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回 金亨羞愧无地自容 忽闻异声心中发惊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4-12-21 21:08:09|

诗曰:
  猴子生成心性灵 随机应变又聪明
  见景生情多变化 他能死里又逃生
  心中恼怒不形面 是人难防他牢笼
  智广才高见识有 无中生有诱金亨
  话说金亨害怕,担惊后悔无及。当初也末把他放在心上,若知道他交上了许多的义气朋友,我也不敢害他的性命。若要人不知此事,已经作成,这可如何是好呢?此事只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要回去放出他来,又过晚了,到了天亮的时候再作计较。
  金亨此时为了难 肚内暗暗打算盘 当初作事缺思量我也若干这大年 不是幼小胡乱闹 作事无法又无天我也活到多半百 并不是个小儿男 为何无故将人害阮英与我无他冤 不该作了这桩事 我的大祸在眼前哪用旁人知道了 云平现住我家园 他要知道就理论焉能不把脸面翻 就不动手要理论 叫我对他有何言这桩事情难坏我 自思自愧自羞惭
  话说金亨伤心后悔,也不言语心中着急,又不好对这两孩说。就是他女人孙氏知道此事,方才又与他隐瞒,说是被官兵拿住了。花云平说,等到天亮他去探听。水耗子说道:“花兄不用你去。”
  金贵这边把话言 天亮我去到那边 看看阮哥他动静得便我就往里钻 倚我人小不防备 假装营内我去玩瞧见阮哥若上绑 我就给他解绳拴 解开绳绑即回还要想追着难上难 别见人小跑的快 进了树林我会钻我在树上真能跑 若到河岸我就钻 钻在水内无处找我能在水藏几天 大约阮哥腿必快 猴子他能迸又蹿我们哥俩能逃走 官兵追赶是枉然 金亨闻听儿子话胸腹如同被刀剜
  金贵虽小,有些个巧智,说得有理。倚仗是个小孩子,假装到里玩耍,溜进兵营,趁人不防到了阮英身边。将小尖刀抽将出来,很快就把阮英的绑绳给他挑开,撒腿就跑,全仗着腿快,官兵未必赶上。
  金贵虽小有义气 舍命要救小阮英 今日初会缘份有情投意合交宾朋 阮英所行是豪杰 虽然人小丈夫行所作之事不苟且 胸怀大志是英雄 背着单刀游四海专打人间事不平 若遇赃官必杀害 倘见恶霸必不容杀的奸夫并淫妇 遇着阮英性命倾 营救清官与良将解助孝子共贤良 除恶安良真好汉 他能明心处事清不是杀人乱胡作 贤愚不分任意行 他是侠义好朋友谁要害他我难容 他虽与我是异姓 朋友也在五伦中朋友若要真义气 胜似同胞一母生 讲究患难能护救不像狠毒那弟兄 别看我的年纪小 大义纲常我全明甘罗十二为宰相 周瑜虽小当元戎 我也听见人言讲三国留下拜弟兄 刘关张三人结义 万古千秋留美名唐朝有位秦叔宝 贾家楼上曾结盟 他为朋友能舍命救出咬金与罗成 也曾大反山东府 就死也要救宾朋还有梁山事不远 替天行道众英雄 个个义气称好汉死后人人有英名 前朝几位大八义 头位名叫宋士公江南蛮子赵华阳 阮英师父有奇能 虽然人死名还在有人无名总是空 说的金亨长叹气 我不如个小孩童金亨将事作错,本来自己就在暗暗着急。再听见他儿子金贵真说的大义纲常,讲今博古的话语,说的高兴,把个金亨听的坐不安,站不宁,心忙意乱。金亨有心不叫他儿前去,他又无话可挡。金贵到在兵营之处,真能访出真情,只急的金亨心内乱跳。忽然听见孙氏说道:“老胡涂虫,你可听见你的小小儿男,几岁的童子,尚能知道这样的义气。”
