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 进忠言建宁王自尽 恋痴情李夫人乔装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许啸天|发布时间:2014-12-19 22:36:46|

  张皇后和李辅国内外勾通了,招权纳贿的事体,也不知做了多少,叫这性情暴烈的建宁王,在一旁如何看得过。他几次要去面奏父皇,每次都被太子拦阻住的。劝他说:“事不干己,徒然招人怨恨。”建宁王勉强把性子按捺下去,如今听说他们要谋死太子,另立皇子佋为太子,他与太子手足之情甚厚,不由他不恼怒起来。怒气冲冲地赶进宫来,打听得父皇在御苑中向阳。肃宗身体一天衰弱似一天,每天冬令,太医奏劝皇上每日须向阳一个时辰,得些天地之和气;每遇肃宗皇帝在御花园中向阳,那张皇后总陪侍在一旁。今日建宁王进宫来,见有张皇后坐在一旁,他上去依礼朝见了父皇,也不便说什么。
  这张皇后是何等机警的人,她见建宁王满面怒色,心知有异,便假托更衣,退出园来;一面便指使她的心腹,去躲在御苑走廊深处,偷听他父子说话。谁知这建宁王,是一个率直的人,竟不曾预料到此;他见张皇后退去了,便把张皇后如何与李辅国勾通,招权纳贿,现在又如何密谋陷害太子的情形,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末后,他又恳恳切切地说道:“陛下若再听信妇人小于,那天下虽由陛下得之,亦将由陛下失之!其有何面目见祖宗于地下乎?”几句话,说得肃宗皇帝不觉勃然大怒起来。况且张皇后和李辅国二人,每日不离肃宗左右,时进谗言;肃宗正亲信张皇后和李辅国二人的时候,如何肯听建宁王的一番忠言?早已忍不住一叠连声地喝骂:“逆子有意离间骨肉!”也不听建宁王话说完,便唤内侍把建宁王逐出御花园去。

  建宁王怀了一肚子冤屈,来见太子;弟兄二人一见面,便抱头大哭了一场。太子劝住了建宁王的哭,建宁王便把方才进谏父皇的话,和被父皇申斥的话说了。太子听了,不觉大惊,说:“我的弟弟,你这事不是闯下祸来了吗!”建宁王问:“怎见得这事闯了祸?”太子说道:“吾弟今天受父皇一番训斥,却还是小事;只怕父皇回宫去,对张皇后说了,再经张皇后一番谗言,又经李辅国一番搬弄,他二人见吾弟揭穿了他的奸谋,他们非置吾弟于死地不可。依愚兄之见,吾弟连晚速速逃命,逃出京城去,躲在民间,这是最妥的法儿。”建宁王听了太子一番说话,细心一想,觉得自己的身体果然危险;但事已至此,惧怕也是无益。便慨然对太子说道:“从来说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如今依哥哥的话,人子获罪于父,不得骨肉的原谅,便活在世上,也毫无趣味。俺便回家去候死罢了!”建宁王说罢,站起身来便走;这太子如何舍得,便上去一把拉住他,又苦苦地劝他出京去躲避几时再作道理。那建宁王只是摇着头呜咽着出去了。

