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冷焰火
冷焰火

冷焰火 堰晗 著

连载中 易袑延温桃

更新时间:2020-03-24 13:55:04
易袑延温桃是小说《冷焰火》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堰晗,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大侄子喜提万年挚爱,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她带去见自己的小堂叔。后来,易袑延见到了温桃。再后来,大侄子凉凉了。易袑延好气啊,这个温桃明明长了一副他喜欢的样子,可却不喜欢他。自初见,终难忘,从此,凛冬散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016人间值得

待李茹雅走后,温桃抱着青青下楼,这刚到客厅,她就闻到了四溢的饭香味。

这屋子已经好久没有人间烟火的气息了。

过了许久,温桃才反应过来公馆里突然多了一个人的事实。

未几,宋景谊端着一锅粥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一见温桃便眉开眼笑,“小姐,早上好,我已经将早膳做好了。”

温桃望了一眼桃木餐桌上的菜肴,然后有些不习惯地点了点头。

宋景谊看得出温桃性子冷淡,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吟吟地替温桃盛了一碗粥放在桌上。

“小姐,过来用膳吧。浊醪粗饭还请您不要嫌弃。”

温桃蹲下身子,将青青放在了地板上,然后来到桌旁,坐了下来。

她捧起那碗粥,对着宋景谊说道:“一起吃吧。”

“好。”

宋景谊倒也不扭捏,落落大方地在温桃旁边坐了下来。

早膳用到一半时,公馆的门铃骤然响了起来。

温桃正准备起身,宋景谊便抢先了一步。

“小姐,你坐着,我去开门。”

显然,宋景谊是进入了角色,一个丫鬟的角色。

叮咚——

门铃又响了一遍,宋景谊拉开铁门,好奇地打量着门外的男人。

“请问...”

“请问...”

宋景谊与门外站着的易槿尘异口同声,两人因为这般默契不约而同地相似一笑。

“女士优先。”易槿尘很绅士地比划了一个“请”的动作。

宋景谊点点头然后开口询问:“请问您找谁?”

“我找温桃,我是她男朋友,易槿尘。”

男朋友?

宋景谊顷刻领会,她对着易槿尘毕恭毕敬地弯了弯腰。

“少爷您好,温小姐在用早膳,您里边请。”

宋景谊退至一旁,给易槿尘让了道。

“好的,谢谢,对了,你是?”

易槿尘同样好奇,他来了这公馆数次,倒是头一回见到温桃以外的活人。

“回少爷,我叫宋景谊,是温小姐的丫鬟。”

“哦。”

易槿尘也没追问,他对着宋景谊点点头朝大厅走去。

“小桃,小桃。”

易槿尘迫切地朝温桃走去,他到餐厅的时候,她正好吃完早饭。

“槿尘,你来了。”

温桃慢悠悠地起身,有些费解地看着易槿尘问道:“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有,我托人买了两张白玲玉的戏票,我们一同去兰芳阁看戏吧。”

易槿尘说着便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两张戏票。

这白玲玉可是憬椿民国赫赫有名的京剧花旦,平日里只给达官贵人唱戏,民间演出少有。

这次兰芳阁能请到她,实属难得。

温桃平生最讨厌看戏,虽是国粹名典,可仍旧是打动不了她。

至于是不是名角儿,对她来说都是一样,毫无吸引力。

不过,想到昨晚李茹雅的话,温桃还是欣然答应了。

“好,槿尘,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嗯,我等你。”

易槿尘大概也就看了半面报纸的时间,温桃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两人走出公馆,上了一辆汽车。

兰芳阁——海偃洲最有名,也是最豪华的戏院。

来这的人,各个都是身份显赫的主。

易槿尘和温桃到的时候戏还没开始,他们上了二楼雅座,寻了个视线极佳的位置坐了下来。

“小桃,这可还行?”

易槿尘喜欢和温桃约会,每次他都绞尽脑汁地想着要带她去哪玩。

“嗯。”

温桃微微颔首。

伴随着经典鼓流水板式的开场锣鼓声,今天的大戏拉开帷幕。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浑厚的男声突然从天而降。

“槿尘,你也来听戏?”

闻声,温桃怔了怔,正准备拿杯子的手忽然僵在了半空中。

她顿时了然,这说话的人是易袑延。

温桃没有抬头,她选择了视而不见。

易槿尘一见易袑延立刻热络地招呼他,“小堂叔,你也来听戏。”

“嗯。”

易袑延目光游移,他一脸兴味地看着温桃那张妩媚动人的人,他知道她听见了,他也知道她是故意忽略自己。

易袑延微笑扬眼,解开了西装的衣扣,径直在易槿尘旁边坐了下来,笑言道:

“槿尘,你这位置不错,不介意给小堂叔沾沾光吧?”

