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云中鹤宝剑穿地板 蒋四义牙齿咬绳索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5-01-24 21:02:54|

  且说蒋四爷、柳青,本是在地道之中,四马倒攒蹄,寒鸭浮水式,被四个王官捆了个结实。皆因蒋爷通出自己的名姓,说姓蒋名平字泽长,小小外号人称“翻江鼠”。又说:“这位是常州府武进县玉杰村人氏,姓展名昭字熊飞,人称南侠,御前带刀四品护卫,万岁爷亲赐御号,叫‘御猫’的就是此公。我们今天奉大人之谕来破铜网,冲霄楼是拆了,我们连官带兵并侠义来了好几百万人。我们两个人虽然误中诡计,我们伙计此时也就把王爷拿住了,要知时务,随将我们放了,保住你们全家性命,连祖上骨殖都不至抛弃坟外。”王官闻听,哈哈一笑,说:“我当你们是无名小辈,原来是现任的护卫,拿你们报功去罢。”说着举刀就砍。
  那个王官急急拦住说:“且慢!你看这个瘦鬼,咱们将他的小脑袋砍下来报与王爷,雷王官他们岂肯深信;不如拿住活的,报与王爷,倒是一件美差。”众人都说:“正该如此。”这二人说:“你们看着,我们去报。”那两个人说:“你们报功是个美差,那可不行,你们看着,我们去报。”那个人说:“不用争论,大家一同上去。且把他们放在一处,两个人头对着头。”四个王官扑奔东南,拉着一根铁链。那人说:“先把消息上好,不然咱们一蹬翻板,也掉下去了。”众人说有理有理。只听见吱喽喽一阵铁滑子响,各处翻板的插管俱都插好,王官拉铁链推翻板而上。蒋爷听见四个人上去,卜通卜通的四声,蒋爷冲着柳青哈哈一笑,说:“老柳,你可好哇!”柳青怒道:“病夫,瘦鬼!我这条命断送在你手内!我要同着大众前来破铜网,杀王府一人,我就算与五弟报仇,你偏邀我盗王爷盟书,立这宗丧气功劳。如今被捉,顷刻就死,难道你还乐得上来?”蒋平又大笑,说:“老柳,你大喜。”柳青说:“对,出大差就是喜。”
  蒋平说:“咱们绝处逢生,岂不是一喜?”柳青说:“还有活路呢!据我说要想活命,除非是认母投胎,另世转来。人家常说,‘宁死在阵前,不死在阵后’。同着大众破铜网,总然死了也有人把尸首背回去;死在这个地窨子内,谁人知晓?”蒋平说:“你是吓胡涂了?这明摆着就要出去,怎么说是死呢?我听见四个王官上去一个一卜通,上去四个四卜通,准是熏香香烟未尽,四个人上去闻见躺下了。”柳青说:“就是熏过这四个人去,你我捆着,也是出不去的。”蒋平道:“只要四个人躺下不去送信,你我如同没捆着一样。”柳青问:“我倒要领教领教。”蒋平道:“亏你还是九头狮子的徒弟哪!若是一个人倒翦二臂捆着,有个金蝉脱壳之法可以解得开绳子,若是四马倒攒蹄捆着,那可没有法子。这是两个人四马倒攒蹄,一个人滚过来给那一个咬绳子,只要咬断了一人,这个再给那个解开,岂不是与没捆着一样么?”蒋平说毕,柳青哈哈一笑,说:“病夫,真有你的!”蒋平道:“既然这样,你滚过来罢。”柳青说:“还是你滚过来。”蒋平道:“你连这么点亏都不吃?你滚过来咬绳子。”柳青说:“不能!偏叫你滚过来给我咬绳子。”
