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怒不可遏阮英搬兵 远走他乡周顺被劫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4-12-21 20:25:46|

词曰:
  公子往前正走 遇见拐子王清
  桥头一惯装鬼形 吓坏了小爷书生
  劫去行人快马 抢去银子二封
  心毒意狠不留情 浑身衣服抢的净
  西江月罢,书接前回。却说小爷阮英闻听徐文标吩咐一遍,“一声发喊,呀呀,姓徐的听真,你快把我周大哥找回,万事皆休。如若不然,别说我要烧你忘八窝。我要走了。”说罢穿房过巷,搬兵去了,回来好与文标算账。
  且说文标只见小爷走了,踪影不见,自己回到书房,搬过酒瓶吃酒生气不提。
  再表周顺催马往前,走有二十里路,天已有三更之时,面前有一座大桥,桥底下有一个装鬼的在那蹲着。姓王名叫王清,穿的鬼衣,带的鬼脸。王清说:“我等了半夜了,也无一人往这走。”王清正在自己念道,只听马蹄之声,心中欢喜,说道:“来了科考举子,等他到来,上了桥头,我把他吓下马去。”
  王清主意一定,暂且不提。周顺催马上桥头,往前正走,刚走至桥当中,王清从桥底下出来,啊呀一声,把周顺的马吓得往旁一闪,只听咕咚一声,把公子掉在马下,摔在桥头上,坐马还未跑开。那位爷台说了,马怎未跑?爷台有所不知,这匹马是徐文标自己骑出来的。王清一见,满心欢喜,拿去了鬼脸、装鬼的衣服,把住马,拉住拴在石头栏杆以上,又看马身上还有被套,里面甚么?一伸手摸着两块银子,说道:“这是科考的举子栽倒桥上装死呢。我再摸摸穿的什么衣服。”伸手又一摸,浑身上下流滑,俱是细软的衣服。
  公子此时还有一口气来,睁眼一看面前站着一人,连连的说道:“好心的大爷,饶我的命罢。”王清说:“我是打扛子的,快把衣服与我脱下来。你若不脱,我给你一刀。”公子万般无奈,将衣服一件一件俱都脱下。王清说:“把这件衣亦与我脱下来。”周顺无奈,脱了一个光。王清把衣服包好。公子此时觉着脚底下有了一物,自己暗想道:必老天有眼,给我一块银子,叫我买了几件衣服,公子伸手一拿,拿起来一看,原是是石头上的高起一块,不是银子,公子用手一拿,约有十数多斤。公子暗想:这个东西,就是他的对头,待我给他一下,对准王清后脑袋狠狠砸去,王清一个跟头栽倒,起来一摸后脑海血流。周顺一看王清起来,吓得撒腿就跑。王清打开带子把脑袋缠上,抱起衣服,捺在马身上,拉马就走了。
  王清拉马往前行 回书再表周景隆 公子冻的兢兢战眼望老天打嗨声 严霜单打无根草 火上烧油一般同求天天高无有路 有心入地无窟窿 往前跑出五里路看见松林面前迎 公子抬头仔细看 有间房子秉着灯外边夹的沙罗帐 也不知哪有门庭 公子外边高声喊好心爷爷叫一声 叫了一声快救命 冻的浑身冷似冰我被强贼抢劫了 把我剥得净光净 浑身衣服全剥去他又夺去马能行 爷爷奶奶多行善 舍我几件旧衣衿众位爷台,你当这是谁家?这就是王清的住处。他还有个妇人在家作针织呢。
  词曰:
  月英仔细观看 打谅公子书生
  必是上京去求名 那知落在难中
  面白好似涂粉 唇比丹砂还红
  银牙如同玉砌成 生的真也干净
  闲言勾开,书归正传。却说公子周顺在外头一声喊道:“好心的爷爷奶奶,我甚冷呀,把我放进去罢。”小佳人闻听心软,急忙推开了大门。公子迈步走进里边,又进了草堂,小佳人随后关上了门,迈步走进了房门,慢闪秋波,仔细观瞧,年纪不过十五六岁。一声问道:“你家住哪里?从头对我言讲呀。”
  公子闻听身一躬 他也打量王月英 年纪不过十七八施礼就把姐姐称 多蒙姐姐你行善 不然我怎能活命问我家来家也有 听我从头对你明 祖居湖广彬州府向阳大街有门庭 子不言父是正理 我若不说那知情我父名字叫周义 他老作官头一名 我的娘亲徐氏女诰命五十受皇封 我的名字叫周顺 先生送号叫景隆半路之上被人抢 抢劫之人是鬼形 抢去纹银一百两又抢一匹马能行 浑身衣服全剥净 赤身露体那里行万般出在无可奈 一气奔跑到此中 这是从头实情话未有虚语做谎言 佳人闻听心暗想 可惜公子一书生看他是个宦门后 苦读寒窗用过功 想必在家把亲定早定亲事把婚成 若得此人成佳偶 不枉阳世来投生月英越看越爱看 忽听门外马蹄声 佳人闻听吓一跳连把公子叫一声 你知来了哪一个 抢你丈夫回家中公子闻听惊破胆 我怎自己投火抗 说罢跪在平川地叩头就把姐姐称 尊声姐姐快救命 二人正然来讲话王清下了马能行 铜铁单刀拿在手 迈步要进草堂中王清若把房来进 公子有死那有生 押下王清且不表下书再表周景隆 叩头如同鸡食米 哀告苦苦不住声公子说:“好心姐姐,你快来救我活命罢。你丈夫回来了。”月英说:“你不必害怕,若杀你,就把你杀个死。我若救你,就把你救个活。”公子说:“叫我在哪里藏着去?也无箱子,也无柜子。”月英说:“那旁有个水缸,一点水也无有,你上那里头蹲着去,你可别害怕。”说罢,将公子领在水缸近前,手扶着水缸,往下一跳,他在里边就蹲下了。小佳人找了一个水瓢套在公子头上,暂且不提了。再表王清迈步进了草堂,将衣服放在那床上。
  月英说:“丈夫,这是哪里来的?”王清说:“我在那天石桥上遇见个科考的举子,我抢来的。”月英听说忙道:“夫君,祸事了,刚才那个举子,已经去告你去了,你还不去追!”王清一听大惊,往外就追。王月英来至水缸近前,把水瓢拿起,说道:“公子你快来逃走罢。”公子出了水缸,往外就跑。小佳人伸手拉住说道:“你且慢走,被套衣服,全在那边,你都换上。”
  公子闻听,连忙换上了衣服。又取出银子二块,说:“周顺相公,这二块银子,你留作盘费罢。我可不要,你拿逃命去罢。”公子把银子又藏在被套,搭在身上,又深施一礼,说道:“好心姐姐,后来我若登高,定有重报。”
  说罢出了草堂,把被套搭在马身上,解开缰绳,拉马出了门外,又拜别了月英,上了马,扬鞭走了去了。
  公子上了马能行 草堂抛下王月英 急急策马望前走连把王清骂几声 只当害人有好处 你今害我白费工叨叨念念往前走 走出三里有馀零 王清赶出五里半不见冤家人一名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