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回 阮英装鬼死里逃生 谎称巧艺蒙骗金亨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4-12-21 21:08:35|

诗曰:
  从来世样反成么 多亏猴子巧智谋
  装鬼闹到天大亮 露出鬼身笑哈哈
  假如哄信金老者 领到松林受了缚
  绑在树上难动转 嘴巴打了二百多
  话说众兵商量,回禀管营的统领老爷,请他定俺们是开柜不开柜,没有俺们相干。众伙伴闻听,齐说有理。有一名头目这才走出银库来,到前营见了统兵老爷,就将银库之事说开。这位老爷名叫吴斌,闻听这桩异事,急忙站起身来跟着这名众兵,来到银库的屋内观看端详。
  吴斌来到库内看 听见吼叫吓一惊 一闻此声身发战吓的心惊胆战寒 只听柜里连声吼 吴斌说是真罕然吩咐开锁快观看 瞧瞧石柜那里边 众兵答应遵吩咐撞开铁锁把盖掀 只听吼叫声音大 见一怪物往外蹿休要拿我当妖怪 吾是财神来降凡 尔等留神听法语对教训诲听周全
  话说看银库之众兵才一揭开石柜,只见由石柜里啪嚓一响,跳出一个雪霜白的怪物来,吓的众兵多往后倒退。又见他跳上石柜站在柜盖,喊喝众兵等不要害怕。
  众兵留神仔细听 尔等休教担惊怕 增福财神来见怪皆因你等少虔诚 既派你们看银库 应当烧香敬与恭为何不将吾神敬 不知财神圣有灵 今夜变化警来戒千万要把吾语听 如若不听事神训 叫你个个活不成吴斌闻听这些话 急忙跪倒把礼行 众兵个个全跪下叩头磕地响连声 阮英柜上哈哈笑 又复吹笛把人惊吴斌闻听浑身抖 如临深渊与履冰 叩头又把财神奉想求慈悲把我容 从此诸日把香上 圣神保佑得太平众兵叩头哀告,求财神爷爷保佑着银库,别丢金银,我等每日必要烧三次香叩首,只求保佑平安无事。
  吴斌叩首他在前 众兵叩头前后边 只求财神多应灵保佑银库得平安 我等烧香三叩首 个个必要秉心诚哪个若是不恭敬 立刻就要用绳拴 必按军法要枭首将他人头挂高竿 枭首示众军规正 我的军令紧又严就请财神去归位 阮英听见心欢喜 站在柜上忙吩咐尔等跪着列两边 当中闪出一条道 吾神归位走中间吴斌吩咐快排列 送神急走理当先 众兵闻听忙躲闪跪在两边不敢观 阮英观瞧心欢悦 一纵身形往上蹿三纵两跃出银库 双足一蹬上房檐
  话说阮英出了银库,纵上房屋,本有倏来倏去之能,飞檐走壁的艺技,穿房越脊,踪影不见。且说得是兵头吴斌,偷睛看见财神他去归位。
  看见财神走的急 他去归位笑嘻嘻 吴斌他才敢站起来到石柜看仔细 柜上锁头还未锁 用手掀开看端底叫过众兵取灯照 细看柜内虚与实 不看银柜哪知晓查看银柜才错知 柜内银两偷去了 不由害怕好着急不知何时偷银两 相爷知道了不的 方才那个神是假必是偷银锁柜里 必然他系难出柜 贼有诈计事不虚一时我等未看出 被他装神跑出去 此时我才明白了贼走关门不用提 明日大众出去访 捉拿贼人莫须迟这就叫贼走了关门,贼也跑了,再想拿贼,比登天还难,哪里去找贼呢?
