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婚途不知返
婚途不知返

婚途不知返 青梅花开 著

已完结 乐以南陆明森

更新时间:2020-03-20 09:43:31
主角叫乐以南陆明森的小说是《婚途不知返》,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青梅花开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结婚四周年这天,我被逼离婚了。之后我遇见了一个男人,他用温暖和守护让我沉沦,我藏掖着对他的爱,像小偷藏掖着不可见人的赃物一样。可是一眨眼,他成了我痛不欲生的根源。后来他对我说,“我爱你。”我对他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不过你是怎么察觉到林韵不对的?”余莉讲完以后,突然将话头对准了我。

我支吾一声,就说朋友。

余莉哦了一声,又开始八卦我,“你和陆明森最近进展如何?”

提起他,我的心跳顿了一拍,“我们就是普通朋友,什么发展啊?”

余莉笑得很贼,“还装傻,我可听人说了你两都同居了。”

我瞪大了眼睛,“谁在胡说啊!”

“左呈你还记得,陆明森的铁哥们,他告诉我的还有假?”余莉冲我挤眉弄眼。

“我就是他的房客,我交了一年房租呢,别瞎闹腾。”我闹了一大红脸,埋头喝咖啡。

“哟哟哟哟,果然是住一起了。”余莉夸张的笑着,“我瞧着陆明森长得挺帅的,看上去也不穷,要不你加把劲?”

我赶紧转移话题,“你和左呈什么时候那么熟了?”

余莉得意的笑了笑,“姑奶奶我看着那小子还不错,正在倒追呢!”

我对她比了一个大拇指,余莉立刻嘻嘻哈哈地给我讲她是如何追左呈的,我心不在焉。

陆明森这个男人,即使我和他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半个月,我依然揭不开他的神秘。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一切,除了名字和年龄。

正想着他,电话响了,竟然是陆明森。

余莉瞥了一眼,又开始一脸奸笑。

我接起电话,陆明森磁性的声音传来,“有个好消息,想听吗?”

李珉州的公司破产了。

我握着电话无声地笑了笑,我很感谢陆明森,他在我刚离婚时陪着痛苦的我,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施与援手,到现在帮我惩罚了李珉州这个**。

他成了我心目中的英雄。

“谢谢。”我真诚的感谢。

陆明森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别光顾着谢,我饿了,回家给我做饭。”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咬咬牙,这是把我当保姆了?

我喝完面前的咖啡,对正低头玩着手机的余莉说,“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你要和我一起走吗?”

我本意是一起离开咖啡厅,然后各回各家。

谁知道余莉大大咧咧地站了起来,“行啊,正好我还没去过你的新家。”

我的头瞬间大了,我还没想到如何稳妥的拒绝,余莉已经拨通了手中的电话,招呼了左呈一起。

我汗颜,无可奈何的去采购四个人的晚餐。

我和余莉提着一大袋子肉食和蔬菜到家时,左呈已经在了。

我挽起袖子准备在厨房大干一场的时候,陆明森悄然走了进来,我感觉到后背有属于他的炙热体温时,脑袋里一片空白。

水龙头里还有水在争先恐后的流出来,时间像静止了一般,他暧昧的吐息在我耳边喷洒,我脸颊发烫,“你……”

话还没说,陆明森就已经握住了我的手,拿走了我手上的菜刀退到一边,平静地说道,“我来帮你切菜,你准备锅底吧。”

我心跳如鼓擂,他却一脸淡然。

我咬了咬牙,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说来自己也是个离过婚的女人,瞎心跳脸红什么!

陆明森掐了一把我的脸,“发什么愣?快点我饿了。”

我开始熬住锅底,今天是余莉提议吃火锅的,显然大家也没有意见,锅底端出去的时候,四个人都挽起袖子开始烫菜吃喝。

陆明森吃得很快,动作却意外的优雅。

“来,大家来碰个杯吧。”余莉举起酒杯,“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李珉州那个**终于得到了报应。”

“来来来!”左呈十分捧场,我也拿起杯子,陆明森没动,只是慢条斯理得吃了一块牛肉。

气氛有些尴尬,左呈干咳了一声,“明森,给个面子呗。”

“你们喝。”陆明森放下碗筷,此时他的手机恰好响起,他脸色变了变,对着电话里冷淡的说道,“行,你来吧。”

气氛陡变,我们三人举起杯子草草碰撞了一下,尴尬收场。

陆明森的脸色不好看,我和余莉都怂了,左呈用手拐子撞了撞陆明森,问道,“谁要来啊?不会是梁儒溪吧?”

左呈惊讶,“还真是她!”

余莉将我推倒陆明森身边,“以南,等下你和陆明森要恩爱一点知道吗?让你的情敌知道,陆明森是你的!”

