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云自不知情深处
云自不知情深处

云自不知情深处 甜小丫 著

连载中 云若夕慕璟辰

更新时间:2020-05-29 13:47:05
主角是云若夕慕璟辰的书名叫《云自不知情深处》,本小说的作者是甜小丫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作为海城人民医院,外科二把手,云若夕一直觉得,自己救人无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谁曾想,一朝穿越,家徒四壁,左脸毁容,还吃了上顿没下顿?最关键,脚边还有两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云若夕有些偏头疼!好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一巴掌

自打外婆和程爷爷相继去世,她已经好久不知亲情是何滋味了。

“乖,乐乐,你自己喝,娘有的,你看,还有这么一大锅呢。”

云若夕忍住眼中的湿润,转身又给大儿子盛了一碗。

“来,安安,你也尝尝为娘的手艺。”

小长安看着眼前鲜鱼汤,有些微怔,他下意识的抬头,便是云若夕那笑得如同月牙般的双眸。

小家伙的心,突然就跳了一下,第一次觉得,自家娘亲的眼睛,美得如同天上的星星…

所以后来的后来,小长安长大了,翻手为风,覆手为雨,心里却一直想着,这世间,若是有谁让他娘亲那双眼睛不笑了,他一定要把对方做成一大锅鱼汤。

旁边的孙婆婆看着这母子三人,心中也是一片欣慰,想不到这云娘子在这次遭贼后,居然改变了这么多,真真开始关心这两个孩子,好好过起了日子。

这大概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孙婆婆一边想着,一边将云若夕采来的野菜,清洗挑选,然后就着热火,煮了另一盆野菜汤。

等到馍馍热好,四个人就坐在一起,享受着这一年半载都难得的美食。

可他们吃到一半,外面就响起了一个令人十分不愉快的声音。

“云寡妇,你给我出来——!”

云若夕微微凝眉,往外一看,就见离孙婆婆家最近的农户刘香兰,推开土墙上的破木门,闯了进来。

“刘婶子?”

云若夕刚应了一声,就见那刘香兰气冲冲的杀进屋子,掀翻了桌上的鱼汤。

“安安!”

云若夕没来得及去管桌上的鱼,而是第一时间将长安拉到一边,避免被刘香兰打翻的鱼溅到。

“刘香兰,你这是做什么?”

云若夕看着地上的鱼汤和碎碗,连客气的“婶子”也不喊了。

“哼,我做什么,你自个儿心里清楚。”

刘香兰指着云若夕怀里的小长安,咒骂道,“你生的这个两个小杂种,上次偷我家的鸡,现在又来偷我家的鱼!我今天要是不给你们点教训,你们下次是不是就要偷我家的牛了!”

云若夕皱了皱眉。

刘香兰所说的那什么偷鸡的事,原主的记忆里是有的。

去年的秋天,长安长乐跟着孙婆去村里串门,回来时,在树下发现了一只鸡,似乎是被人用石头砸伤了。

两个小包子见没人来捡,以为是没人要的野鸡,便开心的把鸡捡了回来。

哪知道那鸡根本就不是野鸡,而是刘香兰家散养的家鸡。

刘香兰找来的时候,孙婆婆都已经把鸡毛都给扒了。

所以刘香兰当场就撒泼咒骂,要让原主磕头赔礼加赔钱,任孙婆婆怎么解释道歉都不行。

说什么,要是原主不赔钱,她就去把两个孩子发卖了。

为了保住孩子,原主只能拿出自己贴身藏着的一块玉牌,去镇上典当了,才把钱赔给了刘香兰。

“刘香兰,你冤枉人也得有点证据,当初那件事,你冤枉我儿子偷了你家的鸡,我本想着邻居之间,和睦为大,不给你计较,才用高于市价的钱,还了你。

现在你平白无故来冤枉我偷你家的鱼,还打坏了孙婆婆家的碗,你是不是得给个说法。”

云若夕这一系列的话砸过来,当即让刘香兰愣了愣。

牛姐跟她说的没错,这云寡妇确实有些不一样了。

这嘴巴快得,都快赶上她了。

“哼,让我给说法,你是想不要脸的反咬我啊。”

刘香兰插腰冷笑道,“这谁都知道,前两天我家大壮去河里捞了几条鱼,我一直好好养着,结果今天回来,却发现水缸里一条鱼都没了。

我正奇怪说这鱼怎么不见了,就隔老远闻到老太婆这边的鱼香味,过来一看,果然是你这两个小杂种偷了我的-——”

“啪——”

刘香兰还没说完,嘴巴挨了一巴掌。

她瞪大眼睛望向云若夕,就见云若夕冷厉的看着她道:“你爹娘生你的时候,没告诉你,嘴巴要保持干净嘛,否则毒烂到肠子里,会让你短命!”

“你说什么?”刘香兰被对方这不带一个脏字的辱骂给惊到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惊怒道:“姓云的,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谁让你张口闭口都是口气,熏得人呼吸不畅!”

云若夕一脸冷静的看着刘香兰,但心里的情绪,却是在剧烈起伏。

她小时候父母离异,是跟着外婆长大的。

因为没人管,院里的孩子就都爱欺负她,说她“没人要”,说她“扫把星”。

云若夕听着这些话,虽然会很难过,但一般都能假装不在意,将其置之不理。

可若有人骂她是杂种,她就忍不了。

因为那些骂她杂种的人,都是在间接辱骂她的母亲!

明明是父亲出的轨,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是她母亲不检点?

难不成,就因为她母亲是舞台剧演员,就因为她母亲长的太漂亮,所以错的人就一定是她母亲?

这算什么道理。

云若夕知道刘香兰此时的杂种,并不是在骂她,可将心比心,对于两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来说,这一声杂种,也太过伤人。

而且在她心里,这两个孩子,早已经是她云若夕的孩子,敢骂她儿子杂种,哼,她就收拾得让你亲妈都认不出来!

云若夕将小长安送到了孙婆婆身边,便立刻上前抓住了刘香兰的手。

“你要干什么?”刘香兰被云若夕的举动惊得不行,下意识想要反抗,却发现整个右手都是麻痛的状态,一动就疼得倒抽凉气。

“干什么,当然是带你找村长啊。”云若夕抓着刘香兰,就把她拽出了院子,“你不是说我偷了你的鱼吗,那咋们就去找村长那里说道说道,看看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你?”刘香兰惊讶无比的看着云若夕,简直觉得她是不是脑袋被砸傻了,拉着她一起去找村长,她是疯了吧,她难道不知道村长是她丈夫的亲叔叔?

云若夕看刘香兰那一副“随便你告”的得意表情,不由一笑。

小说《云自不知情深处》 第6章 一巴掌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