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白夜乌鸦 著

连载中 刘楠张雅

更新时间:2020-03-17 16:46:14
甜宠新书《我在急诊科那些年》是白夜乌鸦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刘楠张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医这么多年以来,和朋友聚会的时候,被问过最多的问题往往不是你见过最难治的患者是什么样子的,而是:你老在重症监护室工作,有没有遇见过什么诡异事件……故事,要从我进医院开始说起。...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六章陈树

“瞎猜的呗,我是头一回听到脏东西警告我不要管闲事,被这么凶的脏东西缠着,张雅肯定悬了。”

“万一她当晚没死,您这脸往哪搁?”

“没死就没死呗。”王主任冷笑道:“就算她没死,你还敢在我面前炫耀?”

“不敢不敢,咱啥也不敢说,啥也不敢问。”

王主任将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我俩那点矛盾也就冰释前嫌,但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科里的麻烦。

王主任若有所思:“刘楠,你那个噩梦是不是预示着什么?”

“哪个梦?”

“18床问你为什么不救他的那个。王小楠死后,我从来没在科里见过他的鬼影子,你一来就遇见了,18床不是说,大家伙都在等你么?会不会这些年咱科里积攒的脏东西,都准备把你带走?你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

没吃过猪肉我也见过猪跑,都说人死后七天以内,不算那种玩意,梦到18床应该是我的心魔作祟。

但18床可以不管,戴手镯的老太太却要掐死我,我只好继续求王主任:“您老别吓唬我了成不?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了,您帮我想想主意呀!”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王主任攥紧拳头,对我说:“原先我刚能看到脏东西的时候,提心吊胆过一段时间,曾打听到一位懂行的师傅,我去找他时,他不在家,后来又没出什么大事,我就再没去过,事到如今,你去找找这位陈海师傅吧。”

近三十年前的事,那阵子用座机的人家都少,王主任没有陈海师傅的电话。

他在纸上写了个地址,让我去碰碰运气。

转过天我去找陈海师傅。

陈师傅住在京郊鹫峰脚下的一个小村子里,离大觉古寺不远。

我早上八点出发,一路地铁公交,到了大觉寺已经十一点多。

王主任的地址到此为止,他早不记得陈家的具**置,让我到了地方打听家里有两棵千年银杏树的陈姓人家。

大觉寺以清泉古树著名,周边也有几片银杏树林,最出名的就是陈家的两棵千年银杏,林业局纪录在册的文物古植,但这两棵树并非陈家祖传,而是几十年前被村里安排当园丁,这才围着两棵树盖了院子。

村口挤满烤银杏果的小摊贩,我打听陈家,他们只向我推销自家的银杏果,没一个如实相告的,颇费一番周折才在村里找到一座敞着门的大院子。

果不其然,院里有两棵敦敦实实,枝干龙蟠虬结的大树,树下晾满了摊开的银杏白果。

有个衣着土气,二十七八岁模样的男人蹲在地上,一手捧着手机津津有味的看着,另一手抓着根长棍,拨拉地上的白果。

我敲敲门,问道:“你好,这里是陈海师傅家么?”

男人抬头,乱糟糟的头发下是一种其貌不扬的脸蛋。

他操着郊区独特的京片子问:“你谁呀?”

“我是XX医院的实习医生刘楠,找陈师傅有点事。”

“啥事呀?”

不足为外人道,我又问:“陈海师傅在家么?”

“先说啥事,我再告你在不在。”

或许是看出我不想跟不相干的人说太多,他主动介绍:“我是陈海的孙子。”

原来是个孙子。

我走进去,孙子也站起身,将木棍扔在一旁。

“陈先生你好,我遇到点麻烦事,有人介绍我找陈海师傅帮忙。”

孙子将我从头打凉到脚,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随后,他神神叨叨的在我面前掐算起来。

“刘楠是吧?遇到的事比较邪乎是吧?介绍你来的人在四十岁往上,跟我爷爷关系一般,最少二十年没见面,我没说错吧?”

我不由诧异:“你怎么知道?”

孙子满脸得意:“我叫陈树,江湖人称小百度,掐指一算我都知道。”

其实陈树不是小百度。

他是真孙子。

他爷爷除了会种地,只有点驱邪消灾的能耐,所以我不可能为了其他原因找他爷爷帮忙,而且老头死了快三十年,只有关系一般且好久没有见面的人,才会介绍我来找一个死人。

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第一次见陈树时,我确实被他的话欺骗了。

我佩服道:“小师傅你厉害呀。”

“一般一般,我只得了我爷爷六成的功力,”陈树谦虚道:“我爷爷在山上等香火,最近不方便见客,你遇到什么麻烦事就跟我说吧,也许我就能帮你处理。”

有那一番掐算,我哪里会怀疑他,屋都没进,就在院里把事情讲了一遍。

“这样啊...”

