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徐文标愁喝闷酒 小阮英大闹书房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4-12-21 20:25:33|

词曰:
  说起公子周顺 气实实不通
  来在济宁把书攻 那知事又变更
  无奈出了徐府 两眼泪流前胸
  任马由缰往前行 只得凭天听命
  却说公子在门外等候多时,文标在门里头听的明白,一声喊道:“我把你这下贱东西既然赶出,我悔的甚么?”说罢回了书房,掌上灯烛,心中亦是不悦。常言说的却好,人逢喜事精神爽,闷来愁肠盹睡多。猛然抬头一看,只见那处有个酒坛子,抱将过来,放在八仙桌上,一手打开,看了一看里边酒气香味触鼻,急忙拿过一个茶碗,又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上边,他就喝起来了。一连喝了数杯,喝个薰薰大醉呀。
  文标吃个醉酩酊 腹内展转不安宁 我本梁山好汉后家中出了这事情 若叫外人知道了 我怎抬头见宾朋文标吃酒来道念 心中暗恨周景隆 不论亲来不论故不该败了我门风 按下文标且不表 再说公子小书生拉马站在大门外 搬鞍认蹬上坐骑 提鞭加上催走龙公子催马往前走 一心要出济宁城 催马出了东门外门军随后把门封 打马加鞭往前走 不知南北与西东我今舍了这一命 不知老天容不容 老天若灭周家后叫我早死早脱生 舍了这把生灵骨 探探黄河几澄清鸡蛋要和石头碰 欲出破头撞金钟 死了周顺无挂念可叹娘亲一个人 娘亲若有好共歹 养儿多年落个空马渴就把长江望 想起恩义老梁忠 都说救人有好处你老救我白费工 可叹你老亲生子 给我周顺作替身活命之恩无可报 不能守孝与送终 押下公子且不表把书丢开另表名 再说徐府贾秀英
  按下周顺出城不提。贾秀英他在绣楼上道:“周顺呀,你若应了我婚姻之事,好呀不好,你怎不应呢。叫我丈夫把你赶出府门,真叫人可恨哪。”
  贾氏独坐绣房中 天气晚了掌上灯 自己盘算小周顺可叹二人未相逢 又是恼来又是恨 又是喜来又是惊恼是未应婚姻事 恨是赶出府门庭 喜是书房见一面惊是我反落了空 看来你是真君子 作出事情甚聪明贾氏秀英来道念 再说文标徐振中 将酒喝个十分醉靠着八仙睡朦胧
  却说文标将酒吃个十分大醉,靠着那八仙桌儿就睡着了,这些不提。忽然书房屋上来了一人,猴头狗像,这位爷顺着瓦缺往下伏着呢,脚尖朝上身形朝下,垂个夜叉探海的故事。把窗眼笼纸舐破,往里送了一目,看见周大哥喝酒醉了,在那桌上伏着呢。暗道:“他怎未等着我来独自吃醉了?我下去瞧瞧。”脚尖一松,做了个反斤斗的跟头站在地上,好像四两绵花落地,灯草灰一般,走上前去,将书房门推开,细看不是周顺,原是徐哥回来了。
  “我周大哥哪里去了?要知心腑事,但听口头言。待我把他惊醒,听听声再作道理。”且说文标忽然惊醒,抬头一看,面前无人。说:“好下贱朋友,我怎还挂着你呢?”文标又说道:“你作这下贱情事,我把你赶出府门,我还挂着你作什么?”说罢,又酌了一杯酒,喝了又睡了。此时惊动猴子阮英,在八仙桌底下暗道:“哦”。是了,他说我周大哥是下贱朋友,待我去问问他。急忙出了八仙桌,喊道:“姓徐的,听真,你把我周大哥赶往哪里去了?”
  文标醉里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一人。
  诗曰:
  好个小阮英 真也算愣怔
  书房连声喊 惊醒徐振中
  文标说道:“周顺是下贱朋友,被我赶出去了。”小爷说:“若提起下贱之事,叫我姓阮的一场好笑。”文标说:“我有什么把柄在你们手拿着?你笑的什么?”小爷说:“若提起那下贱之事,听我从头对你言讲。”
  阮英开口把话明 尊声徐哥你是听 不提下贱还罢了提起下贱难诉清 你上东京保镖去 野蟒川前相遇逢我把表哥拿下马 你说家乡又提名 你说你是梁山后姑娘表亲皆相逢 俺们两人来相认 你道表弟周景隆他家遭了灭门罪 身藏现在你家中 你上汴梁保镖去叫我探望周景隆 昨晚来在你的府 看见书房点着灯周顺开门去见母 我才进你书房中 周哥见娘往回转长呼短气打嗨声 我想他有亏心事 藏在梁上仔细听周哥又把书房进 将门关个紧腾腾 他在书房把文念外边来了人一名 我当他是哪一个 原是嫂嫂贾秀英嫂嫂站在窗棂外 戏我大哥周景隆 开门来呀开门来嫂嫂与你拜花灯 又说若与周哥配 不枉阳世来脱生等你保镖回家转 他要定个计牢笼 贾氏哀告多一会周哥只当耳旁风 并说嫂嫂回去罢 想要开门万不能周哥说了关门话 嫂嫂说谎把人哄 你哥带来书一封周哥听了是当真 急忙下地去开门 用手推开两扇门嫂嫂狠狠往里攻 嫂嫂即把书房进 回转身去把门封两手关上门两扇 回身抱住周景隆 周哥一见生了气连把嫂嫂叫几声 未从作事想一想 怎对表兄徐振中表兄待我恩情重 想要从你万不能 二人若是行出事与我徐哥败了名 周哥说罢回里走 嫂嫂拉住锦衣裳一个跑来一个赶 像那十五走马灯 我若不把大梁下我能看见活春宫 打个垛步把梁下 上前抓住贾秀英怀中一带拍拍响 按倒书房地川平 折铁钢刀亮出鞘对着贾氏下绝情 周哥吓的兢兢战 两手擎刀不放松你若杀了贾氏嫂 人命官司了不成 表兄如是回家转这场祸事可不轻 不看金面看佛面 不看鱼情看水情鱼情水情全不看 也看书生周景隆 周哥哀告我心软我才放了贾秀英 嫂嫂吓的不顾命 站起身来往外行我说这话你不信 贾氏浑身变了青 你说周顺是下贱我看他是好书生 文标闻听说不信 猴子不该把我蒙周顺已经招了供 你说巧语我不听 你与周顺定了计坏我徐家好门风 防身宝剑拿在手 对准小爷下绝情阮英单刀拿出鞘 使个老君把门封 文标夜叉打虎样小爷野鸟把鸡蹬 刀磕宝剑啷响  好像老君把火生上三路来下三路 一派寒光鬼神惊 上山虎敌下山虎云中龙敌水中龙 文标本是英雄汉 阮英他是地煞星文标酒气往上攻 看见阮英怒冲冲 急忙上前战一回不分谁输共谁赢 小爷翻身把房上 闪展脚挪玩的精大战会合十数回 文标又把家将称 快搬梯子拿刺客别叫小贼逃了生 小爷闻听哈哈笑 喊叫文标一大声却说文标吩咐家将搬梯子拿贼,小爷闻听一声呵呀:“徐文标听见么?你把我周大哥与我寻回,俺二人万事皆休,你若不找周公子,我与你誓不两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