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吴贻棠|发布时间:2015-01-11 19:50:30|

  先生中州戈阳旧族也,姓吴氏,讳贻棠,字荫南,爱存其号也。与先君为莫逆交。鈺当总角,先君即命鈺依先生侧,曰:“子其事之如吾可也。”鈺欣然应之唯唯。

  先生视鈺如己子,令来入家塾读,凡衣食之类无不过厚焉。后先君见背,先生更厚视之。及先生仕长芦,鈺以家事故未得随往。先生归田越数载,先王之嫡配任母捐世次年,先生续弦于周。周母来归,其间繁冗多故,皆命鈺为之。又次年,先生抱手足恙,不获出入自随,每日寂坐小斋,先生不能〔一〕时舍鈺,鈺亦不忍一时违先生也。

  然先生为人,好脱略,性豪迈,常对令窗矩榻,咄咄不自得,因编《可是梦》、《风月鉴》二种以为消遣。书成,亲友索观之,俱唤为静者心多妙也。鈺思先生生平,其卓卓者若是,固今之不可多见,而以病废,惜哉!悲哉!但其人不可不使,不借书以何之,乌知先生期颐,后人尽得识先生为何如人耶?鈺堂弟存智为先生理家计,时居其家,鈺与商之,付诸剞劂,庶存先生一时之无聊寄慨云尔。

  寄男方鈺谨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