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金沙岛财多官商受惑 素贞局势大文武遭 ...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不题撰人|发布时间:2015-01-20 20:09:15|

诗曰:
  富贵双全已极荣,思量只怕不长生。
  真仙活佛如能到,白玉黄金总看轻。
  岂但信邪听妄语,也因好善博虚名。
  官员商贾揄扬遍,虎豹从今羽翼成。
  沙司闻有仙佛,大喜。即请会二人,向沙司道:“件件俱好,还须积寿。”便送缘簿论写,不多时写来。道:
  
  沙帅 周敦,五百两,
  沙司 鲁炎,五千两,
  部郎 水清,三千两,
  副司 官兆,一千两,
  沙使 王福,五百两,
  沙使 朱庆,五百两,
  沙使 宋金,三百两,
  沙使 徐华,二百两,
  沙商 余市,三千两,
  沙商 余利,二千两,
  沙商 余达,二千两,
  沙商 陈万,五百两,
  沙商 海纳,一千两,
  沙商 王承,三百两,
  沙商 张佑,二百两。
  二人见写二万两,大喜。鉴清先回,臧居华收银。值香岩岛副帅文和路过,沙司留饮。说起仙佛,请臧居华见。文和字梧窗,六十无子,续妻年未三十,前妻一女,及笄,患病。臧居华道:“令爱恐成干血痨。”文和求救,臧居华道:“亲求活佛可救。”文和把妻女送到鉴清处,半年方回。臧居华回岛与鉴清商议,设素贞局开规条,请瘦羊出示道:
  -孀妇过青年。不旌遵照,概不收养﹔
  -预先报名,董事查明,实无父兄、亲眷者准入﹔
  -各住一房,亲人不许入视,以期肃静﹔
  -在局不安者,逐出。挟嫌妄控不准﹔
  -天年不测,董事自行收埋,毋庸报官,以免拖累﹔
  -内总门除二董事外,不许窥探。
  告示挂出,文武生员议论道:“青年孀妇,母子不许见。只见一贼一僧,成何善举!”二人闻得,设计降他。恰武生梅春穿皮衣相遇,臧居华道:“此衣新买,上有纸票。”乃解,放手中。梅春去远。请鉴清道:“票上有梅春花押,我有计了。”写成禀帖,与鉴清看道:
  素贞局董事臧居华,为凶骗事,有武生梅春持皮衣来局,要质五十两。华畏凶,以二十两质付。春收银,仅将衣票付,华口称将衣到他处再质三十两,方敷数。华不敢阻。黏呈衣票上有梅春花押,衣店图书切据,求究追。
  鉴清送与瘦羊,堂讯将衣贮库,缴银回赎。梅春告府状,那艾奇换了王仁,收状未讯,值总帅病故,文和来署,先谒仙佛。鉴清道:“你是疯狗转世,不该好遍同胞姐妹﹔又不该带夹文字在屁股里者﹔试某事欺君,某事害民,已报无子,还恐遭刑。”文和污流求救。鉴清道:“惟除恶可救。”遂拜二人为师,查访恶人,请告知照办。
  王仁、羊智闻总帅如此,争来奉承。素贞局对门医生孙照叔侄六人,素不与董事为礼。二人向丈和说:“外有孙家六虎,不可不除。”文和拿禁局后门邻王兴,因到灰送交瘦羊,带了石墩。已故学究季谦门生甚多,子秀才季恩常集文会。二人要降文生,写字与文和,迅速拿藏妖洞主季恩,文和委瘦羊拿讯。季恩上堂道:“生员何罪?”瘦羊道:“大人访拿,自然大罪。”季恩道:“无人告过生员。”瘦羊道:“谁敢太岁头上动土?”季恩道:“生员从不曾告过人。”瘦羊道:“指挥足矣,那用自告,暗箭胜明枪。”遂收禁,禁了年余。季恩是寒士,老母急死,妻卖住房营葬。因感书吏吴明照应,一女送他为媳,妻子皆饿死。吴明出详道:“遍查无案,招告无人,如何发落?”文和批革放。季恩放出,自尽,从此文武无一敢议。局中写功德,太学陶秀不肯多出。秀年未三十,妻不育,娶妾汤娇莺,三口和美。臧居华家庖人宋鸣,儿子宋瘌痢与娇莺之父汤求同村。臧居华命宋鸣把汤求引来。正是:
  鸳衾能使分佳侣,
  鼠洞还教泼滚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