我尴尬的要死,“别胡说。”

余莉趁机坐在左呈身边,“我可没胡说。”

我偷偷去看陆明森,发现他唇角微翘,似乎心情转好,我站起身想要回到我原来的方位上去,他伸出手抓住我,似笑非笑地说道,“不是要秀恩爱吗?跑什么?”

我控制不了加快的心跳,只好拿起面前的酒杯,将里面的啤酒一饮而尽。

“哇,你们这么亲密的吗?"余莉指着我的杯子,“作为单身狗,我被喂狗粮了。”

我才意识到我喝的杯子是陆明森的,我放回杯子,故作镇定地说着,“不就是用同一个杯子吗?大惊小怪。”

我身侧传来陆明森的一声轻笑。

我脸上的温度轰得一声炸开了,我想,真是糟糕透。

梁儒溪来得速度很快,我打开门看见优雅大方的她,余莉在屋内对着梁儒溪大声说道,“欢迎来到明森和以南爱的小家。”

梁儒溪脸色不变,依然挂着得体的微笑,跟我问好之后进了门,直接走到陆明森的身边坐了下来。

“这事以南的位置。”陆明森冷不丁地开口,所有人都愣住了。

梁儒溪微笑应对,她对我说,“抱歉,我不知道。”然而并没有让开的意思。

陆明森看着我,我被他的目光压迫,只好咬着牙说道,“麻烦你让一下。”

梁儒溪脸色变了变,站起来重新找了个位置坐下。

不大的饭厅围了五个人,这个家头一次热闹了起来。我坐在陆明森身边被梁儒溪敌视的目光看着心里发毛,每一秒都是煎熬。

突然肩头一重,陆明森的头靠了上来,他双手环住我的腰,在我耳边带着酒气地说,“老婆。”

我身体一颤,心跳动荡得就像打雷。

陆明森接着说话,气息扫在我耳边,“我有些头晕,你扶我回房间吧。”

陆明森之前和左呈喝了不少啤酒,我担心他真的喝多了,就扶着他去了他的房间。

房门一关,陆明森抱着我顺势倒在床上,我被他压在身下,鼻尖全是他的气息。

我试着推动他,“陆明森,你先起来。”

房门被人打开,梁儒溪走了进来。

陆明森回过头看着梁儒溪,眉头不悦地皱了起来,“你的教养呢?”

梁儒溪不为所动,“别演了,我知道不是真的。”

陆明森从我身上起来,走到柜子边丢了一样东西给梁儒溪,“自己看。”

是我们的结婚证,梁儒溪脸色大变,她愣了好几秒才整定下来,“骗人,这个女人才离过婚,你怎么可能喜欢她,甚至和她结婚?明森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也不用拿个假的结婚证来糊弄我!”

我坐在床边,被梁儒溪一番话说得心里极不舒服。

“真假你可以去查。”陆明森拿回结婚证,无所谓地说道。

梁儒溪摇着头,“我不信,这种别人丢弃的破鞋如何能得到你的心?”

“闭嘴!”陆明森呵斥。

梁儒溪果然闭上了嘴,陆明森看着我,突然笑了,“我陆明森做事一向只凭我乐意,对待爱情也一样,只要是我陆明森喜欢的女人,不管她什么身份。”

那个男人身上仿佛有了魔力,我看着他挪不开眼睛,这么霸道的话语激起了我心间千层浪。

梁儒溪退出了房间,陆明森倒了下来,躺在我身边。

“她走了,我先出去了。”我只想快点逃离开,我现在的心跳太不正常了。

我才走开几步,就被陆明森拉回来,重重跌在床上,他撑着身体在我身上凝视着我,“乐以南,我陆明森这么没魅力吗?”

我被带着酒气的吻堵住了嘴,陆明森的吻很轻却很霸刀,不容我丝毫躲闪。

等我好不容易拜托了陆明森的钳制,从房间狼狈逃出时,梁儒溪早已离开。

我送走左呈和余莉之后,开始收拾饭厅,陆明森坐在沙发上,摸着被我咬伤的唇瓣,盯着我的眼神令我不敢直视。

空气被陆明森的眼神交织的有些暧昧,更有些危险,我本能的加快手里的动作,将家里打扫干净以后,闪身去了卫生间。

家里是三室一厅两卫的配置,一个卫生间在外面,还有一个卫生间在主卧,我自觉是房客,住在客房里,外面的卫生间自然成了我的专属。

我洗去手上的油污,听到了陆明森房门开关的声音,他应该是回房了。

我嗅了嗅身上的味道,集油烟酒味一身,有些难闻。

我脱掉衣服,打开花洒开始洗澡,我浑身都是沐浴露的泡沫,恍惚间听到了门开合的声响,下一刻我就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小说《婚途不知返》 第8章 公司破产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