  他是几岁小玩童 大义纲常知的清人生在世要行好宽宏大量是英雄 世上理义不可少 屈己从人君子行仗义舍身是好汉 挥金似土量宽宏 恻隐之心人皆有凡事都要作公平 小孩他知仁与义 可怜迈年行不恭我看你是怎样办 不用叫他到兵营 他去也能知此事何必叫他白费工 依我对他说实话 已经作了悔不能他是你的亲生子 比着外人大不同
  金亨听见孙氏之言,却也合理。此时瞒着他,到叫他多去费事,后来焉有不知?倒不如对他实说了,省费事。再者他又不是外人,虽然有花云平在此,将来也没有不知的,只可说实话。
  万事出在无奈何 只可得把实话说 金亨未语先惭愧无法只得往前挪 凑巧孙氏旁边坐 低声小言把话明你对他俩说了罢 省的我也费口舌 孙氏接言说可以孙氏叫声俩阿哥 你俩不用发急躁 天亮兵营去不得阮英并没被拿去 锁在石柜是真情 皆因他要贪财宝定要银两拿得多 你父叫他出石柜 石柜不出把锁住看见更夫将库进 你父出在无奈何 将他锁在石柜内阮英性命实难活
  孙氏真有变化,也不好说是金亨故意有心将阮英锁在柜内了,就说是看银库的更夫进了屋中,是出无奈就把阮英锁在石柜之内。花云平还未说话,金贵说:“老爹爹呀,为何这样狠心,害死阮哥的性命!”
  阮哥与俺有何仇 爹爹害他一命休 就是更夫将屋进也该舍命把锁留 急叫阮哥出石柜 不该锁在他里头更夫如果要看见 与他动手事不周 阮兄出柜必帮助见事不祥急跑溜 兵营人多难拿住 飞檐走壁把活求他被官兵苦护住 俺再与他不作愁 爹爹将他锁在柜绿林道上把名丢 倘若有人问此事 孩儿脸面也害羞难免众人不议论 怨声载道传千秋 金亨闻听这些话急的似把心中揪
  金贵说了这些在理义的言词,金亨站起身,就把手捶胸,唉声叹气。花云平闻听此言,不由的肝胆好一阵痛酸,眼中落泪。大丈夫有泪不轻弹,皆因未到伤心处,眼中落泪。金贵看见花云平滴泪,他也就放声大哭起来。
  两个小爷放声哭 皆为义气真伤情 云平这边叫贤弟金贵那边叫仁兄 只因前去盗银两 为何不幸身遭凶弟兄虽然未交久 义气相投好宾朋 可叹汴梁救你命一砖打走一凶僧 领你前去借宝剑 葛昆不义赌输赢偷着透龙非容易 偏见冤家时长青 皆因找剑来到此可爱金贵有奇能 一定要交小朋友 这才来到他家中你我偏又缺路费 伯父领去把他倾 云平哭着带话明话儿气死老金亨
  话说花云平连哭带着言语,又呼金亨父。呼之比骂他还利害,把个金亨真真气死。再添上金贵一哭,这老夫妻两个就犹如乱箭穿心一般?哭的孙氏无可奈何,这才开言解劝。
  哭的孙氏不奈烦 对着云平便开言 不必痛哭且止泪尽哭也是不能完 天亮你俩就去看 到在兵营探一番探听阮英死未死 兵营那里观一观 倘或猴子他未死回来送信到家园 老娘我同你们去 我救阮英不费难不是老娘说大话 老娘武艺学的全 哪怕官兵几十万老娘我没放心间 一怒杀进大营去 杀个血海与尸山我能救出阮英命 老娘犹如耍笑玩 两位小爷闻此话止住哭声又添欢
