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禅室话前盟双星会合 芳园留胜迹三美团圆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吴航野客|发布时间:2015-01-21 20:18:28|

词曰:
  今夜团圆月,几度经残缺。苦尽甘来,严寒难受霜和雪。上苑重逢,对玉人儿,把前盟申说。旧恨都抛却,最怕只伤别。赠诗投帕,信传金赆,中间波折,爱怜兼激烈。驻春园演出,许多情节。
  右调《灼灼花》
  却说郭夫人听生所说,喜自天来,又道:“但不知贤婿国甚得以改名换姓?”生便将前情说知。生亦问及郭夫人起身之后,曾夫人托身于谁,云娥何在。郭夫人便将叶夫人寄寓白梅庵说了一遍。生闻言,悲喜交集。便道:“诣阙恳恩,即刻兼程上疏,或能解免,重得团圆。”说完,命司墨扶郭夫人登舟而回。
  生于次日,开船进京,一途而至。连忙见了欧阳生与翁刑部,说知此事。遂一同上疏奏闻:前与吴绿筠联姻,后以播迁未娶。圣上见有翁刑部作证,且有内翰欧阳生同奏,遂下令免吴绿筠进京,即放归家,与李之华择吉合卺。后究图害绿筠,系前工部尚书周谦,即时命下,拟以欺君之罪,姑念老臣,罚以遣戍。生同二人谢恩而去。
  恰好郭夫人亦到,闻知此事,好似云开见日,死里得生,不胜欢喜。生送命管家即刻送郭夫人、绿筠小姐到嘉兴,顺路迎接叶夫人并云娥小姐与爱月同回,不可更住金陵,恐有仇人,别生枝节。遂命墨奴、司墨同慕荆先送郭夫人起身,即日别去。生仍在京师,复与欧阳盘桓数日,乃别翁刑部而去。一路不胜赫奕,几日即日至浙江不题。
  却说云娥,自别绿筠之后,日觉无聊。一日在亭中看花,忽见小尼自外而入,向叶夫人道:“吴夫人与绿筠小姐已到庵外,车马耀人。”叶夫人与小姐听说,忙出相迎。见油车奕奕,前面有钦赐完姻大牌两面,清道严肃。须臾,果夫人郭氏、小姐绿筠下车,直进庵中,大家相见。叶夫人与云娥小姐因说道:“今日之来,似从天降。”
  少顷,乃坐下吃茶。忽见墨奴领着一班管家对叶夫人、云娥小姐磕头说道:“太夫人喜,夫人恭喜。”叶夫人与云娥小姐心中不解。须臾,王慕荆亦进来,对叶夫人道:“老夫人、嫂嫂在上,容王慕荆见礼。”叶夫人与云娥小姐连忙答礼,礼华出去。云娥与爱月细认,似是紫墨屿舟人,何以同来?大家皆不知此中曲折。郭夫人与绿筠小姐未肯说明,叶夫人乃潜遣小尼到庵外一查,说是李翰林大人钦赐毕姻,遣搬家眷。叶夫人与云娥小姐尚是不解。直到是夜,郭夫人与绿筠小姐归了僧房宿了,才将与生相遇及改名李之华、后乃得官说了一遍,大家喜不自胜,互相庆贺。
  是夜,慕荆与各管家亦在庵中歇宿。
  到了次早,忙备了大轿二乘,请叶夫人及云娥小姐动身。叶夫人不舍前婢惜花,与老尼姑说明,带之同去。老尼只得领命。郭夫人舍银二百两,整理尼庵。辞别尼姑,共向嘉兴而去。
  不数日到了嘉兴,共入生家居住。墨奴乃与旧时管家重新阀阅。云娥小姐与爱月邀同绿筠小姐到了驻春园观玩。但见花草依然,不改旧时眼界。云娥因对绿筠道:“只为此园迫近所居而成好事,受了多磨。今日得返故园,真出望外。”
  须臾,二位夫人亦来园里。叶夫人因对郭夫人道:“当日舍弟之家与此园相附,老身昔日寄居府内,一带高楼,景致颇好。今日府第已墟,亭榭灰烬,令人忆故,顿觉伤心。”郭夫人道:“即今世态难于意料,老身倘非借庇,安得生还完聚?且喜黄郎及第,双娶而归,使我二老得所依栖,可以无憾矣。”绿筠小姐亦道:“倘非今舅高楼府此,我姐妹焉有今日!”大家欢喜起来。
  不数日,生亦抵家。恰好过了三日,便值吉期,三人双双合卺,向北谢恩,而完好事,两两和谐。自是生与二位夫人,日夕以作赋联诗为事。因感爱月前情,收为侧室。又感王慕荆负使相求多年,以还俗尼姑一水,即惜花,赠之为室,即在黄生府上合卺交欢,住居不去。司墨、墨奴亦相继毕姻。
  未几,而叶总制亦以奉赦回朝,旨以苏廷策诬谄罪,亦发戍边。叶总制回朝,遂乞假归家。即于旧居,重新府第,与生第宅俱见辉煌相映。而云娥小姐亦往庆贺,不胜欢喜。
  生后官历礼部,乞疏复姓,钦赐归宗。曾小姐封为淑慧夫人,吴小姐封为淑贞夫人。子孙相继登第,至今相传有五代尚书推李黄族云。
  后人有诗赞曰:
  于今欢合历千磨,情种心苗惹事多。
  钓隐巧从闲里下,珠遗急向错中搓。
  痴来岂惜为厮卒,帮村还须仗素娥。
  留与词人加藻绘,氍毹毡上洽笙歌。

【驻春园小史】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