  蒋平说:“你太不吃亏了,我就滚过去。”说毕,一翻一滚,就到了柳青身旁。柳青把身子一歪,蒋平的嘴拗着柳青的膀子,用牙咬断绳子。柳青双手一伸,翻身站起,说:“哈哈,好病鬼!我这条命几乎断送在你手,活该我命不当绝。哥哥,你在此等着我,我破铜网阵去了。”说毕就走。蒋平喊道:“老柳,柳兄弟,好柳兄弟,千万别走,你给我解开罢!你一走,我可就苦了。”柳青回头说:“我要与你解开,你又要出主意。”蒋平连声说:“我再不出主意了。”柳青这才与蒋平解开。蒋平伸双手纵身起来,直奔东南,要捯铁链而上。柳青先把铁链揪住说:“你先等一会,你上去把盖儿一盖,把我闷在里头,你为的好报前仇,你先让我上去罢。”蒋平说:“那样行事岂不是匹夫!”说罢,二人一笑。柳青在先,蒋平在后,捯铁链而上。柳青低头一看,说:“四哥,真有你的,四个王官果然叫熏香熏将过去。”蒋平说:“如何?我听见四个人上来俱都躺下了。”二人亮出兵刃,噗哧噗哧,尽都结果性命,然后出来。就听见正东上杀声震耳,二人杀奔前来。看看临近,尽是王府的兵丁,执定灯球火把,亮子油松,照如白昼。里头是北侠、南侠等,有王官雷英、胜子川、曹德玉、崔平、周通,使的是金银铜铁四条鞭,张保、李虎、夏侯雄,各拿兵刃乱杀一阵。蒋、柳二人,由正西杀奔前来,正遇艾虎。蒋平问:“你从何处来?”艾虎就将他师傅压在铡刀底下,教他取宝刀来的话,说了一遍。蒋平催他快救师傅去,艾虎点头,直奔正北去了。蒋、柳二人大喊一声:“叛贼,四老爷来了!近前则死,退后则生!”叱嚓磕嚓一阵乱砍。王府的兵丁,焉能是蒋、柳二人的对手,也有把军刀磕飞的,也有带了重伤的,也有死于非命的。北侠等看见蒋、柳二人杀将进来,暗暗欢喜,会在一处一同与王府人交手,暂且不表。
  单提小义士艾虎,得了宝刀,一直的奔连环木板而来,仍进离为火,走山水蒙,脚踏卍字式当中,直奔冲霄楼而来。至冲霄楼下,在五行栏杆之外,早有沈仲元在那里等候。见着艾虎,忙问:“可曾将宝刀借来?”艾虎说:“已将宝刀借来。”沈仲元说:“好!快跟我上去。”将艾虎带进五行栏杆,由楼柱子上放下软梯,二人爬软梯而上,上一层卷一层,来到三层上面,把软梯卷起,直到正当中隔扇。进了里面,晃千里火筒,艾虎先就上了佛柜,蹿上悬龛,手拿着七宝刀,说:“师傅,我把义父的刀借来了,是怎样的砍法?依我的主意,这不是立着一根铁柱子么,横着一剁,把这个铁柱子剁折,师傅就好出来了。”智化连忙说:“不可!不可!若要那样剁法,不如先即往起一扳,省许多事情,又借宝刀何用?”艾虎说:“你老人家说怎么办法?”智化说:“你把刀尖贴着我的腰,从铡刀的刃子里头插将进去,七宝刀的刃子冲上,一点一点的削他那个铡刀。削到铁柱子上,可就别削了,我打这半边就可以爬出来了。总是别动这根铁柱子才好。”艾虎依了这个主意。沈仲元站在佛柜之上,晁着千里火筒,照着亮子。艾虎将宝刀贴着智化的右胯,刀刃冲上,插将进去,又怕伤着师傅的皮肉,问道:“师傅,伤着你老人家无有?”智化咬着牙说:“不要紧。”眼看着鲜血淋漓,焉有不痛之理!艾虎用力往上一挑,“呛”的一声,铡刀下来了一半。又削来削去,削在当中铁柱子那里,艾虎不敢往下再削,就告诉师傅已然到了铁柱子那里。
  智化叫艾虎躲闪开,智化爬伏身躯,牙关一咬,往东一蹭,仍把皮肉划了一下,往下一纵,站在佛柜之上,仰面一声长叹,说:“利害呀!”连艾虎与沈仲元都有些凄惨。艾虎就问:“师傅,把这铁柱子扳起来,你老人家出来,省多大事,不叫扳,是什么缘故?”智化笑道:“当初有老五之时,影绰绰听他说过,每遇消息里头,若有立柱铡刀落将下来,上面必定套着消息。此事也不可深信,也不可不信,总是防范着好。”沈仲元点头道:“贤弟言之有理,古语说‘君子防未然’。”智化问艾虎取刀的经历,艾虎就将取刀之事细说一遍。艾虎又问:“师傅,怎么叫‘消息’,里头套着什么消息?”智化说:“你把刀交与我,咱们试验试验。”遂用力将七宝刀对着铁铡刀的立柱儿一剁,“呛啷”一声,将铁柱砍为两段,就见上面黑洞洞一宗对象坠落下来,“当啷”一声响亮,地裂山崩相似。三位爷早吓得由佛柜上蹿将下来,直奔门口,尘土暴烟,迷人双目,千里火都全无光。艾虎、沈仲元倒吸一口凉气,智化说:“如何?方才一扳这个柱子,这个横梁岂不把人压个骨断筋折。”沈仲元点头道:“幸亏你听五老爷说过。”