  两位小豪杰闻听是孙氏老太太之言,这才止住哭声。要不是孙氏太太这一番的解劝,怕的是花云平要反脸面就无法可治了。多亏了孙氏太太见识多,才把花爷说住,不伤和气。话说花云平在腹内自想,今夜看了孙氏太太,与金贵他母子俩个会行事,倒叫自己没有话说了。再者,又不知道阮英他是死是活,他母子这样的义气,也就不反脸,只得说他几句,金亨无不明白的。
  孙氏太太复又说道:“等着救活便罢,倘或猴子没有活命,有我与他算帐。”
  孙氏太太作事精 她怕惹恼花云平 重又开言来讲话叫声云平你是听 凡事我要公平做 不能胡涂混去行人将理义为根本 走遍天下人人恭 忠臣孝子谁不敬奸臣逆子留骂名 我要喜爱行好事 谁要作恶我不容现在我家这桩事 我将此事必辩清 如果阮英他未死叫老东西自说清 他是领个甚么罪 要不领罪我不应倘若阮英没了命 一定叫他把命倾 生死权在我手掌要想逃命万不能
  孙氏太太说的这些话,是半真半假,俱都是安慰花云平的心,把他息怒,不至反脸了。花云平也是明明的知道,心中自有主意,等到天亮,自到兵营探听探听,阮英若是未死呢,想法再救。
  云平作事真老成 不像年青愣头青 阮英如若他命在把他救出再调停 阮英死在兵营里 我就去找众弟兄那时人多行好事 此事一人也不中 云平想罢开言道尊声老父仔细听 人非圣人谁无过 这桩事情想冤停到了明日才知道 或吉或凶去探清 阮英如果真死了不用旁人报怨仇 他若屈死黄泉路 阎王殿前把冤伸谁要害了他的命 未必白害得太平 必要报仇来要命冤仇相报甚分明 云平明是说报应 故意讲与金亨听听见报应两个字 却不由己心发惊 正是金亨心中怕忽听窗外有响声 这种声音真稀奇 不像人声似鬼鸣从来未听这样吼 人闻此音担怕惊 孙氏太太说奇怪金贵听声色颜更 云平也是混身战 说是外边有妖精我的胆量也可以 没有经过这事情 屋中几人全害怕俱都筛糠战兢兢 又听窗外连声吼 尤如鬼嚎一般同嚎叫多时放声哭 悲悲切切哭痛声 连哭带喊说了话我是屈死小阮英 可叹无故招屈死 金亨害我一命倾与他素日无仇恨 无故害我理不应 我跟他去盗银两不该你把恶心生 将我锁在石柜内 害我一命赴幽冥屋中之人,独有金亨他闻此异怪声音,怕的利害。金亨他既在绿林道上,要是这样的胆小,夜晚如何的走路呢?列位明公有所不知,方才外边吼叫的这声音甚是个别的异样,不但金亨闻听声音害怕,别管甚么胆子大的好汉也得恐惧。
  这种声音真个别 吼叫异样甚是邪 不但声音人害怕阮英显魂把话明 金亨将我害的苦 锁在石柜害我命活活把我害死了 我才去见阎王爷 阎王升殿将我问因何幼小性命绝 我把头尾说一遍 不敢隐瞒有藏掖只将照实说冤枉 金亨害我一命绝 阎王闻听动了怒喊骂金亨作事绝 无仇无恨将人害 天理昭彰把冤结叫我前来将仇报 交还我命心方歇
  听见说话,真是阮英的声音。要听吼叫,却就不像阮英,不像人的声音。
  人要听见,浑身发麻。金亨在屋中听见阮英显魂前来要命,又在黑夜之间,叫人可怕。金亨大叫一声:“我命休矣!今夜我要别离你母子俩个人。活百岁终须死,我有不放心之事,要吩付你母子几句言词,可紧记。别样之事全不放在心中,独有金贵幼小,实在叫我放心不下。”
  金亨酸心滚泪痕 金贵年小不放心 看他聪明过伶俐怕他性命不久存 后悔不该将人害 恐怕害到儿的身皆因行事无有德 将来孩子难成人 悔恨自己行事错害死阮英命归阴 我的心惊肉也跳 不应害人起亏心今夜现报来拿我 阴曹地府见阎君 黄金万两难留命语完我就离你们
