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爱是一场无奈的角逐
爱是一场无奈的角逐

爱是一场无奈的角逐 奶糖咖啡 著

连载中 顾念傅玉寒

更新时间:2020-02-22 10:58:20
顾念傅玉寒是小说名字叫《爱是一场无奈的角逐》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奶糖咖啡,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主角:顾念傅玉寒;她以一场强硬的手段嫁给了她爱的人,从此,地狱开始向她靠近,两条人命加注在她头上,五年苟活下来的牢狱之灾彻底改变了她。曾经那个骄傲的天之娇女活得还不如一条癞皮狗。脱光衣服的侮辱,为了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外面的雨下的不知多久,丝毫没有要停的趋势。

夏日里衣衫穿的凉薄的顾欢,跪在医院的院子里,看不明情绪。

原本她精致的五官,此刻早已肿起老高,早已退却了往日里的精致和美丽。

啪!

一声接一声的清响,一个女人对着顾欢脸一直左右开弓,长长的指甲划破她的脸,留下鲜红的痕迹。

“你为什么这么贱!你害了我女儿诗然,现在又要害诗语,你要这么狠!”

这个发了疯一样打着着顾欢的人就是宁夫人,小女儿的死和大女儿的流产,都是被这个女人所赐,她怎么能不恨她?

一想到两个女儿可怜的命运,宁夫人高高扬起手掌,愈发用力的打向顾欢的脸。

“**,你不仅害了我两个女儿,甚至连诗语肚中尚未出世的孩子,你都不放过,你这种人怎么不去下地狱?!”

顾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的眼睛始终定在一个地方,在眩晕中看着对面的窗口。记忆里熟悉的身影岿然不动,俨如一个寂静的王者看着匍匐在他脚下的蝼蚁。

他冷漠的目光,哪怕有一瞬间对她是温柔的,她也满足了,可现在……她只觉得连呼吸都是痛的。

三年的婚姻,她一直奢求着能够将他的心焐热,可结果好难,无论她怎么做,可是到最后他只会离她越来越远。

顾欢眼睛里的绝望,让宁夫人下手越加的变本加傅,她抬起穿着细长高跟鞋的脚死死地踩住了顾欢的手背。

“傅玉寒他不爱你,他眼睁睁的看着我这么对待你,也不会多说什么!当初你逼着傅玉寒娶你又怎么样,你不过是他人生里的耻辱!我家诗语才是他心里如珠如宝的女人!”

像是为了应证宁夫人的话,窗口处,一道纤弱慢慢走过来,站在男人的身旁。

虽然雨幕很大,但顾欢能明显地看到宁诗语依偎进了傅玉寒的怀里。

而男人则是怜惜的将她拥紧,然后带着她头也不会的离开了窗口。

心中酸涩的想要将她吞没,她哭了,在这雨夜里,哪怕脸上都是雨水,可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我要见......傅玉寒...让我见他..”

顾欢从一开始就一直坚持着说着一句话。

她要见她的丈夫傅玉寒,她要向他解释,她也想听他亲口说清他和宁诗语之间的事情!

“你还想见他?可他并不想见你,你觉得如果不是他的授意,你觉得你的后背会被抽烂吗!”

宁夫人虽然说的狠毒,可话出口还是不免有些心虚。

知道宁诗然是因顾欢而死之后,宁钟涛气愤之下就对顾欢动了刑,打的时候她在场,所以她知道这破碎不堪的衣服下是怎样的血肉模糊。

不过现在是晚上,又被雨浇了这么久,肯定早看不出什么了,宁夫人稍稍放心了些。

知道傅玉寒离开了窗户口后,她脸上更是露出了一抹狰狞,脚猛地用力。

“啊——”

一声惨叫,穿越了整个雨幕,鲜血从手掌里喷出来,那尖锐的高跟鞋的鞋跟已经穿透了掌心。

昏过去的瞬间,顾欢听见一个人用着冷清的声线说。

“夫人,傅先生说一会直接将人送进监狱。外面雨大,诗语小姐担心您的身体,您还是先回去吧。”

......

温度适宜的病房里,宁诗语虚弱地躺在床上,在男人转身时急切地拉住了他的手臂。

“玉寒,是我不好。”

女人哽咽出声,一瞬间眼泪仿佛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可怜怯懦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疼不已。

傅言谦转过身,眉头锁紧“别胡思乱想,医生说你需要休息。”

他年少时家族破败,在最落魄的时候他来到宁家,从小和诗然一起长大,情同兄妹。

“玉寒,我没能保住我们的孩子,是我不好,都怪我!”

宁诗语用力抓住傅玉寒的手,“我当时只是想劝劝顾欢,让她跟我姐姐道个歉,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被顾欢无端指责,更不会恼羞成怒地服毒自杀,我愧对姐姐,我只想补偿啊。!”

宁诗语越说越激动,她送来傅玉寒手,抱住自己的头不停说着,“是我不好,真的是我不好,呜呜呜.....”

“我不该爱你,你都结婚了,我哪怕再心疼你,也不该插足的,是我的错……!”

傅玉寒看着病床上脆弱的女人,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却是另外一张五官精致,带着张扬的自信,永远都能吸引到人的脸。

顾欢和诗语一样,从不掩饰对他的爱慕。相对于诗语柔弱忍让,而顾欢则是对自己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是勇往直前,哪怕威胁他要用顾氏的力量毁了宁氏,也要嫁给他。

宁家对他有恩,一段婚姻换宁家安然无恙,他给。

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竟然会这么不知足逼死了诗然,还害得诗语流产。

心里开始变得无比烦躁,但傅玉寒并不是那种喜形于色的人,即便是熟悉他的人也很难看出他情绪里的变化。

“你没错。”

错的是他,如果那天他没喝醉的话也不会和诗然**。

事情发生后他调查才知,原来是顾欢在他酒里下了药,不然他也不会如此失控,还伤害了那天来找他的诗语。

宁诗然凄婉的看着他,眼睛里带着些许欣喜,可随后,又忍不住落下几滴眼泪。

“玉寒,顾欢毕竟也是女人,他肯定也是太爱你了,所以才会做出这种错事。你常年回避她,她难免会控制不住身体的欲望,当初给你下药也是无可厚非。”

宁诗然善解人意的继续说,“我会劝爸妈放下这件事的,这也让你对顾家那边有个交代。”

傅玉寒的眸色晦暗难明,扶着宁诗语躺回床上,又帮她盖上被子掖掖被角。。

“你好好养身子,别的事情别操心了,我来处理就好。”

男人出来后,换好被雨水打湿的衣服和鞋子的宁妇人,被人搀扶着赶紧迎了过来。。

来到男人面前后,宁钟涛和夫人对视一眼,然后一脸急切地询问。

“玉寒,你真的同意我们起诉顾欢吗?”

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看着傅玉寒,等着答案。

小说《爱是一场无奈的角逐》 第2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