“哪能,小堂叔,你就坐着吧。”

易槿尘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戏台上的白玲玉吸引去了。

温桃全程都保持着一个姿势,她一直盯着戏台,哪怕看的索然无味,她也努力地去逼迫自己去欣赏。

这期间,易袑延的灼热的眸光时不时地投向温桃,他倒是毫不避讳。

戏演到**的时候,温桃突然借口离开了座位,她实在无法与易袑延同处一地,承受他肆无忌惮的嚣张。

现在哪怕只是出去呼吸几口新鲜空气,都是好的。

温桃同易槿尘打了一个招呼便下了楼。

没过多久,易袑延居然也跟着她走了出来。

温桃见他,心口一紧,下意识地就想逃,可这次她依旧不是易袑延的对手。

“走!”

温桃只觉手腕倏然一紧,一股强大的力量就将她往旁边扯带。

易袑延将温桃带进了戏院给戏子们休息的厢房,他将她推了进去,然后把门反锁。

“易袑...”

温桃还未来得及开口,这唇便被人给掠了去。

易袑延推着温桃抵在墙上,将其困于怀中,迫切地汲取她的美好。

“...”

温桃使劲力气防抗,无奈,她力不敌他。

直到易袑延尝到甜头,这才满足地放开了她。

“温桃,感觉如何?据我所知,易槿尘他可给不了你这个吧?”

易槿尘是哪路货色,易袑延清楚的很,傻愣子一个。

如果他没猜错,温桃的唇易槿尘压根就没碰过。

“**!”

温桃咬着牙挤出这两个字。

“**?小桃仙儿,你倒是说说我这叫哪门子**?”易袑延嗤笑。

温桃这回倒也不客气了,她毫不畏惧地迎上易袑延的目光,嗔怒道:“我是易槿尘的女朋友,而你是他堂叔,是长辈!可你不却知廉耻对我强取豪夺,这难道不**?”

易袑延听完不以为意地说道:“对,我是长辈,长幼有序,我是堂叔,他是侄儿,我要他女人有何不可?至于,强取豪夺...”

话到这里,易袑延停歇了片刻,思索须臾,他看着她,眸光忽然变得暧昧涟漪,“温桃,强取一次是豪夺,但若是我们长此以往,那便是同类相求,情深意重了。”

啊呸他老母个情深意重!

温桃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易袑延居然敢说出这样寡廉鲜耻的话!

“你...”

“我什么?温桃,我不好吗?跟了我,你可以成为海偃洲人人羡慕的女人。金山银山任你挥霍,权力地位随你摆弄。做我的女人,爷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人间值得。”

易袑延低着头,他灼热的呼吸时不时地喷洒在温桃的唇间。

现在的易袑延有些改变主意了,他不愿温桃再继续留在易槿尘身边,哪怕他不喜欢她,但也不能和别人共有这绝世佳人。

“我不稀罕,易袑延,你放开我。”

温桃出来已经很久了,她害怕易槿尘怀疑,如果他怀疑,那她和李茹雅多年苦心经营的计划岂不是功亏一篑?

“你太不乖了,温桃,我想做个人,你别逼我做禽兽,乖乖跟我,等爷厌倦了,自然就会放了你。我这人骨子里就是自私的,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哪怕一路披荆斩棘,易袑延也会拼尽全力去夺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温桃,不要惹我,你若是认识原来的我,现在你一定不敢这么和我说话。”

易袑延说着又将自己的薄唇覆上了温桃的香软。

“滚,你给我滚远点。易袑延,难道你就不怕我去巡警所告你吗?”

温桃推开易袑延,满眼嫌恶。

“告?温桃你大可以放心去。巡警所的大门,爷亲自为你开。一即是多,多即是一,我易袑延犯的事何止你这一桩?”

嚣张,狂妄!

天下无有孤,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从古至今,哪个统治者不是傲从骨中生,恶向胆边生。

易袑延,重生前,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黑爷,谁能威胁的了他?

“温桃,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下月初三是我的生辰。这也是爷最后对你的容忍期限。若是到时你还是这般不知好歹,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易袑延的话说的很明白了,他就是要温桃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他。

说完这句,易袑延松开了温桃。

这一次暂且先放了她。

小说《冷焰火》 016 人间值得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