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桃花依旧笑春风
桃花依旧笑春风

桃花依旧笑春风 小米 著

已完结 谈琬宋之峻

更新时间:2020-05-14 10:56:03
新书推荐,《桃花依旧笑春风》是小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谈琬宋之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本是丞相嫡女,掌上明珠,不顾家人反对嫁了心悦的人,的确也有段幸福时光,一朝变化,夫君登上帝位,而她被碾落成泥,眼见她的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姐入宫为妃,讥讽于她。原来她不过是他登上权势顶峰的利用工具,那些...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谈琬自醒后,整个人就乖顺了许多。刘潭如此汇报。

宋之峻眉头微皱,反问他:“如何一个乖顺法?”

刘潭道:“娘娘每日按时吃药,遵杏姨所言,听太医之嘱,没有横眉冷目,也没有再以死威逼。”

刘潭心下也纳闷,谈琬醒后跟变了个人似的,要如何便如何,乖顺得如同宫训后的女官,眼里也没有曾经半分狡黠灵动,好似个提线木偶。

宋之峻一言不发,他放下折子,信步踱到窗畔,像是在沉思。

“今日天气正好。”宋之峻悠悠道,止住一旁想要摆驾的太监,“刘潭,你随朕去宫里走走吧。”

谈琬这几日觉得自己脑子昏沉沉的,之前在冷宫仅是嗜睡,最近心头总是发慌,有时一阵阵发冷,四肢恍惚还有蚂蚁在啃噬。

只有在吃了药后才好些,不如说,只有吃了药后,她才觉自己总是郁郁的心情会有短暂的晴朗,甚至身子也轻飘飘如浮云端。

自从知晓丞相府要满门抄斩后,谈琬整个人便心如死灰。

谈琬只想躺在床上,每天定时吃药,然后陷进似梦非梦的虚幻里,这样痛苦似乎便不会再纠缠不休。

她不想再去争闹、也不想再去反驳,宋之峻如何认为,那便如何认为罢。他要自己生不如死,那便生不如死吧。

谈琬正迷迷糊糊的睡着,身边似乎有一个人不言不语的立着,她撑起眼皮斜了一眼,宋之峻俊朗的容姿便展露在视野里。

谈琬翻了个身,继续睡去。耳畔传来宋之峻的威胁:“谈琬,见着朕,还不起来?”

她没理,这个时候侍婢本该端药上来,谈琬现在全身忽冷忽热,似乎不断有小虫沿着指尖足趾啃噬到全身,魂魄仿佛已经抽离出身,随风飘荡,脑子却沉甸甸。

“谈琬。”宋之峻的语气重了几分,隐隐透出冷意。

这声冷喝让谈琬原本尚在游荡的神思回了身,她半支起身子,神色恍惚的望着宋之峻,一时之间有些不解他的怒意从何而来。

她下床,整个人麻木的跪下:“陛下,请问你有何贵干?”

宋之峻拧起眉头,他看着谈琬双目无神,眼神里的灵动早已不见,心下微微发痛又觉得奇怪,谈琬见他默不作声,径自解开自己的衣物。

宋之峻脸色霎时黑了下去,他一手钳住谈琬的动作,回过头将后面正要端药上来的侍婢瞪了出去,冷声道:“你在做什么?”

“脱衣。”谈琬脸上挂起浅浅的笑,她望着宋之峻,却又没像是在看他,“您不是喜欢看我这样吗?陛下。”

宋之峻脸色阴沉如水,心里烦躁莫名。

“很好、很好。”宋之峻嘴里迸出这几个字,薄唇一弯,勾成凌冽的弧度:“看来你是病好,迫不及待的想要献媚了?”

他死死抓住谈琬的胳膊,把她推进床里,谈琬却突然尖叫起来,两手挥舞着挣扎:“不不,我的病没有好!”指尖划过宋之峻的脸颊,勾起丝丝红痕,谈琬攥着宋之峻的胳膊,眼泪盈盈:“我没有好、我没有好……”

“谈琬!”宋之峻猛喝一声,谈琬似是被吓着,登时止住了哭声,宋之峻见状,擒住她的下巴冷冷一笑:“你不是很有骨气,愿意以身殉情吗?”

谈琬怔怔的望着他,眼泪无声无息落下。

“我不管了、我要吃药……”她喃喃着,整个身子陷进被子里,微微抽着别过脸去:“什么都无所谓……我要喝药……”

宋之峻眼底隐隐流露出失望,他松开手,看谈琬冷极了似的蜷缩成一团,他离开床,转而唤来端药的侍婢,遣她喊御医来。

“谈琬,”宋之峻定定看着她,良久道,“你莫以为装病可以躲过一切。”

“娘娘伤势未好,之前所受**太深,所以才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太医跪地道。

“要多久才可痊愈?”

“这……伤及的是头部,”一道寒芒钉在太医背上。他冷汗直流,心头突突乱跳,“但只要一直服药,总归是会痊愈的。陛下不是也瞧见,娘娘服药后很是平静吗?”

想起谈琬服药后的安静,宋之峻的脸色稍霁。太医瞟了眼宋之峻的脸色,抹了把额角上的冷汗。

宋之峻转身踱步回到书桌,负手立在屏风前。太医未得许可不敢离去,只能跪着不动。

许久,方听宋之峻问:“这病,能否假而为之?”

太医沉吟片刻,道:“神昏之症,并不像其它病症那样有确凿之证。”

宋之峻的手微微收紧,缓缓道:“你须好生治理,若有什么进展,不许欺上瞒下!”话到末处,已有几分冷厉。

太医连连应是,夜风从窗隙里泄进,他这才惊觉自己的后背已凉透。

“刘潭,”宋之峻将太医遣退,低声喊道。藏在暗处的侍卫霎时而出,跪在他面前。

“你嘱杏姨无需照料她,找个清白的小宫女即可。”宋之峻指尖轻点楠木桌,“侍卫也不需守着,只留几个暗察。”

刘潭愣了愣,抱拳应是。

“昭阳宫,她不配。”宋之峻低声道,似是在与刘潭解释,又似是在同自己说,“她只配得上冷宫的灰墙。”他信手将案上宣纸揉成一团,抛进旁侧的纸篓内。

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 第十八章 心如死灰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