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报恩情劫囚归贼寨 遭毒气束手上苗山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不题撰人|发布时间:2015-01-20 20:09:50|

诗曰:
  一角文书马递来,文和惊得面如灰。
  不徒邻境愁遭破,兼恐封疆要受灾。
  忙使大厅将令发,急传知县把监开。
  众中放出徐公子,好展军前御敌才。
  黄矶岛文书报:王四姑称荷花仙,帅成江败回黄矶,梁慎保荐徐玉,行文来调。文和释公子,令速去。公子到黄矶,成江道:“都中出来了,光大经略速去听用。公子把带去的徐元丢下,单骑到营。”经略道:“你貌如处子,何能临敌?且随营。”着贼兵到,经略令吴雄、麻勇出阵。吴雄阵亡,麻勇败回,又令朱胜□□金瑞同公子去迎敌。公子见是白老虎、胡霸带兵涌来。见公子都退。回营缴令。经略道:“你既能征,须记剿不如抚。”公子答应。王四姑大队来,众将齐出,朱胜敌住四姑,被四姑红棉索套住刺死。公子来敌住,四姑往斜里走。公子追转山坡,四姑取索要套公子,不防马腿插入石缝,人马俱到。公子要刺,四姑大叫饶命,愿降。公子想起经略的话,便下马扶起道:“你既愿降,便是一家人,我让你马骑,回去。”
  四姑拈矛回马,遇麻勇迎来,用力一斧,四姑挑去,斧落一旁,人跌下马,被马踹死。梁慎也迎来,问:“少年将军何在?”四姑指道:“立在山坡。”梁慎放过四姑,收麻勇的马,与公子骑回。次日报女将到,公子迎敌,见是孙雪姐。雪姐问道:“公子因何在此?”公子道:“前曾平苗,调来听用。”雪姐道:“自别公子,胡霸受了降伏,反来学斧戟。他投王四姑,重用荐奴,为右领。奴今收兵,公子不可再来,四姑连珠箭利害。”各自回营。
  第三日公子出阵,见白老虎、胡霸摆成旗门,一女将同雪姐拥着四姑出来。公子道:“你允降为何反复?”四姑道:“承恩岂不知感!回营众将道,兵权解散,悔之晚矣,伏望原谅。闻雪姐说将军是公子,千金之子,坐不乖,堂奴已骑虎不能下背,公子何必冒险!”公子不答,一戟刺来,四姑架开回马便走。
  公子追来,一箭飞来,右手接住﹔二箭到左手接住﹔三箭到口咬住,取箭看时,皆无镞。四姑已入旗门,公子回马,闻四姑叫道:“大将不可暗害人。”公子回头,胡霸举斧将近,公子回戟刺中马颈,胡霸落马,兵抢回。公子回营,经略命绑了,发怒道:“通同贼匪,当得何罪?你是成江调来,解与成江正法。”监下候囚车造成,令金瑞押解。
  转过山后,一支兵拦住。女将把金瑞刺死,劫了囚车,各路知照回营。囚车抬入帐,四姑开车解剑。令女将扶右手,雪姐扶左手,送入后帐。四姑道:“细作探信后,我们分头埋伏,这位接着的女将,乃义妹刘月英。”公子道:“谢。”摆酒压惊,四人同席。四姑道:“既承俯临,愿让为帅。”公子道:“世受国恩,虽死不能从命。”月英道:“且住下再处。”
  探得经略闻逃兵的信,行文成江,那徐元闻信回紫岩。
  两董事闻知,见文和道:“徐玉果为寇,速拿他眷。”属文和把徐府一家收禁,房产入官。适藉总帅祁宜来,文和要□□。把仙佛荐与祁宜,也信服了。把徐府徐眷属解送成江,成江又解入都。公子不能回国,又不肯为敌,四姑只得移屯苗境。
  自外苗灭后,有黄矶致仕,总兵范瑚踞住铁瓮山,无子,女淑云及笄,接父位。山上出迷魂草烟能迷人。淑云闻有兵在山下,出来巡察。白老虎、胡霸、雪姐、公子先后被烟迷住被擒。四姑闻报,大惊﹔月英惊绝,到地。正是:
  生离欲救犹无法,
  死期何堪更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