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屈打成招文标入牢 丧天害理李虎贪财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4-12-21 20:27:19|

词曰:
  为人生在世上 作事不可亏心
  天理昭彰果然真 岂肯容得过人
  且看今日文标 受刑甚是难禁
  屈打成招进牢门 单等宾朋来临
  西江月罢,书归正传。且说公差将徐文标领至监门,一声呼道:“牢头快把犯人监。”牢头闻听,首先把牢门打开,领进文标,又把监门封锁。徐文标走进监门,抬头一看,见那些受罪之人,好不凄惨人也。
  文标进了监牢狱 牢头又把门封锁 公差回在班房去州官退堂归后庭 文标来至囚房内 有罪之人数不清二人扛着枷一面 两人带着一条绳 披枷带绳因何故你们对我说分明
  文标说:“你们都因何事受此大罪?”众人说:“徐教师你是不知,我因多说一句话,二人打架我未上前去拉,我又说你们打死我替你偿人命。我这是吃了官司。”又问徐教师:“你老打的什么官司?”文标说:“我是屈打成招,人命官司。我想逃脱,实实不能的了。”
  文标听罢痛伤情 观看罪人无数名 按枷带领都有过唯我文标甚屈情 不知是谁把人害 叫我标上犯法绳等至八月中秋后 一刀将我脖子平 暂且不言南监事把书再更另说明 回书不把别人表 再说徐府贾秀英贾氏正在绣房内 想起哥哥人一名 多亏哥哥定的计救下小奴活性命 正在绣房胡思念 不正走进绣房中不正走进绣房,贾氏一见,说:“哥哥,你也来了?”不正说:“我妹丈犯了什么罪了,拿进官衙,招了人命口供?”贾氏说:“昨日公差在俺家搜出人头,必因此事。“若救妹丈不难,有银子就能打点。”贾氏说:“哥哥你到上宅,见我婆母,银子是有的。”不正听说,走进上宅,说:“二位太太哪里?”急忙上前深施一礼,口称二位太太,不必哭了。二位太太止住痕泪,抬头见是贾不正来了,不正故意问道:“二位啼哭所为何事?”徐太太说:“你不知道么?飞来横祸。”不正说:“这样凶事。”“不知哪里来人的头落在我家绣房内?又搜出凶刀一口?如今也不见你妹丈还家。”不正又改口说道:“我今特与太太送信来了。闻听人言把我妹丈拿进衙门,问成死罪,现今下在南牢,快快设法搭救要紧。”
  夫人闻听走真灵 眼望苍天打嗨声我儿你怎作这事将你拿进衙门中 三拷六问定了罪 收在南牢受苦刑我儿若有好和歹 你叫为娘怎样疼 二位夫人哭个痛不正假意也伤情 太太越哭心越痛 不正假装也哼哼我儿到在南监内 国家王法岂肯容 徐家若是断了后周家也该断了根 二人哭罢多一会 不正言问开一声叫声太太且止痛 想法搭救是正经
  老夫人说:“怎搭救呢?”不正说:“如今打官司有钱为上。常言说的好,衙门朝南开,无理有钱只管来。若有银子,我上衙门打点打点就好,保管就无事了。”老夫人闻听,满心欢喜,说:“家有的是银子。”不正说:“不用了,拿四块就好。若不够,我再来取。”说罢老夫人拿了四块银子,交与贾不正,不正接银在手,往外就走。夫人说:“你可快去打点,不可迟误。”不正说:“太太不要着急,我将衙门里外一打通就出来了。”
  不正说罢往外行 后跟太太老诰封 太太送出上宅去不正又把太太称 太太请回把心放 我救妹丈出火坑太太闻听回宅去 不正去上官衙庭 往前正走来好快衙门不远咫尺中 迈步来至衙门外 南监不远面前迎不正来至南监外 又把李虎叫一声
  李虎闻听即把监门推开,走出监外,回首又封锁监门,说:“贾大哥有话说,请讲。”不正说:“俺哥俩人出了监门,找个酒馆再说不迟。”李虎听罢,也不推却,二人走出监门,来至大街,暂且不提。再说孔家寨众兄弟,阮英开口说道:“大哥,四哥回家办酒席去了,我先到他家瞧瞧,你们明日再去。”阮英说罢,辞别了众家兄弟,出了孔家寨,直照大路走下来了。
  孔家寨出小阮英 一心要上济宁城 心急只嫌走的慢只想插翅来飞空 他是两条飞毛腿 走起路来似刮风论走也得好几日 说书哪用片刻工 阮英正走抬头看跟前来到济宁城 迈步就把东门进 一街两巷闹哄哄看罢多时天黑了 买卖取物关门庭 小爷正走抬头看迎在来了人二名 未曾走道膀靠膀 鬼儿咕咚往前行我随他俩后边走 听他说些什么情 不正李虎来得快有座酒楼前面迎 迈步就把楼来进 瞧见八仙在居中二人屋内落了坐 外面惊动小阮英
  阮英来至大街以上,恰好看见贾不正李虎二人往前而走。小爷在后跟随二人往前而走。小爷在后跟随二人,来至酒楼,居中坐下,阮英见两个人吃呢,暗道:“我也喝两盅,听他说些什么?”遂一声叫道:“老三你来你来。”
  老三闻听,回头只见那边还坐着个人呢。也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待我上前问问。他来至面前,见头低着呢,便高声说道:“这位爷台要吃么?”一连喊了三声,小爷也不答言。老三又将八仙桌子一拍,喊道:“这位爷台要喝酒么?”小爷慢慢抬起头来,说:“你与我说话么?我是个聋子。天上打雷我都听不见,你与我拿一壶酒来,端一碟菜来。”老三闻听,把酒菜一齐拿来,放在桌子面前。小爷吃酒不提。贾不正说道:“今日晚上一更天,把他招上铁床上,上刺眼钉,二更天白纸蒙面,三更天心冷身亡。你把他害死,天明打一张病床子,你算他病死了。你若依哥哥之言,这几块银子就是你的了。”
  不正酒馆把计生 将着李虎说实情 害死文标人一个他的家业就来擎 再与妹子亲来做 风风流流过几冬二人若把洞房入 象牙床上两情浓
  李虎说:“我还去呢。”不正说:“你去作什么?”李虎说:“我上牢害徐文标。”不正说:“兄弟不可玩戏,听哥哥与你言。”
  哥哥今日托付你 只要件件记心中 老天若随我心愿奉送厚礼加倍增 李虎答应说知道 何用兄台细叮咛哥哥且把宽心放 今晚叫他命吹灯 把他抬在铁床上板子钉上刺眼钉 遂后押上穿心扛 想活三更万不能给我银子二百两 不用哥哥挂在心 你今快快回家去做做你的好事情 我也回上衙门去 过日贺喜到你门小爷闻听气炸肺 连把小子叫几声 未曾行事想一想举头三尺有神灵 暗事亏心天知道 过往神灵察的明图财害命行苟且 我叫你俩归阴城 想知二人生共死下回书中再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