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回 泄机关封真中计 万恶贼园内行凶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牛瑞泉|发布时间:2015-01-23 23:18:53|

  且说素英小姐见父亲改变初心,不顾礼义,终日差遣媒人打听豪富。小姐心内着急,恐选中人家另许,岂不有玷纲常?
  虽与封郎尚未会面,幸喜秋葵到过他家,何不将封郎暗约花园相会,说明就里,赠与金镯珠宝,早完婚姻,即不怕天伦赖婚。
  小姐主意已定,把秋葵唤至跟前,嘱咐:“快去,不可迟挨。”
  使女答应,忙出绣户,趁着乡宦无在家中,出花园角门,竟到封公子家中,偏遇封真在杜家读书未回。拜见夫人,谈氏认得秋葵,让在-旁坐下,说:“秋葵姐有半年光景未到寒门,今日前来,不知有何事情?”秋葵说:“夫人容禀,婢于此来并无别故,替小姐传话。昔日两家门当刻对,结成秦晋,不料如今一家豪富,一家贫寒,老爷爱富嫌贫,说府上穷苦,并无毕婚之费,如何行茶过礼?一月之内,还可有望,若是迟延,恐赖亲事,另选佳婿而许。纵然县内告状,银钱势利可以通神,府县各官俱是朋友。小姐贤慧,深明三纲五常,暗差奴婢通信,商量机密,千万小心,本月十三黄昏,请公子花园相会,赠送金银,以作过礼之用。’偏公子尚无回转,只得告诉夫人转达公子:婚姻大事,非同小可,莫叫小姐枉自操心。”说罢,告辞而走。诰命含春送出秋葵,闭户进房,归坐喜欢。见公子回家,太太就把秋葵的言词告诉。公子口呼:“老母,怪不得冯家屡次差人催促完婚,其中有这缘故在内,十三黄昏孩儿少不得前去。”谈氏夫人闻听说:“我儿,话虽如此,愁你年轻,我是妇道,须得与你相好朋友商量才好。可去则去,不可去则止。”封真连声答应。
  次日,去到杜家讲书,把杜家当作知心好友,将此事与他商量。杜园闻听暗喜,说:“封兄,依你尊意,还是去与不去?”
  封真道:“小弟年轻,主意不定,才来领教。”杜园故意想了一想,假意着忙,面上变色说:“封兄,依小弟瞧来,冯家使女并非小姐所使,必是令岳差遣诳你,有心将女儿另嫁,恐你兴词告状,是以假称冯小姐暗赠金银,哄到花园,半夜三更,无人知晓,不是一刀,就是一棍,绝了后患,好将其女另嫁。
  况且律载一款,夤夜入人家内,非奸即盗,登时打死无论!还有可疑之处:昨日既是令正着使女前来,为何不将赠送之物送到府上,何必又叫仁兄半夜去取?小弟想来,定是冯乡宦的鬼计,封兄千万不可轻信,自取其祸。”封公子闻听,不由发毛害怕说:“杜兄讲的甚是。”分别回家,对母细禀。
  且说杜园一些话哄信封真,打发公子回家,满心欢喜:明日天黑,何不假称封真,冯府花园去会小姐?他二人也无会面,真伪难分,倘若成就欢娱,又可诳骗金宝,岂不是好?恶贼拿定主意。次日十三,盼到天晚,皓月当空,如同白昼,巧妆打扮,竟到冯家花园角间,已有二鼓。却说使女秋葵正在角门以内等候,望见一人如飞而至,不辨真假,转身跑进香闺请小姐。
  冯小姐闻言,连声叹气说:“好事多磨,偏不凑巧,方才奶娘来说,老爷还未安寝,若到花园,怕老爷一时来请,将这金银一包,紫金镯一对,你快去送与封相公,叫他早些行礼,迟则有变,快去速来,若是被人知晓,其祸不小!”丫环答应,迈步出房,手拿金镯珠宝,两脚如梭,回至花园。那书生在月明之下,藏藏躲躲。秋葵叫声:“姑爷快接金银珠宝,还有机密言词相告。”杜园闻听,才要来接。秋葵月下瞧出破绽,暗道:“封真是个白面书生,这是有胡须的丑汉!”丫环心惊要跑,杜园拉住衣衿。秋葵方欲喊叫,杜园着急,月色看的明白,地上偏有半块砖头,杜园猫腰拾起,照秋葵就是几下,丫环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