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走穷途慷慨解囊 东门外拈香结友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4-12-21 20:11:59|

词曰:
  公子往前正走 遇见好汉英雄
  舍了银子整一封 叫他殡母出灵
  不通姓名就跑 英雄那里肯容
  撮土为香拜弟兄 这是头次结盟
  闲言少叙。且说周顺来在大街,往前正走,看见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计其数。看了多时,往前又走。
  公子举目往前行 有座祠堂面前迎 里边跑出黑大汉守着一位死尸灵 跑在街上把钱要 口口哀告不住声读书人舍钱几百 不中头名中二名 当差人舍钱几百一马三箭得功名 买卖人舍钱几百 年年就把生意增员外舍我钱几百 一步一步官上升 太太舍我钱几百眼不花来耳不聋 姑奶奶舍钱几百 只受荣华不受穷大汉要钱好一会 无有一人来给铜 押下一头表一尾再说公子周景隆
  周顺不解其意,说道:“你们闪闪,让我瞧瞧。”众人说:“小花子,人家要钱,葬埋母亲,你瞧甚么?你能舍几两银子?”公子说:“也有些。”
  众人说:“看看你那身衣服,连一文钱也不值,哪有银子施舍呢?”众人正在闲谈,那边跑过一个老头,家在北门里居住,这老头年纪过六旬以外,胡须一根也无有,头发一根无有,眼眉亦一根皆无,姓刘名升,外号叫一毛不拔。刘二秃子走来,说道:“你们闪闪,叫小花子进去瞧瞧。”众人一听老者,只往两旁一闪,公子一见,进了人群。瞧见大汉在旁跪着要钱,好像半截黑塔一般,守着他娘亲死尸。周顺自己想道:乾父与我十两银子,不妨舍与他何等样好。一伸手把银子拿出,放在地上,说道:“这是银子十两,与你母亲买口棺材。”公子还未说完,众人说道:“小花子还闹鬼呢,他那纸包以内不是银子,八成是石头那。哪有银子到他手?”且说大汉伸手把银子包拾起一看,真是白花花银子。大汉说:“舍银子的,你家住哪里,姓甚名谁,实实与我讲来。银子来的不明,我不能使用。”周顺一听,心中暗想:我若说出名姓,又恐走了风声。思想多时,待我走了罢。大汉一见姓名不通走了,他随后就赶。
  周顺迈步往外行 大汉随后不会停 我问你家在何处或是住乡或住城 爹姓甚么娘甚氏 弟兄几位对我明公子低头心思想 有心若说真情话 又怕今日走了风若叫公差知道了 将我拿进官衙庭 州官他若把我问那有我的活性命 急急摆手说没姓 名字咱也说不清公子又往前头跑 大汉他又随后行 众人那边开言道兄唤弟来弟唤兄 不用人说知道了 犹如傻子赶半疯不言众人后头跟 黑爷用力喊一声
  黑大汉一见众人在后跟着,丹田用力,一声喊叫:“听呀,那众人听真,不可跟来,再若跟来,我给你们一巴掌。”众人一听,说道:“不好再跟那人走了,那黑大汉似塔一般,手好像门扇,若叫他打一下子,就要伤命。”
  众人个个一齐站住,不提。公子跑出济宁州东门以外,大汉也赶出东门外,上前一把拉住,说:“兄弟,你且慢走,银子舍了,跑的什么?必是银子来的不明?”周顺回头一看,此人身高有一丈二三,臂膊三尺,目眉甚大,怪肉横生,青筋叠起,二目好像茶碗大小。周顺心中暗想:这个人生的真也奇怪,我先问问他。“这位大哥,你家住哪里?姓甚名谁?先对我说了,我然后说给你听呢。”大汉说:“你这人真也奇怪,我问你,你先问我。我家住山后汀州马尾县,我是唐朝尉迟公尉迟净德十八代子孙,名叫尉迟肖,今年二十二岁。兄弟你家住哪里,姓甚名谁,谁与你的银子,实实与我说来。”