  这里太子究竟放心不下,便偷偷地来见李夫人;因为李夫人是张皇后亲信的人,又是李辅国的妻子,自然不疑心她的。

  便和李夫人商量,求她到张皇后跟前去探听消息。这李夫人爱上了太子,岂有不愿意的,当晚便假定省为由,去朝见皇后。

  那皇后已由她派去偷听说话的心腹人,把建宁王在皇帝跟前的说话偷听来,统统告诉皇后。张皇后立刻去把李辅国宣进宫来,商量对付建宁王的法子;李辅国便劝张皇后在皇帝跟前,竭力进谗,务要取了建宁王的性命才罢。又劝皇后这机密事既被建宁王在万岁跟前说破了,俺们须索一不做二不休;趁此机会,便说是建宁王是太子指使他来离间骨肉的,便求万岁爷废去了太子,立皇子佋为太子,这便是一劳永逸之计。张皇后认李夫人是自己的心腹,便把她和李辅国二人商量的话,仔细仔细地告诉她。李夫人听说取建宁王的性命,却也不动心;后来听说要废去皇太子,不觉动了她的私情,十分慌张起来,便急急回自己院子去。那太子正躲在自己房中候着信,李夫人把探听得来的话说了。那太子手足情深,听说要废去自己太子的位,却也不动心;只听说要取建宁王的性命,却便十分慌张起来。急欲打发一个人去建宁王府中报一个信,其时已是深夜,左右又没人可以遣使;这一夜工夫,急得这位皇太子只是在屋子中间打着旋儿。好不容易挨到天明,又怕打发别人去走漏了消息,便自己乔扮作内侍模样,混出宫去。

  赶到建宁王府中,一脚跨进门去,只听得人声鼎沸,赶进内院去一看,只见合府中男女都围定了建宁王,齐声哭喊着。

  大家见太子进来了,只得住了哭声,让太子挤进人丛中来。太子抬眼一看,只见那建宁王直挺挺躺在逍遥椅上,满脸铁青,两眼翻白。太子只唤得一声“弟弟”,扑上身去,抱头大哭。

  可怜这建宁王,便在太子的一阵哭声里死去了!许多王妃姬妾,围着尸身,大哭一场。哭罢了,太子问起情由。原来昨夜建宁王从宫中回府,便在自己书房里,长吁短叹;直到天明,还不见王爷回内院来,是王妃情急了,急急走进书房去一看,原来王爷早已服了毒,只剩了一丝气息,急传府中大夫施救已是来不及了。皇太子听这情形十分凄惨,由不得又搂着建宁王的尸身哭了一场。还是王妃上去劝住,又劝太子快回宫去。

  只因太子和建宁王手足情重,如今私自出宫来探望建宁王,给张皇后知道了,又要无事生非,在皇帝跟前搬弄许多闲话,于太子实在有大不利的地方。皇太子听了众妃嫔的劝,便也只得含着一肚子悲哀,悄悄地回宫去。这里建宁王死去,不上两三个时辰,果然肃宗皇帝的圣旨下来,赐建宁王自尽,这原是张皇后在皇帝跟前进了谗言,才有这骨肉间的惨祸。从此张皇后便派了几个心腹宫婢,在东宫里留心太子的举动。李夫人得知了这个消息,又暗暗地去对太子说知,劝他平日在宫中一切言语举动要谨慎些;便是两下里的私情,也须少来往为是,免得破了这风流案,把好事弄坏了。太子听了李夫人的话,吓得在宫中也不敢胡行,也不敢乱道。看看半年下来,甚是苦闷。

  便是那李辅国娶了这位李夫人,如今久住在宫中,夫妻不得亲近,虽说家中不少婢妾姬妓,可以供他的玩弄,但如何赶得上李夫人这般美貌,这般白腻。愈是太监不讲床第之私的,愈是爱赏鉴美丽的女人;愈是不在淫欲上用工夫的,愈是玩弄得妇女厉害。这一年多下来,李辅国和府中的婢妾,也被他玩弄得人人害怕,个个叫苦了。那李辅国也玩厌了,便又想起他宫中的这位夫人;在李夫人住在宫中的意思,一半也要避着李辅国玩弄她身体的灾难,一半也是迷恋着太子的痴情。因此李辅国几次进宫来接李夫人回府去,这李夫人总推着皇后不许,李辅国也没得话说。后来李辅国在家中,实在想得这位夫人厉害,便进宫去面求着张皇后,说要接李夫人回家去,张皇后很爱李夫人,留在宫中,早晚说笑着做着伴儿,因此也舍不得放她出宫去,又想李辅国是一个残废的身子,要夫人回家去无用,便又留住了她。李夫人巴不得张皇后这一留,一来也免得遭灾;二来也贪与太子多见几回。后来李辅国再三恳求,张皇后答应留李夫在宫中过了新年回去。这时候正是腊月里,离新年是有限的日子,李夫人听了皇后这句话,心中万分着急;忙悄悄地与太子商量,两人也想不出一条妙计来。

