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穿越后,我渣了我的宦官夫君
穿越后,我渣了我的宦官夫君

穿越后,我渣了我的宦官夫君 肥雪 著

连载中 杨曦燕凛宸

更新时间:2020-05-13 11:34:44
热门小说《穿越后,我渣了我的宦官夫君》由肥雪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杨曦燕凛宸,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赌鬼老爹,酒鬼老妈,在牌桌酒缸里长大的小白菜,逢贵人相助,几经磨难才有了百万粉丝成为当红主播,结果还没开始吃喝玩乐游戏人生就一朝穿越了?睁开眼睛就要嫁人,对方有颜有权哪哪都好,然后是个太监?太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这死丫头竟然这么不识抬举,让她嫁进宫里是享福的,这可是咱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求也求不来的福气。她倒好,寻死觅活还闹跳河这一出,老杨家的,不是我说你,这嫁不嫁倒也没什么,只是得罪了宫里的,你自个儿好生掂量掂量吧!”

“怕只怕贵人怪罪下来,殃及了整个村子,唉,原以为是个能在贵人面前露脸的机会,这回啊,祈祷咱们别把命都赔进去就成了。”

……

听见外面乱哄哄的吵闹声,杨曦摸着昏沉沉的脑袋勉强坐起身。

她有些茫然地打量周围,一间破落的土房摆置着几件极其简陋的家居,心里咯噔一下,她明明在下水救人的时候被水草缠住,应该已经溺毙身亡了啊。

忽然一阵头痛,一些支离破碎的信息像连环画似的掠过。

桃李村杨家女杨曦,时年十四岁。

三天前,一群衣着不凡的人来到桃李村,自称宫里人奉旨为东厂总督大人选亲,一眼相中杨曦,偏偏杨曦已有亲事,可人家丝毫不在意,甚至给出极其丰厚的条件令男方解除婚约,杨曦伤心欲绝跳河自尽。

冷不防地让她联想到最近热火朝天的词,穿越!

她惊地站起身就朝外走,不小心撞翻板凳。

屋里的动静瞬间让屋外吵吵闹闹的声音消息下去,一双双滴溜溜转的眼睛紧紧盯向杨家破落的土屋,当瞧见好生生的杨曦从屋里走出来,人群里骚动一阵。

有个长脸黄皮的女人赶紧将嘴里的瓜子壳吐了干净,咧嘴笑道:“呦,这死……闺女醒了啊,那正好地快收拾收拾,宫里人还没走呢,我们赶紧给人送去。”

其余人纷纷附和,“是呀,趁着人没走赶紧送去,也好叫贵人消消气。”

作势几个人蜂拥而上要拉扯杨曦,毫无防备的杨曦吓得脸色一白蹬蹬向后退,惊慌地环顾谗言媚笑的众人,心里没由来得升起一股厌恶感。

忽然,一道身影挡在她面前,是个皮肤黝黑衣着寒酸的男人。

他用力挥着拳头怒目瞪向众人,满脸涨红地抗议,但他却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字,只能啊啊啊叫着。

杨曦心尖儿猛地一颤。

原主的哑巴父亲……

紧接着一个挎着菜篮皮肤蜡黄的矮瘦妇人一瘸一拐地推搡开众人,和男人一起挡在杨曦面前,尖着嗓子叫道:“你们今儿谁敢动我家闺女!我就跟谁拼命!”

原主的瘸腿母亲……

杨曦的眼眶立即发涩起来,因为陡然间想到她的父母。

赌鬼父亲,酒鬼母亲。

一个好赌如命,一个嗜酒如命。

他们欠下一**债,她不得不初中毕业就打工还债,后来他们为钱红眼甚至不惜逼她去做那种见不得人的行当。幸好她遇见贵人,做起美食博主,经济状况渐渐好转,但最后都会被他们拿去烂赌买酒。

长脸女人急得手中抓着的瓜子都撒了一地,“老杨家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知道你们心疼你们家闺女,可我们也是打小看曦丫头长大的,我们也心疼啊,但是宫里要人,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李寡妇你心疼个屁!就是你将那些家伙引到我家来的!自己克夫克娃就见不得人家好!你欺人家行!可别霍霍我家闺女!”杨刘氏骂完冲她啐了口唾沫。

被戳中痛点的李寡妇面色顿时就难看到极点,手里仅剩的瓜子攥得死死的,恶狠狠地瞪了眼杨刘氏,不经意瞥见被他们护着的杨曦,就更恨了。

一个哑巴一个瘸子生出的闺女竟然水灵灵的漂亮,比镇里的姑娘都标志!

