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重生女首富:病娇夫君宠上天
重生女首富:病娇夫君宠上天

重生女首富:病娇夫君宠上天 扶摇 著

连载中 池幼霍炘

更新时间:2020-05-12 15:47:36
火爆新书《重生女首富:病娇夫君宠上天》是扶摇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池幼霍炘,内容主要讲述:夫人,你家夫君又杀人了!胡说,我家夫君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虚弱的狠,谁再乱说我割他舌头!夫人,你家夫君又放火了!放屁,我家夫君胆子小,看见只蚂蚁都得绕道走,谁再乱说我废了他!夫人,你家夫君又造反了!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一十七章同床而眠

“我给你上了药再走。”

刚才两人回闲梦居的路上,霍炘便差遣小厮回院子去取药箱了。

池幼怕被霍炘看出来她手上的伤是刀剑所伤,本想找个借口赶他走,可一对上少年那双干净得不染风尘的眸子,到嘴边的话,不知怎么就说不出来了。

总觉得谁要是骗了这般美好的少年,那定是要挨雷劈的!

心里这样想着,外面突然一记响雷震得窗框都晃。

果然,不能欺负老实人。

“那就有劳公子了。”

池幼坐下,把那只受伤的小手递过去,霍炘轻轻地解开手帕,给她处理伤口,上药,包扎,甚是小心仔细。

少年细薄的双唇紧紧抿着,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多问。

他的动作很温柔,像及了前世那人。

池幼恍惚了片刻,心底最柔软的一角就像琴弦被轻轻拨动。

“公子不好奇阿幼今晚去了哪里么?”

霍炘越是淡然,池幼越是不淡定。

“好奇。”少年头也不抬,正仔细给她包扎。

“那公子不好奇我这手是怎么伤的?”池幼歪着头,观察霍炘脸上的神色变化。

“也好奇。”少年拿剪刀剪下多余的白布,脸上除了认真,几乎再找不到第二种情绪。

淡定得如同老僧入定。

池幼无端火大,“啪”的一拍桌子:“那你不问!”

眼前的少年似被她吓到,直愣愣地看着池幼,那纯良无害的小眼神,宛如一只突然受了惊的小鹿,看得人心都酥了。

“我......”

“你去哪了,这手又是怎么伤的?”霍炘终于开口,端着一脸的认真。

那月霁风清的声音一入耳,池幼就有些后悔了。

今晚之事涉及到宫中权贵,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无论是对她还是霍家,都好!

见池幼不说话,少年默默收拾了药箱。

“天快亮了,早些休息。”她家夫君倒是善解人意。

霍炘起身要走,外面雷声轰鸣,狂风席卷,门窗被吹得嘎吱作响,倾盆大雨说下就下,豆大的雨点夹着冰雹,满树开得正盛的海棠花顷刻间就被打落一地。

“长公子,雨太大了,今夜怕是回不去了,你身子受不住,可千万别出来!我先找个地方避避雨。”门外,小厮扯着嗓子在喊。

未等自家主子回话呢,人已经跑了。

霍炘脸色微白,不知是不是真动了气,“都是平日里太纵容他们了!”

鸡蛋大的雹子打在门板上,噼里啪啦直响。

少年扶着案几微微咳了几声,那俊美的面庞更白了几分。

这鬼天气,普通人出去都受不住,何况是个病娇?

“公子不必着急走,再有一两个时辰天就亮了,这雨来得急,去得也快,何不等雨停了再走?”池幼开口留人。

她上辈子走南闯北,若是拘泥什么孤男寡女不能共处一室这些虚礼,哪能成就女首富的名声。

可霍炘并不知她前世的事,看着她的眼神是带着惊讶的。

池幼本以为像霍炘这种从小饱读圣贤书,牵下手都会脸红的贵公子定然极其看重名声这种虚无的东西。

她都做好了要费些口舌的打算,实在不行,就把人给打晕,反正不能让这病娇出去糟践身体。

谁知霍炘倒是十分听话。

“也好,你先睡,我看会书,雨停了就走。”

池幼和衣躺在床上,落下纱幔,霍炘将屋里的灯都熄了,只留下桌子上的一盏。

烛火摇曳,少年手中捧着书卷,坐姿略有几分随意,浑身上下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矜贵之气。

像高高在上的王者,又似不染凡尘的谪仙。

池幼透过纱幔的缝隙,偷窥美色,不知不觉就想起了卫衍,又想起了皇城里与她有婚约在身的那位,也就是她身上玉佩的主人,最后迷迷糊糊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

只记得睡着后没多久,便噩梦连连,她被一记响雷惊醒。

许是因为这场雨勾起了前世那可怕的回忆,池幼醒时满头大汗。

“阿幼别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得了你。”少年怕吓到她,隔着纱幔,试探着握住她冰冷的小手,低低的声音温柔缱绻。

池幼却觉得心口疼得格外厉害。

前世,长兄也曾对她说过同样的话,可最后却因她家破人亡,一世英名尽毁,所有与她有关系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他们都死了,全都死了......

池幼哭得越发汹涌。

那些委屈,那些悲恸,压在心中,压得她透不过气,却因为这一句话全都爆发出来。

霍炘也不知这丫头到底经历过什么,之前被欺负时可是厉害得不得了,现在倒好,哭得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

他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挑开纱幔,将自己的手帕递过去,池幼只管哭去了,哪里顾得上这些。

霍炘便拿着手帕,一点点给她擦掉脸上的泪珠。

只是这眼泪儿和两条小瀑布一样,怎么也擦不完。

“你再这样哭下去,怕是龙王都要被自惭形秽了,他大张旗鼓造的雨,还没你一个姑娘家随随便便哭得多。”霍炘道。

池幼哭出来舒服多了,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帕子,狠狠地抹了把脸,又擦了鼻涕。

没想到像霍炘这种人也会说笑话,只是她现在一点也笑不出来。

前世种种历历在目,实在心疼。

“梦和现实都是反着的。”见她虽不哭了,却依旧两眼发直,没半点精神,霍炘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安抚。

池幼却僵硬地坐在那。

“如果梦不是梦呢?”少女略有些嘶哑的声音微微颤抖。

可见内心极其恐惧。

霍炘能感觉到掌心中的那只小手也在颤抖。

“别怕,我会保护你。”少年声音温柔。

将她的两只小手都攥在手心里。

池幼终于抬头,看着床边的人,心里莫名踏实。

“不哭了,给你唱个小曲怎么样?”霍炘问。

池幼还以为这人是在哄她,故意往床里挪了挪,腾出地方,霍炘竟真坐了下来,就这样握着她的两只手,身子靠在床上,给她唱起小曲。

少年的声音本就如玉石之声,极其好听,再加上他唱的是一首大运国民间比较盛行的哄孩子睡觉时唱的歌,所以,歌声格外轻柔。

无形中,似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将心底的阴霾与恐惧驱散,池幼望着少年俊美异常却有些苍白的脸,心中暗暗想,她一定要医好霍炘体内的毒,这般美好的少年就该长命百岁,顺遂一生。

外面雨声渐歇,东方泛白时,池幼已靠在霍炘身上,抱着她的胳膊,沉沉睡去,这一觉,睡得格外安稳踏实......

小说《重生女首富:病娇夫君宠上天》 第一十七章 同床而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