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裴少的千亿宠妻
裴少的千亿宠妻

裴少的千亿宠妻 迟禾池鱼 著

连载中 迟浅裴景修

更新时间:2020-05-27 16:30:56
经典小说《裴少的千亿宠妻》是迟禾池鱼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迟浅裴景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迟浅被丈夫联合闺蜜谋夺家产,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再睁开眼,她竟成了杀伐果决裴少的现任妻子!还臭名昭著?为了报仇,她留在他身边步步为营,只是那个之前扬言要和她离婚的男人最近很怪?她打架,他递刀;她吵架,他...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六章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你说什么?”裴景修凛冽的眼眸垂直落入迟浅的眼底。

他步步逼近,直到迟浅退无可退,她才恍然惊觉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心里头直冒汗。一双手紧握成拳头,面对裴景修这排山而来的凌厉气势,迟浅几乎透不过气来,下意识伸手推拒,“你干什么靠我这么近?”

她被逼退到墙根,被迫抬起头来和裴景修对视。“你远点儿,撒开点儿。”

宽厚的手掌握着她的手腕,稍稍收拢,迟浅就感觉到骨头和骨头摩擦的疼痛。她咬咬唇,“我说的不对吗?那天要不是因为我简书推开你,死的难道不是你?哦,或许你跟我一样命大没死成,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迟浅慌不择言,急于解释的模样映入裴景修的眼底。她慌神的厉害,又急忙道,“你松开我,你弄疼我了。”

裴景修半眯着眼,仿佛想从迟浅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你没有失忆?”

“我......”迟浅一愣,“没,不是,我失忆了。”糟糕,她怎么忘记了这茬儿?现在的她可不就处于失忆的阶段么?

刚刚她是被裴景修气糊涂了,所以才口不择言的说出了“被砸死的就不是简书而是你了”这句话,现在仔细想想,她已经不是迟浅而是简书了,刚刚那句话本身就有毛病。

可现在都已经说出口了,迟浅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我的意思是我失忆了,但是不代表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我刚刚睡了一觉,梦里梦到了你从前很讨厌我,而且你还不管我死活是不是?我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我推开你,然后我就从医院醒过来了。”迟浅说着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对,就是这样。”

狭长的眼眸中倒映着迟浅那张有些病态的脸,大约是因为大病初愈,迟浅的精神其实不太好,而且额头上还缠绕着纱布,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更加楚楚可怜了。

不过这一切在裴景修眼底却并没有什么不同,他稍稍敛眉,因着迟浅这漏洞百出的言辞而紧蹙眉头,“我记得你在医院刚刚醒来的时候说你不是你?”

迟浅慌乱的瞪圆了眼睛,在接触到他探究且认真的眼眸时,迟浅的内心防线几乎都已经快被裴景修给攻破了。

她慌乱的撇过头不去看裴景修的眼睛,顾左右而言他,“人在不清醒的时候胡言乱语罢了,我都不记得那些了,你记性可真好。”她紧了紧拳头,“反正你答应了祖母会搞定这件事,你就必须得做到。”她深深吸了口气,“反正我救了你,对,你现在欠了我一条命。”

“呵!”裴景修简直要被迟浅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给气笑了,“你可真敢说。”

“你敢说那天不是我推开你的?别以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就可以揭过这茬儿,知恩莫忘报。”她磨牙,更加坚定自己的内心,“你帮了我这次,以后我就不缠着你了,很划算吧!”

她其实心里没底的,跟裴景修较量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可她现在又不得不这么做,她不想裴景修每天都像是被防贼一样被防着她,阻挠她复仇。

“我知道你很讨厌我,现在我失忆了不也挺好?我以后不会再纠缠你,对于你而言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简书。”裴景修盯着迟浅的眼睛,神情带了几分探究,“我有些搞不懂你了,欲擒故纵?”

“不不不,绝对没有的事情。”迟浅急忙摆手,“我就是觉得反正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重新开始也挺好的对吧!”迟浅说着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来,末了还怕裴景修不相信又继续道,“不过我暂时还不能跟你离婚,但是你放心我绝对不是欲擒故纵,我就是觉得我好像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资本。”

她说着迟疑了片刻,伸出一根手指头来,“不然我们约法三章?一年,就一年的时间,等我找个工作稳定下来,能赚钱了......你干嘛?”

迟浅看裴景修又一次靠近自己,这次她机灵一些了,往侧边跳过去伸手抓住电脑桌上的水杯高高举起,“我们有话好好说,不兴动手的啊。”她说着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裴景修冷嗤,一双冷眸因为迟浅的话而更为冷漠和深沉了,“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我不是都说了吗?你给我点儿时间。”迟浅头疼。

怎么就不相信她呢?

裴景修目光落在迟浅那只小巧的手上,看到她这举动,眸色加深,“工作稳定?”

“对啊。”迟浅点头,“你总得给我时间让我赚点钱吧,不然到时候跟你离婚了我喝西北风啊。”

见裴景修又不说话,迟浅心头一转,“不然现在离婚也可以,你给我钱。”她伸出另一只手去,“怎么地也得是你家产的一半吧,你给我的起我二话不说立马跟你离婚怎么样?”

她竭力做出自己只对裴景修的钱感兴趣的样子。这样男人总该信她了吧?她是真的对他的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呵,你想的倒是挺美。”裴景修一手拽过迟浅手里的水杯,另一只手捏住迟浅的下颚,在迟浅抬腿的那一刻他膝盖直接摁住迟浅的腿,也就是那么一眨眼的事情,迟浅就处于下风。

她挣扎了一下未果,气呼呼的抬头瞪着裴景修,“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总不至于让我净身出户吧!”

迟浅原本也不想霸占简书的身体跟裴景修谈条件,可她现在除了简书这个身份之外一无所有,男人还非觉得自己对他感兴趣,她能怎么办?

裴景修当真认真看了迟浅的脑门,见迟浅那气鼓鼓的模样跟炸毛一样,竟莫名觉得可爱。

他心口一窒,眼眸更沉了。在迟浅即将发作的时候突然松开了迟浅的手。

迟浅一时不察,倒退了两步,揉了揉手腕忍不住道,“你干嘛?”

“结婚的事情当初是你求来的,想离婚可以,先过了祖母那关再说。”

“啊?”迟浅一愣,“我们离婚还得问你奶奶?”迟浅是真的震惊了,“你做不了主吗?”

“简书。”裴景修再一次沉了声音,“你以为婚姻是儿戏吗?你想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离婚!”

小说《裴少的千亿宠妻》 第六章 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