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 徐良临险地多亏好友 石仁入贼室搭救宾朋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15-01-24 21:13:37|

  且说马化龙引徐良到三间西房,原来这屋中预先就挖下一个大坑,足够好儿丈深,马化龙自己做下埋伏,他本要安翻板,还没安好呢,就是贴着前窗户,有六寸多宽一块板子搭着。马化龙一进门,往北一拐,面向外,脚蹬着六寸多宽的板子,手抓住窗楞,看着徐良的刀往里一扎,马化龙用单手吊住徐良的腕子,往里一带。山西雁知道里面有人,只道借他力,也就往里一蹿。焉知晓脚找不着实地了,“噗咚”一声,摔将下去。马化龙反蹿将出来,到兵器房取了一口扑刀,扑奔前面来了。将到前边,就看见几个人在那里动手哪,自己一瞅,吓了一跳。但见有四个鬼一般的,只看不出是什么面目来,全是花脸,青黄紫绿,蓬松着红绿的头发。有两个,五彩的胡须攥成了疙瘩,为的是蹿奔利落。每人一口轧把刀,围住了赫连齐、赫连方。闪电手此时,也在壁上摘了一口利刀,七个人在那里交手。马化龙先前只不敢过去,总疑惑着这四个是鬼。后来才听见他们脚底下有声音,方才明白这几个是涂抹的脸面。
  马化龙一声喊叫:“你们这几个人是从何而来?快些说出姓名,是因为何事而至?若是为借盘费,只管说来,我是好交结绿林的朋友。”他们可是一语不发。马化龙一声吩咐,叫家人抄家伙拿人。顷刻间家人掌灯火拿棍棒,齐声喝嚷拿人。刚往上一围,那两个有胡须的早就蹿出圈外。赫连齐、赫连方二人一追,前边那两个蹿上墙头。赫连齐、赫连方往上一瞧,也要上墙追赶,就见那两个人一回手,飕飕的就是两只暗器,赫连齐、赫连方二人,“噗咚”、“噗咚”,全都摔倒在地,一个是左膀,一个是右膀中了镖伤。二人一狠心将镖拔将出来,鲜血淋淋。若不亏家人们把他们护住,也就教还没上墙的二人结果了性命。那二人往东西一分,就各蹿往东西配房上去了。闪电手一追,房上的揭瓦就打,范天保躲得快当,“吧哧”一声,打在地下。马化龙着了一瓦块,四个人倒有二个受伤,谁还敢追。家人大众都凑在一处围护着进了屋子,马化龙派人到后面取来止痛散,赫连齐、赫连方俱都敷上,马化龙用酒将药调上,暂且止痛。稍缓了有半个时辰,方才谈话,议论这凤冠必是这伙人盗去。幸而一桩好,白眉毛山西雁拿住了。那三人一齐问道:“真个把那徐良拿住了?”马化龙说:“拿住了”。这可算备而不用,就在后面要安翻板那个屋子里。”大家一听,全都欢喜,说:“这可去了眼中钉,肉中刺。他在底下,咱们怎么把他治死?”你一个主意,我一个主意,有说把他活埋了的,有说不行的--往下填土他借着那上就上来了。赫连方说:“先拿石头砸死他,然后把他捞将上来,乱刀把他剁死,也就算给咱们绿林报过仇来了。”说毕,叫家人打灯笼,一直扑奔后面。一面教家人搬运大小石块来,又叫人先把帘子摘将下来,众人站在门坎外边,拿灯笼一照,再找山西雁,踪迹不见。
  你道这徐良哪里去了?原来是他坠落坑中,反眼往上,黑洞洞伸手不见五指。自己想:终日打雁,叫雁啄了眼了,总是一时慌忙。自己往上一蹿,这坑实系太深,纵不上来。又一想:生有处,死有地,少刻他们前来,焉有自己的命在。不如自己早早寻一个自尽,也免得丧在贼人之手。一回手将大环刀拿起,就要刀横颈上。只听上面有人说话:“下面的那位兄台,怎么样了?”徐良说:“是什么人问我?”那人说:“兄台不要疑心,我也是与马化龙有仇的,皆因我看见兄台中了他的诡计,此时马化龙往前边去了,我才过来救兄台,早早出去方好,不然他们一到,兄台祸不远矣。”徐良说:“既是恩公搭救我的性命,如同再造。”那人说:“兄台言太重了。我这里有飞抓百练索一根,你揪住此物,我将兄台拉将上来,急速早离险地。”只看上边,千里火筒一晃,徐良这才看出来了,原来上边那人,就是拿凤冠的那人,可不知姓甚名谁。就见他把飞抓百练索吧哒往下一扔。徐良用双手抓住,那人在门外头挂起帘子来,用力往上一拉,徐良双脚踹住坑边,那人一使力,就把徐良提出门外。山西雁方才撒手,往前行了半步;急忙双膝点他说:“请问恩公,贵姓高名,仙乡何处?”那人说:“小可姓石,单名一个仁字,外号人称银镖小太岁。”徐良一听这个外号儿,就知道此人不俗。
  你道这个人,因为什么事,前来盗这风冠?原来,二友庄的二位老英雄,一位姓石,叫石万魁,外号人称翻江海马;一个叫尚均义,外号人称浪里鲲鱼。石万魁跟前一儿,名叫石仁,就是这个石仁。还有两位姑娘,一个叫石榴花,一个叫石玉花。有两个徒弟,一个叫铁掌李成,一个叫神拳李旺。尚均义跟前两个女儿,一个叫尚玉莲,一个叫尚玉兰,前回尹有成之娘,哀告他娘家叔叔,就是这个石万魁。他虽然告诉她不管,等着慢慢打听打听,叫她先回去家中听信。原来因她是个妇人,怕她嘴不严,倘若走露风声,事关重大,先叫她回家。随后就打发李旺上马化龙家,一左一右,打听这个消息。打听明白,回来告诉果有此事。先派家人,上光州府拿钱打点了监中囚头狱卒,然后约会尚均义到家中计议。这二位老者,先在辽东作官,一位是参将,一位是游府,皆因庞大师专权,辞职还乡。回到家中,就知马化龙不是人类。马武举到底是邪不能侵正,他搬在西头,这边就依石尚二家起了二友庄这样一个庄名。
  这日晚间,爷五个全都换了衣襟。却是尚均义出的主意,说此去少不了要出人命,方才涂抹脸面。皆因尚玉兰很好的一笔丹青,就把她的颜色取来,二位老英雄连胡须都涂抹颜色。就是石仁没改换形容,也没涂抹脸面。他去盗那凤冠,一到马家之时,就看见徐良进来。他在前窗户那里瞧看,马化龙出来的时节,他就躲在屋檐底下,后来用留火遗光法,把大家诓出来。不然他拿凤冠时节,怎么冲着徐良一笑。他把凤冠得在手内,送回家去,这是由家内复又返转回来,才见着徐良掉在坑中。他把山西雁搭救上来,又把帘下放下,方才通了自己名姓。复又问徐良的姓氏,徐良就把自己名姓说将出来。石仁说:“这可不是外人,请到寒舍一叙。”二人蹿出墙来,正要回家,忽见一棵树后,蹿出四个人来,各执单刀,挡住去路。要问来者何人,且听下回分解。