  周顺一听唐朝尉迟之后,心也放下了。说:“尉迟大哥呀,若提银子的来历,说话可就长了。听我对你言讲。”
  周顺开口把话明 连把大哥叫几声 家住湖广彬州府向阳街上有门庭 有家姓周本是我 爹爹作官在东京我父名字叫周义 他老作官头一名 在京作官多激上得罪高俅和蔡京 蔡京他是老国丈 仗着女儿作西宫蔡玉娘作了宫院 当朝每日哄徽宗 常对昏君说句话如同铁板钉上钉 蔡京金殿去上本 一本奏与老徽宗昏君皇爷失了正 只信奸来不信忠 将爹官职削去了后来又发二千兵 京兵发在湖广地 拿我周家满门庭绑了一百零三口 京城法场废残生 人不该死总有救多亏老天刮神风 神风刮出母子两 荒郊之外落川平我娘居住太平镇 周顺投亲进了城 来找岳父梁士太他老作过大总兵 只当投亲有好处 那想岳父心改更认不认亲还罢了 不该定下计牢笼 将我诱进花园去要害我的命残生 熬了断肠汤一碗 一把刚刀一条绳书房立逼我的命 想要逃活万不能 人不该死总有救得见管家老梁忠 梁忠有个亲生子 与我周顺作替身傻哥喝了断肠散 八步工夫命归阴 只听扑咚一声响死尸躺在地川平 他救我恩无可报 认他乾父当亲生与我银子正十两 还与哥哥买棺灵 买上衣服三五件你把娘亲好葬埋 这是从前真情话 未有虚言假告诵尉迟一听气炸肺 阿呀阿呀两三声 上前拉住小周顺哥哥带你去进城 进城先到梁家府 找找老狗把帐清不是大哥夸海口 拿着就把脑袋拧 周顺一听心害怕天下捉拿周景隆 尉迟肖听这句话 口称兄弟且放心周顺即把大哥叫 人随王法草随风 大哥就是一块铁到底能拈几根钉
  尉迟肖说:“兄弟,我看你真不像读书的人,我带你进城报仇,你怎不去?”周顺说:“大哥,常言说的好,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尉迟肖说:“你今年多大呢?”周顺说:“我十五岁。”尉迟肖说:“兄弟,你是天官之子,我是唐朝之后,有心与你八拜为交,结为生死弟兄,不知意下如何?”
  周顺说:“若结拜,今日为妙。撮土为炉,插草为香,拜为生死弟兄,岂不是好?”周顺说:“大哥说好便好。”尉迟肖满心欢喜,从地上将泥撮了一堆,取了三根草梗,插在土堆之上。尉迟肖手拉周顺,二人跪在尘埃,对天立誓来了。尉迟肖拉住周景隆:
  哥两跪在地川平 连把兄弟叫一声 俺俩快把头来叩对苍天来把誓明 谁若三心并二意 叫人容来天不容尉迟肖年二十二 周顺年长十五春 我的母死你穿孝你的娘死我陪灵 若有三心共二意 死在千军万马营周顺听罢多一会 连把大哥叫一声 我娘死了你穿孝你娘死了不陪灵
  尉迟肖说:“老兄弟,你真与我分心眼了。”周顺说:“大哥,方才说的明白,济宁州四门画着捉影图拿於我,我不敢进城去了。你将银子拿回家中,把衣服棺木买了,再与我买些烧纸,在灵前与我祝告祝告,去罢。”
  周顺开言把话明 你与我娘买棺灵 再买寿衣三五件给我乾娘把殓成 把娘抬到荒郊外 与他深深掘个坑坟前多添几珠香 别忘后来上坟茔 磕罢头来忙站起周顺又把哥哥尊 我回我的太平镇 你守娘亲死尸灵尉迟肖听这句话 连把兄弟叫几声
  尉迟肖说:“俺二人就此分别,你回太平镇,你就在那里等我。我回去殡母之后,好来找你。”周顺一听,辞了尉迟肖,只奔太平镇去了。尉迟肖只奔城里而来,拿了银子,买了棺材,又买了几件衣服,将棺木抬到七圣祠小庙,把娘亲成殓起来了。又买了一份烧纸点着,这位爷跪在地上,哭起来了。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