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回 吴斌欲放铁牛不走 好汉被捉进了囚笼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4-12-22 20:02:40|

诗曰:
  铁牛生来是英豪 只为救人把祸招
  于智勾了大兵到 好汉插翅难脱逃
  孤掌难鸣无人助 被兵拿获困苦遭
  栽赃诬赖盗宝库 群英聚会哪肯容
  话说唐奇正与于家父子打仗,难分难离,忽然间由正东来了许多的人马。
  远远的看见飞沙满天,烟雨昏沉,宇宙迷漫,人喊马嘶,直奔正西而来。
  书中交代,兵营离此才有五里之途,马又跑的快,所以来的急速。于智跨马来到藏兵营外,跳下马走进营门。看门的营兵急忙回禀元帅。
  元帅吴斌正演兵 营兵进营回禀明 吴斌闻听表弟到前来有个甚事情 吩咐一声说去请 进来于智入大厅演武厅内落了坐 吴斌这边把话明 表弟前来何事情快对愚兄话说清 于智坐下开言道 提起这事真算凶家中丢银五百两 叫人偷去理不通 王宝他去找刘禄看见白银正十封 有这黑贼他家住 刘禄窝贼在家中王宝看明回报信 五弟前去也认清 他与黑贼动了手不是黑贼对手兵 被贼一棒打头上 昏迷不省抬家中我们父子一齐去 教习人等有百名 哪知黑贼多骁勇教习被他一命倾 此时打死人无数 你的母舅担怕掠叫我前来急找你 你领官兵莫要停 去的急快还可以若去晚了全死净 吴斌闻听这件事 应当早来把信通这里库银缺无数 出去访贼杳无踪 黑贼既有这本领盗去库银准是他 必是他将库银盗 若要拿住有大功说罢吩咐号令响 令旗令箭手中擎 点齐大兵五百整队伍排齐遵令行 大兵去奔于家堡 前去拿贼把令听官兵一齐说得令 元帅吴斌率领兵 乘跨坐骑前头走于智马上好威风
  话说吴斌元帅领五百大兵来到了于家堡,进了大街,排齐了队伍,一声令下,往前围裹。好汉正在人群之中动手,忽见许多的官兵围裹上来,又见方才见过的那名于智骑在马上喊叫:“于家的人等快些退后。”铁牛瞧于家的打手退回,众兵上来围住,这个来势不善。自己想,那必得决一死战乃可。
  又见迎面一个人,约有三旬向外,身子高大,面似生蟹一般,黑中透青,双手举枪,当头就打。
  迎面一人来迎前 双手举枪喊连天 好个黑贼真要反官兵前来非等闲 你敢拒捕要动手 就要叫你死眼前铁牛回言说慢讲 甚么官兵对我言 官兵莫非愿助恶猛虎吃食到这边 祖宗并没放心上 哪路官兵敢拿俺祖宗我要平五虎 定要把他父子捐 官兵又能怎么样祖宗不怕去见官 刘魁大棍照头砍 好汉铁棒往上前棒碰大棍叮噹响 震的刘魁手发酸 就知黑汉真骁勇倒在留神不是玩
  兵头刘魁与好汉铁牛动手,战了一合,就知铁牛的力大棒沉真是厉害,他自己就加上了小心。转回身来,将那双手来举上,名曰着刀劈华山的架式,照着铁牛斜肩带背砍将下来了。话说刘魁大战铁牛,不能取胜,吴斌元帅在马上看的心中起火,急忙跳下马来说道:“罢,连这么一个黑贼乃是小小贼寇,都拿不住,这要是去出兵上阵打仗冲锋,哪能行的了呢?”一晃自己手中一柄铁铛冲将上去。
  元帅吴斌着了急 自己提枪往上冲 叫喊刘魁你无用你的本领没出息 连个黑汉拿不住 怎把相爷官粮吃你快退后歇着去 我与黑贼见高低 刘魁闻听元帅话含羞带愧冷气吸 诺诺而退无言语 吴斌铁铛来的急双手托起镔铁铛 照着好汉头上劈 铁牛观瞧这人到身上衣裳甚整齐 面似紫枣三旬外 威风凛凛把铛提自己动手托铁铛 此人必然有膂力 只见铛头往下落铁牛举棒把他敌
  好汉举棒与吴斌大战二十余合,不分胜败,元帅吴斌心中纳闷,哪有这样屡战不胜的贼呢?这分明是一条无敌的好汉。又想道,必然是他父子作霸欺人,这条好汉看见,必是因管不平之事。
  吴斌心中又思量 这件事情要细详 分明是条真好汉本领出众艺高强 有心我要把他救 无奈他把人命伤一边动手想巧计 放他逃命也无妨 对着官兵使暗令叫他快跑去躲藏 官兵会意全得令 大家急忙闪一旁铁牛杀的红了眼 只顾动手气满腔 吴斌着急忙说道黑汉细听留良言 我爱你是真好汉 你要不走定招殃铁牛闻听说胡讲 我要杀人把命偿 我把于家全打死情愿我也一命亡
  这位吴斌喜爱铁牛是条好汉。俗语说的好,英雄爱英雄,好汉爱好汉。
  看出铁牛也不像强盗的样子,这才暗中放他逃走。铁牛他是个豪杰,不肯脱逃,怕的是众人说笑於他,倒像敢作不敢当的那等小辈。
  铁牛作事性情刚 要想留名在这方 人命打死无其数若是逃走不强刚 定要平了他父子 杀人偿命理该当吴斌放他他不走 反倒动怒乱嚎嚷 照着吴斌紧抡棒一定要把元帅伤 吴斌实在无可奈 急忙传令发了慌倘或着上他的棒 呜呼哀哉一命亡 传令预备绊腿索官兵听令着了忙 急速弄开绊腿索 铁牛他也不提防绊在好汉他腿上 咕咚栽倒地当央
  元帅吴斌有放铁牛之心,不料他不去逃走,反来动怒,吴斌不得不拿他了。吩咐众兵,将绊腿索预备过来。两个人抬起来将铁牛脚底下一抖,就将他的腿绊住了。他觉着腿下不得力,哪能躲的开,往后一仰,身形咕咚栽倒在地。于仁举起铁棍要打铁牛的顶门,元帅吴斌急忙上前挡住:“表弟你别打他,这不是你们手下打仗呢,将他拿住捆绑起来再打他,可以复仇解恨,却亦使得。这是经了官兵拿住的,你要把他打坏,就与我惹出了弥天的大祸。”
  吴斌上前忙阻挡 表弟你要听我言 不是手下将仇报我来只算经了官 你要将他打坏了 官济私仇我怎担于仁开言忙说道 将贼只管交给俺 吴斌回言说胡话我领官兵人人观 哪能将人交给你 取出实供才能完于仁不悦忙说道 打死人命非等闲 人命自然有公断要想留人真正难 吴斌传令快预备 木笼囚车整当然装上囚车就得走 吴斌押送回营转
  吴元帅得罪于家父子,可不敢将人留下,又无口供,不知何事他们给打死了,如何的办法?所以急忙的将好汉上了囚车,传令起兵回营。正走半路上,正见了阮英、花云平、时长青三人送金贵回来,撞遇此事。三人问明刘禄,这才知道。
  三位英雄知实情 阮英急忙把话明 舍命我也要搭救云平长青点头应 今日一走要救出 我们杀散众官兵救出铁牛找五虎 准要替他报冤枉 三人抽出刀三把冷不防的往上迎 官兵正然往上走 忽然冲上三英雄并未说话就动手 一把单刀砍的凶 要知三人吉凶事下回群雄战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