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沈不清走脱周顺 徐文标巧遇姑亲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4-12-21 20:23:43|

词曰:
  周顺往前正走 遇见州官回城
  大人名叫沈不清 看见公子景隆
  吩咐差人去绑 带到轿前问明
  这回苦了小书生 来了徐家振中
  这首西江月叙完,书接上回。州官在轿内,看见公子,好像图影上的周顺一样,吩咐公差快与我拿来。公差答应,不敢怠慢,直扑周顺来了。
  州官轿内吩咐了 公差答应不曾停 直扑公子走下去抓住周顺不放松 公差此时要动手 送至轿前问口供公子落在虎穴地 鹊鸟被困入了笼 公子好比包子瓤周围围个不透风 人不该死总有救 眼前来了救命星若问来了哪一个 徐氏文标号振中 坐下骑着一匹马跑来如飞赛如龙 蹄胸俱是犀牛尾 花叮叮叮串铃声文标催马往前走 公差不远面前迎 文标离鞍下了马连把公差问一声
  公差说:“徐教师,你有所不知。老爷吩咐下来,叫俺把花子带去,问问他姓什么名叫什么,恐怕他是天官之子。”文标说:“不是,常常见他讨饭,我与他讲情,说个人情,叫他去罢。”公差信口答言,就把他放了。公子一直奔大路走下去了。公差来至轿前,回禀老爷:“那花子不是周家后人,他常在城里讨饭,都认得他。”州官一听,也不往下问了,起轿回城。
  州官轿内吩咐声 顺路抬起轿一乘 公差搬鞍上坐马扬鞭打马快如风 前呼后拥把城进 独奔知州官衙庭知州回府且不表 回来再表周景隆 周顺急走心害怕只当死了又复生 公子叨念往前走 神人救我活性命心急只奔太平镇 把书清折另表名 回书不把别人表再表文标徐振中 文标上了坐下马 急急加鞭催能行拉拉马跑来得快 赶上花子问口供 当真他是周家后姑表亲戚两相逢 催马正走来好快 花子不远面前迎弃蹬离鞍下了马 拉住周顺不放松 公子吓的兢兢战怕是东京发来兵 若是京兵来到此 想是逃命万不能文标忙问周景隆 家住那里名和姓 爹姓什么娘甚氏从头至尾请告诵 公子一听这句话 连把来人问一声你家在哪对我讲 你说家乡我表名 我是梁山好汉后徐氏文标号振中 公子一听心欢喜 腹内掌上万盏灯不得见面又见面 姑表亲情两相逢 周顺跪在川平地连把哥哥叫一声 你拿我当哪一个 是你表弟周景隆文标一听心欢喜 拉起兄弟痛伤情 兄弟只想没有你不想今日两的逢 从头好对哥哥说 姑母今天可安宁我娘现在太平镇 员外家中把身容 表弟投亲梁府去去找岳父梁总兵 老贼不认还罢了 不该定计把我坑那时多亏那一个 多亏管家老梁忠 把我救出虎穴地认作乾父赛亲生 这是我的真情话 未有虚言假告诵文标一听心好恼 大骂士太梁总兵 人若在来情也在人若不在把情抛 未从行事想一想 这事可行不可行你家犯过灭门罪 姑夫救你满门庭 不将恩报将仇报周家好处一旁抛 回手又拉小周顺 大哥带你去进城我若找着梁士太 我与老狗把帐清 公子一听这句话连把哥哥叫一声
  周顺说:“大哥,你太性急。俺哥俩个若到梁府,那是飞蛾投火,自去送死。常言说的好,君子报仇,三年不晚。俺哥俩先到太平镇,看看我的娘亲。”文标一听,满心欢喜,手拉马缰绳,往前行走。不多时,到了村庄,进了刘员外府门。文标拴上坐马,公子迈步走进大门。来至书房,见了母亲,说道:“母亲在上,孩儿有礼。”老夫人说道:“我儿回来了。”公子说:“母亲,听儿言讲。”
  公子这才痛伤情 连把母亲尊一声 昨日孩儿投亲去进了这座济宁城 大街以上打听信 遇见老者儿告诵找着士太总兵府 管家挡我不放行 夫人一听这句话叫声我儿周景隆 自你进城投亲去 为娘时刻挂心中岳父待你好不好 你对为娘说分明 公子说声罢了罢险些进了枉死城 士太老狗心改变 嫌贫爱富狗娘生认不认的还罢了 要害我的活性命 夫人一听咬牙恨泼口大骂两三声 上前拉住儿周顺 为娘带你去进城为娘拚了这条命 找着士太把账清