  智化又问沈仲元:“这里还有什么消息?”沈仲元皱眉言道:“我原是王府的人,知道这上头什么消息也没有,想不到这里头消息层见迭出,我往下也不敢说了,除非是我上去拚我这条性命。”艾虎说:“师傅,他净藏私,不肯说。”沈仲元说:“我若知道不说,教我死无葬身之地!”智化说:“不可起誓,知礼者不怪。你不算算,你们王府的人,逃的逃,跑的跑,降了大宋的降了大宋,难道你们走了之后,人家没有准备不成?”沈仲元说:“是了!这都是我们走后,人家后来安的消息,我们怎么能知道?”艾虎说:“沈爷也不用上去,师傅也不用上去,待我上去。”智化说:“住了,小孩子家老往前抢,哪里用得着你呢。”艾虎不敢多言,诺诺而退。智化说:“还是我上去。”教艾虎急速将七宝刀送去与你义父。艾虎说:“等你老人家将盟单盗下来,我再走。”智化说:“不用!先去送刀,把刀交与你义父,赶紧回来,咱们会同着回上院衙。倘若你交刀工夫甚大,我们就不等你;若是你送刀急速回来,咱们仍在此会聚,盗盟单有你一半功劳。”艾虎一听,将眉头一皱说:“我前脚一走,你们后脚将盟单盒子一背,我如何赶得上?”沈仲元在旁说:“你只管放心,我们焉能作出那样事来?你师傅无非怕你同王府的人尽自打仗,耽延工夫,教你疾去快来。”艾虎连连点头,回身便走。仍然是沈仲元前边带路,出了冲霄楼奔西北,一层层放软梯下来,带出五行栏杆。艾虎脚踏卍字式,直奔正南前去送刀。
  沈仲元一人上来,智化晃千里火,仍然蹿上悬龛,把刀由背后抽将出来,戳上面天花板,并无别的声音。爬过铁梁,再把盟单匣子往起一抄,一点动静没有。原来这楼上,是镇八方王官雷英,由长沙府回来见他干老被蒋四爷盗去,雷震对他说明,教他弃暗投明、改邪归正,他不但不听,反绝了父子之情,把雷震气走,自己入山去了。雷英回到王府,各处多添许多消息。在卧龙居室假设王爷,在冲霄楼上安月牙铡刀、铁梁,全是后添的消息,沈仲元焉能知道。智化把盟单匣子拿住,下了佛柜,教沈仲元晃着千里火,智化将盟单匣子打开,说:“费了好大的事,舍死忘生,今番必要瞧看明白再走,不然再有点舛错,岂不是往返徒劳。”沈仲元点头称善。打开匣子,里面有一块黄云缎子包袱,将包袱打开,内中若一本缘簿相似,皮面上贴着个签子,写的是“龙虎风云聚会”。沈仲元说:“不必看了,众人名字均在其中。”复又包好。
  智化将自己刀背好,又将自己百宝囊复又带上,用抄包把盟单匣子裹好背于背后,约会沈仲元一同下楼。沈仲元说:“何不等艾虎?”智化说:“话已对他说明,谁能紧自等他。”沈仲元也就同着智化出楼,直奔正西,放软梯下去,出五行栏杆仍奔正西,走泽水困小门,出兑为泽大门,直奔正北府墙而来。就见东南上火光冲天,智化就知是大家正在动手。忽见一条黑影赶奔前来,沈仲元细看,原来艾虎到了。艾虎自从离了冲霄楼,出了八卦连环堡,寻找义父前去交刀。来至动手的所在,自己拿着七宝刀,心满意足,要试试宝刀的好处,抖丹田一声喊吓,说道:“贼人闪开了。”并不杀人,叱嚓磕嚓一阵乱削,就听见叮叮当当,把这些人的刀枪,削得乱纷纷东飞西折。王府的众人异口同音说:“利害呀,他们哪找的这个兵器呀?”艾虎杀了一条路进去,把北侠一拉,二番又杀将出来,找僻静所在,将师傅的话对北侠说明,将刀交与义父。欧阳爷二番杀将进去。艾虎追上师傅说明交刀之事,三人一同蹿出府墙,将要奔上院衙,迎面来了一人,亮刀挡住走路,把三人吓了一跳。要问来者何人,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