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过路人与稻草人 著

连载中 清河楚瑾瑜

更新时间:2020-03-16 15:51:54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是过路人与稻草人著作的重生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精彩节选:死在渣男和小三的手中,她清河郡主重生为懿礼公主,复仇的烈焰时刻在心头焚烧。只是这深宫处处都是敌人,处处都是阴谋陷阱,一个即将和亲的公主如何扳倒后宫中的豺狼虎豹?且看她如何一步步攀登至顶峰,回身找渣男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家宴结束之后,皇帝在戚贵妃耳边说了一句话,戚贵妃微微点头,眸色却十分清冷。

待诸位王爷走后,戚贵妃对尚贵嫔道:“还有两个月便是中元节,贵嫔这两个月若无什么事情,便留在苏和宫抄为皇太后抄写佛经吧。”

尚贵嫔先是一愣,继而淡淡地道:“这是皇上的意思?”

戚贵妃眉目一挑,神情冷淡,“本宫的意思。”

尚贵嫔低头敛眉,“既然是贵妃娘娘的意思,那臣妾遵旨便是。”

清河心中不禁一片惨然,若今晚苏贵人被定罪,就算不死也必定打入冷宫,可皇帝调查清楚之后,始作俑者却只是被禁足两个月,还给她留了足够的面子,没有当众宣布,难怪,她的气焰会如此高涨,连戚贵妃都不放在眼里了。

她扶着苏良媛默默地往回走,忽地听到身后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懿礼公主留步!”

清河回头,只见南楚五皇子楚瑾瑜手中抱着血狼静静地站在梨花树下,树上挂着羊角风灯,照影得他面容白皙,轮廓分明,更照得他一双漆黑的眸子如同漩涡一般,叫人看不到底。

清河忽然有一种错觉,仿佛早便认识了此人,他站在哪里,无端让她有种熟悉感。

但是前世今生,她很肯定,从未见过他。

“五皇子有什么事吗?”苏良媛站在清河面前问道,她不想清河与其他男子来往过多,免得落人口实。

楚瑾瑜微微一笑,眸子竟像化开的幽光,璀璨得叫人移不开眼睛。

他走上前来,手中依旧抱着血狼,却不是看着苏良媛,而是看着清河,“能否单独与你说两句话?”

他说话的时候,手轻轻地抚摸着血狼的头,动作轻柔,带着说不出的蛊惑。

清河感觉到此人十分危险,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无惧任何的危险,遂对苏良媛道:“你先回去,我片刻就回。”

苏良媛眉心蹙起,“这不好吧,宫中人多口杂……”

“良媛不必担心,不过是两句话。”楚瑾瑜道。

苏良媛又看了看清河,见清河一脸的坚持,便只得道:“不要耽误太久,你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

清河点头,示意小绺与石青带着苏良媛回去。

两人站立在梨花树下,风声沙沙,身旁有忙碌而过的宫人,但是无人驻足停留。

清河静静地道:“五皇子要与我说什么?”

楚瑾瑜望着她,眸光有研判,有探究,然后,舒展了眉心一笑,“或许,小王该叫你一声清河郡主!”

这句话,如同轰雷,在清河头顶上炸开,她白着一张脸,久久说不出话来。

她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去,连嘴唇都是白色的,重生的这些日子以来,知道自己的处境之后,她一直都十分冷静,唯独这一刻,她心神倏然就乱了。

“什么意思?”慌乱片刻,她找回自己的声音。

“雪球,去吧,她便是你的新主人了!”他缓缓地弯腰,放下手中的血狼,血狼呜咽了一声,直奔清河,蹭着清河的小腿,显得十分亲密。

“不,五皇子,请把话说明白。”清河心中一阵惊惧,此人知道她的身份,这怎么可能?重生这个事情,连她自己都觉得荒诞。

楚瑾瑜缓缓地转身,身后一株蔷薇开得灿烂,他的笑容一如蔷薇绽开的花瓣,“我们还会见面的,郡主!”

说罢,锦袍微微扬起,青丝被风一卷,在后背轻轻起伏了一下,复又温顺地贴服在他背上。

清河心中震惊,看着他的背影,想追上去问个明白,但是,她又怕问明白之后,便是自己劫难之时。

她低头抱起血狼,血狼扬起血红的眸子看她,竟让她的心有片刻的宁静。

血狼伸出舌头,舔着她的手背,像婴儿撒娇一般。

清河的心,陡然想起自己的儿子煊儿来,曾几何时,煊儿也是这样在她手抱中撒娇。

心倏然便坚定了起来,楚瑾瑜,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知道什么事情,也阻止不了我复仇的大计。

回到苏和宫,宫中的人都有些诧异她抱了一条“小狗”回来,小绺想上前逗弄它,却被它凶狠地吓退,雪球仿佛只对清河一人亲密。

“知道宁郡王为何不入宫吗?”遣走了身边的人,清河问小绺。虽说是家宴,但是通常这种家宴都会邀请郡王,父亲以前也曾参加过数次宫中的家宴。

小绺道:“听喜公公说宁郡王夫妇本是受邀入宫的,但是郡王妃病倒了,所以郡王也没有入宫。”

“病倒了?什么病?”清河听得母亲病倒,心中一急,声音也扬了起来。

小绺被吓了一跳,怔怔地看着清河,“这……什么病奴婢并不知道,只是,想也知道,宁郡王夫妇如此疼爱清河郡主,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间大痛,想必郡王妃无法承受痛失爱女之苦,一时病倒了也有可能的。”

清河听得此言,心如刀割,母亲的身体一向虚弱,如今得此噩耗,只怕不容易缓过来。

看来,要想办法让他们知道自己还活着,因为她如今孤立无援,无法兼顾煊儿,要让他们知道元肃的为人,也好让他们护着煊儿。

只是,他们会相信这么荒唐的事情吗?就算相信,她如今如何出得宫去?

她神思烦乱,久久蹙眉不得舒展。

一个人倏然闪过她的脑海,楚瑾瑜。

但是,此人是敌是友?不,不能相信他,此生务必要步步为营,否则,一旦倾覆,再无复仇翻身的可能。

“公主,您怎么了?为何对宁郡王夫妇如此敢兴趣?”小绺犹豫了一下问道。

清河收回心神,勉强笑笑,“昔日清河郡主入宫,我刚好受了尚母妃的责备在殿前跪着,是清河郡主为我求情并且安慰我几句,这份恩情我记在心头,如今她死了,留下孤子与年迈父母……”

她声音缓缓地哽咽了起来,本想在小绺面前淡然地说几句,却发现说的都是心头大痛,怎也无法平静。

所幸小绺心机单纯,只道清河善良念及旧情,便宽慰道:“元煊有父亲照顾,虽说失去生母,但是大将军府中疼爱他的人多了,公主不必为他担心,至于郡王夫妇,除了郡主一个女儿,他们还有一子,宁将军一定会好好孝顺他们。”

小说《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第十四章 楚瑾瑜知情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