  公子周顺诉罢投亲之事,徐老夫人一听,心中好恼,骂起来了。
  上前拉住小周顺 为娘带你去进城 为娘拚了这条命要是刀山也要登 母子两个往外走 迎面来了徐振中文标上前施一礼 尊声姑母可安宁 徐氏夫人睁眼看二目昏花认不清
  老夫人说:“你是哪一个?何处人氏?与老身说来。”文标还未开言,周顺说:“母亲,他是我表兄,名叫文标,号振中。”老夫人一听,满心欢喜。说:“侄儿,你怎么来在这里?”文标说:“我正找姑母,即遇见兄弟,俺二人一同来到此处。”老夫人道:“这就是了。”姑侄正在讲话,从大门里走出员外刘秉忠来。员外看见徐教师,上前施礼。文标照礼相还。二人说罢,员外说:“教师请到上宅喝茶。”文标手指姑母、表弟,说道:“这是我的亲戚,在此住日子不少,多有吵闹了。”员外说:“吃些粗茶淡饭,亦难称敬意。”文标说:“员外家有破坏车子借与我一辆,把我姑母请至家中。”
  员外说:“这也算不了甚么,我家好车子甚多,套上一辆,差人送去。你的亲戚,我的亲戚一样。”二人说罢,员外吩咐车夫把车子套上,一旁等候。
  周老夫人即拜辞谢,口称员外救俺母子活命之恩,后来恩当重报。员外说:“这也算不了甚么。”车夫从蓐垫里抽出板凳,老夫人蹬着车子,周顺上前弓身施礼,口尊员外,救俺母子活命之恩,后来得第时自有重报。员外说:“这就称不起敬意。”说罢,辞了员外,上了小车,车夫捡起板凳,放在蓐垫底下,又把廉子放下,赶车往外就走。文标辞了员外,出了府门,解了马缰绳,搬鞍上马加鞭去了。
  文标上了马能行 扬鞭打马快如风 车夫赶车头前走这辆小车好威风 小车本是山西脚 绿色围子雁飞棚草黄骡子拉外套 驾辕骡子菊花青 打马加鞭来好快眼前到了济宁城 急忙就把北门进 穿街过巷快如风来至徐宅府门外 文标下了马能行 家将一见不怠慢接去一匹马走龙 小车赶进大门里 站下骡子拿板凳车夫就把廉子打 惊动母子人二名 公子欠身把车下夫人下车不曾停 文标上去开言道 即把车夫叫一声文标说:“车夫,你把骡子卸了,用饭回去。”车夫说:“才走八里地,徐教师不必提说。”车夫又把小板凳放在蓐垫底下。文标吩咐徒弟拿了四串铜钱,交与车夫:“你吃点酒罢。”车夫又与文标谢赏,赶车子出了府,直奔太平镇不提。文标领了周家母子进了二门,直奔上宅。此时惊动文标母亲袁氏安人,走出上宅,见了周老夫人。他姐妹相称,各各施礼礼毕,姐妹二人亲亲热热。周顺上前口尊舅母,一向安好?身体康泰?外甥周顺这边有礼。
  礼罢,一齐进了上宅。文标徒弟忙献茶来。用茶已罢,文标叫道:“丫环来姐快来呀。”来姐正在那边伺候他家婶母,听大叔叫她,急忙走出绣房,来至上宅,口尊大叔,唤奴才哪里使用?文标说:“无事不叫,你快回绣房,叫你大婶子前来,你说上宅来了亲戚了,前来见礼。”丫环一听,不敢怠慢,出了上宅,只向绣房来了。霎时进了绣楼,说:“大婶子,大叔吩咐下来,上宅来了亲戚,叫大婶子前去见礼。
  好个女人贾秀英 梳洗打扮不曾停 头上青丝如墨染头顶扎上京红绳 前边梳的昭君环 后边燕尾一手松左梳燕子三朝水 右梳蝴蝶串山林 七根小簪别北斗两朵金花黄登登 左边又带花两朵 猴儿爬杆一丈青南来宫粉净了面 鲜明胭脂点点红 水含秋波花含露两道细眉似弯弓 两耳的衬度金坠 一对排环亮又明上穿可体莺哥绿 边镶大沿绦子钉 红袖中衣大四副内院相亲五谷登 二鬼把门盘脚带 几根绿来几根青看到此处住下罢 下回扮的更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