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凤谋无疆
凤谋无疆

凤谋无疆 鸭圣婆 著

连载中 苏辞镜流琊

更新时间:2020-05-22 12:21:00
独家小说《凤谋无疆》是鸭圣婆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苏辞镜流琊,书中主要讲述了:据说,流琊红衣墨发,阴冷诡谲,犹如鬼魅。据说,流琊是黎国最锋利的那把刀,双手染满了鲜血,背后人命债一叠。据说......流琊与皇上有兄弟之情,誓要用命替他守护天下。苏辞镜:“是吗?那这天下我夺定了,至...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十四章究竟为何

也就是说,流琊这样的身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拖着这样的身体还能掌权血滴子,流琊啊流琊,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难道为了祸害国家,你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吗?

“我们来的时候比较仓促,没有准备多余的马车,委屈苏姑娘和公子同乘了。”风烈说道。

而他这话说的虽然是委屈了苏辞镜,但语气却很明显的是觉得委屈了流琊。

“嗯。”苏辞镜没有多说,抬腿便上了马车。

可就在她抬手揭开帘子,准备走进马车的时候,却又突然转头朝风烈看了过去:“不知驾车的人是谁?”

风烈一愣,不明白苏辞镜这句话的用意,却还是如实回答:“自然也是我们的人。”

“是吗?”苏辞镜略带思索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说,直接走进马车。

留下风烈一头雾水的站在原地。

苏辞镜为什么问起驾车的人是谁?

难道......

风烈的眉头轻皱,终是朝原本驾车的人做了不必来的个手势,自己亲自驾车。

在他看来,苏辞镜会问这个问题绝非偶然,定然有自己的小心思。

可他哪里知道,就在苏辞镜确定是风烈亲自驾车以后,唇角立刻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因为,这才是她问那个问题的真正目的。

从第一眼看到风烈,她就知道风烈对她有极重的戒备。

既然对她有戒备,那对她说的话也必然会反复思索好几遍。

而人有时候怕的,往往不是笨,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只等马车走出了一段路,苏辞镜这才揭开帘子,好似惊讶的说道:“竟然是风统领亲自驾车?”

听到这话中的惊讶,风烈只当是苏辞镜的计划被他破坏了,颇有些不屑:“还是我亲自驾车比较放心,以免有人想整什么幺蛾子。”

“风统领说的有人怕不是我吧?”苏辞镜淡淡勾唇,却不等风烈开口,便又接了下去:“风统领似乎不太喜欢我?”

“我与苏姑娘并无交情,谈不上喜欢不喜欢,不过例行公事而已。”到底是流琊训练出来的,连话都说得滴水不漏。

可惜,他遇上的人是苏辞镜。

只见苏辞镜轻笑一下:“不过其实连我自己都感到很奇怪,我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能让流琊公子连自己的身体也不顾,死活都要赶过来救我。”

“......”知道是自己之前跟属下说的话被苏辞镜听见了,风烈轻皱了皱眉,却还是镇定开口:“公子办事自然有自己的道理,我们做属下的不敢多加揣摩。”

“是吗?不过流琊所中的毒似乎不简单啊,刚刚竟然连那些杀手都打不了。

要不是最后用了点计谋诓哄那些杀手自尽,恐怕......现在躺在马车上的就不是病人,而是死人了。”苏辞镜故意试探风烈。

正所谓一个人越缺乏什么,就越在意别人提起什么。

如果流琊身上的毒只是小事,风烈听到这话,顶多不屑她小看了流琊。

可如果流琊身上的毒......

“苏姑娘,我虽敬你是客人,但也绝对不允许你咒诅我们公子,还请你嘴上放尊重一点,免得大家撕破脸不好看。”这话虽然说得也还算客气,但苏辞镜明显可以感觉到风烈生气了。

不是不屑,而是生气。

他甚至没有反驳她说的那句,流琊竟然连那些杀手都打不了。

看来,流琊所中的毒是真的不简单,而他的身体......

所以说,是她误会了流琊?

流琊刚刚之所以不动手,并不是他不想帮她揪出隐藏在这些杀手背后的人。

而是他的身体根本不允许他动手。

想要摆脱那样的困境,他只能说一些具有威慑力的话,逼这些杀手自尽。

毕竟,谁都知道血滴子手段的可怕。

比起自尽,应该没有人会选择活着落到血滴子手中吧。

他正是抓住杀手们的这个心理,才制定出了这个计划。

包括后来他说的那些话......

当时她听到那些话的时候,只觉得流琊是在她。

可现在仔细想来,流琊根本就是故意在激怒她,故意要气她离开。

他是察觉到自己身体支撑不了,他是不希望让她发现他身体的秘密,他......

一想到流琊竟然硬撑到自己转身才吐血昏迷,一想到流琊握住她手时候的那种冰凉触感,苏辞镜的一颗心就不由得揪了起来。

“明明中了剧毒,明明不能动手,却还是不辞辛苦的赶过来救我。

甚至不惜倒在我面前,不惜将自己陷入这种人为刀俎,你为鱼肉的境地。

流琊,你究竟是为什么了什么?

我对你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苏辞镜看着昏迷中的流琊,迷茫问道。

......

为了防止苏辞镜逃走,风烈硬是把苏辞镜安排到了流琊的房间里,却似乎是又担心她会趁着流琊昏迷,伤害流琊,所以他自己也带着一大帮人挤进房间,监督苏辞镜。

导致原本就不大的房间里,气氛尴尬到极点。

苏辞镜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床头看着流琊,安静的思索着什么。

风烈则带着一帮血滴子站在她身后,数十目紧盯着她的后背,仿佛她一有异动,他们就能用眼神把她刺穿。

最安逸的,反倒是昏迷在床上的流琊。

看着他紧闭着的双眼,纤长的睫羽在眼脸上盖下一片氤氲,竟然是难得的温柔与美好。

苏辞镜抬手用沾了温水的帕子轻拭了拭他冰冷的额头,只觉得那股子凉意由指尖一直传递到了全身。

她轻轻皱眉:“他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冷?”

“......”风烈自然不会把真相告诉苏辞镜,所以思索了片刻,终是吐出一句:“天冷。”

“那就把暖炉搬过来,血滴子应该还不至于连这点炭都用不起吧。”苏辞镜沉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向来冷静的她,在面对流琊这具怎么也暖不起来的身体的时候,竟然也止不住的有些慌乱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生怕他的生命会在这冰冷中流失殆尽。

小说《凤谋无疆》 第十四章 究竟为何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