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寓词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林纾|发布时间:2015-01-14 20:40:34|

  此时仲英夫妇作计,应行者凡三事:一扶柩归金匮安葬;一觅华医生,代售双瓶;一夫妇归京师朝父,再决计留学。第二事,华医果为售于法人戈君,得四万元(法以佛郎折为银元)。时南北之议虽定,孙中山欲项城南下受事,众议欲立都于金陵。蒋小炎痛诋其谬。然项城飞电,慨允南来。而京师正月十二,乱兵大掳。十四日,天津复掠。保定至于焚掠一空。北人坚留项城坐镇人心,不听南下。即南中亦微微蠢动。仲英夫妇遂暂留沪上,时时同车出游。家居则瀹茗读书,极人生唱随之乐。时孙中山逊位于项城。定新历二月十五日,率文武吏大祭明太祖于孝陵。军士数万,各国领事亦争集,观总统宣告光复。
  读谒陵文,声调慨慷。一时盛事,传遍江南。秋光笑曰:“仲英,汝以为如何者?”仲英曰:“明祖专制之君也。今中山主共和之政体,祭之何为?且徐达以克复江南,至前清时尚与曾国藩庙食于钟山。今克复金陵者谁耶!林述卿屏迹乡园矣。天下不平之事,至此已极。想孝陵之鬼知之,亦当齿冷。”秋光曰:“仲英,汝谓让位出之至诚耶!”仲英曰:“党人怏怏‘,后此祸机,正复难定。”秋光曰:“近得述卿书乎?”仲英曰:“述卿于腊底予我一书,言读书于江浒,颇自惬适。成功不居,大有学养。闻闽中为彭宠废乱,白昼杀人,想述卿决不能自安于乡井。”秋光曰:“汝胡不报之以书?
  仲英曰:“吾昨填一长调,将寓(寄)述卿于福州。因秋光词家,不放出诸怀袖。”秋光大笑曰:“痴哉仲英!奈何外我。
  仲英不得已出其词,调寄《大江东去》。词曰:石头春半,又渐渐、看过颓红纤绿。往日金陵城下梦,一枕城头残角。乱戟叉门,战云摩帐,细把军书读。功成人远,但闻江上吹竹。闻说水巷湖田,将军归去,垂钓闽江曲。回首钟山龙虎气,戈马垂收江北。怎料春江,留人不住,镜里蒲帆促。只应通问,迩来多少诗束?秋光击节叹赏曰:“此词似稼轩,而音节又是南宋哑调。
  敛气归神,意内言外。想述公得之,将不胜英雄髀肉之悲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