  恰巧这时候天下兵马副元帅郭子仪回朝,奏陈军事。此番郭元帅杀敌立功,肃宗皇帝甚是欢喜,特在延曦殿赐见;郭子仪见过圣驾,奏报军情,说如今大敌已除,惟有史思明孽子史朝义,负隅顽抗,请万岁爷别遣知兵大臣,与臣协力共讨之。

  肃宗甚是嘉许,便留郭子仪在殿上领宴;又大赐金帛与随征诸将。郭子仪领过了宴,谢恩出来,自有当朝一班文武大臣,替他接风洗尘,便是李辅国,也在府中摆下盛大的筵席,又用家伎歌舞劝酒。郭子仪四处应酬,忙了一天,回到行辕中,已是黄昏向尽,便在私堂中休养一会。

  正矇眬欲睡,忽家院进来报称,外面有一少年官员求见。

  郭子仪看这夜静更深,那宾客来得十分突兀,忙问:“可知来人名姓?问他夤夜求见有何事情?”家院回说:“那官员只说有紧急公事,须与元帅商量。小人问他名姓,却不肯说,只说你家元帅见了俺,自会认识的。”郭子仪是一个正直的君子,便也不疑,立命传见。待那少年官员走进屋子来一看,不觉把郭子仪吓了一跳,忙回头喝退家院,上去拜见,口称千岁。原来这位少年官员,正是当朝的东宫太子。这太子是轻易不出宫门的,如今半夜来此,必有机密事务。

  当时郭子仪便上去拉住太子的袍袖,一同进了后院幽密的所在,动问太子的来意。那太子便把近日张皇后勾通李辅国谋废太子的事体说了,又把建宁王被逼自尽的情形说了,便与郭子仪商量一条免祸之计。郭子仪听到李辅国专权作恶的情形,也是切齿痛恨,听到太子问他免祸之计,便低头半晌。忽然得了一条妙计,说:“今天小臣朝见圣上之时,奏称贼势猖獗,求皇上别遣知兵大臣,协力讨贼,明日俺去朝见圣上,便把千岁保举上去,求圣上立拜千岁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率各路人马,前去讨贼。这一来,千岁离了宫廷,也免了许多是非;二来千岁爷手握重兵在外,那张皇后和李辅国也有个惧惮,不敢起谋废之念。”太子听了,也不觉大喜,连说:“妙计,妙计!”

  当夜辞退出来,悄悄地回宫去。第二天,郭子仪上朝,便把请太子亲自统兵讨贼,拜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的话,奏明圣上。肃宗皇帝这几天听张皇后在耳根上尽说太子不好之处,如今听了郭子仪的话,乐得借一件事打发太子出去,免得宫廷之中多闹意见。当下便准了郭子仪的奏章,立刻下旨,拜太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与副元帅郭子仪统率六路大兵,征讨史朝义贼寇。

  这史朝义,负固在江淮一带,声势还是十分浩大,兵力也是十分雄厚。肃宗也时时忧虑。

  当时太子得了圣旨,便又上一道表章,请调集朔方、西域等军,大举出征,以厚兵力。这个话深合肃宗的心意,当下太子一共调齐了二十万大军,正待出发;忽然那回纥可汗磨延啜,遣使太子叶护等到唐朝来讲和,并率领精兵四千人,来助唐皇杀贼。肃宗大喜,立传叶护上殿朝见,并令与太子拜为兄弟。

  这回纥的兵马,十分骁勇;唐太子得了他的帮助,声势更是浩大起来。在宫中耽搁不久,便要起程。残太子心中,独舍不下这个李夫人;便是李夫人在宫中,一听说太子要统兵出京,一寸芳心,也是难舍难分。况且一到腊尽春回,自己也要出宫回李辅国府中去;从此一别,二人不知何日方得相会,日夜盼望太子来和她叙别。这太子因怕在宫女跟前露出破绽来,便也不敢去见李夫人。但看看分别的日子一天近似一天,李夫人十分焦急,她心中的事,又不好对宫女说得,只是每日在黄昏人静的时候,独自一人,走在庭院里,花前月下,盼望一回,叹息一回。这夜正是天上月圆,宫廷寂静,李夫人也不带一个宫女,独自倚栏望月。一阵北风,刮得肌肤生寒,猛觉得衣衫单薄,便欲回到屋中去添衣。远远见一个侍女走来,便命她到房中去取一件半臂来添上;那侍女劝李夫人到庭心去步月,李夫人见天心里果然一片皓月,十分可爱。只是一个人怯生生的,在这夜静时候,不敢去得,便命那侍女伴着同行;那侍女随在身后,默默走去。待走到庭心里,又说:“那西院里月台上望月,更是有精神。”李夫人听了她的说话,便也从花径中曲折走去。

