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王妃驾到!爆宠冷面杀手妻
王妃驾到!爆宠冷面杀手妻

王妃驾到!爆宠冷面杀手妻 白糖 著

连载中 秦语歌盛灵均

更新时间:2020-05-13 15:37:14
主角叫秦语歌盛灵均的小说是《王妃驾到!爆宠冷面杀手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侯府嫡小姐,大婚之日被庶妹三皇子未婚夫合谋害死,二十一世纪无情杀手穿越而来。 人若犯我,我必不饶恕。 呵~皇子,照样被休! 呵~才女庶姐,照样沦为众人议论的笑柄。 名声,她才不在乎! 她在乎...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8章秦家的审判

“替芙蓉赎身!”盛灵均好歹帮了她几次,无论她是否愿意,但不可否认,她不好太过冷淡,还是简单地解释了。

盛灵均本身就是个极聪明的人,当下就明白怎么回事,有些好笑地说道:“我以为你从不手软。”

“杀他简单,可我有我的原则!”秦语歌答应过林岩要送他和芙蓉离开。

秦语歌不再啰嗦绕过若有所思的盛灵均直接进了摘星楼。

摘星楼的林妈妈见秦语歌一脸冷冰冰的模样不像是来找乐子倒想是来找麻烦的,女人逛青楼除了捉奸还能做什么?正准备冷眼相对,在见到跟在她身后的盛灵均时,立即换了副嘴脸。

盛灵均一个眼神,她又恢复了常态,满脸堆笑。

她自然不会暴露盛灵均的身份,只是秦语歌一路绿灯地给芙蓉赎了身。

她自己也没想到竟然这般顺利,想着兴许只是个头牌的丫头,只要给足了钱人家大可以换一个人伺候,当然钱是林岩自己掏的。

林岩作为杀手自然有自己的一套生存办法,秦语歌也不必多操心,她兑现了她的承诺,他们的死活就不与她想干了。

秦语歌虽然没杀那对狗男女,但让他们被大家议论成为京城的笑柄也算是替秦语歌报了仇,她本想一走了之,可想到秦宴对秦语歌的疼爱和关心,她忽然就感受到一丝丝前世从不曾感受过的亲情的味道。

这样想着,秦语歌鬼使神差地回到了秦侯府。似乎是血脉的原因,她有些放不下那病弱的老父亲秦宴,这世上第一个给她温暖的人,连着前世一起,她似乎也想不起几个关心过自己的人。

秦语歌回了家,盛灵均自然不好再跟着了。

秦语歌一进秦家大门,就有人不由分说地将她押到秦家祠堂里。

秦飞坐在上首,面有不善。秦飞右手边是秦宴,仍旧一脸病态和担忧。

一旁坐着二叔秦超,三叔秦刚,女眷都不在,看这架势是等着审判她么!

“歌儿,你没事吧!”秦宴见到秦语歌被押进来,忙起身迎出来,第一句话仍旧是关心她的。

“跪下!”秦飞怒不可遏地吩咐到。

“不知我做错了什么?”秦语歌挣开压着她的人冷冷地说道。跪皇帝她是迫于封建皇权,即便她再厉害,也难抵十万禁军,可她拼什么要跪个混不讲理的糟老头子。

“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你不知道吗?你听听外面怎么议论你大姐姐的?你们同是秦家姐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你不懂吗?”秦飞一连串的质问接踵而至。

秦语歌大约明白了,同她的休书一同张贴的还有秦语诗和盛重楼的来往信件,里面有不少的污词艳语,这会儿只怕外面的人什么难听的话都往秦语诗头上喷了吧。

她心里倒是没什么感觉,就像是本能一样。

“哦,我不明白,明明是秦语诗勾引男人,为何倒成了我的错了?”秦语歌微笑着不紧不慢地发问,似乎她才是主宰一切的人。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被她淡定和冷冽的气质所震慑了。

“父亲我觉得歌儿说的对,明明是二弟家的诗丫头有错在先......”秦宴很是护短,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况且她被退了婚还受了伤,他舍不得她受半点儿委屈。

“你住嘴!”

发声的却不是秦飞,而是秦飞的小儿子秦刚,秦宴的三弟。

“大丫头是有错,可秦语歌就不顾秦家其他丫头的名声了吗?”秦刚接着说道。

外面的人不仅议论秦家教女无方,不是悍妇就是不洁之人,秦家的女儿娶不得。

秦刚想着,这些事都是大房二房的两个丫头做的,他的女儿有什么错就要遭受不白之冤,可若不是秦语歌将这件事的始末公之于众,秦家又怎会遭到如此汹涌的指责和议论,因此将气全撒在大房身上了。

秦语歌算是明白了,秦宴在秦家爹不疼娘不爱,堂堂侯府嫡子,可连亲弟弟都可以堂而皇之地欺负到他头上来,她一想到若是自己悄然离开,秦宴孤单的样子,她的心似乎有些异样,好像是难受,一种全新的体验。

“哈哈哈......”秦语歌怒极反笑。

众人莫名其妙!

“在你祖父面前你放尊重些!”秦刚说道。

“尊重?难为三叔父眼里还有尊重,你吼我父亲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尊重?”秦语歌一步步逼近秦刚。

秦刚竟让她逼得退后连连!

“孽障!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祖父?”秦飞见秦语歌不仅不将叔伯长辈放在眼里,张狂的的样子,连他这个祖父也有些压不住,一拍桌子十分生气地说道。

秦语歌顶撞的话就要出口,可她情不自禁地看了眼秦宴,发现他一脸纠结和为难,秦语歌看出他既不想秦语歌顶撞她祖父,又不想秦语歌受委屈。

她突然就噤了声!

秦飞以为她还是害怕他这个祖父的,稍稍消了些气。说道:“你今日做出这等丧辱家门的事来,不能轻饶,来人动家法!”

“不可以!父亲!”秦宴普通一声跪倒在秦飞面前,拉着他衣摆说道:“歌儿身子那么弱,还受了伤,怎么禁得起五十藤条!而且而且......”

秦飞猛地站起身来,秦宴便被撞倒在地,秦飞看也不看地说道:“哼,她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就要知道后果!”

秦宴倒在地上仍旧拉着秦飞的衣角不松手说道:“而且父亲不能只罚歌儿,既然要罚,便连老二家的秦语诗一起罚!”

秦宴说完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憋得脸都红了!

“你住嘴,你自己教女无方还有脸说别人。”秦飞一脚将秦宴踢开,虽没用上多少力气,秦宴那病病歪歪的身子却禁不住这样一脚,身子一歪就往旁边倒去,正好撞在秦超坐的椅子脚上。

秦超冷眼看着也不扶。

秦语歌冷眼看着这一家人没有一个人拿秦宴当人看。

她弯腰扶起秦宴,伸手探向腰间,那里有她在秦语歌房间找出来的一排绣花针,她完全是看在秦宴的面子上才隐忍到现在,可她珍视的一丝温暖正被别人践踏,她几乎生出了将他们都杀光的心。

小说《王妃驾到!爆宠冷面杀手妻》 第8章 秦家的审判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