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回 为供宝剑赌输赢 阮英初盗透龙剑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4-12-21 20:38:42|

诗曰:
  英雄见面喜气生 提起借剑无此容
  摇头摆手难从命 不敢应许借透龙
  皆因家中妖精闹 师爷怜念师徒情
  悲发慈心借此宝 吩咐言词不非轻
  闲词且住,紧接上回。书中交代说得是花云平提起阮英要找此剑,是要奔到五台山碧云观见赤发真人去借此剑,我知道透龙剑未在那里,是在这里,何必舍近求远呢。
  仁兄念其道义中 将剑借来斩妖僧 蔡京当朝是宰相位列朝纲行事凶 累害忠良欺天子 外压群臣见他能纵子胡为抢妇女 倚仗势大任胡行 阮英他把不平打要杀妖僧气方平 阮英这里忙接话 花兄所言无虚情皆因昨夜巧相看 是他夜晚居房中 他在滴水城楼住妖僧拿我赖花兄 若被妖僧拿住我 焉能留我命残生借剑杀他将仇报 望祈仁兄慷慨应 今日将剑借给我斩了妖僧有德行 俺与人间除大害 你我弟兄同有名阮英说道:“我要杀了妖僧,我就即日将剑送回来,完璧归赵,决无舛错了。你我全都有名,这也是一件德事。”葛昆听罢连连摆手道:“我这剑是断断不能借人的。”花云平、阮英二位英雄听见滚地雷葛昆这一番的言语,想借透龙剑事比登天还难,所以对发愣怔,来的是一团的高兴,此时大失所望。
  二人来时真高兴 此时落在大灰心 葛昆说的言语紧宝剑虽有难出门 两位英雄败了兴 云平复又把话云葛兄莫非不深信 有我敢与作保人 如若再不信服我我敢令去把保寻 葛昆摇头说不对 把我言语未听真这件宝贝非比别 师父吩咐敢不尊 借我之时叮嘱我至珍至要记在心 不怕有人借我命 欲心情愿真又真独怕有人来借剑 如同杀我命归阴 无仇为何要害我不怕叫我命难存 阮英复又开言道 纵是交浅未情深阮英复又说道:“这就叫交情浅,未得深,既没交情,也不好讨脸,不必使用巧言一派支吾,不如慷慨的应允,作个人情交下个朋友也罢了。”
  交下朋友护身宝 积下银钱命不牢 今日我同兄台到看你所行不懂交 这就碍着花兄脸 一概而论瞧轻薄要依劝你该应允 拿五作六合不着 倘或大意看不住再把透龙剑丢了 那时反不对朋友 脸上惭愧不英豪能人背后能人有 技艺到比技艺高 如若被人偷了去落得睁眼甘白瞧 道中义气全无有 那时讲交尽白饶无非嗨声把气叹 想要交人人不交 不听我的良言语怕是那时心熬遭 你要不信我的话 三天以内就发豪葛昆一听阮英之言,哈哈大笑,说道:“别位也不能有这样的大能为英雄,贤弟有巧妙的手段,除了你能偷此透龙宝剑,天下再没有第二个手了。”
  贤弟说话大有因 除非你能别不能 绿林之中算着你神偷妙盗大有名 既说此话必有意 何妨当面话说明若要不借就偷盗 我要领教看个清 阮英接言说很好就算我不讲交情 三天以内盗此剑 过了三日不算能你敢与我来打赌 偷盗宝剑论输赢 葛昆点头说可以找出保来我才应 阮英对着云平问 你敢作保快说明花爷这边说在我 我敢保着你阮英 姜氏那里忙说道我也要保人一名 我与丈夫来作保 三日以内说准成姜氏这边接言说道:“我也作个保人罢,我自得与我丈夫保准,他要是说了不算,还有我作证,说三天以内将此剑盗去,才算是绿林中的好汉。”
  三日以内偷盗去 真称神爷世间稀 过了三夜就不算若到四夜是赖皮 丈夫他若有变卦 我既作保敢不依你若不能盗了去 向来之名尽是虚 阮英接言说罢了葛兄能有精明妻 夫是英雄妻豪杰 精明强干双有益小爷正然来夸奖 葛昆复又把话提 俺俩已经有人保板上钉钉无改移 阮英答应说不错 往前进身笑嘻嘻二人相走在一处 两手拍拍响声急 只听吧哎一声响已经打掌算定局 葛昆落坐忙说道 我留二位把酒吃二人举杯忙让酒 嫂嫂请过来酒瓯 姜氏举手请请请若要见酒我就愁 酒味不闻不曾饮 实实之言不胡报二位英雄哈哈笑 神道之中算打头 一头吃酒带说话阮英真算一活猴 尊声葛兄我领教 放剑之处说根由你将透龙放何处 今夜便来把剑偷 葛昆开言听我讲放在眼前我看收 我同你嫂灯下坐 对看此剑你怎偷姜氏他也练过艺 会使一对虎头钩 我俩持刀对看守看着此剑怎能丢
  阮英道:“嫂嫂不用奉承于我,今夜晚要你用工夫好好的留神,小心严紧看守宝剑,千万不可大意失神,多加防备。”
  猴子说的一声我 小爷真会把气淘 招惹几位拍手乐这样偷盗实难描 偷盗叫人要知道 哪有当面这样交拚命叫人严看守 对着宝剑手持刀 真是一桩为难事就让艺高也白费 叫人难料奇巧故 云平说是甚英豪葛昆又复开言道 他的武艺比俺高 他若无有降龙手焉敢下海把祸招 若要没有金刚钻 磁器揽来遭了羔阮英带笑说正是 能人背后出英豪 戏法人人全会变自然有个巧根苗 谈笑自若来讲话 并不怕难甚逍遥酒饭用完将茶进 阮英不住乐滔滔
  阮英不怕难,反做乐滔滔的样子,吃了几杯茶,茶罢放盏。阮英站起,告辞要走,花云平跟随在后,夫妻送到大门。葛昆说道:“若是三夜,由今夜就算是起首的头一夜了。”
  由打今夜就起首 到了三夜就算终 阮英点头说声是已经把话全说明 不可重序多说话 抱拳束手练身形葛昆回家不言讲 再言阮英花云平 二人走在中院外云平走路把话明 贤弟不该应此事 三夜之功怕不行阮爷你把事认错 我看偷剑万不能 他系贼偷老手段要论偷盗他更精 千方百计全知晓 哪桩哪件知的清他到偷了多宝贝 贼道苦将他蒙笼 贼要偷贼实难事我看贤弟你没赢
  花云平一边走着路,一边恨怨说道:“阮兄弟,你把事作错,不该说出偷盗透龙剑,你已经说出口来我也不好哀恳了。若依我的主意,将苦苦的说词动他,他无不借之理,你这样的硬要偷盗不易。”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