  走到那月台上,一看,果然见闲阶如水,万籁无声,当头一轮满月,圆圆的分外光明。李夫人看了,想起天上团圞,人间别离的心事,不觉发了一声长叹。

  叹声未息,猛见那侍女上来,伸着两臂,把李夫人的纤腰,紧紧抱住,向怀中搂定。李夫人出其不意,十分惊诧;趁着月光向那侍女脸上细细看时,不觉心花怒放,忙把粉庞儿向那侍女的脸儿贴着,两个身体,和扭股糖儿似的亲热起来。原来这个侍女不是别人,竟又是那太子改扮的。如此良夜,他二人真是你贪我爱,说不尽的别离心情,相思滋味。那李夫人因李辅国要逼着她回府去,心中已是万分的不愿意了;又见太子要统兵远征,心中更觉得不舍。二人说到情密之时,李夫人只把太子的颈子紧紧地搂着;那点点热泪,落在太子的肩头。太子一面替李夫人拭着泪,又打叠起千百般温存劝慰着。这李夫人只是口口声声要随着太子离开京师,双宿双飞地享乐去。太子听了,只是摇头,说:“这千军万马之中,耳目众多,如何使得?”无奈这李夫人一心向着这太子,又因回到李府去,实在受不起这李辅国的折磨。当时他两人直谈到三更向尽,只怕给宫女太监们露眼,便硬着心肠分别开了。

  第二日,太子忙着检点兵士,准备起程。这位太子,从前在灵武地方,也很立过一番战功;那时还不过一个王爷,如今已是一位太子,这声势自然比以前大不相同。肃宗皇帝又许他假天子旌旗,建帝王节钺,所到之处,文武百官,都来朝参,一路十分威武。太子心中,只是想念这位李夫人,十分苦恼。

  这一日,住在西京行宫里,天色已晚,一个内侍,送上灯来。大元帅正闷坐无聊,行宫中原有守宫侍女,却很有几个长得美丽的,此时大家打扮得花枝儿似的,各各手中执着乐器,在廊下伺候着。那内侍进去,大元帅正闷坐着,长吁短叹。这内侍悄悄地向门外招手儿,那班宫女,便挨身进屋子来,各人拿着手中的乐器弹奏起来。才奏了一曲,大元帅怕烦,连连摇着手,那班宫女便也只得停住了乐器,各各抽身退出去。只有这个内侍,站在一旁。大元帅从宫中出来,一路上晓行夜宿,总是这个内侍在跟前伺候呼唤。这内侍性情固然聪明,面貌也甚是清秀,大元帅也十分宠用他,每到寂寞时候,总得这内侍在一旁说着话解闷儿。这内侍却也很是忠心伺候大元帅,他见大元帅时时在无人的时候,皱着眉心不住地叹气,他总是提着很娇脆的嗓子唱着,逗着大元帅笑乐,解着闷儿。大元帅听他唱得抑扬宛转,胜于宫中的女乐,便也爱听他唱着。这时一班宫女,退了出去,大元帅又吩咐内侍,唱一曲解闷儿。那内侍便提起了精神,学着杨贵妃唱一阕《清平调》,又学着霓裳羽衣舞。看他腰肢软摆,珠喉轻啭,活像一个女孩儿。引得大元帅也不觉哈哈大笑起来。大元帅这一笑,那内侍更是舞得有精神,那身躯转着和风一般的快。谁知他脚下一不留神,被靴底儿一侧一个倒栽葱,全个身倒在地下。只听这内侍连声唤着:“啊唷!”他这身体总是挣不起来。大元帅见他跌得可怜,便站起身来,亲自上前去扶着内侍的臂儿,拿灯光一照,不觉惊诧起来。原来淘内侍竟是女人改扮的!这时她一双脚上的靴儿脱落了,露出六寸罗袜、一只小脚儿来。大元帅疑心是张皇后指使她来行刺自己的,心中一怒,便把腰间的宝剑拔下来,握在手中,喝问:“你是何处贱婢,胆敢乔装来欺蒙本帅?”说着,伸手去揭她的帽子,露出一头云鬟来。大元帅看不是别人,正是他心中朝思暮想的李夫人。这李夫人见大元帅声势凶凶地要拿宝剑杀她,她索性一兀头去倒在大元帅怀里;这大元帅趁势搂住李夫人的纤腰,连问:“夫人怎得出宫来随俺到此?”