“刘氏啊,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把闺女送进宫里怎么就是霍霍了?宫里人哪个不是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又一个鸭嗓似的声音响起来,杨刘氏循声瞧过去,可不是将自个儿闺女送进城里给富人做妾室的李兰花嘛,现如今翘着个小指儿,一张老脸涂得风尘艳丽。

杨刘氏瞧见她就满眼厌恶,“你当我不知道什么东厂总督大人,说白了就是个太监!太监是什么,你们能不知道,你咋不让你闺女嫁个阉人呢!”

众人见杨刘氏油盐不进,急得要硬抢时,一个鬓间灰白的老者被人搀扶着走来,浑浊的双眼深深看了眼杨曦,再看向杨刘氏语重心长地开口。

“刘氏啊,你可知道官老爷们许我们啥了吗?只要你把闺女嫁给那位大人,人家就免了何家小子的科举,直接给个官职!当年咱们桃李村就举人老爷建的,如今百八十年没出过官老爷了,我愧对先祖啊。”

众人赶紧附和,“是呀,咱们这次有个官老爷,走路都能挺直腰杆,你就当是为村子考虑,再说了,去京城大鱼大肉,怎么都比你待在山坳坳里快活!”

杨刘氏死死咬着牙,望着老者泫然泣下,“里正,怎么连您也要将曦儿进京啊!您不是可喜欢她了,还教她识字儿,她连名儿都是您给取的啊,那大人压根就不是个男人!您舍得让曦儿白白葬送一生吗!”

老者无奈地叹息,“还有的选择吗?如果不给人送去,我们村可担不起抗旨不遵的罪啊!”他摆摆手,“罢了罢了,听听曦丫头怎么说罢。”

话语权终于被抛到杨曦这里,她刚要开口,搀扶着老者的白衣少年忽然向前一步,一双清澈的眸子凝视着杨曦。

“曦儿,你就当是为了我,同意这桩亲事吧。”

杨曦一愣,看着面前容貌清秀的少年,心间无缘无故地蔓延起一股悲恸。

她立即了然,他就是让原主伤心欲绝跳河自尽的少年郎,何暮。

怪不得何家毅然推拒了婚事,原来宫里许得诱惑竟是官途。

手心突然一暖,她偏头就迎上杨刘氏眼泪汪汪的双目,“闺女,你要不想咱就不嫁!爹娘带你走,咱们离开这地儿!”

“娘,您别说了。”杨曦反握住杨刘氏的手,细嫩的手心覆上满是老茧的糙手时,心里淌过酸楚与暖流。

“我嫁,曦儿嫁。”

闻言,众人大喜,恨不得立马上前将杨曦送过去。

杨曦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冷冷一笑,看向何暮,“但请你记住,我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桃李村,是为了我爹娘。”

按照目前的情况,如果她不嫁的话就如里正所说,犯下抗旨不遵的大罪,也逃不掉的。

何暮微怔,望着少女那双满含失望与渐渐冷漠的杏眸,似乎有什么曾被他牢牢握在手里的一点点从指缝间流逝。

杨曦不再看他,松开杨刘氏的手,郑重地向后退几步,砰地跪下。

“女儿不孝,此次入宫不知何时能回,不能再孝敬爹娘,望爹娘珍重!”

旋即光洁的额头咚咚咚三声磕在石板上。

“我儿命苦啊。”

杨刘氏的眼泪瞬间就落下来,杨父在旁啊啊啊地比划着,一双眼睛满含泪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