听我说完,陈树拉我到屋外的台阶坐下,皱着眉头说:“这件事可不好处理,照你所说,害死那姑娘的老太太不是被掐死的就是被吊死的,掐死还好说,吊死就麻烦了,世间死法万千,吊死淹死的人变的没脸子是最凶的,一来这两种死法很痛苦,导致亡者怨气高涨,二来它们一个被水泡着,一个被绳吊着,死后也不得安宁,且得拉几个人,害几条命才能安心...”

“还有你那个梦,虽不是18床托梦,却是你无意中撞了谶,预见到自己的未来,医院有许多无家可归的孤魂野诡,本来人鬼殊途,它们掀不起什么波浪,可你救那姑娘得罪了老太太,被这么凶的没脸子跟上,运势变低,阳气变弱,那些没出息的就对你下手了,小伙子,你要凉了呀。”

王主任这样说,我还能找理由安慰自己。

可出自专业人士的口,我就不能不信了。

我急忙求救:“小陈师父,你得救救我,你要不行,能带我见见陈海师傅么?”

陈树满脸为难:“我爷爷不会见你的,你别问我为啥,而且我也不是不行,实在是这件事...它不好处理呀,一个弄不好,我得折寿呢。”

说着话,陈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破旧的牛皮钱包,露出夹层里的一张菩萨金卡,在我面前摩挲着。

我他吗一刚毕业的学生,哪知道这是故意让我看他钱包里连张票子都没有,还当他心里为难,请菩萨做主呢。

我说:“小陈师父,求你一定帮帮我,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

陈树翻个白眼:“我要你做牛做马干啥?我又不想骑你!可我帮你这个忙得少活好几年呢,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你懂不懂!”

看他那不停眨巴的小眼睛...

我仿佛懂了些许。

“小陈师父,我只是个实习医生,连工资都没有,但我会尽力补偿你的,你说个数?”

“说什么呢!”陈树脸色一沉:“看你这一身打扮就知道你没钱,我也不是趁火打劫的人,但你可以问问你们主任的意思,公费请我出手。”

我为难道:“这是我的事,怎么能让科里拿钱?”

陈树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咱俩这关系,我肯定跟你说实话,但你跟科里可以添油加醋呀!你就说不处理那些没脸子,科里的病人都有危险,领导的位子也坐不稳,还怕他们不掏钱?真是个死脑筋!”

“这个...”

“别跟我这个那个,赶紧给你们主任打电话,我给你十个点的回扣。”

我堂堂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高材生,怎么能照陈树的话去做?

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便联系王主任,将陈树的话原封不动复述一遍,问主任,科里能不能暂时支援我一把,算我借的。

其实我家里的条件还凑合,但父母身体不好,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向家里张口。

王主任却说:“你在医院撞邪肯定是工伤,你不用考虑费用的问题,我想办法!小陈师父要多少钱?”

凑在旁边偷听的陈树立刻伸出五个手指。

我传话:“他要五万。”

王主任吸口凉气:“够黑的呀!我想想...你叫他过来吧,事成付款。”

挂机后,陈述一把搂住我的肩膀,喜笑颜开:“兄弟你够黑的呀,张口就是五万!”

“什么意思......难道你只要五千?”

我们XX医院,全国首屈一指的三甲医院,随便一套设备就几百上千万,五千块钱的驱邪师傅根本不配帮我们驱邪。

突然间,我对陈树的实力产生了一丝怀疑。

陈树则生怕我反悔似的,火急火燎跑进屋取了个鼓囊囊的布兜子,也不管院子里的银杏果,催促我赶紧带他见王主任,先把定金搞到手。

“小陈师父,主任说事成付款。”

“那也得给点经费不是?张雅是外地人,掐死她的老太太自然也是外地诡,咱得先摸清楚老太太的底细,搞清楚她是怎么死的,我才能决定是送是赶!别墨迹了,前头带路。”

虽然陈树上蹿下跳没点高人的稳重劲,但他做起事来确实干脆利落。

回医院跟王主任见一面,要了五千块经费。

算日子,正好是张雅的头七。

我联系她的父母,借口没能救回她的命,内心难安,最近几天总梦到她,想去家里上柱香。

张雅父母哽咽的告之具体地址。

陈树带我直奔廊坊。

路上,他饶有兴致的问我了一个问题。

小说《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第六章 陈树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