  那李夫人笑说道:“自从那夜和千岁分别了,俺心中好似失了一样什么宝贝,睡也不安,食也无味。那时俺也明知千军万马之中,耳目众多;妾身一女子,如何能随着千岁出宫去。但妾身一点痴心,总要和千岁爷在一快儿行坐不离。便是千岁爷不知道,使妾身私地里常常得见千岁之面,于愿也足。因此被妾身想出一个乔扮的主意来,乘那夜东宫中人人收拾行装十分热闹的当儿,妾身便改扮了一个内侍模样,杂在众人里面,混出宫来。一路上吃尽千辛万苦,幸得如了妾身的心愿。每日得在千岁爷跟前侍候着,得千岁爷另眼相看,妾心已十分满足了。

  今日天也可怜俺,无意中在千岁爷跟前,脱一只靴子来,露了破绽;千岁爷见了妾身,不说动怜惜之念,反恶狠狠地要杀起妾身来。“李夫人说着,便不由得倒在元帅怀里,娇声呜咽起来。这元帅见了李夫人,原是千依百顺的;如今见李夫人为自己吃了这许多辛苦,如何不心痛。当时打叠起万种温存,只消一夜工夫,把他二人的相思病都治好了。从此这位多情太子,身边有意中人伴着;便是出去临阵,也加倍地有精神了。连日攻城略地,十分勇猛,杀得史朝义兵败将亡,逃去雍州城死守住不敢出来。这里接连报捷文书,申奏朝廷。肃宗皇帝看了,十分欢喜。

  这宫中自从太子出征去了,张皇后和李辅国都好似拔去了眼中钉;一个在宫中,一个在宫外,只瞒着肃宗皇帝的耳目,招权纳贿,大胆妄为。这肃宗皇帝的身体,更是衰弱不堪,每日在一间屋子里起卧,也没有精神去坐朝。所有朝廷大事,一概交托给张皇后和李辅国二人掌握。自己在宫中养病,闲着无事,便爱读佛经。当时有一个三藏寺的主持和尚名不空的,道行十分高深,肃宗每日传不空和尚进宫去讲天竺密语,又讲经说法。不空和尚便劝肃宗皇帝在佛前多做善事,肃宗皇帝便传旨内藏大臣,把百品名香,舂成粉,和着银粉去涂在京师地方大小庙宇的佛殿墙上。一时京师地方,各寺院墙垣,都成了银色,路人经过的,远远里闻得一阵一阵香气,从寺院里吹来。

  这时新罗国进贡来一方五彩宝毯,这地毯制造得十分精巧,每一方寸内,都织成歌舞伎乐,与列国山川之象,每遇微风吹动,氍毹上又有五色蜂蝶动摇着,又有燕雀跳跃着。蹲下身去细细地观看,也看不出是真是假。肃宗皇帝便把这一方宝毯施舍在三藏寺中佛堂上铺设着。接着又有月氏国献一座万佛山,名称万佛,那山上何止一万个佛;全山高约一丈,肃宗皇帝便传谕把万佛山陈设在佛殿上,山下铺设着宝毯,任一班善男信女进殿来膜拜观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