  吴斌查看石柜里边的银子,偷去了半柜。
  失去银两谁敢担 蔡京知道乱如山 派我此处把兵管千斤重担在我肩 我也将银赔不起 这可叫我对谁言明日派兵去急捕 拿住贼人银追还 众兵答允遵吩咐出去拿贼理当然 不言兵营来议论 再将阮英表一番死中求活逃出命 跑出兵营必添欢 大约天交有半夜一边走路打算盘 我还再到金家去 要找金亨报仇冤如此这般假装鬼 就说要命把他缠 假说阴间告了状冤怨相报不非凡 想罢急忙往前走 金家不远在面前阮英来到了金亨的大门旁边,他进了院内看见上屋内点着灯光呢,又听说话,猴子来到了窗棂的进后,手指尖沾吐津挖破窗孔,独目仔细的观看。
  猴子窗前细睁睛 屋内几人看的清 金亨夫妻正吵闹原是为他锁柜中 孙氏太太真义气 不让金亨害阮英孙氏说的仁与义 害人必要难太平 天理良心四个字无故亏心理不应 明有王法难逃躲 杀人偿命法难容就是明里不能避 暗有神灵看的清 明暗两处能躲过屈死冤魂躲不能 必要找你来要命 冤怨云报不善容云平旁边忙接话 伯母说的理上道 且把此言停一停再表金亨怕死情
  金亨怕死,不敢出门。花云平更会说劝:“伯父要有紧要的遗言,就快说几句罢。天也不早了,已经到了时辰。阮英的冤魂也着急了。”金亨闻听此言,心中不悦,敢怒而不敢言,只是心里纳闷。
  金亨怒气在心里 云平说话歪又邪 虽然心中多不悦为好对他把话明 只可自己心纳闷 不该将事作的绝又听窗外连声吼 金亨你真不豪杰 能以害人应胆大为何要把泪珠抛 应该出屋来见我 真也称起是金爷临死落得多快活 死后叫人把话说 快些出来好送死应当将你头颈割 抽你肠子扒你肚 看心肝肺是怎么狼毒之人白色血 总与好人另个别 金亨屋中慌垛脚今夜我就算完结
  话说金亨看见东方发白,天也亮了,他看了看院中,没有动静,这才将心放下,说道:“天亮了,不怕了。鬼魂是夜间出来胡闹的,白天他就不敢出来了。今日天明虽然不敢来闹,还怕的是今夜又来要命。如之奈何?”
  金亨自己总发愣 自羞自愧心难熬 坐卧不安觉焦躁脸上阵阵似火烧 这才说是得预备 多烧纸钱好求饶孙氏太太忙说道 你要烧纸计不高 依我劝将僧道请诵念经文作斋醮 念经超度冤魂转 轮回脱生能开支多要焚化金银库 阎王殿前去讨饶 阴曹地府也受贿若要定私你能逃 你得诵经苦哀告 改恶向慈修心苗话说孙氏太太说的合理,叫他念经赎罪,改过向善,再不要害人的性命。
  累功积德,尽作好事,别行歹事,多扎几座金库银库焚烧,乃为上策。也得预备烧钱,多多的烧化纸钱,才能通达阴司,好叫阮英的冤魂他去脱生,才能把你饶过。
  孙氏太太作事精 凡事总要按理行 超度亡魂乃为上请来僧道多念经 阮英去把轮回转 阴司叫他急脱生他才能把你饶过 那才无祸得太平 金亨闻听说有理你的发言我必听 云平这边又接话 依我看来白花铜阴曹地府不作弊 想要过私万不能 私毫不爽我知晓伯母主意更不中 阮英冤魂哪能让 死活一样是英雄要请僧道把经念 阮英来到都吓懵 那个样子我见过实在凶恶了不得 昨夜冤魂体看见 怎么利害才知情我说此话若不信 问问你儿凶不凶 金贵接言说利害夜间吓散我魂灵 浑身白衣无二色 面如白雪一般同头上带着愣怔帽 三尺多高我看清 一条白带腰中系手内拿着一根绳 眼珠舌头红似血 一尺余长把人惊忽然抽上又朝下 叫我看见走魂灵 把我怕的浑身战吓破我胆言难明 多亏急忙往后退 险些吓死把命倾夫妻二人闻此话 心不由己话难明 骨酥肉麻头发竖毛孔发冷心忽拥 金贵急是我要走 钻在河内躲灾星今夜不敢家中住 怕他再来躲不成 僧道也是不中用哪个敢惹小阮英 僧道说了也害怕 看见冤魂忘了经要把僧道全吓死 人命官司又要临
  话说金贵真被阮英吓怕了,说晚间我不敢在家中住了,害怕阮英前来要命。我要上河里头住着去了,冤魂他不敢下水内找我。家中虽有僧道念经,怕的是阮英来了报仇,把僧道经卷都吓得忘念不准了。
  怕是冤魂他来到 那时我就无处逃 真叫阮英吓破胆我要见他真发愣 听他吼叫无处躲 那桩声音甚奇巧不像狼嚎与鬼叫 人要听见心难熬 我可算是真知道经过此事头一遭 云平在旁忙接道 那桩声音更蹊跷把我也算吓坏了 今夜我也难脱逃 孙氏太太也说话我也怕找也来逃 怕是阮英再来闹 僧道念经尽白饶说的我也明白了 阮英冤魂是英豪
