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帝王霸爱:皇后如此多娇
帝王霸爱:皇后如此多娇

帝王霸爱:皇后如此多娇 张朵朵 著

连载中 夏疏林沈蔺

更新时间:2020-05-13 13:43:02
夏疏林沈蔺是小说名字叫《帝王霸爱:皇后如此多娇》的主角,作者是张朵朵,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一朝诈死逃离皇宫,本以为能远离纷争,却没想卷入南北战争,被当做贡品送到塞外国君手中......“喂?我可是大梁皇后啊!皇帝还等我回家吃饭呐!”纨绔皇后对上腹黑皇帝,她的到来让表面平静的大梁幡然巨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五章不觉羞愧吗

夏疏林确实想低头做人,避避风头,可总有人见不得夏疏林自在。

西宫栾太后给夏疏林下了帖子,邀夏疏林参加赏花宴。

“可知道太后都请了谁?”

元宝拿出袖子里的名单递给了夏疏林。

看到名录,夏疏林面露嘲讽,“当真是难为太后娘娘了,这哪里是什么赏花大会,这根本就是要送我上战场的誓师大会,就连隐居多年的吴老太君都请了出来,太后当真是有心了!”

说完这话夏疏林随手将那名录一扔,“我记得内务府前些日子刚刚送来了春裳,还有及笄礼时大长公主送的八宝琉璃簪子都找出来!”

伺候夏疏林的两个丫鬟,玉竺,玉枝,沈蔺安排的,从小便伺候在夏疏林跟前,听到夏疏林这话不由一怔,“主子不是自己的年纪压不住那簪子让收起来了嘛,怎生今儿个想起来了!”

夏疏林没答话,心中却是有了主意。

这八宝琉璃簪子是高祖皇帝母亲文庄皇后的嫁妆,后来长公主出嫁时,文庄皇后便用这簪子为自己最疼爱的孙女添妆。

大长公主亲自为夏疏林做赞者已是天大的脸面,若不是及笄礼上用的簪子沈蔺早已备好,及笄礼那日夏疏林就该用上这八宝琉璃簪。

足见大长公主对夏疏林的看重。

夏疏林一介孤女,借着沈蔺的宠爱才有如今的风光,狐假虎威,夏疏林用的惯是顺手。

五月十四,西宫太后派人来请,宴会定在了太极阁。

夏疏林身上的醉仙颜如桃花般轻柔,腰间的玉带如皓月般皎洁,衣缘滚着月季花纹织金边,就连胸前的玉扣都是上好的玉料。

行动间,裙边重叠竟不断地变幻颜色,这是时下最时兴的渐变染料。

果真夏疏林一进太极阁便吸引了众人的眼光。

“镇南侯一生英勇,竟生了这么个狐媚子女儿,当真是家门不幸!”

夏疏林还未及向太后行礼,便听到这话,微微回头,只见一约么着四十岁的妇人身着宝蓝色葡萄纹的襦裙,脸型偏长,端地一副刻薄相。

夏疏林眉头微皱,屈身行礼,“太后万安!”

西宫太后端坐在上首,皮笑肉不笑道:“疏林你别介意,绮乐从小就是这么个耿直的性子!”

夏疏林心中冷哼一声,西宫太后此言不是认同了这妇人的话嘛!

夏疏林转过身,表情疑惑道:“不知这位夫人出自哪家?”

那名为绮乐的妇人几乎绞碎了手中的锦帕.

坐在一旁的永平侯夫人掩面笑出了声,“不怪郡主不认识,绮乐县主不常进宫,又随夫家一直在任上,别说郡主,就连我都多年未见县主,不觉生疏了呢!”

绮乐县主的脸色青红交接,永平侯夫人这话不外乎是讽刺绮乐县主在京中无势。

“绮乐是含玉公主的女儿,出生在滇南,这些年也只回京两次!”西宫太后出口道。

“郡主怕是不知,咱们绮乐县主与郡主好大的缘分呢!”

永平侯夫人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其姐乃是先帝的贤妃,先帝驾崩之后西宫太后便想送先帝身边旧人去为先帝守陵,若不是沈蔺出面,东宫太后知礼,贤太妃不知要被如何磋磨。

因此,永平侯夫人一向惯看不上西宫太后。

永平侯夫人此言一出,太极阁内议论纷纷,有些知道内情的夫人早已露出不屑的蔑笑。

西宫太后脸色不虞,“在坐的都是朝廷命妇,竟不顾体面,嚼起舌根来了!”

夏疏林不置可否,自顾自的吃起盘中的桃花姬,这个时节桃花几乎凋尽,御膳房着实费了心思。

西宫太后看着夏疏林一脸平静的样子,心中愈发焦急,冲绮乐县主使了眼色。

含玉公主是先帝的姐姐,生母不过是个不知名的贵人,虽然自矜身份,但是在京城这豪门显贵云集的地界儿又有谁认她县主的身份。

绮乐县主的脸色更加怨毒,自己明明是正统的皇家血脉,却不敌一个外来户,让绮乐如何不恨。

绮乐小步上前,双手捧着一个包裹,“妾身多年未曾见过太后,特备了滇南的特产,献于太后,还望太后别嫌弃!”

西宫太后喜笑颜开,“滇南山高水远,绮乐你当真是有心了!”

打开外面裹着的缎子,一个娃娃大小的老参躺在缎子里,浑身通透,已然见了人形,哪怕在坐的都是有头脸的夫人,见到了这参也不免称奇。

“滇南果然是人杰地灵,连药材都长得颇有灵气,你们都来看看,京城可见不到这般有灵性的物什!”说着便交给了身边的伺候的吴嬷嬷。

夏疏林对这株参并不敢兴趣,淡淡地看了一眼也算全了面子。

“太后喜欢也是这株老参的福气,可是太后却不知,这样稀奇的物件儿,以后怕是不常有了。”绮乐县主语气微滞,颇有愁态。

夏疏林看着手中掐丝珐琅三君子的茶盏,嘴角微挑,“来了!”

果不其然,“这是为何!”西宫太后问到。

“现如今南境遭袭,波及整个滇南,您可是没看见,蛮子放火烧山,生灵涂炭!”

殿中坐着的都是人精,南境派军的事情闹的这么大,谁人不知太后和绮乐这一唱一和意在夏疏林。

一时间殿中诸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夏疏林身上。

夏疏林并不在意周围的眼光,夏疏林若是个脸皮薄又沉不住气的,也无法在宫中存活这么多年。

绮乐县主看夏疏林不答话,看了一眼太后,继续道:“臣妾犹记当年臣妾还在闺中,镇南将军的威名传遍滇南,令南境敌军闻风丧胆,滇南百姓交口相传,可怜将军去的早,竟无人继承镇南侯府的衣钵,也不知将军的英灵能否安息。”

说着竟拿起帕子,假意抹了几滴泪。

话到此处若是夏疏林再装聋作哑,便就坐实了绮乐县主的闲语。

夏疏林放下手中一直拿着的茶盏,神色一敛,开口道:“绮乐县主多年未入京都,应是还不知道,皇上早已封疏林为镇南侯,承侯府爵位,我镇南侯府的家事还请县主不用操心。”

“只承爵位又如何,将军一生效力南境,现如今南境战火纷飞,你作为将军的后人,还只沉迷于京都的繁华,不觉羞愧吗!”

夏疏林神色微动,余光扫了一眼上首的栾太后,这才明白西宫太后的用意不过是想逼自己离宫。

小说《帝王霸爱:皇后如此多娇》 第五章 不觉羞愧吗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