  世间上的事情,唯有生死离别最苦痛难过的了。金亨说到伤心之处,眼中落泪。那位明公问说,这段书编的过周了。就让外边有阮英显魂,要命金亨,他信以为真,他也不出屋门看看真假?列位明公,也是不知为人在世,万不可作下亏心之事。
  心疑生鬼是实情 自行善恶在心中 为人若作亏心事半夜敲门心就惊 金亨他是自心虚 外边也是闹的凶金亨酸心眼落泪 孙氏母子放悲声 一家三口嚎啕哭云平上前把话明 真哭不能留下命 阮英冤魂哪能容阳间之事还好办 阴曹有罪赎不能 依我相劝快预备身穿衣服可现成 寿靴寿帽若要有 急速穿好赴阴城多误工夫不中用 阮英在外等同行 趁着我也在这里好与尊父送送灵 金贵止泪说且住 我去哀告阮英兄说罢来到屋门内 不敢出门怕担惊 门里双膝忙跪倒磕头碰地把礼行 口中连把阮哥叫 要你留神仔细听皆因我父心毒狠 把你锁在石柜中 也是阮哥死有地先造死来后造生 总怨我父行的错 不该害你一命倾你来要命也要分 是我爹爹行不公 子看父死焉能忍爷子天性能不疼 叩祝阮哥开天赦 观看我是小孩童大发慈心饶我父 阮兄只当来放生 阮哥如若发善念饶了我父弟感情 与我阮哥修盖庙 供奉你像当神恭每日三次将香降 早晚叩首意志诚
  好一个聪明的孝子金贵,跪在屋门之里不住的磕头碰地,哀告的可怜。
  只听门外阮英冤魂,也是唔唔的痛哭不止,哭中带着说话。听见阮英的冤魂说道:“金贵兄弟,你起来,不干你事。”
  你我虽然初会面 兄弟相投我的愿 爱好交好领家内你父我父是一般 听说是我盟伯父 才又亲近住家园同桌而食真厚待 吃酒无心把话言 提起兵营盗银两我俩也是短少银 你父领我到那里 中了你父巧机关将我锁在石柜内 叫我一命赴黄泉 并无仇恨将我害你父无故行不端 蝼蚁尚且都惜命 害死阮英真可怜冤魂不散来要命 二命相拚理当然 我是奉了阎王命不敢私通把脸观
  话说金贵着急,为他爹爹跪着叩头,是苦苦哀求,饶他爹爹的性命。只听见阮英的冤魂说道:“金贵兄弟,你正有所不知。我是奉了阴主阎王之命。阴间不敢私,持不得人情,观不得脸面。”
  阴曹地府多利害 报应循环甚明白 私弊若要知道了立刻就要把头拿 恶有恶报无更改 油锅刀山两边排也有割舌与剜眼 还有五脏扒出来 阴间森严实难有许多外刑堂上柯 小人也有小报应 那些奇报不敢说丝毫不爽多严紧 我也是出无奈何 不敢违了阎王命差我前来把命着 一还一报来要命 害人一则有一么阴主之命谁敢错 兄弟求饶使不得 我要不把他拿去回去将我下油锅
  阮英的冤魂在外说:“我要不把命交还去,我回到阴间,阎王爷爷就要把我下在油锅。那时我在油锅受罪,谁能搭救我呢?兄弟你快闪开,我要闯进来了。”
  兄弟你快将门闪 不可跪着把路挡 我的形容不可看不像阳间那五官 本是屈死冤鬼相 你要看我胆战寒我怕你将魂吓掉 为何跟我到阴间 我又与你无仇报千万不要把我观 金贵闻听发愣怔 浑身兢战毛悚然只听大吼一声叫 吓的金贵抬头观 看见面前鬼一个满身都把白衣穿 舌头长短有一尺 眼珠鲜血一样般哭着跑进屋门内 抓住金亨冤报冤 欲知金亨生和死下回书中说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