是有人故意毁坏龙眼,让井底浮尸,怎么解?”

“这个……倒是挺麻烦,不过也不是无法可解。”老鬼靠近我,说了好大一堆,我不知不觉就记在了心里,虽然,我也不知为何要问,为何要记,我不想承认心里还有白少安,更不想承认自己担心他。

更何况……我自身难保。

说完后,老太婆滋溜一下跳到我面前:“小媳妇,有人来接你了。”

她好像很怕来人,因为之前小厮和家丁来过,她也未曾回避过,可这个人到来,她却连说话都小心翼翼。

“这真是个可怕的人呐……”她自言自语,将一个冰冰凉凉的小物件塞到了我的掌心:“拿着。”

“这是什么?”

“别问,你替我带出去管着,假以时日会有人来找你的。”话刚说完,余音仍在,老鬼就消失不见了。

地窖被人开启,我抬头望着天,刺眼的阳光射了进来,一双熟悉的军靴落在头顶,白少安救世主般出现。

看到他,我看到了希望,他来救我了!

但很快,就被凉水浇头,心都凉了,他只是厌恶地瞥了我一眼:“拖出来,交给保安部!”

保安部?为什么要把我交给那群披着人皮的狼?

要知道,保安部就是一伙地痞流氓的聚集地,平城里的地头蛇全都收编在内,令百姓苦不堪言。

“白少安,我犯了什么罪?”

他居高临下:“盗窃。”

“我盗了何物?”

“陪葬品。”

当我被白远卿冤枉威胁时、当我被关入地窖时、当我遇见老鬼时,从来都没有如此难受过,心头被铅石堵住,无法呼吸,唯有苦涩在心头。

“你问也不问,便给我定了罪?”我看着他,不错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神情,可是,他除了厌恶还是厌恶。

“还需问吗?”他淡淡地说:“除了你,还有谁?”

相处多年,肌肤之亲,却从未有过今日的陌生,原来,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

更令人心寒的是,昨晚他明明就在祠堂内,是我最有力的人证,却睁眼说瞎话,判了我的罪。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举起双手,白少安亲自落下了冰凉的手铐……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职场对决小说
  3. 悬疑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