  孙氏太太说道:“我也想起来了,真要是阮英的冤魂,那样的光景,没有不害怕的。再者,那桩声音,哪有不怕之人呢?不用看见他的冤魂样子,即听异怪之声,就把人吓坏,实在叫人可怕。”金亨听见孙氏同着金贵、花云平三个这等样的议论,千万百计,全都不中用,把他闹的更没有主意了。
  无可奈何,这才说:“你们害怕,全逃走了,剩我一个人可如何是好呢?真叫人可叹可悲,无计可施。”
  金亨无奈叹连声 此时叫我何处行 外人逃走还可以自己妻子各逃生 扔我一人无处躲 留在家中受苦情独等阮英来要命 活活拿去把命偿 人到难处有人救可叹我却无救星 莫非该我恶贯满 俱要盼我遭报应为人别作亏心事 睁眼看着我金亨 皆因我把亏心起夫妻父子不相逢 天要作孽可赎解 自己作孽不可生说罢不由心酸痛 两眼汪汪泪真倾 金亨越想难活命抬头看见小阮英 看见阮英他来到 金亨吓的走魂灵孙氏太太说不好 白日见鬼了不成 云平金贵无处躲桌子底下藏身形 金亨害怕后边走 浑身兢战心胆惊白天你就来要命 真算时刻不能容 阮英进门哈哈笑对看金亨把话明 你们这是因何故 那个是鬼乱胡行白日焉能有了鬼 好好你们要自惊 我是活人来到此鬼魂那敢把话明 莫非拿我要当鬼 不让阮英进门庭不用害怕快说话 拿我当鬼作何情 人鬼不分真可笑此事到叫我发懵 拿人当鬼事奇怪 你们对我要说清金亨闻听阮英话 自己定神细睁睛 看看阮英这光景不是显魂那样惊 明明他是活人到 不魂不鬼何担惊话说阮英来到,故意的假装不知道。看看花云平、金贵二人一同钻在桌子底下,藏起身形来了。又见孙氏太太怕的也说不出话来,金亨怕的脸色更改,往后倒退。
  忽听阮英将屋进 吓坏屋中几个人 金亨他是真害怕又恐阮英来显魂 听见阮英这些话 金亨定睛细看真原是活人不是鬼 金亨他才放了心 虽然是人难说话金亨羞愧话难云 将他锁在石柜内 亏心害他命难存不知他怎出来了 不好问他怎脱身 孙氏太太忙问说阮英你怎逃回门 不是将你锁在柜 安心害你命归阴怎么你又出来了 快对老身把话明 阮英闻听孙氏问连把伯母口内尊 伯父并未将我害 无非耍笑别认真金亨他也不好问阮英我把你锁在石柜以内,你怎么又出来了呢,这话也问不得的。孙氏太太看他是人回来,这才急忙的问道:“阮英你不是被你伯父把你锁在石柜里边,你怎么能出来的?快对我告诉。”
  孙氏太太便开言 你快对我说一番 他既把你锁在柜想要出来实在难 是他心毒如豺狼 不该伯父行不端阮英回言说不对 伯父与我耍笑话 那能忍心将我害我与伯父无冤仇 伯父听我有巧艺 尽是耳闻未眼观听说我会开锁法 将我锁在柜里边 拭探我的开锁法是真是假知周全 会与不会能知晓 较量本领是实言不是伯父真害我 千万不可往外传 这是一派实情话并无虚假有隐瞒
  “是伯父老大人听说我会解锁的方法。耳听是虚,眼见为实,所以他老人家昨夜将我故意的锁在柜内,试验我倒是真会解锁,可是假会解锁的方法。”
  皆因试验我的能 真会假会要知清 他才将我锁在柜试试方法精不精 我的解锁多巧妙 再没别人比我能真言咒语念三遍 只听花啷响一声 铁锁自开落在地我要出来不费工 不是阮英说大话 我的方法真有灵天下没有二人会 就是阮英人一名 不怕官人拿住我真要将我上绑绳 只要咒语念几声 绳锁自开谈笑中这些方法全都会 不是大话是实情 我要不会解锁法那能无事行太平 阮英说的是假话 这才哄信老金亨阮英这一套假话,是伯父试我的解锁之法如何,非是真要害我。花云平、金贵二人闻听,由八仙桌底下钻出来问道:“你可真会解锁的方法?”猴子阮英听见花云平、金贵二人齐问他,哪里学的这种方法呢?阮英他才将无作有的说,是跟师傅江南蛮子神偷赵华阳学的。
  阮英又复把话言 解锁之法非等闲 我若不会这样艺必要一命到黄泉 不但逃出是玩耍 该能尽取金银还手托财宝大家看 金亨夫妻这边观 四根金条两元宝云平金贵面堆欢 金贵带笑阮哥叫 要你留神听我言我母因你闹一夜 说是我父心不端 疑惑要害你的命不该把你柜内关 偏又昨夜闹了鬼 你来显魂闹翻天若问阮英怎对答 下回书中再细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